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诀 卷二 知北游 204章处心积虑

作者:蛇发优雅 类别:武侠修真
    他们这几句话声音极低,又用了本门的传音之术,顾颜并没听清楚,她的紫玉莲台被对方的两柄金戈压住,正考虑要不要动用朱颜镜,这时就听到后面有极为浑厚的声音说道:“你们几个小辈,就敢擅闯东溟海,真当散修联盟无人吗?”。

    话音刚落,就看到后面的玉牌坊上猛地扬起了极为耀眼的五色光华,然后就有一条五色晶砂,长如匹练一般的飞扬出来,在这无尽的海水之中显得极为耀眼,所有人都被这无尽的光华耀得睁不开眼来,无数的星砂在海中形成了一道长长的星河,只是横掠着一扫,那漫天的妖兽影子就被一扫而空。

    随着光华的渐渐敛去,在高大的牌坊之后现出了一个人影,正是顾夕朝,漫天的星砂被他在一瞬间收去,在中指上凝成了一个小小的指环。他看着林楠说道:“师父教给你的二相法环,你都不会使了么?”

    顾颜曾经听林楠说过,在她闭关的这半年中,几位结丹修士合力,把前面那条由天漩星砂组成的长长甬道,炼制成了一种极为厉害的杀阵。又取出了甬道中的一部分星砂,凝炼成五枚指环,是攻防俱佳的上等法宝,林楠也分得了一枚。用这法环操控甬道中的法阵,无往而不利。

    林楠低着头说道:“是弟子莽撞了。”

    顾夕朝知道她心中有些心绪,是想借着这个机会发泄一下,也就不管,对着萧和说道:“你们几个小辈,贸然的打上门来,这就是师长教你们行事的道理?”

    萧和见他举手间就破去自己的青蜃牌,知道这位就是散修联盟的盟主,这些年在海外名声卓著的那位剑修,也不着恼,站在那里,语气平和的说道:“说起道理,在下还要请问,天音阁的弟子前来求取灵泉,被无故扣压在这里,还请前辈为我解惑。”

    顾夕朝哈哈笑起来:“你们天音阁惯会用大帽子压人,我却不吃你这一套。我只认手中这口剑。你想借东西,好声好气的叫韩维来和我说话,派个混小子来算什么?别说是他,就算是你姓萧的,在我面前说话,还不够格”

    这番话说得果然痛快淋漓,萧和就算是涵养再好,听了这几句话也不禁恼了,“我敬你是结丹的前辈,不和你计较。”指着顾颜,“这位是列在我天音阁通缉的弟子,还请前辈把她交出来”

    顾夕朝大笑着说道:“小辈,收起你那套正邪侠义的作派吧,拿那套东西,只骗小孩子去罢。阿颜是我的亲人,你要动她,先问我手中这口剑”

    萧和冷然道:“求取灵泉,你不允,我要擒天音阁的叛徒,你也不允,前辈今天是非要与天音阁做对不可了?你要知道,天音阁执归墟海的正朔,你这是与整个归墟海数万修士为敌,散修联盟这样的小小组织,想抗拒天音阁的命令,真是痴心妄想”

    顾颜一直在旁边没有插话,但不禁的有些奇怪,萧和平时向来是沉着冷静,谋定而后动的性子,今天却像是个愣头青,无论说话行事,都像是有意激怒顾夕朝似的。果然顾夕朝性子最是刚烈,听到这种话,顿时就怒喝了一声:“大胆”

    他也不使自己的巨剑,也不用那枚指环,就是平平的伸出了一只大手,那只手顿时间变得遮天蔽日,铺天盖地的从上压下来。

    本来还在与顾颜相斗的易家姐妹,所发出的两柄太皓戈,被顾夕朝一掌捏在了手中,两柄金戈发出了灿然的金光,在掌中不停的扭动着,像是要挣脱了逃出去。

    顾夕朝笑了一声,“虽然是上古的法器,毕竟只是法器而已”他的手猛地向里一合,两柄金戈顿时就收敛了光华,被他紧紧的抓在了手里,变得像是两枚凡铁。

    顾夕朝挥手一甩,丢在了林楠的身侧,“阿楠,你留着玩去吧”

    易家姐妹的脸色都有些白,这位顾盟主不愧是让海外的散修都心服,果然一出手就有这样的威力

    顾夕朝一把抓去了金戈,再一伸手,就揪住了萧和的衣领,像老鹰捉小鸡一样的把他提了起来,“今天我就替你的师门管教管教你,你就去天漩星砂里呆上几天再说吧”说完拖着他就要往里走。

    顾颜叫了一声:“伯父”她觉得今天顾夕朝的做法实在有些莽撞了,毕竟萧和是天音阁的正式弟子,众目睽睽之下被顾夕朝擒了过来,等于是双方撕破了脸,真的是不打一场绝不甘休的结局了。

    易家姐妹看着顾夕朝这样威风凛凛,有如天神的模样,都不禁脸色煞白,这时外面忽然传来了一个极为清朗的声音,“老顾停手”

    这声音一如既往的清亮,只是却带着几分焦急,顾夕朝一扬头,就看到外面的海水自动的分成了两列,然后有十几个人影极快的飞了进来。他愕然道:“小温,你怎么刚刚回来?”

    来人正是回明崖岛迁居的温南秦,他要迁居到东溟海,这些人也都是知道的。这时却见他们一行只有十几个人,而且大半身上都带着伤。温南秦一落地,先是对顾颜看了一眼,然后就飞快的抓住了顾夕朝的手,“我们中了埋伏”

    顾夕朝还没来得及问话,在海面上就传来了一个嘹亮的声音:“温岛主这是执意要叛出天音阁了?”

    随着这个声音,就是雷声阵阵,隆隆的巨响,海面上波浪翻腾,方圆数百里的海兽都被震慑得抱头鼠窜,海水自动的分裂开来,中间出现了一条通路,一驾古朴的长车,傲然的站在当空,顾夕朝怒喝道:“韩维?”

    站在五雷车之上那个长身的少年,正是天音阁如今掌事的弟子韩维。在他的周围,所站着的修士,至少也有数十位,她所见过的张素言和苏莫云都在其内。顾颜只是粗粗的打量了一眼,光是结丹修士至少就有六位

    在韩维身边的就是当年她所见过的那位崖山之主卫无涯,边上的筑基修士至少也有上百人。但锦瑟却没看到在其中。

    顾夕朝低声说道:“小温,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温南秦苦笑着说道:“我本来想辞去岛主之位,悄悄的迁来东溟海,可是却被天音阁得了消息,我本想着他们现在忙着与西海作战,应顾不到我,可是韩维却亲自带着人,在半路截我,说我暗通西海,是归墟海的叛徒,这样的阵势,都不容我分辨,就要将我斩杀在当场”

    这时空中的韩维扬声说道:“顾道友,散修联盟不过是外海散修互助的组织,天音阁本来并不放在眼里,可是你们行事太过嚣张,先是赤浪礁取去天音阁旧主的遗物,后来又擅自庇护受天音阁通缉之人,本门弟子好意上门求取灵泉,却被你们肆意扣压,萧师弟前来理论,又被你亲手打伤,还要擒他去阵法中受苦。如今还与这位温岛主勾结,要倒反归墟海。你这样的行事,难道不把天音阁放在眼中么?”

    顾夕朝听他说了这么一大串,冷冷的说道:“少废话,有话就说”

    韩维冷然道:“天音阁执归墟海的正朔,有拨乱反正之责,你们擅组散修联盟,肆意作恶,扰乱归墟海的秩序,须速速解散,退出东溟海,交出洞府,让为首之人出来受责,否则本座要代天执法”

    顾颜敏锐的看到了韩维眼中的一缕得意,还有萧和被擒而处变不惊的目光,她忽然间了然,这一切不过是一场局

    她早就该想到,像萧和那样心思缜密的人,怎么会派林子涵那种愣头青来办事,自己又怎么会如此莽撞的执意要激怒顾夕朝,这不过是个引子,引得顾夕朝出手,然后扣下散修联盟肆意妄为的名声,他们便可以师出有名的吊民伐罪。偏偏又赶上了温南秦这一档子事,更显得他们理由正当。

    韩维果然是心机深沉之辈,什么求取灵泉,什么上门问罪,不过是醉翁之意不在酒,他们的目的,在于东溟海,在于海底之下,在于这金庭玉柱珠离宫

    想必天音阁内有典籍,他们也知道东溟海下有珠离宫,没想到却被顾夕朝等人先占了,于是他们设了此局,就是能够师出有名的抢夺珠离宫而已。

    顾颜不禁对韩维此人有些不齿,作为一名修士,如此的玩弄权术心机,未免太不合修行之道。温南秦不知何时,已经走到了她的身边,低声说道:“韩维这是要立威”

    顾颜顿时恍然如今归墟海乱象渐显,仅凭天音阁之力已经渐渐弹压不住,所以韩维需要用雷霆手段,镇压内部的不平之意,那么还有比发动一场大战更加合适的么?只是与西海大战连场,双方都占不到上风,散修联盟的势力较弱,将他们作为目标,一则可以抢占珠离宫,二则镇压了归墟海内心怀异心之人,三来紧密的团结了十岛三山的各势力,如此一举三得的妙招。

    果然如温南秦所说的,顾夕朝他们执意要做这出头的筏子,就要想到,出头的筏子先烂
欢迎您阅读蛇发优雅所写的小说仙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