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诀 卷二 知北游 192章刑求

作者:蛇发优雅 类别:武侠修真
    苏莫云皱起眉来,低声道:“张师妹,这是怎么回事?”

    张素言道:“你可知柏桐是什么人么?”她的嘴唇忽然间翕动起来,谁也听不见她说些什么,苏莫云却是不停点头,待到说完了,张素言就说道:“金银岛勾结西海之事,证据已经确凿,不容置疑,拿下这个叫温旸的人”

    顾颜的脸色就是一变,她喝道:“住手”

    本来苏莫云虽然推脱,但对两个人并没有为难之意,张素言进来之后,与他说了一番话,情形就发生了变化,都是自己提议要放出柏桐所引起的,难道柏桐的身上有什么秘密,让他们坚决不能放么?

    张素言冷笑道:“你就是金银岛的顾颜么,当年的事情,我还没找你算账”

    顾颜心道:“其实我们已经见过一次面了,只是你不认得我罢了。”她淡淡的说道,“当年我不慎伤了云岛主,那只是旧事,比试大会,生死不论,澹台真人都没说什么,张仙子有异议不成?”

    张素言哼了一声:“我不和你逞口舌之利,你既然在金银岛落籍,勾结妖人之事,自然也有一份,把这两个人一同拿下”

    顾颜的心中一凛,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张素言如果是为了私怨,不可能这样丧心病狂的要斩尽杀绝,还让天音阁的同道们都帮着她做事。

    这时张素言已经转头对苏莫云说道:“苏师兄,这是你的地头,小妹只能请你相助了”

    苏莫云还是那副不动声色的模样,只是点了点头,然后本来黯淡的大殿之中忽然间变得一团明亮,半空中闪烁着点点的光华,无数个光点之中像是有一条线连起来,在空中织成了一张密密麻麻的大网,似乎罩遍了每个角落。

    顾颜知道这是极厉害的法阵,她一手扯住了温旸,左手飞快的一扬,一张白色的玉版被她抛了出来,飞快的化成了一道白光,把她们两个人罩住,然后迅如雷电一般的向外冲去,居然透过了那面大网,冲破了大殿的墙壁,就那样无声无息的离去。

    张素言的脸色一变,“这是千里户庭之法”苏莫云淡淡的道,“张师妹不必忧心,这是在琅琊山,难道还抓不到一个筑基的散修?”

    他双手不停的比划着灵诀,那张大网上的光点随着忽亮忽暗,过了片刻,他忽然间停下了手,脸上满是惊异的神色,“这怎么可能?我感应不到她丝毫的气息”

    顾颜运用阵图中的千里户庭之法,飞快的带着温旸逃遁出去,一下子就飞过了几百丈的距离,落在一个峰头之上,然后她马上招出了锦云碟,先将自己二人的身形隐住,随后她就取出了那朵得自于金船宝库之中的金莲

    几个动作在一瞬间完成,顾颜终于松了一口气,好在自己早有准备,不然今天陷在这里,事情可不能善了。她陪着温旸来这一趟,不是像纯洁的少年心中所想,要来讨一个公道,她本来想的,是用言语激住天音阁的掌事,能够让他把柏桐放出来。可他们居然就这样真的不顾脸面,不单扣住了柏桐,连自己两个人也要擒下来。

    要知道,顾颜不仅仅是一个人,她与温南秦的关系,归墟海的人大半都知道,否则,开始张素言也不会仅把金银岛的弟子列为通缉对象,而将自己轻轻的放过了,但现在自己找上门来,她就丝毫不顾及这些了,到底这其中有什么隐秘?

    好在她有金莲隐住了气息,暂时可以不被他们发现,但顾颜可没忘记,天音阁之中,还有一面可以遍查修士行迹的诸天宝鉴

    她正思索着,就看到温旸站在她的边上,满脸都是愤慨与懊恼,还有不甘,就不由得笑了笑,“你这回可知道了,世间这些事,并不是都有道理可讲的?”

    温旸懊恼的说道:“顾姨,要不是我,你也不会被陷在这里,这都是我的不是”

    顾颜收敛了笑容,说道:“这个时候,你还只记着垂头丧气么,不如赶紧想办法脱身”

    温旸一怔,正色说道:“是”他看了顾颜一眼,又说道,“其实,顾姨,你不用把师父的事情太放在心上,那个姓张的女人,也许并不是因为当年的事情才来报复的。”

    顾颜不禁笑了一下,“我还用你这小家伙来开解么?”她挥手在温旸的头上敲了一下,“现在你有什么打算?”

    温旸颓然的低着头,“能有什么打算,这里是他们的地头,想逃出去可不容易,不过……”他哼了一声,“我就算是和南师姐一样死了,也要拉上个垫背的”

    顾颜就欣赏他这种天不怕地不怕的性情,她沉吟着说道:“我这次来,本来是想救你师父出来的,现在最重要的,是要先找到他的所在……”

    渐渐的夜色已深,琅琊山现出与白日完全不同的风景。虽然对于修士来说,昼夜并无什么区别,但通常夜间出来活动的人还是少些。

    顾颜在苏莫云的手中逃走,他与张素言都觉得是奇耻大辱,也拉不开脸来大索全山,再加上韩维又不在山中,后山的明镜峰也出了一点事,所以搜索顾颜之事,只是在两个人及手下弟子中悄悄的进行。

    顾颜用金莲的隐匿之法,藏在后山的一座山峰上,苏莫云用了好几件法器,又启动了山上的阵法,却找不到她的半点影子。

    温旸不知道顾颜费的心机,却也不禁感叹,“顾姨,你真是厉害”

    顾颜淡淡的笑着不语,她向来行事稳妥,这次如果不是有几分把握,也不敢轻易的就进琅琊山。她笑道,“若不是你有法子,我们还找不到你师父的下落。”

    温旸不好意思的笑笑,“说起来只是小孩子的玩意儿,没想到却还有用。”

    原来温旸跟着寒英柏桐学炼丹的本事,炼丹没学到几分,辩识灵草倒学了个十足十。他无意中发现一种灵草,分雌雄两种,有着特殊的气息,平日里不显,一旦雌雄相对的时候,就会发出香气,互相吸引,寒英曾经用这种草做了两个香囊,她与柏桐一人戴一个,温旸手里也有一个。这时候拿出来,就能够顺着气息寻到柏桐的所在。

    顾颜赞赏的看了他一眼,等到夜色渐深之时,她就一手执了金莲在前,一手牵了温旸在后。有着锦云碟隐匿身形,金莲掩去气息,她们两个就是在地上大摇大摆的走路,也没什么人管。虽然顾颜对天音阁那面镇慑归墟海数万年之久的诸天宝鉴仍然有些嘀咕,不过走了这么半天也没出什么事,也就大概放下心来。

    两个人就这样偷偷摸摸的寻了半天,才找到在后面一个山坳处,有两间小小的阁子。在琅琊山之内,有着一座座高耸入云的山峰,都是结丹修士们的驻地,像这样低矮的地方极为少见,顾颜仔细的查探了,也没发现周围有法阵的存在,她沉声说道:“我们要闯此地,难免会被人发现,只有一次机会,你可能确定?”

    温旸也知道现在是紧要关头,他重重的喘了一口粗气,说道:“大概有八成把握。”

    顾颜点头道:“那就搏一回了”她的性子从不瞻前顾后,一旦决定了的事,说做便做。为了隐匿行迹,她并没有取出阵图护身,只是缓缓的,一步步向前,居然就这么让她们两个混了进去。

    说来不过是机缘巧合,这两间亭阁,看上去不起眼,但实则是琅琊山内的禁地,有着极厉害的法阵护佑,平时极少有人来的,张素言把柏桐关在这里,也是得过韩维首肯的。只是这法阵有一样特异,需要灵气才能触发,如果是凡人进了这样的阵法,反而没事,顾颜用金莲隐匿了灵气,就这样轻巧的进来,居然没人发现。

    也是如今天音阁的精英弟子大半都出山去了,也没人想到顾颜有金莲这样的宝物,所以让她就这样混了进来。

    顾颜一脚踏进了阁子里,就看到里面有一个高台,上面伏着一个人,正是柏桐,温旸大声叫道:“师父”两个字刚一出口,顾颜已经狠狠的掩住了他的口。

    柏桐的头发完全披散着,上身赤luo,下身只着一条短裤而已。他身上并没有什么血痕,但脸色却苍白无比,身上有着一条条的白印,顾颜一看就知道,这是用斩灵鞭抽出来的印记

    她也是来归墟海之后才知道的,这是天音阁用来惩处违反门规弟子的一种刑器,专向人的经脉下手,每一鞭下去,全身的经脉被斩成两鞭,灵气接续不上,需要六个时辰才能长好,随后再斩一鞭,如此周而复始,痛苦永无止歇,是极为惨烈的一种刑求。

    她抢上一步,低声问道:“柏岛主,你可还好?”

    柏桐听到脚步声,勉强睁开眼睛,不禁惊讶,“你们怎么来的?”
欢迎您阅读蛇发优雅所写的小说仙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