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诀 卷二 知北游 255章情深意重

作者:蛇发优雅 类别:武侠修真
    韩维不断的发出了惨吼,旁观的人,只能看到一团人影在空中不停的闪转腾挪,然后血迹飞溅出来,洒得地上一片一片的鲜红。

    然后传来了韩维凄惨的怒吼声:“苏莫云,你欺师灭祖,注定没有好下场”

    苏莫云不禁哈哈大笑起来:“韩师兄,这话你不觉得放在自己头上更合适一些么,师弟我,无非是追附师兄你的骥尾而已啊”

    他嘴里笑着,眼中却露出十分森严冷厉的神色,他沉声说道:“眉儿,用你的神鲛网”

    易敛眉愣愣的在那里看着,当苏莫云猝起而发难,对韩维下手的时候,她早就惊讶的张大了嘴巴,现在都合不拢来,苏莫云怒道:“易师妹,还不快下手”

    她这才“啊”了一声,如梦方醒的从怀里掏出了一面黑色的小网,对着半空中一洒,一片如烟似雾般的轻纱飘了过去,一下子把正在半空中躲逃着的韩维罩在了里面。

    韩维疾奔如电的身形在空中陡然间一滞,苏莫云双手疾张,如婴儿手臂粗细的两道金芒飞快的刺中了他,血光顿时漫天而起,等烟雾散去的时候,韩维已经委顿的倒在地上,身上被无数根黑色的长丝紧紧的捆住,而他的胸口赫然有着两个极大的伤口,鲜血还在汩汩的向外流出。

    苏莫云冷笑道:“结丹修士,原来也不过如此韩师兄,你对我们这些二代弟子颐指气使的时候,怕是没有想过,会落到如今这步田地吧?”

    韩维用极为怨毒的眼神看着他,如果眼睛里能放出刀子的话,苏莫云此刻怕是早就已经被千刀万剐了。韩维一字一句的说道:“原来苏师弟也了不得,你现在已经快到了假丹修为了吧?只是你当真好心机,不单是我,连师长们都被你骗过了”

    苏莫云微笑道:“彼此彼此,小弟向来奉韩师兄为偶像,行事风格自然也追随于你。今天能亲手将韩师兄擒下,小弟平生之愿足慰了。”

    在混沌空间中冷眼旁观的顾颜,不禁发出了一声冷笑,这一对师兄弟,也当真了得。世人常说人心险恶,这短短几个字,却远远无法形容这对师兄弟的所做所为。也不知道天音阁的那些修士们,是怎样才能教出这样的弟子来?

    韩维咬着嘴唇,别过头去,一言不发,苏莫云这时脸带微笑的回过头来,他柔声的同易敛眉说道:“眉儿,当初我就曾同你说过,有朝一日,如果我发达了,那么一定不会负你,今天这样的机会,归墟宝藏,我亦愿和你分享”

    他用手指着那座宝鼎,眼中是与方才韩维一般无二的狂热之色,“当年的天音居士,只是进了归墟的外层,就能够一统归墟海,慑伏一方,为当世雄主,我们如今能坐拥归墟的宝库,为什么不能效当年祖师的故事?”

    他长声笑道:“到时候,我们就将成为鼎定归墟海的新一代祖师,后代千秋万载,都将传诵我们的名字,传扬我们这一对神仙眷属”

    易敛眉听着他这样的话,满脸都是陶醉的神色,用极为崇拜的目光看着苏莫云。这时韩维忽然发出了一声冷笑,“易师妹,你且莫被这天性凉薄的人给骗了。他连自己的师父,师兄都下得去手,怎么会对你这个师妹格外照顾?”

    苏莫云大怒,刚要说话,易敛眉已经转头说道:“你住口你这个人薄情寡义,就觉得世间没有真正的情谊了么,我与云哥的情义,又怎么是你能体会的到的?”

    韩维不停的发出冷哼,转过了头去,看也不看他们一眼。

    苏莫云冷笑道:“韩师兄,你还是先想想怎么顾及自己的小命吧,被我的乌金芒所伤,现在还妄自动气,不去调息,小心修为不保。不过等我开启了宝鼎,说不定有灵丹妙药,到时候治好了你,你就给我的洞府当一个守门人,负责守护洞天福地罢。哈哈”

    他朗声的笑着,已经走到了宝鼎的边上,一只手抚摸上了鼎身处的龙纹。他沉吟着说道:“最早的元婴祖师所留下的典籍,里面曾经提到,归墟的宝鼎,需要用施法人的本命精血,这样才能够与心相合,打开宝鼎,施精血之人,也将得到鼎内的所有宝物。”他转过头说道,“易师妹,开启宝鼎之事,就由你我来共同完成吧。”

    易敛眉的眼中露出了感动的神色,她将一只手任由着苏莫云紧紧的拉住,深情的叫了一声:“云哥”

    苏莫云道:“我早发过誓,你我彼此同心,如同一人,这样的事情,怎能将你抛下?”

    易敛眉重重点了点头,说道:“不知该如何开启宝鼎,放出精血?”她抬起左手那根青葱如玉般的中指,右手的两指轻轻一捻,手中已经出现了一根长针,就要向晶莹如玉的手指肚上刺去。

    苏莫云忽然叫道:“且慢”他快步走到了韩维的身前,然后一把掏出了他的乾坤袋。韩维因为受伤,也无法再维持乾坤袋上的禁制,被他轻易的破去,然后把里面的东西全取了出来。一阵翻捡,苏莫云笑道:“果然韩师兄偷来了这个东西”

    他手上拿是一块黑色的小小木板,上面刻着无数的纹路,让人一眼看上去就眼花缭乱。苏莫云用手飞快的在上面拂过,又重新划上了几条纹路,说道:“这件东西,我曾经在阁中的宝库里见过,是引本命精血献祭时,绝好的辅助之物,果然韩师兄是处心积虑,早就要在归墟中行这样的事情,所以才提前把此物偷了出来。”

    韩维只是连声的冷哼,也不理他。苏莫云轻轻的一弹,然后那块木牌就飞到了鼎的上空,他站在易敛眉的对面,两个人各位于宝鼎的一边,然后凝神说道:“你我二人,各放出了一滴本命精血,让得千万小心”

    易敛眉重重的“嗯”了一声,她看着苏莫云的眼睛,两个人的眼中满是柔情。然后他们同时用手指轻轻的一弹,随后全身一颤,一滴鲜艳的血珠就从指间上弹了出来,如泥牛入海一般,被头顶上的木板吸了进去,然后那块木板顿时变成了鲜红之色

    在这一刹那,远在空间里的顾颜,看到了苏莫云眼中,毫不掩饰的深情。然后他的眼睛忽然间闭了起来,现出无比痛苦的神色。

    这样在两个极端飞快转换着的神情只是转瞬间的一变,随后等苏莫云再睁开眼的时候,他的眼中已经出现了两道利芒,口中飞快的吟起了极为艰涩难懂的咒诀。

    易敛眉的脸上,似乎是露出了惊惶之色,“云哥,你……”

    韩维忽然间狂笑起来,“哈哈哈苏莫云,我果然没有看错你,这样才是成大事的人。一个娘们儿算什么,等你成就了这番大事业,天底下的美艳女修,任你予取予求”

    那两滴精血在木板上飞快的盘旋,但苏莫云的精血却开始慢慢扩散,在木板上浸出了浓重的血色,形成一个个以大套小的血色圆环,把易敛眉的精血笼在了其中,那滴鲜艳的血珠正快速的缩小,颜色也开始越变越黑。易敛眉惊呼道:“你这是血祭之法”

    韩维哈哈笑了起来:“苏师弟,你果然够阴险,你后来在木板上所划的纹路,就是就以本命精血为媒,布下这样的血祭阵法吧,这种传承自妖兽一族的秘法,不知你是何时才学会的?”

    顾颜听得心中一凛,她在珠离宫潜修之时,曾经听那些散修们,说过不少归墟海内的掌故轶闻,其中就有这种秘法,以血为祭,控血为媒,当对方丝毫不加禁制,完全开放本心,释放出本命精血的时候,只要以精血为媒,就可以控制对方的心智,把对方变成自己的分身,如同行尸走肉一般。

    苏莫云也真狠心,面对这样一个娇滴滴的美人儿,居然也下得去这样的狠手,可是看他先前眼中的款款深情,却又完全不像是假的。

    易敛眉低声说道:“云哥,本来我一切全听你的,你要我做什么,就算拼了性命,我也要去做,何必非要用这样的手段呢?”

    苏莫云别过头去不答,韩维冷笑道:“我来告诉你,卧榻之侧,岂容他人酣睡?行大事者,必然要将一切的危险都消灭在萌芽状态,哪怕是自己的至亲骨肉,也是一样。我曾经听说在遥远的神州大陆,有一位女皇,她为了自己的大计,不惜掐死自己的亲生女儿,这样才是真正的雄者”

    苏莫云别过了头去,说道:“到时候我会厚葬于你的,你就如同我真正的妻子一般……”

    易敛眉冷笑了一声,她两道长长的眉毛斜飞着扬起,露出的是无比的讥诮之色:“是么,到那个时候,你成为归墟海之主,恐怕周围早就美女环绕,还能记起我这个苦命的女子么?”
欢迎您阅读蛇发优雅所写的小说仙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