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诀 卷二 知北游 260章器灵

作者:蛇发优雅 类别:武侠修真
    韩维视如疯魔一样的向顾颜冲了过来,大概在他的眼中,一切在现场的人,都是与他争夺宝藏的仇敌,必须要除之而后快。

    顾颜长叹了一声,她自认此时的修为更进了一层,几乎已经达到了白羽那种“假丹”的境界,只需要再进一步,就可以努力结成金丹。

    而她在筑基的时候,就可以凭借本身的法宝和神通,与韩维斗一个不相上下,现在自然更不在话下。她飞快的放出了碧霄玦护身,然后双手一分一合,一道道的雷光在她掌心处闪过,顾颜喝了一声:“斩”一柄紫色的巨刃已经出现在她的掌中,顾颜伸手一带一引,然后对着韩维,当头就劈了下去

    韩维的攻势,全被碧霄玦挡了过去,他面前空空的全无防护,本来在方才与顾颜相斗的时候,他就受了伤,用药物勉强压制,又为了迷惑苏莫云,再受了一次伤,两道伤势交织,这时他只不过是强弩之末,被顾颜毫无华丽,重重的一击,如同用大锤去打小孩子一样,根本没有还手之力,重重的跌飞了出去,狼狈的趴在了地上,鲜血染满了全身,只是勉强的抬起头,用极为仇恨的目光看着顾颜。

    顾颜冷冷的看着他,这位号称归墟海内少年中的第一英杰,执掌天音阁的权柄,与无数的结丹修士分庭抗礼,风光一时无两,现在却像只死狗一样狼狈的趴在那里,再也找不到往日的风光。

    韩维这时候披头散头,满身血污,显得无比的狼狈,看顾颜用怜悯的眼光看着他,怒吼道:“我用不着你这妖女可怜,我是天音少主,天命正朔,总有一天,我要一统这归墟海,你们所有人,都要匍匐在我的脚下”

    顾颜长叹了一声,这时容华的声音在她的心中响起,“不要再管他,他心魔发作,已经疯了。我来传送你到祭坛之上,再做详谈吧。”

    他的话音刚一落,顾颜就见到眼前一片黄色的光华闪过,然后她的身形,连同那个巨大的宝鼎,就一起从这里消失了。

    韩维见那尊宝鼎忽然间从眼前消失,不禁又惊又怒,“怎么会这样?”他忽然间一下子弹起,势如疯癫一般的向着虚空乱抓,然后一股血箭从他的口中直喷出来,人一下子跌倒在地,瘫软于地上,也不知是死是活。

    这里所发生的一切,顾颜自然都看不见了。等黄光闪过,她睁开眼的时候,就发现自己身处在一个硕大的祭坛之上,这个祭坛之上空空如也,除了一张不大的木案,上面供着一尊油灯之外,就只有顾颜本人,和立在她身后那尊巨大的宝鼎了。

    这时容华略带惊讶的声音响了起来,却不是直接响起于她的神念,而是在这宽旷的祭坛中回响。

    “没想到你真的能冲破阵法的束缚,如果我没猜错的话,你一定是修习过上古的秘法,才能在阵法的迷惑之中,坚守本心,岿然不动。只是你既然有上古的秘法随身,为何修到现在还只是筑基修为?”

    顾颜道:“无论修行的方法如何,进境终究是要靠自己提升,无论怎样厉害的秘法,也不过是辅助作用而已,如果进境太快,心境上的历练不能跟上,那岂不是又陷入了这位布阵的古修士之本意?”

    容华“啊”了一声,“是我唐突了。”

    顾颜眉头微蹙的说道:“容华前辈,如今我破阵而出,阁下是不是能以真形相见了?”她对这个先是故意诱她进入阵法,前去破阵,然后又直接通过她神念传信的人,始终怀着一种深深的警惕,再加上当年他被顾红叶骗走诸天宝鉴,算得上是有旧怨,所以从语气上,就算不得那么亲近。

    容华苦笑了一声:“顾道友,我做事虽然有些藏头露尾,那也是逼不得以,我会慢慢的向你解说,至于我本人,现在不是已经在你的面前了么?”

    顾颜一愣,她凝神看着四周,只有面前那张几案上,一盏孤灯,在摇曳着它黯淡的光芒。她不禁惊讶的张大了嘴巴,“你……”

    容华道:“你猜得不错,我当年误入禁地,触动阵法,以致身躯被毁,只剩下一缕神魂,终日在七情阵中飘荡,无所依归。后来艾真子闯入了阵法,我曾经助他脱困,他闯至中央祭坛的时候,就用秘法,将我的神魂,附在了这盏乾灵灯上。”

    顾颜惊讶的说道:“原来你是器灵”凡是达到法宝一级的器物,由于年深日久,受了天地的精华孕育,都有可能产生自身的器灵。但是根据炼制时的材质,会有所不同。有些本来是用天材地宝所炼制的,产生的器灵可能会带有灵识,慢慢的会产生一定的智力,最高级的器灵甚至与修士的智力仿佛,甚至能够自身进行一定的修炼。

    而容华的情况,却又有所不同,他是由于意外,躯体被毁,神魂无所归依,被艾真子用秘法,附在了乾灵灯上。这样形成的器灵,至少说明,这盏乾灵灯,是带着先天灵气的异宝。否则,就算神魂被硬生生的附在上面,也会由于灵气枯竭,最后化为天地间的烟尘。

    那位艾真子,也当真是一位有大神通,大手段,并且敢想敢干的修士,至少将人的神魂制成器灵,这种方法,是顾颜以前闻所未闻的。

    容华说道:“你不要小看这盏灯,它是当年古修士驭使的异宝,用来镇守归墟的五洞法物之一,南洞的阵法,五行中属后天之火,火灵气之聚,尽钟结于此。”

    顾颜看着这盏摇曳的孤灯,实在看不出它有什么特异。但此时,她的体内忽然间有一丝异动,本来沉睡在气海之中的紫罗天火,忽然间活跃了起来,像是一个迷路的孩子见到了亲人一样,显得无比激动。

    容华说道:“这盏灯与我已经灵体相合,如果你能帮我完成这个心愿,那么我就将此灯送你。虽然现在这盏灯已经不能燃起上古神火,但在如今的修仙界,它仍然是难得一见的异宝。”

    顾颜本身就是火灵根,对于火系的法宝,自然更加关注,对于这盏灯自然也有染指之心,不过她还是退后了一步,谨慎的说道:“不知前辈想要我帮忙办什么事,不妨先说出来听听。”

    容华沉吟着,顾颜可以想见,如果现在他站在自己面前,那么必然是一副眉头紧皱,欲言又止的表情。顾颜也不说话,就等着他慢慢的说下去。

    过了片刻,容华才说道:“我是想让你去北洞,那里是归墟主人,真正的藏宝之地,我想请你帮我找一个人。也不能说是找一个人,因为我也不知道她现在是活着,还是死了,大概,她应该是死了……”

    顾颜听了这一番没头没尾的话,不禁觉得头大,皱眉道:“还请明示详情,不然晚辈也不知道该如何行事”

    容华叹了口气,“我也不知道该从何说起,就说我刚进入归墟的时候吧。那时候我是个愣头青,以为有着师父庇佑,师门的威风,天下间无处不可去得,在归墟海的少辈之中,也是一等一的风头人物。”他自嘲的笑了一笑,“那时海内的无数女修,都对我倾心,欲谋回眸一笑而不可得。”

    顾颜不禁点了点头,这位只剩神魂的容华,论起风格气度,远远超出以前的韩维,说是少年弟子中的第一人物,毫不夸张。

    容华又道:“大概是以前行事太顺了吧,所以我失了诸天宝鉴之后,就一心想进入归墟,再取到一件异宝,以求得师门的原谅,师长的宽恕。我刚进入归墟的时候,也是不偏不巧的到了南洞,进入了七情之阵。”

    “也就在那时,我遇到了她。她也是想进入归墟,取得藏宝的,我们两个人,不期在阵中相遇,开始的时候,就像是世代寇仇一样,呵呵,也不知打了多少场架,或许这就是不打不相识吧。后来不知怎地,彼此居然就有了情愫。

    “所谓情不知其所起,一往而深之。世间有些事,难说得很。对着天音阁那些同门,海内无数的散修,无不是貌美如花的女子,但我却从未动过心,只是当时对她,也不知为什么,一旦心念灸动,就一发而不可收拾。”

    顾颜心里有些好笑,又有些淡淡的感怀,这位天音阁当年的继承人,说起情爱之事,也扭扭捏捏像个毛头小伙子一样,原来他陷入阵中,也是由于情关难过啊。

    她的脑海里忽然电光石火一般的想起了一件事,“你既然对她倾心,想必也不是一般的人物。你说对门内的女弟子向来不假辞色,对海内的女散修也从未动心。她必然不是来自于这两地,而能进入归墟,必然在师门上有极高的传承,难道她是……”

    “你猜得不错。”容华沉声说道,“她就是来自于坤渊”
欢迎您阅读蛇发优雅所写的小说仙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