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诀 卷二 知北游 252章幻阵

作者:蛇发优雅 类别:武侠修真
    无数冰雪,漫天的飞卷而来,本来还在草地上喃喃低语的苏、易两人,也不知向何处去了。地面隐隐的震动着,周围的山峰都有倾倒之势,飞舞着的雪粒打在脸上,如刀割一样的生疼,一切与当年在极北冰原的地震一般无二。

    顾颜的心中有着一股深深的惧意,当年在冰原之下,她确实是九死一生,如果不是破而后立,筑基成功,那么她就要困死在冰原之下。

    当年之事,难道今天要重演一回么?

    顾颜的思绪变得纷乱无比,她想起了顾夕朝、温南秦、林家岫、林楠,以及那些让她同样无法忘记的人,如果我被困死在阵中,那么他们还会一直记得我么,还是会随着时间,慢慢淡忘,让这个名字彻底的随风飘去?

    不对顾颜用牙齿咬了一下舌尖,忽然间清醒过来。

    自从进了这个幻阵之后,她的心境似乎就不如先前稳定了,本来顾颜的心志无比的坚定,向来不会为外物所扰,但这短短的几息时间,她却先后经历了悲喜忧惧,如此种种的心理活动,心境也随之大乱。这是她自从修炼问天录,神念坚定以来,从未遇到过的事情。

    看来这个幻阵的厉害之处,犹在她所猜测的之上。不单只是以真为幻,亦幻作真,而是真正的直指本心,针对了她心境中的薄弱之处,加以放大。以此寻求出她心境上的破绽。

    这样直指本心的幻阵,你明明知道它的症结所在,但就是无处可破

    除非能真的无欲无求,但修仙者追求大道,又岂能真的割舍下一切?

    顾颜脚步站得纹丝不动,在那里站定。她飞快的抛出了几块紫炎晶,在周围布下了一个小型的聚灵阵,然后盘膝坐定,这个阵法是她从林家岫那里学来的,有镇慑心神,宁神静气的功效。她要先镇定一下自己的心神,然后再思索出阵之法。现在她已经不想着如何破阵,只是想着能从阵法之中安然出去,那么先前那个负责镇守的神秘男子,就可以践言,把她传送去中央之洞。

    古仙人所制的阵法,确实是不同凡响

    顾颜思索了许久,却也没有更好的办法,她想着在墨容华阵图里学来的法子,以及跟林家岫所了解到的阵法知识,对付一般的幻阵那是足够了,但这样直指心境的阵法,却不是她现在这个阶段所能破解的。

    顾颜长叹了一声,用神念抚摸了一下乖乖躲在混沌空间里的小姜,“现在这种情况,恐怕你也没有办法了吧?”

    小姜在空间里面,“吱吱”的叫了两声,眼睛滴溜溜的转着,似乎有一些惊惧之意,又像是想起了些什么,只是顾颜却没在意。

    她并不知道,这已经不能算是一个单纯的幻阵,这是当年古仙人布下,用来试炼心魔,以突破境界的阵法,里面的幻象个个都是直指本心,极为凶险,稍有不慎,那么心境沦丧,就再也无法脱身出来,要活活的在里面困到老死。

    只是这个阵法年深日久,又没有足够法力的人镇守,所以威力大减,还不及原来的两三成,以顾颜远超同级修士的强大神念,现在还可以应付。但这个阵法的厉害之处,在于要抗拒强大的心魔,这却与一个修士本身的修为,没有太大关系了

    顾颜想了半天,觉得还是只能学最开始的法子,不去推测阵法的变化,运转方式等等这些让人头疼的东西,还是那句话,任它千条来,我只一路去。所见的幻象,就完全当它幻象便是。

    顾颜起身继续前行,这一次,却开始极为小心的控制自己的心绪,无论发现什么人,想起什么事,都不让自己的心境出现任何的波动。

    她这样一想,虽然周围仍是冰天雪地,寒风呼啸,却伤不着她半点身体。慢慢的,这个景象却又退去了,而顾颜则像是走入了一个无比森严的大殿之中,这座宫殿深藏在地底,远处有一个高高的祭坛,上面刻着火焰飞腾的凤凰。顾颜一下子猛省过来,这不是自己被困冰原地底,最后成功筑基的地方么?

    更为骇人的是,在祭坛之上,横亘着一艘极为庞大的金船,当年在赤浪礁,四皇灵蛛从火海最深处吊上来的金船,怎么突然在这里出现?

    顾颜低声的吟着咒诀,镇定着心神,理智告诉她这里出现的全是幻象,但眼前的金船却细致入微,就如当年亲见,情感上不由得她不信。

    她知道进了阵法之后,心境必然不如往日间坚定,所以强行的扭过头,想要避开此处,但一转头,就看到了在金船的对面,矗立着一座巨鼎

    这座鼎与平常所用的炼丹炉外形有些相似,底下有三足,上面分两柄,但体型却是普通炼丹炉的上百倍。在鼎身之处有着几百个孔眼,就像是莲花绽开之后一个个的花房,里面芳香扑鼻,宝光灿然。

    顾颜的心中顿时就是一动,她记得刚进洞的时候,袁铮曾经说过,藏宝之地在北洞,洞中有一个水池,名叫“幻波天池”,在天池的中央,深水之处,藏着一座宝鼎,上面刻着龙纹,那是全洞的精华所在,古仙人一生的宝藏,尽集于此,但为什么会在这里?

    顾颜咬了一下自己的舌尖,痛入骨髓,她低声道:“全是幻象,全是幻象”

    但脑子里却有一个声音在不停的响着,大声的对着她的耳膜疾呼:“这都是真的所有宝物都在这里,你只要得到它们,就可以一统归墟海,甚至神州大陆”

    她全身的血脉一下子沸腾了起来,脑海与气海之中像是被无数钢针攒刺着一样,这时忽然间从鼎的后面转出了一个人,正是韩维。

    他的脸上全是狂喜之色,双手高举,大声的疾呼道:“祖师果不欺我,这真是上古神器,天降异宝”

    顾颜有些愕然的看着他,不知道这个到底是真人还是幻象,只见韩维的眼中像是根本没看到自己一样,他围着宝鼎不停的转着圈子,眼中露出无比的贪婪之色,然后停在了鼎前,脸上的神色变化,表情十分复杂,像是有什么事情正在犹豫不决一样。

    忽然,他从怀中取出了一面玉符,只看了一眼,就毫不犹豫的把它抛在了地上,然后双手在空中连续划了几个符咒,一道紫金色的雷光忽然就在空中闪现,然后“咔”的一声,把地上的玉符劈了个粉碎,连一个粉末都没有剩下来。

    顾颜不禁有些诧异,他这是在干什么?她轻轻的挪动了一下,发出了一点声响,韩维愕然的回过头,这才看到站在祭坛下面角落里的顾颜。

    他脸上的神情顿时变得狰狞无比,厉声喝道:“你怎么在这里,你在干什么,你看见了什么?”

    顾颜心中忽然觉得有些烦躁,对这个代师执掌天音阁,向来虚言恫世,假借正道之名,大行巧取豪夺之事,她对其十分的不满。这时又见他这个样子,心中顿时升起了一股怒意,居然恨不得拔出剑来,与他大战一场才痛快。

    她马上震慑住心神,低吟着清心咒,这才把心绪平复下来。而面前韩维的脸上,却仍然带着那股狂热与贪婪,这时忽然听到有人在轻轻的拍手,有人讥笑道:“大师兄好大的威风,却把阁主所赐的传信玉符,就这样轻易的毁去,要知道这是祖师灵前所赐的玉符,符在人在,符亡人亡,大师兄这样做,难道是想欺师灭祖吗?”。

    韩维脸上的厉色一现既隐,他高声喝道:“什么人在一边窥伺,出来”

    随着他的吼声,在祭坛的背面转出了两个人来。正是苏莫云与易敛眉。易敛眉像小鸟依人一样的站在苏莫云的边上,一句话也不说,苏莫云则张着双手,脸上有着毫不掩饰的讥笑之色,显然刚才拍掌的声音就是他所发。

    就在这个时候,顾颜的脑子里却情不自禁的在想别的事。她与易敛眉打过了不少次交道,知道她是一个性格刚强,性如烈火的人。但没想到一旦坠入爱河,却是这样的小鸟依人,对苏莫云这样一个阴柔的人百依百顺。所以顾颜忽然间便想,是否这个阵法,会把阵中人所有的心绪全都放大,而易敛眉也受了这样的影响,才会对苏莫云这样的一往情深,爱如烈火而不回头?

    韩维自然不知道顾颜在想些什么,他看着苏莫云,冷冷的道:“苏师弟,难道你敢指摘阁主的行事吗?”。

    苏莫云冷笑了起来:“韩师兄,我倒是没想到,你脸皮当真厚得可以,虽然你是阁主的弟子,长辈们进入归墟时,由你代掌权柄,你就真的以阁主自居了?要知道,就算是阁主,也不可能对所有长老们的决议置若罔闻,你今天毁去了传信的玉符,是不是等于背叛了师长?”
欢迎您阅读蛇发优雅所写的小说仙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