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诀 卷二 知北游 207章肝胆意如何

作者:蛇发优雅 类别:武侠修真
    207章肝胆意如何

    顾颜愣了一愣,就肃容说道:“倾巢之下,岂有完卵?”

    温南秦欣慰的笑了一笑,“我虽然身在归墟海,但昔日他们曾尊我为散修联盟的客卿,有议事之权。今日之事,韩维为了立威,手下势必不会留情,这海内的数千散修,性命危在顷刻。他们必然要聚众商议,你能代我行这议事之权么?”

    顾颜沉思着,并没说话,温南秦又说道:“当日他们商议,要在归墟海之外,独树一帜,趁乱而起,我就知道,这是一条无法回头的不归路。只是前途荆棘密布,后路却无法抽身,这海内的数千散修何辜?”

    顾颜的神色十分复杂,并没说话。她向来是清冷的性子,一心只图仙道,不爱惹麻烦。虽然顾夕朝是她伯父,温南秦是她至交,但她并没有舍生取义一样的大义。

    只是她看着温南秦的眼睛,心中就不由得一震,就想起了当年在明崖岛二人初识,温南秦对她说过归墟海内忧的那番话,如今眼神中所显现出的那份悲悯之心,恰与当年一般无二。

    她就猛地振衣而起,“我且去看看,回头再寻你说话”说罢便头也不回的去了。

    温南秦对着边上的林仙子说道:“林师叔,顾……她的脾气倔强,还你在旁边多加照拂。”

    林仙子的脸上露出了慈爱的神色,“你都已经这个样子,还想这么多做什么?”

    温南秦咳嗽了两声,勉强的笑道:“如今韩维已经把我当成眼中之钉,必欲除之而后快,我这不也是为了自己打算?”

    林仙子叹了口气,让温南秦好生歇息,然后便出门追顾颜去了。

    她只走了不远,就追上了顾颜,顾颜看了她一眼,并没说话,她却毫不犹豫的说道:“我不知道南秦为什么对你这样青眼有加,但今天他将重任相托,你却要明白他的心意,不能辜负他的一番苦心,你明白么?”

    顾颜一下子停住了脚步,冷冷的说道:“林仙子这样说话,是要教训我么?我如何做事,自有法度,无需旁人多言。”

    林仙子怒道:“你身为一名散修,修为又不高,得到南秦的垂青,你还想些什么?你,实在是太不识好歹”

    顾颜皱着眉头,只觉得与她说话交流很是费力,索性不再多言,大步的向前去了。林仙子想到温南秦的吩咐,只好跟着去了。但仍然暗自哼了一声,“不知道岛主看上了这女子什么,看她这样的修为,行事的法度,哪里是能当岛主夫人的模样?”

    顾颜快步的转到了后殿,就看到在众人经常议事的那座偏殿之中,如今已坐上了二三十人,顾夕朝的首位虚悬着,其余郑正因、卫红绡、白羽及林楠等人,俱都在座。凡是散修联盟中有头有脸的,大概都在此处了。

    林楠负责在这一段时间执掌珠离宫内诸事,她见顾颜走了进来,就示意其自找地方坐下,然后脸上带着忧色的说道:“宫门前那场大战,虽然大家都不是亲见,但风声却已经传开,刚才萧和又在宫门前下书,口气傲慢得很,限我们两日内献出珠离宫归降,否则他们就要血洗东溟海”

    卫红绡哼道:“那又怎样,韩维不是说过了么,他这次要把散修联盟连根拔起,就算我们献出珠离宫,难道他就会放过我们了不成?”

    郑正因大声说道:“伸头也是一刀,缩头也是一刀,这姓韩的小子,实在是太过狂妄”

    众人都议论纷纷起来,七嘴八舌的各执一词,但每个人的情绪都显得有些低落,不复当日决议,要另起一方势力,独立于归墟海,与天音阁及西海鼎足而三的话那种豪气。

    就连当日最是威风豪气的郑正因,如今的嗓门虽大,但不免有几分色厉内荏。韩维挟一天风雷之势而降,手段之果决,行为之狠辣,显然已震慑住了在场的这些散修

    顾颜的嘴角露出了一丝讥诮之意,她看着面对如此乱象,有些无措的林楠,就说道:“伯父伤势可还好?”

    林楠就叹了口气,“仍在昏迷当中,他与韩维硬碰硬的对了一击,其实谁也没讨了好去。只是韩维有五雷车护身,伤势稍轻了一些。师父被韩维的五雷天心正法,震得体内的灵气紊乱,只有等自行理顺了灵气,才能苏醒过来。温前辈怎样?”

    顾颜摇摇头,“他虽然还清醒着,想起床,至少也得十天半个月以后罢。”

    林楠紧皱着眉头,“只是今日之事……”她眉宇间显得忧心忡忡。

    这时那些人正在商议对策,各执一词,所说的,却多是韩维那日发动五雷天心正法时的煌煌天威,顾颜看着不少人的脸上都流露出了惧意,心中不由得可吧,这才是生长在归墟海那些散修们的心情吧,他们对天音阁惧怕而又不忿,有机会就想做出一番事业来抵御他的统治,但等天音阁真的以雷霆之势降临,他们却又激起了心中的那份惧意,似乎觉得就算就此臣服也不是一件难以接受之事。

    只是韩维要的并不只是臣服,他要得是立威,要得是鲜血染红他的手,要得是海底上千名修士的煌煌头颅

    顾颜叹了一口气,当日的温南秦看清了,但这些人并没有听他的良言,那么今天,自己又要如何做呢?

    这时一名中年的修士正站在人群之中,口中唾沫横飞的说道:“如今顾盟主身负重伤,不能理事,我们这些人,好歹要拿一个主意出来才是。韩维那些手下,如今已经封住了整个东溟海,散修联盟中的精英尽集于此地,也找不来外援,我们要抓紧为自身打算”

    他的话虽然没头没尾的,但里面表露出的意思大家却明白,当时就又有人说道:“说到底散修联盟不过刚成立不久,还难以和天音阁这样的名门相抗衡。”

    另一人又说道:“说到底散修联盟原本是个互助的组织,不过是大家联合起来,守望相助而已,不是门派,难道出了事情,一个都不放过吗?”。

    他这话已经带着明显的推脱之意,但郑正因与卫红绡都坐在主位上没有说话,有些人像是得了鼓励一样,话说得越来越是不堪,直到有一位散修说起“顾盟主当日的行事,不免有些莽撞,与天音阁这样的名门大派相抗,还是应该三思”的话,林楠终于愤然而起。

    她扬声说道:“这位说话好没道理,当日众人决议,又不是我师父一言所决的,那时候在座的诸位大半也都在,怎么没见你们说什么质疑之词,如今见势不妙,就来找后账么?当时有好的形势,就头脑发热一哄而上,现在出了事就想把自己撂在外头,哪有那么便宜的事”

    她在散修联盟中素来都以冷面著称,这时一张脸绷得如同冰山一样,她平时帮着顾夕朝打理联盟中的俗事,自有积威,这时一发怒,那个人顿时便不敢作声。

    卫红绡咳嗽了一声,“林家师侄,大家只是商议对策,并没有什么对盟主的不敬之辞,你也不必太过在意了。”

    林楠怒道:“什么敬不敬的,我并不放在心上。师父在归墟海数十载,也不是喜欢靠虚名赢得人敬重的。当日是你们撺掇师父要另立一帜,如今情势如此,你们就想这么容易的抽身回头么?”

    郑正因脸色有些不自然的说道:“大丈夫能进能退,亦不失英雄本色。如今韩维执大兵压境,我们退让一番,有何不可?”

    他这番话一出,至少便有一半人赞同了他的意见,那些人顿时鼓噪起来。吵吵着要退离珠离宫,四散东西。

    林楠胀红着脸,眼上噙着泪花,站在那里半步不退。

    顾颜听着这些人说话,心中慢慢的凉下来。说到底,这些人不过是志大才疏之辈,郑正因当日在赤浪礁有胆与韩维放对,但今日真正面临生死的关头,他却出人意料的退避了。

    她忽然有些明白了温南秦眼中的悲悯之意,这些人是结丹修士,最不济也有筑基后期的修为,他们要脱身,并不算难,只是这些日子,海外来投的数千修士,何其无辜

    她忽然发觉,不知何时,她已把温南秦当成了生死至交的好友,在这一刻,她完全了解了他的心意。便豁然站起身来。

    这时林楠正说道:“师父为人最有担当,他绝不会只顾自身,弃珠离宫内上千修士于不顾,我是他的徒弟,自然与他一体同行”

    顾颜这时站在了顾夕朝原本的位子之前,那些修士们一怔,才发现这位平日里颇有锋芒的女修至今仍沉默无言。

    顾颜淡淡的说道:“我得温岛主托付,代行议事之权。如今珠离宫大变,韩维大兵压境,莫非诸位以为,只一个‘脱身’二字,就能够独善其身?”

    她的目光平静的扫视过下面一张又一张的面孔,神情坚定的林楠,目光游离的卫红绡,各怀心思的修士们。

    这些人可以在惹了乱子之后,说一声“退让”,就抽身而去,她却不能。因为这里有她的亲人,有她的至友,有与她血脉相连之人。

    顾颜站在那里,扬声说道:“在场中诸人,若有言退字者,尽可离去,至于顾颜……”她用平静的目光扫视着台下,“愿承伯父及温岛主之志,以珠离宫为基,天音阁既大兵压境,那么,双方,不死不休”

    这是她平生头一次如此的行事,没有顾及自身的安危。为得是与她血脉相连的亲友之安然,为得是温南秦眼中的那一丝悲悯,为得是久已在己身中所消失的那一丝热血。

    既然这些结丹修士们都避之不及,那么就让她顾颜,独当此任吧。

    ——天下无肝胆,

    ——那何妨,我裙衩与登坛?

    她一把抄起立在身侧的盟主大旗,猎猎作响

    PS:当年看武侠,很喜欢的一句话,我觉得用在此处有一些合景~
欢迎您阅读蛇发优雅所写的小说仙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