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诀 卷二 知北游 295章后山禁地

作者:蛇发优雅 类别:武侠修真
    溶老点点头,“当时我见那人来势甚急,只想着本门的东西,不能白白让外人抢了去,就算拼死,也不能让对方得逞,当时还有一位师兄在,他告诫我里面会有丹毒,但我并没想这些,就抢了放进口内,事后门派大乱,只有我和一位小师弟活下来,剩下的都是隔代的小弟子,慢慢经营布置,才有今天这副模样,只是从那以后,我身轻体健,百病不生,虽然也会随着岁月变迁而显现老态,但不论老成什么样子,却始终不死,那一线生机就在身体里吊着,终究是不肯离开体内。”他苦笑了一声,“如今,已经变成个老怪物了。”

    顾颜默然,溶老的遭遇,算是一个异数了,本来修士所用的丹药,就算药性再平和,也不是凡人身体所能禁受的,延寿丹易筋洗髓,如果给一个凡人吃了,恐怕当时就经脉爆裂而死,但溶老所服的残丹,里面的药性却奇异的被丹毒中和,恐怕就是起那位掌门人于地下,大概也解释不清这其中是什么原由了。这种奇迹,实在无法复制,只是,一个凡人能够长生,又究竟是祸是福呢?

    溶老看她皱起眉头思索,就道:“我今天和你说一些掌故,只是想告诉你碧霞宗的来历,不管怎样,你始终与碧霞宗有一段缘分,我知道你不是池中之物,今后如果你有余力,就请看顾一把吧。今天掌门人取走了灵园禁印,如果我预料不错的话,想必要重开禁地,当时师父所留的丹方,以及那时炼丹遗迹,大概还留在灵园之中,如果你见了,不妨印证我所说的话。至于如今的碧霞宗,炼丹之术的传承已断,他们就算侥幸得到那些东西,也是祸而非福,所以,你见机行事吧”

    顾颜郑重的点点头,她在灵园呆了一年,虽然行迹隐匿得好,但溶老多少也能看出来一些,但并未声张,相反还对她多加照顾,如同师门长辈一般,这份情她是永远要记在心里的。而且她得了碧霞宗祖师的传承,也算是半个碧霞宗弟子,所托之事,也是她份内之事,所以便郑重的答应下来。

    溶老见她点头,便欣慰的笑了笑。顾颜见他神色有些疲倦,也就告退,正要起身,溶老忽然说道:“灵园内有一株紫菡花,近期就要开花,虽然一生之花药性不能与两次的相比,但这也是我当年拼命从后山抢出来的灵种,你去采了吧,日后说不定会有用处。”

    顾颜的心中一动,她自从在归墟海得了紫菡花之后,种在混沌空间,两开两谢,生长出来的花朵,却不知有什么作用。这时溶老又说:“紫菡花又名两生花,非得两开两谢之后,所生之种才有大用,只是如今的修仙界,已经不再能有两生两谢之花了。所生出来的花蕊,可以用来炼制疗伤之药,而花瓣,而是炼制若干种极品灵丹的辅药,这些东西,你以后如果见到上古丹方,可以慢慢体悟。你现在去采了那花蕊,对你将来炼制融雪丹,也有大用的。”说完他又从袖中取出一张纸,“这是当年我师父改良过的融雪丹丹方,你拿去看看,未必要照着炼,但互相印证,也有裨益。”

    顾颜谢了接过,她听了溶老所说的话,就更加迫切的想要看到碧霞宗所藏的那些上古丹方,再加上新习的炼丹之术,她倒想看看,自己能不能按着法子,重炼出那些上古灵丹来

    她回到宿处,照例的做功课,一夜无话,等第二天早上,她早早的起身,向溶老禀告了一声,就去往前山,等到了大殿,就看到众弟子已来了大半,按着师门一一排列,她就自觉站到外门弟子的那一排去,又看到林梓潼卫青等人都在前面,就向他们使个眼色。但这几个人也很茫然,不知道今天掌门人召集大伙儿到底要做些什么。

    这时大殿内的铜钟清脆的响了三声,众人便知道掌门人要驾临了,都齐齐的站好,果然不过片刻,甘碧梧与一众长老便从后殿出来,按着位置安坐,甘碧梧在正中,她先是环视了一番,见众弟子俱在,这才把事情说出来。

    她先说的是年末的比试之事,本来碧霞宗每十年要有一次大较,所有的炼气弟子都可参加,而炼气圆满的弟子则会通过这次比试来争取筑基丹,像林梓潼就是有资格去争的。但是甘碧梧说道:“由于最近紫云宫发生了变故,苍梧东南半壁的丹药供应全都受到影响,因此我们暂时也无法凑出足够的筑基丹了”

    她这句话一出,无疑是证实了大家流传已久的猜测,只是碍着掌门人的权威,暂时不敢议论起来。这时甘碧梧又说道:“不过我们已经和陆家达成了协议,他答应会提供筑基丹,以及炼丹的材料给我们。只是有一个条件。”

    顾颜听到吓了一跳,难道甘碧梧答应了陆云的条件?她偷眼向着林梓潼望去,却发现她脸上神色很是淡然,似乎是甘碧梧事先跟她说过些什么。

    甘碧梧这时又道:“所以本次大较的事情,便不再像先前一样,由大伙儿比试,而是换了别的方式。到时候我会与其余的长老们,合力开启后山禁地,大家需要在里面去取金狼木,只要谁取到了金狼木,就可以来换一粒筑基丹,这个规定不论弟子的级别,即使是炼气一层,只要你取到了金狼木,那么约定便依然有效”

    众弟子顿时一片哗然之声,要知道那是筑基丹,谁不想要?但就算苍梧这样的修仙圣地,也不是每一个弟子都能分到的,而且就算本来有的,谁不想多一粒是一粒?这次筑基不成,也有下次的机会,甘碧梧这番话,无疑是给了现在修为还不够的那些弟子们一个念想。而那些外门弟子更是蠢蠢欲动,要知道这些人多半是带艺投师的,只是不被纳入内门的传承,但论本事有些人却不见得差,现在甘碧梧这句话,就是承认,他们也有争夺筑基丹的资格了,这真是做梦也不敢想的事情。

    顾颜却在想,金狼木这个名字,似乎是在哪里听过,仿佛是林家岫提起过的,说是一种炼器的材料,但他说的时候语焉不详,自己也没留意,只是一听而过,陆家要这个东西,难道是用来炼器么?

    本来她打的主意是立即脱身,免得被陆家找麻烦,但现在碧霞宗全部封山,都要来忙这件大事,那么自己就走不了了,既然如此,何不就到红枫谷里去逛逛?那毕竟是当年碧霞宗灵园的所在,听溶老说还有当年掌门人的遗物,上古丹方和丹炉遗存也在灵园旧址之中,既然如此,去一去也不妨。

    甘碧梧说完了,便令众弟子自行报名,然后长老们便散去了。众弟子议论起来,倒有一大半愿意去闯红枫谷的,像顾颜熟识的这几个,除了卫昭仪年纪还小,也都报了名。只是张大牛有些迟疑,他向来是谨慎惯了的,小声说道:“红枫谷向来是禁地,这次掌门人却要开放,而且还是因为陆家,这不是叫人奇怪么?”

    他和师父两个人相得,平日里还曾听过一些旧事,知道当年碧霞宗的倾覆,陆家在里面也有过痕迹,虽然不是因它而起,总归有些别扭。倒是卫青对此很看得开,“我听说金狼木是炼器所用之物,很是稀有,整个卫国也只有我们红枫谷里才有出产,陆家是看中了,愿意拿筑基丹来换,这也没什么了不起,掌门人觉得难以分配,便索性拿它当成此次大较的题目了,难道你们不想拼一拼?我们四个人进了谷里,可以守望相助,比起他们一盘散沙的来,希望可大上不少呢。”

    林梓潼咬着嘴唇不说话,但看她的意思显然是下定了决心,借此机会,也能摆脱陆云的纠缠,卫青道:“张师兄考虑的太多了,就算陆家势大,碧霞宗也不是好欺负的。这次双方各取所需罢了。”

    张大牛听了也觉得有道理,就答应一同前往,顾颜虽然也答应了同去,但却沉默着不说话,她心中总觉得有些蹊跷,陆云在追林梓潼,与此事又有什么关系,难道是陆家知道了陆云行事不对,做出的一个让步么?不管怎样,陆云那天所下的杀手,总让她觉着,这里面说不定有什么玄机。这时卫青已经在喊她:“顾师妹,我们快去那里报名吧”

    顾颜应了一步,忙跟着他走,但心中却仍在思索,不管怎样,这次进入红枫谷,最先注意的,还是这几个人的安全才行。

    在甘碧梧封山的同时,离碧霞宗一百三十里外的融天岭上,陆家的驻地内,一个身材高大,面相威严的中年男子,正满面寒霜的看着面前的陆云,“你做得好事”
欢迎您阅读蛇发优雅所写的小说仙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