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诀 卷二 知北游 206章俱伤

作者:蛇发优雅 类别:武侠修真
    但所有人都像是有默契的,没有将这场斗法的威力涉及到后面的筑基修士。他们像是心有灵犀一样的把战斗的范围集中在方圆百余丈的圈子里,像是被一个无形的罩子罩住了一样,任凭海水如何激荡,外面的修士们都不受波及。

    这时一直站在空中一言不发,身材高瘦,衣着昂然而有古意的那名道装男子,忽然间一动,然后身体就如一只岛一样直掠下来,他的背后背着一只铜壶,像是古人用来射箭时装的箭壶一样。他的身形落下,就飞快的到了温南秦的身前,伸手一抓,就从背后抓起了一根九节的玉尺,上面带着淡金色的光芒,然后对着温南秦的头顶就击了下去。

    温南秦的手一回,剑身就迎上了他的玉尺,冷然说道:“南樨子,你也来趟这次混水么,还是说韩维答应了,这次攻入珠离宫,分宝物就有你的一份?”

    顾颜也听过这位南樨子的名声,听说他在十岛三山中是最重利的一位,没有好处绝不出动,以法宝众多而著称,平生从不服人,或许真的是韩维用珠离宫中的异宝说动了他,才能请他前来。

    他见温南秦向他喝问,就冷笑了一声:“温岛主,外面都说你为了一个外海的妖女,就自弃了身份,甘心抛却大好前程,陪着她一起胡闹,就是那一位么,我倒没看出有什么花容月貌来?”

    温南秦怒道:“温某行事,休须你来置喙?就让我领教你‘多宝真人’的名头”他右手的长剑飞快的斩去周围的鬼影,而从左手的掌心之中,则激发出了森森的白气,剑气成剑这是剑修只有到了结丹期,才能够直接驭天地之灵气为剑的大神通

    他以无形之剑斩有形之物,如割腐石,那柄玉尺一下子被就他斩成了两截。

    郑正因哼道:“这些天音阁的手下,只会几个打一个的本事,我去领教一番”说完就飞快的冲了出去。

    顾颜扬了扬眉,听着刚才南樨子的那番话,她最近闭关不出,原来外海竟有这样的传闻?想到自己这个“妖女”的名声已经坐实了,她就不禁有些好笑。想想江汝林为何对她摆那样的冷脸,她现在大概明白了几分。

    温南秦对她这样的看重,她心中自然感念,只是也不会因此就觉得欠了他什么。至于别人,爱说什么说什么,与她行事何干?

    郑正因飞快的冲入了战团,然后一直旁观的卫无涯便也迎了上来,他见了郑正因,只是一拱手,“得罪了”

    江汝林扬声说道:“老卫,你与我家岛主相交多年,现在居然也来与他为难么?”

    卫无涯苦笑道:“情非得以,林仙子勿怪”他口中说得客气,但却结结实实的把郑正因拦在了外头,让他无法去援温南秦。

    现在,场中共有四对结丹修士在混战,其中三对都是一对一的放对,只有温南秦是以一敌三。卫无涯与郑正因,不过是应景的缠斗罢了,最为激烈的,还是韩维与顾夕朝的大战。

    韩维不停的敲击着五雷车,无数的雷火喷薄着射出,慢慢的空中泛起了一层层的金霞,在金霞之中出现了一个淡淡的人影,是一个身材极高的道者,羽衣星冠,剑眉朗目,十分的醒目。他一双白皙如玉的手掌正缓缓的扬起,掌心处闪着一个金黄色的五芒星。

    温南秦以一敌三,犹有余力在关注着这边的情况,他忽然大声疾呼道:“老顾小心,这是五雷天心正法”

    他的声音一起,同时人也极快的飞了过来。宋家兄弟同时冷笑了一声,两个人手中黑色的长幡同时展动,无数森森的鬼影把温南秦罩了一个结实,而南樨子则从背后的铜壶中取出了一杆长锤,对着温南秦的后背重重的击了下去。

    温南秦掌中那柄无形之剑,发出了森森的白气,一下子冲破了宋家兄弟的包围,他怒喝道:“韩维,你用这样厉害的法术,是要葬送整个东溟海么?”

    韩维淡淡的说道:“都是叛逆,死了又如何?”这时空中那个虚影已经渐渐的成形,那个羽衣星冠的道者,嘴角含着一丝笑容,手掌高高的扬起,然后对着下面轻轻的一挥。

    如果当年顾颜在九天崖平灭坤仪宗的时候还清醒,她就能看到,这个场景,与朱颜镜中少女的动作,是如何的相似。

    顷刻间,数百丈的金光雷火几乎遮蔽了半天,从高空之下倾泻而下,无数的雷光电弧不停的作响,五色的神雷一个接一个的在海中炸响起来,几乎上千里的海面都滚成了沸水

    顾夕朝咬着牙喝道:“果然厉害”他倒提着这柄巨剑,居然就这么不管不顾的迎了上去。

    温南秦射出了自己的长剑,拼着受了南樨子长锤的一击,终于赶到了顾夕朝的身前,随即他手中的那柄无形之剑,就重重的斩向了韩维所在的五雷车。

    剑气相交,顿时轰然作响

    无数的烈焰几乎在一瞬间将方圆数十丈的海水一下子蒸干,五色神雷一个接一个的炸响,海面上波涛汹涌,无数的海水被炸得激飞,顾夕朝怒喝了一声:“斩”

    韩维的五雷车,被他这一剑,斩去了半个车头韩维一口鲜血顿时就喷了出来,染得周围血红一片,同时他飞快的提驭起了五雷车,甘碧云与南樨子飞快的冲上来护住他,韩维喝道:“走”

    只说了这一个字,他已经忍不住又喷出了一口鲜血。另外两对修士也都罢战,众人同时拥着韩维,飞快的向后退。而顾夕朝庞大的身躯,携着那柄巨剑,则飞快的从半空中跌落了下来,这一战,竟是两败俱伤

    那些修士们拥着韩维,飞快的退去,天音阁的几名弟子严严的挡在了他的身前,韩维的半个前襟都被鲜血染成了赤红,他哑着嗓子说道:“守住整个东溟海,下令,凡与散修联盟有牵扯者,格杀勿论擒温南秦、顾颜、邱诚、温旸等,死活不论”

    他的脸色无比的苍白,说出的话来却带着深深的寒意,他这是要立威,他精心策划的这一件大事,不单意在珠离宫,更要以此震慑归墟海内心怀异心之人,就算长老们集体闭关,天音阁依然是无可质疑的归墟海之主,他韩维,作为少年弟子中最出色之人,绝不比任何一代阁主更差

    所以这个向来怀有异心,还与海外的散修牵牵扯扯,与天音阁通缉的女修关系不清不楚的温南秦,就成了他动刀时最适合的对象,他这次就是要把温南秦和散修联盟都连根拔起,至于顾颜这种殃及池鱼之人,他也绝不在意捎上一两只小虾米。

    所以这次他才要以雷霆手段震慑整个东溟海,他紧接着又说道:“布下金刚万灵大阵,守住所有的出口,能入不能出,一个也不能放过”说完这句话,他苍白的脸上就涌起了一层奇异的艳红,连忙从怀中取出一瓶灵丹,一股脑儿的倒了进去。

    顾夕朝与温南秦落下地来之后,郑正因就飞快的上前护住了他们,顾夕朝似乎已经晕厥过去,紧闭着双眼,温南秦用一只手搀扶着他,背上鲜血不停的涌出,而他的全身,都围绕着一丝丝的黑气。林楠与卫红绡飞快的一左一右,扶住了顾夕朝,而那位林仙子则上前扶起了温南秦,他苦笑一声,“这次亏可吃得大了”

    他任着林仙子扶着,一群人簇拥着他们,飞快的转过牌坊,又穿过了甬道,回到珠离宫之内,林楠连忙安顿事宜,郑正因与卫红绡,两人都铁青着脸,送顾夕朝回了静室,温南秦也踉跄着要回自己的卧室休息,他向着顾颜招手。顾颜一愣,便跟了过去。

    林仙子扶着他回了静室,对顾颜虽然并不算和颜悦色,但也没摆冷脸。顾颜跟着进来,看到温南秦侧卧在床榻之上,他的脸仍然苍白的吓人,勉强的伸了伸手,“你坐。”

    顾颜并没坐,而是站在他的身侧,皱着眉说道:“你的伤怎样,要不要紧?只怕最厉害的,还不是南樨子的一记重锤罢?”

    温南秦苦笑道:“果然好眼力。那一记不过是外伤,倒是万人幡上的阴气缠绵于我的经脉中,经久不散。”

    顾颜轻轻的一扬手指,一点紫焰就出现在指尖之上,她沉声说道:“别动”一点紫焰就从他的顶门处贯了进去。

    林仙子扬了扬眉,想要说什么,却被温南秦示意止住。紫焰飞快的流转了温南秦的全身,随即又从顶门处飞出,他长长的呻吟了一声,脸上便有了一些血色。

    顾颜皱眉道:“你经脉受损的厉害,只怕没有三五个月,不能与人动手了。”

    温南秦自嘲的笑了笑,“这算不上什么,只是结丹之后,再没受过如此厉害的伤。现在重温一下滋味,倒也不错。”他正了颜色说道,“如今韩维挟一天风雷之势而来,势要将珠离宫铲除一个干净,你有什么打算?”
欢迎您阅读蛇发优雅所写的小说仙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