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诀 卷二 知北游 292章围杀

作者:蛇发优雅 类别:武侠修真
    顾颜觉得好笑,他在灵园前挡住自己的去路,却还要问自己是什么人?眼前这个人虽然是炼气圆满,就要筑基的修为,她却也不在意,也不发怒,淡淡的说道:“我是碧霞宗弟子,在此地看守灵园,你来此何事?”

    那个人声音转冷,“你是姓顾吧,我问你,林梓潼在哪里?”

    顾颜听着他的口气,这才抬起头,端详了一下,大概就猜出了他是什么人,“林师姐在哪里,我如何知道,阁下身为男子,如今已经入夜,妄自跑到碧霞宗里来,不是有些太失礼了吗?”。

    面前这人就是陆家的长子陆云,他平日里使姬唤妾,美女环绕,但那日见了林梓潼,就惊为天人,一定要求取到手才行,只是林梓潼对他诸般推辞,又总是出去在外,而他由于修为关口将到,被父亲严令闭门在家修行,所以这次听说林梓潼回山,赶紧跑了来,为了想要见她一面。

    他身为陆家长子,在卫国东南一地,就是当然的大少,碧霞宗的长老们他都未必放在眼里,这时听到顾颜一个外门弟子,居然用这样的口气和他说话,顿时大怒:“放肆”

    顾颜不是不明白韬光养晦的道理,只是她身为一个结丹修士,自有自己的尊严,无论何时,也不是一个炼气弟子能随意挑衅的,如果是平日,她自然可以不去搭理他,但如今这人找上门来,却不能任凭他非为。

    所以顾颜侧了一步,冷冷的说道:“阁下身为大族长子,无故擅闯灵园,不知道是犯了忌讳?快些离去吧,要见林师姐,明日到山前求见便是,若再进前,我便不客气了。”

    陆云被她那冷冷的眼神一罩,只觉得从头顶一直凉到脚心,不自觉的就退后了几步,眼睁睁看着顾颜径直的向前走去,忽然觉得被一个外门弟子就这样吓退,实在是奇耻大辱,如果被家族中那些少年知道,怕是他以后都不要做人了。顿时大怒,“你好大胆子,碧霞宗的长辈在我面前都恭恭敬敬,你居然如此放肆”

    他的长袖一甩,一个小小的炉鼎从袖中飞了出来,在空中变成一个八角的圆盘,每个角都有火焰升腾,对着顾颜当头罩下去。

    顾颜心中顿时升起了怒火,这是一件烈火纯阳之宝,至少也是上品的法器,他这样,是准备生生的把她炼化成灰这位陆家大少爷也实在太放肆了,普通修士的性命,在他们眼中根本就不当一回事么?

    如果是陆云的父亲运用这件法器,此时的顾颜还真没有应对之法,但对付一个炼气弟子,她却有得是手段。顾颜的手指在法宝囊内轻轻一捻,八枚月光石被她捏在了手里,这还是上次去坊市的时候从那个骗人的摊主手中得来的,品质纯净,布幻阵最是好用。顾颜屈指一弹,一个小小的阵法被她隐蔽的弹了出去,空气中的灵气顿时扭曲混乱了起来,在空中生出了一个虚无的幻影,法器发出的火焰,把那个幻影罩住,八道烈火升腾起来,燃烧不休。

    陆云惊讶的说道:“怎么……会这样?”这法器是与他心灵相通之道,现在却像是平白隔了一层一样收不回来。

    顾颜理也没理他,自顾自的回灵园去了,那八枚月光石布下的幻阵,可以隔断灵气,至少六个时辰之内,这法器不会再听他的使唤,至于六个时辰之后,先让他急一阵子再说罢

    顾颜也并不担心会泄露自己的身份,按照苍梧的规矩,长辈们通常不会管少年弟子的事情,除非发生了人命大事,否则自己的恩怨,一般都是自己解决,这也是她刚来苍梧时,方平并没有仗着南阳门的势欺压卫氏夫妇,而只是凭着自己的本事追来报仇罢了。陆云身为长子,如果因为在一个炼气修士手下失了面子就回去哭诉,那他也不要在家族里混了。至少他本人,顾颜还并不放在心上。

    反正自己在此地,大概也只能再留半年的时间吧,等恢复到筑基期,炼制好筑基丹之后,她就要离开此地了。像林梓潼这些朋友,她还会记得,至于陆云,连生命中的匆匆过客,都算不上了。

    她回到灵园,关了大门,接着做自己的功课,第二天早上起来,照例向溶老禀报了之后,又出门去的时候,发现陆云已经不在了,而法器也被他收走了,顾颜下山的路上,遇到卫昭仪,知道林梓潼一大早又匆匆忙忙的下山了,也就放下一半心事。

    她下山不是为了去坊市,而是要采药,她要炼制筑基丹所用的丹方,与神州和苍梧寻常用的皆不同,这是当年从明无妄口中听来的,这也是一个偏出于奇门的丹方,所用的材料与寻常丹方大有不同,除了几味主药要去坊市中求得,有七八味辅助的灵草,却是可以自己采得的,只是苍梧之地生产的灵草,药性与神州的有些许不同,所以她要等到采集了之后,慢慢的研习,再达到药性完全相融的地步。

    本来明无妄所传的这个丹方,只是魔教中一个人的奇思妙想,他自己都没有实践过,因为各种灵草的药性冲突极烈,需要对火势有着精微到毫厘的控制,稍一不慎,就是丹炉爆炸的下场,如果不是顾颜研习了碧霞宗祖师混元合一的炼丹之道,她也是万万不敢尝试的。

    她与张大牛约好了十日后在坊市中见,这几天,她就要先去采集自己所用的灵草了。虽然碧霞宗后山的红枫谷是禁地,但别的地方还是可以任由本派弟子出入的,这里生长的灵草大半都是合用的,顾颜花了三天时间,把要用的灵草采集完全,然后又跟溶老申请了下山之令,准备到三十里外的落坪泉去,那里的泉水,对于炼丹之时合并药性很是有用。

    溶老很痛快的答应了她,顾颜取了令牌,就下山去,三十里路并不远,不到半个时辰,她便到了落坪泉,用玉瓶装了泉水,刚要往回走,忽然间她心中一动,便停住了脚步,环视四周。

    周围青天一碧,水声潺潺,万籁俱寂一般,顾颜却沉声道:“什么人在一旁窥视,出来”

    周围并没人说话,顾颜一扬手,一块灵石从她的手中掷了出去,在不远处的虚空之中忽然“蓬”的一声,发生了爆炸,烟尘四起,接着传来了一阵刺耳的笑声,“老钱,你不是隐形之术神乎于世吗,怎么会被一个小小的炼气弟子看穿了?”

    顾颜并没说话,她冷静的看着对面,在虚空之中浮现出来的两个人影,一胖一瘦,一个年纪较大的,这时显得有些狼狈,被她激发出的灵石在空中一爆,虽然没有危险,但灵气冲击,也不会让人好受,但顾颜更惊讶的是,面前这两个人,居然是一对筑基修士

    那个年青一点的修士这时看着顾颜,慢慢的也收起了嘻笑的神色,“你就是少主所说的那个外门弟子?难道现在碧霞宗这么厉害了,外门弟子也有这样的水准?”

    顾颜的心中一怒,这两个人是陆云派来的既然称他为“少主”,想必是他贴身的护卫了,大家族的实力果然不凡,用两名筑基中期的修士做贴身护卫,但昨日不过是口舌之争,他却派自己的护卫前来,摆明了是要自己的性命,顾颜的心中忽然间起了杀心,如此的睚眦必报,才是大患,这个人留不得

    顾颜看着这两人,脸上故意露出惶急的神色,心中却飞快的在想着脱身之法。不管她本身的修为如何,现在只不过是一个炼气期的弟子,怎么才能不露痕迹的逃脱两大筑基修士的围杀?

    她看到两个人脸上郑重的神情,就更是觉得不好,如果他们对自己心存轻视,那么大概还有逃走的希望,现在恐怕只能碰硬碰的一搏了。

    老钱用眼神锁定着顾颜,“我这门隐形之术,连同级的修士都看不穿,这个女修看来有几分门道,不是简单的外门弟子,只是你运气不好,惹了陆少主,只能认倒霉吧”

    顾颜的心思电转,口中则飞快的说道:“驰名东南的陆家,难道行事这么不讲理,仅为口角之争,就要出手杀人?”

    少年淡淡的说道:“族长做事自然讲究理法,但我们只是少主的护卫,听命行事,可不管这些,你若是碧霞宗亲传,自然还有几分顾忌,一个无根无依的散修,怪就怪你生得命不好吧”

    他见顾颜还在环视四周,就说道:“这里已经被我们布下了八极之阵,你怎么也逃不走了,就老老实实的送死吧”

    老钱的手中拿着一个像是阵盘一样的东西,上面有一根长针在微微的拨动着,他淡淡的说道:“我们身为筑基修士,也不会强压于你,你就在这阵法里困死吧”
欢迎您阅读蛇发优雅所写的小说仙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