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诀 卷二 知北游 258章情关难过

作者:蛇发优雅 类别:武侠修真
    容华说道:“所谓心魔,来不知其所自来,去不知其所自去,依本心所发,不留痕迹,归结起来,无非‘七情’而已。”

    修道人所说的“七情”,即是喜、怒、忧、惧、爱、憎、欲,这是每个人与生惧来的情绪所在,是修心之时,不可逃脱的束缚。

    有些专门修炼心境的大哲人,会讲究超然物外,无悲无喜,便可以立地成圣。神州大陆之上,千古以来,一直流传着圣人的传说,都是讲究“存天理而灭人欲”,求得心境无悲无喜,平淡安乐。

    但修士并非如此,天理运行,生老病死,起伏兴衰,乃是不二的法则。而修士求的却是长生,行的是逆天之事,所以他们要修心,不是越然物外,而是能够控制自己的情绪,慑得自己的心境,坚守本心,不为外物所扰。所以修仙能成道,修魔亦能成道,原因无它,唯“直指本心”四字而已。

    容华说道:“这七个字说来容易,但许多修士却在其中浸yin一生,而不能破除心魔。据这位古修士在残简中的记载,他的许多弟子,很容易就渡过了天劫,却倒在了心魔之下,以致不能修成元婴,连神念都被毁去,落得形神俱灭的下场。”

    顾颜开始有些惊讶,随后就明白过来,在上古时期,天材地宝无数,修士的修行过程远比现在要轻松得多,所以同样是结丹大圆满的境界,他们所经历的凶险,远不如现在修士之多。这也是自从人天二界分开,灵空仙界超脱于人界之上之后,很少有修士度过了天劫,却毁于心魔之下的事情了。

    容华续道:“那位古修士有感于心魔难过,就用了极大的神通,布下了这个阵法,就名为‘七情’之阵,这个阵法,藏七情于其中,人只要一入此阵,心境中的破绽就会放大,而阵法中的‘阵器’,就会依照他本身的破绽,自行设定出攻击其心境的情景。”他停顿了一下,说道,“我这里,有一件镇守之器,名为七情梭,集阵中万千情绪于一身,故而能控制阵法出入。”

    顾颜不禁动容,世间竟有这样的阵法,可以完全根据人的心绪而活动。古修士的神通,果然厉害

    她沉吟了片刻,才说道:“你说你能控制阵法,却又被困于其中,这岂非是不合常理么?”

    容华苦笑道:“这事说来奇怪,但你不知道此阵的奥妙。七情之意,即情不知所起,一发而不可收。这个阵法,是体天地运行洞察之妙,一旦陷入其中,而发而不能收,非得心境上的破绽被解开,或是完结,才能有一个了局,否则,总也脱不了局中人的困境。我当年被困入此,一直不能破局,亦是如此。只是后来,我得了一位元婴修士之助,能够不为阵法所扰,而通过阵法,反过来控制阵中的人,但要想脱局,仍是不能。”

    顾颜若有所思的问道:“那你的破绽,在于何处呢?”

    容华道:“我不能和你说,非是不愿告知,只是如今你也是局中人,一旦说破,你也要陷入其中而不能得,非你破局之后,才能助我出困不成。”他苦笑了一声,说道,“当年那位元婴修士在临走之前,曾经说过,总有一日,他的后人会重来此地,那时候,他说不定已经找到了破阵的秘法,便能救我出困了。”

    顾颜心中一动,若有所悟的问道:“你所说的,是一位叫做艾真子的修士么?”

    容华奇道:“就是他,难道你不是他的后人?”

    顾颜苦笑一声,她的语声中带着淡淡的惆怅与感伤,“我只是认识他,也是托他的传送阵,我才能从遥远的神州来到这里,但是他的后人,现在已不知道,还在不在这个世上了。”想到当年那个倔强而不屈的少年,顾颜的心中总有一丝怀念,或许在冥冥之中,他与自己的命运,总有一缕看不见的线在牵着吧,因他而入天目,因他而困九天崖,又因他而来到了归墟海。

    容华惊异的说道:“我看到你眉心处,有五芒星的标志,还以为你是艾真子的传人。当年他在归墟的阵法深处,取走了记载天珠宝册秘法的玉简,修成这种秘法之后,额头上便会出现五芒星的标志。但这是传承自上古的秘法,如今的修仙界已不适合修炼了,除非升往灵空仙界,当年的艾真子曾在这里闭关三十年,苦思而不得,我还以为他已经想到了修成秘法的方法,这才让传人重回此地。”

    顾颜想起了当年她以一个炼气一层的修士身份,与况轸等人同行,在途中,秦舞扬与坤仪宗的修士,图谋况轸的那枚玉简,最后那枚玉简发生了爆炸,她也被气浪震得昏迷,等醒来的时候,头上就多了这个五芒星的标志,她开始还以为这跟自己的混沌灵脉有关,原来却是传承自上古的修行秘法

    顾颜问道:“我虽然是受艾真子前辈的遗泽,但对他的事却不甚清楚,你能多说一些他在归墟中的事么?”不知为何,顾颜总是觉得,艾真子这个人虽然死了很久,但却和自己关系重大一样。

    容华叹道:“他也算是归墟海内难得一见的奇人了。我被困在这里,当时也有千余年了,也曾经见过不要命闯入阵法中的人,但无一例外的全死在了这里。但艾真子,确实是自天音居士之后,难得一见的奇才,他居然避过了阵法,直冲到阵眼的所在,把我也从困境中解脱出来,然后一直带到了阵眼处的祭坛之上。也就是在那里,他拿到了那枚玉简,只是他费尽心思,终究也参不透玉简上的奥妙。也不能把我从阵法中解脱出去,所以最后,他就让我在祭坛之上,负责守护阵法,并且和我说,不管多少年以后,总有一天,他会让自己的传人重来此地,那时候如果我还在,让我帮忙照看一番。”

    他接着说道:“我在你额头上,看到有五芒星的标志,就知道艾真子的传人来了。只是不知道你还是否记得当年的约定,所以要把你放进阵中,考量一番,只有你真正的破解七情的关口,那么就有资格,帮我做一件事情。”

    顾颜奇道:“难道不是要帮你脱困么?当年艾真子前辈那样大的本事,尚且帮不了你,我不过是一个筑基修士,论修为还不如当初的你,有什么能够帮到你?”

    容华叹了口气:“我在这里困了几千年,出不出去早就不紧要了,而且这件事,比救我出困更加重要。我在这里浸yin了几千年,大概参透了阵法的一些奥妙,只要你能通过阵法,我就能送你到中洞去,那时候不单能帮我办这件事,还能取得归墟的藏宝。你觉得如何?”

    顾颜心中恍然,“所以你故意放我进阵中,就是为了要帮你达成这个心愿?”

    容华的声音显得有些尴尬,“我确实有些不得为人知的心思,但并不是想利用你,要知道数千年以来,你是唯一一个有希望帮我的人,希望你能理解我的心思吧”

    他忽然飞快的说起来:“本来这个阵法想要避开,并不困难,你有这样护身隐形的异宝,只要等阵中所有的人死去,到时候那个结自然消解,你也会被传送出阵法之外,但那样只是避阵,并不是破阵,更无法到达中央祭坛的传送阵之中。你也不会愿意,因此而失去进入中洞的机会吧?如果你答应帮我,我不单帮你传送到中洞,还会送你一件异宝,这可是当年古修士赐给门下弟子修炼所用的”

    顾颜沉吟着不语,按她的本性,其实是不想答应的,毕竟这其中不可测的因素太多,但她听到容华的声音中,带着一股浓浓的凄凉之意,心中不自禁的就起了一种怜惜之情,便说道:“既如此,我就答应你好了只不知,我要如何才能破解阵法?”

    容华大喜道:“那就好破阵之法,我帮不了你,如果真能破开心中的结,那么我早就逍遥而去,何必等到今日?这是七情之阵,依本心而发,遍地是关,处处是结,你心中的结,只能你自己去结我言尽于此,请保重吧”

    他的声音,迅速的从顾颜的神念中隐去,而顾颜却思索起来,她自问这些年,已能将心境修炼得古井不波,那么自己的心结,究竟又在何处?

    她看着外面的韩维,不管怎样,还是要出去与他较量一番么?

    韩维本来在对着虚空说话,要让顾颜现身,但一直没有得到回应,过了片刻,他的脸上忽然间露出了狰狞之色,冷笑了一声:“你真是打得螳螂捕蝉,黄雀在后的主意么,那么你看看,这是什么?”

    他的手忽然间在虚空中一抓,然后就扯出了一个人来,那个人面色惨白,紧闭着嘴唇一言不发,似乎已经昏迷过去,居然是受了重伤的温南秦

    顾颜的心里本来很是纷乱,这时忽然像被大锤重重的击了一下,一口鲜血几乎忍不住要喷出来,难道这就是自己心中的大结,难道真的是情关难过?
欢迎您阅读蛇发优雅所写的小说仙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