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诀 卷二 知北游 247章灵气乱流

作者:蛇发优雅 类别:武侠修真
    在无尽的云气排开,所闪出的这条通道内,似乎有淡淡的金色光晕飘浮在四周,然后四方的修士,便依次的鱼贯而入。江敖曹带着他的那些兄弟们,当先闯入,然后是叶重云与自己的手下。相对来说,散修联盟这边的人最少,不过顾夕朝、温南秦等四五人而已。等所有人都进去之后,天机子才启动了法阵。顾颜手中的朱颜镜毫光大作,十二个兽头口中吐出的青气震动着四周,就像是凭空卷起了一片狂风一样,然后所有人都失去了踪迹,归墟又被无尽的云气笼罩起来。

    当年七位元婴祖师在封存归墟的时候,曾经在最外层布下了阵法,限制只有结丹修士才能够出入,其实也是一番好意,毕竟归墟内到处皆是禁制,十分凶险,也只有结丹期的修为才能自保。不过天音居士当年以强硬的修为进入归墟,已经将里面的禁制破去了不少,再有诸天宝鉴的护持,便可以通过传送阵,越过外层的禁制,直接闯入归墟内的核心区域。

    顾颜也经历过了几次传送阵,但这次却与以前的不同,护持的法宝,与她自己的心意相通,所以也不像前几次一样,像受到了极大的压力,思绪无比纷乱。她只觉得自己像是被笼罩在一团黄色的光晕之中,十分祥和而平稳的向前飞行。而且这个传送阵的运行轨迹,似乎都在她心中清晰的掌握着。她可以感应到张素言,苏莫云等人,其实就在她身边的不远处。

    这时她忽然觉得心中一跳,然后就有一股无比巨大的压力传来,被这股压力一冲,她脚下顿时不稳,就像是要从虚空中跌落下去一般。然后就听到耳边传来天机子的声音,“不好,遇到了灵气乱流,所有弟子谨守心防,不得妄动”

    顾颜想到当年在天目山的时候,那位阵法大师家传的大头方明曾经提过,一个运转均衡的阵法,需要源源不绝的灵气供应,如果阵法里的灵气不稳,那么就会产生乱流,在传送过程中遇到乱流,是极其危险的事情。

    但这是归墟,由元婴修士布下的阵法,又有归墟海内灵脉的护持,怎么会有这种情况出现?

    顾颜正诧异着,就感觉周围无数的气流在纷乱的奔涌着,忽然像是有一根细细的针,在她的神念中猛地刺了一下,这一下剧痛无比,让她差点从阵法中跌了出去。然后就听到不远处传来了轻轻的“咦”的一声。

    顾颜又惊又怒,这是有人想暗算她不用想就知道,除了天机子这个伪善的家伙,还有何人?

    自己这次,确实是有些行险了,加入天音阁的传送阵,可以算是只身而入虎穴,在这个传送阵当中,根本没有外力可借,顾夕朝与温南秦都帮不上她。大概天机子以为吃定了她,才并不犹豫的同意带她同入归墟,其根本目的,还是要谋守她手中的诸天宝鉴。

    只是,自己也并不是毫无还手之力罢?

    在不远处护持着阵法的天机子,这时候也是又惊又怒,他确实是存了要谋夺诸天宝鉴的心思,他也不认为一个筑基后期的修士,能够在他的手中掀起什么风浪。但他以结丹期的修为,施展秘法,直接攻击顾颜的神念,居然没有得手。更惊异的是,对方虽然也是一惊,但看样子,并没有遭受什么重创

    他这种直接攻击神念的秘法,是天音居士的秘传,要知道修仙者的神念,是极为脆弱而敏感的,被直接攻击,就算是与他同级的修士,多半都讨不得好去。他却不知道顾颜修炼得是上古时期的问天录,将神念锻炼得无比坚固,早在练气期的时候,她的神念就能够独抗筑基修士,现在她已经踏入了筑基后期,离结成金丹,差得只是机缘而已。天机子这一击虽重,却还伤不了她。

    天机子飞快的与边上的明镜真人交换了一个眼色,如今之计,双方已经撕破了脸皮,顾颜绝不会善罢甘休,如果进了归墟,与她的帮手们汇合,那时候必然是一场恶斗,索性就趁着这个机会,结果了她,到时候至少也有托词。只是要在这里对付顾颜的话,不用他刚才的秘法,就要强攻,那样传送阵会受到极大的震荡,这些天音阁的精英们,恐怕十不存一。

    天机子与明镜真人对视一眼,已经下了决心,澹台真人的眉毛微微的颤动着,眼睛中有着不忍之色,却也没说出什么,而韩维看着不远处顾颜手中的诸天宝鉴,眼中露出了热切的光芒,急切的说道:“师尊,重宝在前,你要决断啊”

    天机子长啸了一声,他宽大的袍袖飞快的扬起,十二名真人同时高声的呼啸,然后本来源源不绝的灵气忽然间掉转了方向,被飞快的从传送阵中吸了出来,而周围的乱流则不断的向着整个传送阵挤压过来,整个空间似乎都要坍塌下去

    那十一名天音阁的弟子也同样大惊失色,他们不知道发生了什么样的情况,还以为是传送过程中遇到了意外,有人大声喊道:“大家不要妄动,听师长们的指挥”

    顾颜冷笑了一声,这些弟子们还在对他们的师长愚忠,还在为有进入归墟的机会而自喜,却不知道,他们的性命,远远比不上能让天音阁更强的诸天宝鉴她长叹了一声,如果换了自己处在天机子这样的境地,恐怕是做不出这样决定的。

    天机子这样做,是直接引发了传送阵时的灵气乱流,激出了无数的空间裂缝,就算是结丹修士陷入这样的境地,恐怕也是九死一生,为了诸天宝鉴这样的异宝,他不惜用本门十一位精英给顾颜陪葬。

    顾颜觉得无比巨大的压力正从四面八方压逼过来,她放出了自己护身的紫玉莲台,但似乎完全没有效用,强大的压力依旧不减,同时在虚空之中,开始出现啪啦啪啦的响声,一道道的空间裂缝都开始坍塌,在这样危急的情况下,顾颜却没法使用朱颜镜护身。

    因为朱颜镜被用作开启归墟的通道之用,镇着那八条灵脉,如果这时顾颜收回朱颜镜,那么所有在通道里的人,包括顾夕朝等人,全都要陷入灵气乱流之中,生死未卜,包括顾颜自己在内。天机子这一着有些行险,也是看准了顾颜的性格,她或许不会在意外人的性命,但却不会因为一个未知的机会,而随便将自己的亲人都牺牲掉。

    这时终于有弟子传出了一声惨呼,在他的身边陡然间出现了一条长达丈许的大缝,将他一下子吸了进去,只来得及留下一声惨叫,整个人就消失了踪迹,被空间裂缝里无数的乱流撕扯成了碎片。

    紧接着又有两名女弟子,顾颜清楚的看到苏莫云伸手去拉其中的一个,然后空间裂缝无情的将那名女弟子吞噬了进去,只剩下一只洁白如玉的手腕,血淋淋的十分吓人。

    在她的周围也有一道道的大缝不断的裂开,强大的压力不停的压逼着她,一瞬间,顾颜有些恍惚,这种情景似乎有些熟悉。

    那是大概几十年前了,她还只是一个妙龄芳华的少女,为了践自己的然诺,孤身一人,独闯极北冰原,被困在地底之下的时候。

    那都是大自然的煌煌天威,不可阻挡。只是现在,她不像当年毫无还手之力。但是,她身体里面,自从筑基之后,沉寂了以久的血脉,忽然间一下子沸腾起来。

    从顾颜筑基之后,虽然她也遇到了无数的机缘,修为的层次不断提升,但体内的混沌灵脉却像是沉寂了一样,《问天录》也不再发出呼声,她像是一个普通的人类修士,靠着自己的坚持不断前行,但现在,她却又有了筑基前的那种感觉。

    然后,她的眉心之处,就闪耀起了淡淡的光芒,一个金黄色的五芒星,缓缓的升起。

    在传送阵之外的天机子等人,这时已经根本看不到里面的情况,只是看到面前升起了无数的烟尘,不远处的诸天宝鉴光芒大作,而不少人的眼里都露出了喜色,他们可以感受到,诸天宝鉴与顾颜之间性命相关的联系,已经变得越来越弱。

    澹台真人这时长叹了一声,“本门至宝得归,也是幸事。只是可惜了那些弟子们”

    韩维正色说道:“他们能为本门牺牲,实是大幸”

    天机子等人都低垂下长眉,念起超度的法咒,同时做好开始收取诸天宝鉴的准备。

    这时他们的眼前却突然间金光大作,本来像是有无数力量向外拉扯灵气,以至造成空间坍塌的传送阵,这时所有的灵气都变了方向,四面八方无数的灵气,重新向着传送阵里面拼命的涌去。

    天机子大惊失色,这可是典籍中从未记载过的事情,不知道多少灵气被这样吸了进去,地底的灵脉也像是完全不够用了一样。不远处的诸天宝鉴这时光芒大作,飞快的旋转起来,而传送阵则像是被什么东西包裹了起来,无数的灵气向着里面狂吸,把里面撑得越来越鼓,天机子大骇:“大家快退,这里要爆炸了”

    所有人都施展着自己的法力,向着那条通道拼命的狂奔,然后就听到了“轰”的一声巨响,刮起了无数的烟尘,整个传送阵都爆炸开来,而在传送阵里的所有人,包括顾颜和天音阁的弟子,这时都失去了踪迹。
欢迎您阅读蛇发优雅所写的小说仙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