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诀 卷二 知北游 251章神秘男人

作者:蛇发优雅 类别:武侠修真
    随着烟尘散去,顾颜感到眼前陡然换了一番天地。他们身处在一个十分庞大的山谷之中,两边峭壁陡立,但并不显得狭窄,四周生长着无数叫不上名字的奇花异草,然后她就有很奇怪的一种感觉,像是有一个看不见的人,正不知在何处注视着他们。

    那个人明明就在身边,但就是看不见踪影,顾颜试着放出神念,却发现在这个地方,只要神念一发出去,就如同进了茫茫大海一样,再也看不见踪迹。

    忽然那个男声轻轻的“咦”了一声,“你这个小姑娘,倒有几分特异之处。”他的声音忽然间变得严厉起来,“你们两个,已经好心放你们出谷,为何却又回来,以为这归墟禁地,是可以任你们来去自如的么?”

    这声音回荡在山谷的四周,带着极为强大的威压,苏莫云与易敛眉在这样的威压之下,几乎站立不住,要跑倒下来,顾颜也觉得极不好受,像是受到了极大的压迫一般。

    她看了一眼袁铮,却发现他站在那里,手里还握着那颗火红色的珠子,脸上却是一片灰败的神情,十分沮丧,像是受到了极大的打击,愣愣的站着一言不发。

    顾颜只好张口说道:“晚辈等是因为传送阵出错,而误入此地。不知前辈是何人,这里又是何地?”

    那男子冷哼了一声,“这里是当年古仙人洞府的修炼之所,仙人遗迹甚多,我受命看守此地,不许外人擅入,你们快快离去吧,否则阵法发动,你们神魂俱灭,到时休怪我无情”

    易敛眉这时也感到了一丝畏惧之意,她悄悄的拉了拉苏莫云的衣袖,“师兄,这里实在太凶险,我们不如回去吧,否则怕是连命也留在这里”

    苏莫云板着脸,挥手甩掉了她的手,“现在只能进不能退,你以为还可以安然而出吗?”。

    易敛眉被他这个样子吓了一跳,吐了吐舌头不敢作声,心想我只安心跟着他便好了。

    顾颜没心思留意他们两个人私下的小动作,她心底飞快的转着,这个男人虽然说话语气严厉,但却不像是古仙人神念留存。否则,不管是多么强大的神念,所放出的威压,总会与一般的修仙者有些不同。

    她沉吟着说道:“晚辈只是误入此地,能来归墟内洞一次,实在是机缘不易,入宝山岂可空手回?既然这里是前辈所守,那么在下不敢相扰,不知可否指出前往中洞的道路?”

    那人哈哈大笑起来,“你这是在说笑话么,归墟的禁制如此森严,当年的七位元婴修士都无法将禁制完全破解,你们几个人有什么本事,能够破开禁制到达这里?”

    顾颜便将自己在传送阵中,然后发生爆炸,等醒来时,便已被传送到这里的事情说了一次。至于诸天宝鉴之事,却没提起。

    那人听了之后,又“咦”了一声,然后才说道:“遇到灵气乱流,你们这些人没被吞噬,还传送到了此地,到是有些奇怪。”他说话着,忽然间停住了,然后顾颜就觉得一股极为强大的神念忽然间罩住了她的全身,而她体内的混沌灵脉则开始飞快的激发起来,似乎体内每一分的灵气元素都开始沸腾起来。

    但这种感觉只是短短的一刹那便过去了,便听那人说道:“原来如此,你能闯到这里,也算是有缘。我不妨告诉你,这座洞府共分五洞,这里位于南洞,是当年古仙人的修炼之所,你要去中洞,倒也不难,只要通过这座山谷,自然有方法传送过去。但我受命守护此地,不能擅开禁令,不如这样,这山谷中有一座阵法,是当年的古仙人用来试炼门人所用。只要你们谁能闯过去,我就亲自送你,去传送阵的祭坛之上,如何?”

    顾颜有些奇怪,这人的先前无比强硬,这时不知为何,又变得随和起来。她微微躬身,恭敬的说道:“前辈气度宽弘,在下感激不尽。”

    苏莫云这时说道:“请问前辈,是要三个人一同闯过呢,还是只要有一个人闯过便可?”

    那人冷哼了一声,“入了阵中,自身尚且难保,你先管好自己再说吧”

    他正说着,忽然间,一直站在那里,像是魂游太虚,神不守舍的袁铮,忽然间脸上露出了狂喜之色,“我想明白了,原来是这样,你快告诉我,她到底哪里去了,你快把她交出来”

    他说了这一番没头没脑的话,身体已经像大鸟一样的纵起,速度之快,远在顾颜所见的那只六阶雷鹰之上。然后他的袖中,飞出了十几个白荧荧、拇指大小的光团,向着两边的峭壁激射过去。

    顾颜认得,这是妖兽一族秘制的阴雷,但周围的山壁上,笼罩着淡淡的乳白色光芒,阴雷掷了上去,就像是被什么东西沾住了一样,没有爆炸开来。而那名男子已经厉喝了一声:“大胆”

    随着他的喝声,峡谷的顶上就出现了一点青荧荧的冷光,然后迅速的越变越大,像是一轮青色的太阳,光芒万丈,一下子把袁铮卷在了里面。

    顾颜还想说什么,那人已经怒喝道:“进阵吧”然后顾颜就觉得天空中陡然间一暗,等再明亮的时候,周围已经换了景象。

    她看着周围,是一片风景极为明丽的草地,繁花烂漫似锦,但顾颜却不敢轻举妄动。自从进了归墟之后,她依为最大倚仗的神念突然间就变得不好使了,而且这里的幻阵处于亦真亦幻之间,直指本心,分不清是真是幻。虽然感觉告诉她,这里的景色全是真的,但顾颜却也不敢轻动。

    她先是取出了护身之宝,紫玉莲台在传送的时候已经毁掉,现在她能用的,就是温南秦送给她的那面碧霄玦了。然后她并没有向前走,而是取出了六面玉符,开始按着诸天星位,查探阵法布置的方位所在。

    这还是她跟林家岫学来的本事,或依诸天星像,或依地脉,或依五行,总有脉络可循。这样虽然不能破解阵法,但却可以找到一定的阵法运行规律。

    但顾颜用六片玉符摆了半天,却颓然而废。无论玉符怎样的摆放,里面灵气的运转始终是纷乱无比,这个阵法,到底是依据什么布置而成的?

    她不禁有些火起,一脚把玉符踢得纷乱散开,林家岫所教的这是什么东西,一点用都不管。这个男人自称是阵法大师,其实所学的东西半点用没有。如果现在是温南秦在这里,大概就不会束手无策了吧

    她将玉符收进了乾坤袋,既然找不出阵法的布置,那索性就一路向前吧,以力破局。管他千条来,我自一路去

    顾颜顺着这片草地向前走,忽然又觉得这里的情景依稀有些眼熟,似乎是在哪里见过?正想着时,又听到若有若无传来的声音,似乎是一个女子,情到浓处的低声呢喃,“云哥,真没想到,在危难之时,却是你一手拉住了我,这份恩情,小妹永生永世都放在心上。”

    这声音,似乎是易敛眉,顾颜停住步子,侧耳倾听,果然就听到苏莫云沉着的声音:“师妹,这话不太见外了?就算是同门之谊,也当伸手相援,何况我对你又岂是一般的师兄妹呢?”

    易敛眉咬着唇,吃吃的笑着,“是么,那为何我平时看你,对我堂姐更青眼有加呢?”

    顾颜虽然看不见他们的样貌,但听着这轻嗔薄怒的腔调,也能想见,易敛眉当时那媚眼含嗔的风流意味。

    苏莫云的声音听上去似乎有些尴尬,“你这话说的,我答也不是,不答也不是。谁叫你堂姐是阁主的五名亲传弟子之一,在天音阁地位比我还高,我虽是师父门下的掌门弟子,但师弟们众多,想要接掌堂主之位,还得有外援才行,不能不对她虚以委蛇。就凭她那张死人脸,你以为我愿意看么,再说这次传送阵爆炸,我不是第一个先救你的么?”

    易敛眉啐了他一口,“还算你有良心。”

    苏莫云嘿嘿的笑着,两个人却不再说话了,只是耳鬓厮磨的低语,说些腻人的情话,顾颜心里冷笑了一声,这两个人未免太过磨叽,她心里不知不觉的升起了一股怒意,心道,天音阁的弟子,原来不单是假仁假义,还是如此的口是心非之辈。对于他们更多了一股憎恶之情。

    她本来还想招呼他们一声,现在便再不回头的向前走,走了几步,忽然间又想到,这里明明是个幻阵,刚才所现的,大概是他们初到禁地时的表现,难道这个幻阵有重现旧事的能力?

    她心中顿时一喜,想再回去看个究竟。却发现怎么也找不到来时的路了。再一看,周围不知何时已经变了景色。完全不是初来时的模样,本来是鸟语花香,这时已经变成了冰天雪地,就像是自己当年曾去过的极北冰原一样。

    顾颜的心中顿时升起了一股惧意,这幻阵的变化,居然如此奥妙
欢迎您阅读蛇发优雅所写的小说仙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