仙诀 卷二 知北游 305章吞并碧霞宗

作者:蛇发优雅 类别:武侠修真
    顾颜的五指轻扬,在空中做了一个虚抓的动作,十二道青气就像她延伸出来的手臂一样,向着虚空之中的某个方位一探,然后再向回一收,就有一杆旗被她从虚空之处抓了出来,陆旋玑瞪大了眼睛说道:“你……居然能看透我的旗门所在”

    顾颜淡淡笑着不语,以旗门布阵,虽然稳重,但失之变化,她以朱颜镜为基,用“镜里分身”之法,看透了其中灵气的变化,便轻而易举的找出了旗门所在,毕竟陆旋玑不是精研阵法之人,在顾颜面前,只有甘拜下风的份儿。

    顾颜的动作极快,转瞬之间八座旗门已经被她全部扯了出来,整个红枫谷的灵气也顿时发生了极为剧烈的变化,忽然间“轰”的一声巨响,天空中像是响起了无数个密集的炸雷,狂风遍地,飞沙走石,地面上的枯叶与灵枝在不停的飞舞,然后在虚空之中,陡然间破开了一个口子,漫天的云雾全都消去,一群修士站在一座硕大的云舟上,出现在她们面前,为首的一个美貌妇人,这时候满脸罩得都是寒霜,她正冷冷的看着站在另一边的一个女子,“上官师姐,你这是什么意思?”

    那女子身材修长,穿着一身水蓝色的宫装长服,正是顾颜在刚入门时所见过的,执掌刑堂的碧霞宗长老,上官蓝。她这时的脸上也满是惊骇之色,看着脚下遍地狼籍的灵园,不知道出了什么变故,以致本来计划的好好的,却突然间出了岔子。看着众长老无比惊骇,和甘碧梧几乎要杀人的目光,她极不自然的把目光转过去。

    甘碧梧冷冷的说道:“上官师姐,你是碧霞宗的弟子,碧霞宗一直也待你不薄,向来执掌刑堂,这次又让你负责看守红枫谷,监察诸弟子的情况,为什么你居然做出这样的事来,难道你是要把碧霞宗送入火坑吗?”。

    上官蓝知道这时候做什么言语之争,也是无用,她的长袖一甩,一条长长的飘带从她的袖中飞了出来,像是要借势逃走的模样,甘碧梧怒道:“擒下她”

    这时陆旋玑忽然冷笑了一声,不知何时,一个小小的铜钟已经出现在他的手上,这座铜钟与他原先用的都大不相同,古朴而带着红锈的钟身闪着极为黯淡的光芒,但顾颜却忽然间警惕起来。

    紧接着陆旋玑便用手在铜钟上轻轻的一敲,顿时传来了“嗡”的一声响,一股强大的灵气波动顿时以他为中心向着四周不停的扩散,所有人的耳膜都被震得嗡嗡作响,那座云舟剧烈的晃动起来,险些把甘碧梧她们都从云舟上跌了下去。而上官蓝则趁机从云舟上脱身,她飞快的到了陆旋玑的近前,伏身拜倒,“陆家十四女,拜见旋玑前辈”

    顾颜有些讶然,原来这位在碧霞宗地位尊崇的上官长老,居然私底下却是陆家的人,陆家果然在卫国的用力极深,这样的棋子埋伏下来,不知道有多少年了,才在最关键的时候派上了用场。

    陆旋玑满意的一笑,挥了挥手,“下去吧,等你的家主来了,他自会奖赏于你,从此你便可恢复陆家人的身份,不用再在碧霞宗与这些人虚与委蛇了。”

    云舟之上的人好容易才定住了身形,甘碧梧有些惊惶的说道:“你手中所持的,是景阳钟么?”

    陆旋玑淡淡的说道:“现在你该知道,我就算要荡平栖云山,也不是难事了吧?”

    林梓潼悄悄的对顾颜说:“景阳钟曾是陆家传世的法宝之一,守能御天地之变,攻能排山裂石,无论攻防都是极佳的利器,在几百年前曾经莫名的消失了,看样子是跟着陆旋玑而沉寂了,没想到这件法宝最后会落到他的手中。”

    甘碧梧镇定的说道:“就算你是结丹修士,手中又有景阳钟这样的利器,但也不要小视了碧霞宗几千年的传承,别忘了我们的祖师仍在闭关之中,如果他出手的话,就算不能胜你,但两败俱伤,你真的就讨得了好吗?”。

    她站在云舟之上,沉着的侃侃而谈:“我不知道前辈对碧霞宗有什么图谋,但前辈隐藏了这许多年,想必与陆家也有不少过节,如今既然事破,又何必玉石俱焚,不如就此归去,至于上官师姐,我也绝不留难,只要你放了我的弟子,我们两方就此揭过,再也不提如何?”

    甘碧梧这一番话说得有理有节,果然有名门大派掌门人的风范,只是陆旋玑却并不领情,他阴阴的笑了一声,阴森森的笑容,衬在他充满稚气的脸上,显得格外诡异而吓人。

    “甘掌门果然是厉害,一番话说我几乎都没有反驳之力,只是你可吓不到我了,你们碧霞宗的那位老祖师,现在还真的能出来见人么?”随着陆旋玑的话音一落,他就用手重重的击了一下景阳钟,随后在前山远远之处,就传来了轰隆隆的巨响,有一道烟尘冲天而起,有人惊叫道:“那是祖师闭关所在的云霞殿”

    甘碧梧的脸色顿时变了,陆旋玑哈哈笑了起来,他扬声说道:“陆机呢,还不过来?”

    他的话声落下了不久,就看到不远处有流星一般的光芒闪过,然后陆家这一代的家主陆机,以及他身后跟着的十余个手下,还有他的长子,那位驰名卫国东南一地的陆家大少,都出现在了灵园之外,陆云的脸上露着愧色,似乎有些踌躇不前。

    陆机跨步上前,对着陆旋玑行了一礼:“陆家第十九代家主陆机,拜见六祖璇玑真人。”他是一代家主,按规矩对比自己修为高的长辈,只用行躬礼即可,却不用跪拜,而他身后的手下包括陆云则都同时跪下参拜。

    陆旋玑满意的笑了笑,将那只又白又嫩的小手挥了一挥,“事情办得如何了?”

    陆机恭恭敬敬的答道:“属下带领人马,按着六祖的布置,破开禁制,冲入了云霞殿,果然与陆兰所报的无差,云霞殿中空无一人,碧霞宗根本就没有结丹修士的存在”

    这一言即出,顿时大哗,连那些碧霞宗的长老们都用诧异和不相信的目光看着掌门人,甘碧梧恨恨的看着那位化名为上官蓝的陆兰,咬着嘴唇,脸上苍白的没有一丝血色,而陆兰仍是一副漠然的表情站在那里,无悲无喜,似乎周围的一切都不与她相关似的。

    陆机冷笑道:“甘掌门,你碧霞宗的结丹祖师自从百年前与藏剑山庄的一位剑修争斗,受了暗伤,数十年吃了无数丹药都不能痊愈,所以远走中原,到丹鼎派求取丹药去了。一去就是三十年不返,只怕早就死在路上了,你身为掌门人,这样大的事情,却不告诉同门,是何居心?”

    甘碧梧这时有口难言,她何尝不想把这件事告诉同门知晓,只是干系实在太大,那位结丹修士与藏剑山庄的一位结丹中期的剑修争斗,被剑气伤了气海,事后她的修为居然出现了可怕的倒退情况,从结丹中期退到了结丹初期,如果再继续下去,很可能要退回筑基期,这对碧霞宗来讲是极为可怕的,如果没有一位结丹修士镇场面,那么碧霞宗很快就会由一个中等门派沦落为大门派和家族的附庸,被这个弱肉强食的修仙界毫不犹豫的吞掉。

    所以在试用了多种丹药仍然无果之后,那位名叫尹染的真人便毅然决定离开碧霞宗,前往中原,到苍梧炼丹最著名的丹鼎派去想办法,由于她与别人争斗是在山外,所以没人知道,回来之后,也只把这件事告诉给了甘碧梧一个人,让她紧密的封锁消息,不可以让旁人知晓,而自己则将众弟子召集,假托闭关,在云霞殿布好了禁制之后,就一个人出行,前往苍梧中原而去。至今已将近三十年了,开始还有音讯传回来,近十几年,却一点消息都没有,甘碧梧的心中很是忐忑,既怕尹染会出现什么意外,又怕这个消息泄露出去,被人得知碧霞宗没有了结丹修士,这个门派就会被其它的家族与帮派吞并,所以她一直十分焦虑不安,林梓潼总是觉得师父有心事,大半是由于此。

    要知道,一个门派如果有一位结丹修士压阵,那么它至少可以立于中等门派之林,别的门派不敢轻易挑衅,就算实力上占了上风,如果结丹修士拼出性命的话,那么也是伤敌一千,自损八百之事。所以她刚才敢那么理直气壮的跟陆旋玑说话,就是赌他不敢伤及自身,但这时被陆机把事实当面揭破,她方才的气势顿时像泄了气的皮球一样消失了,眼中露出颓然而无力的神色来。她怎么也不知道,上官蓝居然会得知这个秘密,碧霞宗内只有她一个人知道,是什么时候泄露的风声?

    仅看甘碧梧的神情,那几位长老就知道陆机的所言不虚,她们每个人脸上都露出了绝望之色,要知道修士之间,筑基与结丹可以说是天差地远,现在她们又有什么筹码来对抗陆旋玑?
欢迎您阅读蛇发优雅所写的小说仙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