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诀 卷二 知北游 299章被困灵园

作者:蛇发优雅 类别:武侠修真
    在林梓潼所指方向的不远处,被无数残枝断叶围拢着的,有一块小小的地方,那里似乎被破坏的不是很厉害,有点点的绿芽正吐出来。

    张大牛诧异道:“这里的灵脉完全被切断了,就连地面都被烈火烧得不成样子,怎么还会有新芽吐出来呢?”

    林梓潼有些兴奋的说道:“没听过野火烧不尽,春风吹又生吗?也许是哪一条灵脉中的灵气没有耗尽,这才留下来的。你看,那就是金狼木的幼苗”她的语气中带着几丝的兴奋之意,毕竟她对这些事已经惦记很久了,如果能借此摆脱陆云的纠缠,那真是再好不过的事情。

    那虽然只是幼苗,但在地上生长着的也有七八株,给他们几个人分是尽够了,卫青欢呼了一声,向着那边跑去。

    林梓潼还是要谨慎一些,她取出了手中的鸳鸯双绞剑,又拿出一件圆圆的如同小铜钟一样的法器,护住了众人,然后慢慢的向着那边走去。

    顾颜仍然在队尾断后,她一直没说话,只是在谨慎的查看着灵园的状态,自从进了红枫谷,她就总觉得自己的神念像是被什么东西隔了一层似的,似乎是被一层层的禁法所隔断,而进了灵园之后,这种状态更甚,她仔细的看着灵园的情况,忽然叫道:“且慢”

    卫青被她吓了一跳,停住脚步,回头问道:“怎么了?”

    顾颜快步走到了林梓潼的身前,三个人成了一个犄角之势,顾颜沉声说道:“是什么人在这里布天罗盘,不怕我把天罗眼抓出来吗?”。

    林梓潼等几个人都有些莫名其妙,不知道顾颜在说些什么,周围这时轻风习习,吹得地上的枯叶沙沙作响,哪有一个人影?

    顾颜停了片刻,见周围并无动静,便从法宝囊里伸手抓出了一块灵石。这是她从那两名筑基修士手中逃生之后,仅剩的几块了。她劈手一掷,对着前面不远的虚空之处就抛了出去

    这块灵石被顾颜用力的掷出去,在半空中忽然像是被什么东西固定住了一样,刷的一下凝住了不动,只凝了那么短短的一瞬,然后忽然“蓬”的一声在空中炸开,粉末四溅,然后所有人都觉得有一道道的暗流从周围涌了过去,周围的景象已肉眼可见的速度在飞快的变幻,就像是时光飞速前进一样,本来眼前那几株小小的幼苗居然飞快的长成了参天大树,挺拔而威武。

    林梓潼等人都觉得目不暇接,猜到这大概是幻术的一种,只是不知道顾颜为什么能够一眼看穿。

    顾颜向他们几个笑了一笑,“这是旁门中的幻术,我曾经随伯父时见过几次。”她口中故意说得轻描淡写,其实天罗盘是按着天时与地脉,布置的一种阵法,这种阵法并不是幻阵,它是用来遍历周围的灵气,搜寻东西所用的。阵法的核心名叫天罗眼,陷进眼中之后,入局者就会感到时光飞快的流逝,同时自身也会开始衰老。刚才如果不是她叫住卫青,他陷进去之后,多半就脱身不出来了。只是顾颜有些奇怪,她们几个来到灵园,并没有计划,谁会预先在此地设下埋伏?

    林梓潼虽然年轻,但她跟在甘碧梧身边的时间长了,做起事来很是果断,断然的说道:“这里有埋伏,大家还是快退吧。”

    这时不远处传来一个冷哼,“这时候想走吗,太晚了,你们本来就不该闯进来”周围一阵轻烟冒起,有两个人影浮现在不远处。

    这两个人,一个人的年纪较大,另一个则年轻一些,顾颜看了,心中不禁一跳,那个年纪较大的,与前天被自己利用阵法所灭杀的那位修士长的很像,难道这两个人是亲兄弟么?

    这两个人的脸上都有些恼怒之色,但对面前的四个人却视若无物,只是行若无事的说道:“他们那些人在搞什么鬼,不是说过了,所有人都不要放进灵园来的么,怎么还会有漏网之鱼?偏偏进来的这个,居然能看破天罗眼,坏了我的大事”

    那个年轻人若无其事的说道:“少主这样行事,必有他的道理。你不觉得面前这女子有些眼熟吗,你是不是甘碧梧的徒弟,姓林的?”

    那老者姓钱,也是陆家中的亲卫,精研阵法,别人都管他叫钱四,是被顾颜灭杀的那位修士的亲哥哥,他这次奉家主之命,秘密潜入了红枫谷,来办一件要事,在整个灵园内布下了天罗盘,没想到被顾颜用一块灵石炸破了天罗眼,他恼怒之余,也不禁有些惊讶,仅用一块灵石就能破了他的秘法,对方在阵法上的造诣,只怕并不在他之下。

    这时听少年说了一句,他不由得把眼睛眯了起来,目光落到林梓潼的身上,似笑非笑的说道:“原来你就是少主看中的那个小姑娘,果然是纯阴之体,十分难得,看来是他们有意把你放进来的,既然如此,你就来助我一臂之力吧”说完他忽然间长啸一声,一只手臂长伸,转瞬间就到了四人的近前,一只大手飞快的抓向了林梓潼的衣领。

    林梓潼听了他的话,又惊又怒,这次的行动,似乎是陆家用了什么诡计,而自己四个人一路行来,却没有遇到一个同门,难道都被他们抓走了?她虽然年轻,却也感觉到,这恐怕是一场针对碧霞宗的阴谋,而掌门人与诸位长老却并没有察觉。这时对方的话声刚落,一只大手已经抓到了近前,林梓潼飞快的向后退,同时手中的小铜钟已经推了出去。

    钱四啧啧的说道:“反应果然不慢,不愧是有实力筑基的人物,只是今天你恐怕走不得了。”林梓潼的铜钟推出手之后,击在他的掌心之上,发出“嗡嗡”的声响,然后钱四将手一合,就把铜钟握在手里,用力的一捏,这枚小铜钟就被他捏扁了。

    林梓潼早知道一件法器拦不住他,她飞快的退到了顾颜的身前,说道:“我与卫师弟在这里拦着,你们两个人快走吧,去天字峡,那里有传送阵,这是掌门人亲赐的玉符,你在那里将它捏碎,就会把你们传送出去。”她顿了一顿,说道,“也许外面中途艰险,但为了碧霞宗,希望你们能把消息送出去。”

    一直木讷的张大牛这时断然的说道:“不行,我们怎么能单独走?”

    林梓潼道:“我是掌门人弟子,这时候责无旁贷,卫师弟,再说换成你们,能挡住这两个人吗?”。

    张大牛说道:“难道我就不是碧霞宗弟子,要走就让顾师妹走吧,她只是外门弟子,不用平白的受我们牵累。”

    顾颜苦笑道:“这个时候你们还在这里争什么,我看他只是想困住我们,却未必要伤我们的性命。”

    钱四拍拍手:“不错,我们在这里还有大事要办,哪有空和你们几个毛孩子扯皮,再说少主要把你们放进灵园来,多半也不是想伤你们的性命,林小姑娘,少主可是还想着把你娶回家去呢,要知道他是火灵根,你是冰灵根,这两种灵根能够结合的话,生出来的,一定会是异灵根的天才。他怎么舍得伤你的性命呢?”

    林梓潼的脸色有些胀红,她哼了一声,“我不会让他得逞的”

    顾颜并没注意钱四在说些什么,她在边上若有所思,这两个人在灵园,说是要办一件大事,又布下天罗盘,肯定是要找什么东西,但是灵园废弃已久,溶老也说过,这里能够存活的几株灵根,也都被他移栽出来,如果有什么宝贝,难道碧霞宗会放过吗?

    她感应着周围灵气的分布,阵法布置的中心,大概是在灵园的东南一角上,那里曾经是放置前代掌门人的炼丹之所。顾颜记得溶老说过,当年他的师父被那位元婴修士逼迫的退入了灵园,他在那里服用了丹药的残渣。难道他们是想找当年的遗存么,只是那残渣丹毒太强,对修士却是无用的……

    顾颜隐隐觉得想到了什么,却又抓不住其中的关键。这时钱四边上的少年说道:“四哥,先把他们困住吧,别误了我们的大事”

    钱四进了红枫谷已经有十日之久,还不知道自己的兄弟就丧生在顾颜的手下,陆云忙着布置大事,也忘了把这件事告诉他,否则他断然不会让顾颜无声无息的在旁边呆着。这时他听那少年说的话,便说道:“重新布置天罗眼”说完他一扬手,一个红彤彤的圈子从他的手中飞了出来,把四个人完全罩在了里面,而他则又退回到那件烟雾当中去。

    林梓潼有些埋怨的说道:“刚才你们两个怎么不走,现在想走也没机会了”

    卫青苦笑道:“师姐你不要说啦,换成你,你肯在那个时候抛下我们跑掉吗?”。

    林梓潼气鼓鼓的说道:“这怎么一样?”

    一直没说话的顾颜忽然说道:“他们是陆家手下,你们对陆家的事情,知道多少?”
欢迎您阅读蛇发优雅所写的小说仙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