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诀 卷二 知北游 189章旧识

作者:蛇发优雅 类别:武侠修真
    顾颜的神色凛洌起来,温旸虽然机灵,毕竟涉世不深,可不要被什么人骗了,她问道:“是什么人?”

    温旸说道:“说起来是一位前辈,只是他的年纪并不大,资质与我相似,居然早早的就能够筑基了,比起我不过大十几岁罢了,所以只肯和我平辈相交。我逃出来的时候受了伤,是他用一棵灵草救了我,我很感激他呢。”

    顾颜沉吟道:“一个筑基修士,要让你帮什么忙?”

    温旸低下了头,“其实不是他开口的,只是我觉得过意不去。那株灵草,本来是他准备好了,想到天音阁去换取灵芝的,这回却给了我。灵草很是珍贵,他还要重新去找,我是无意中听说了不远处的山上可能会有灵草出产,这才出来帮他查探查探的。”

    顾颜道:“你这糊涂小子人家费力气救了你性命,可不是让你这么出来糟蹋的,万一枉送了性命,不是更麻烦?这样吧,你带我回去见见他,一来向他道谢,二来也好看看,怎么报答人家的救命之恩。要知道一个修士,怎能轻易欠人的恩情。不然将来修行的时候,必是心障”

    她看了温旸一眼,说道,“你师父师娘的事情,我一定会想办法,现在最重要的事情,是先把他们找出来,至于后面的事情,我自会想法讨一个公道”

    顾颜修行了这些年,在神州大陆之上,这些弱肉强食的事情也见过了不少,本来不会这么激动,只是这些事情,说起来还是因她击杀云不语而起。寒英柏桐与她也算是至交,如果她只是叹息两声,就把这件事轻轻放下,心中也过意不去,日后或许还会成为她的心魔。

    说起来张素言要炼制的那件宝物,也不知是什么?她当日在赤浪礁上只是匆匆一瞥,但张素言对周围的法宝视若无睹,一开始就是奔着那个金匣而去的,也许她们是根据天音阁祖师的遗留,事先知道了些什么?

    温旸自然不知道顾颜的想法,他见了顾颜之后,就像是卸下了一块大石,神情很是激动,又是哭又是笑的,顾颜知道他小小的少年,经此大变,情绪一定不稳,也就温言的安慰着他,带着他上了锦云碟,两个人走了不远,就到了一个小岛之上,这个岛僻邻外海,少有人至,但气候却很是不错,有一些凡人在这里定居。温旸指着后面的一座山峰说道:“我暂时就在那个地方落脚了。”

    顾颜就驾着锦云碟飞过去,下面有些耕种的凡人,知道上面是仙人来了,就跪在底下膜拜,顾颜也不理,到了半山腰,她就看到里面有个小小的洞府,很是简陋,大概只容几个人住,就落了下来。

    温旸就跑过去,说道:“邱大哥,我回来了”

    里面就有个人说道:“温兄弟,你现在还受着伤,没事出去干什么?”一边说一边向外走来。

    顾颜用有些审视的目光看着那人,虽然温旸只是孩子,但现在他被天音阁的人通缉,行事还是要小心的好。看着洞口里走出了一个青年人,浓眉大眼的,相貌很是忠厚,她不由得有些惊讶,这居然是个熟人

    就是她当年离开金银岛,在海外试炼的几年里,认识的那位名叫邱诚的同道。他为了救助自己身为凡人的母亲,一直在海外搜寻着天材地宝,顾颜对他的印象很是深刻,大概七八年过去,他的修为并没有太多进境,相貌变得成熟了很多,已经是个青年人了。

    顾颜苦笑了一声,今天刚刚回归墟海,就见到了两个故人,就向着他招了招手,“邱道友,可还认得我?”

    邱诚本来用责怪的目光看着温旸,这时听顾颜叫他,就转过头来,渐渐惊讶的瞪大了眼睛,然后脸上就露出了十分欣喜的笑容,“啊,居然是你”

    这时温旸已经跑过来,说道:“这是我顾姨,本事很大的,刚才有两个人追我,被她几句话就吓跑了”他说得兴高采烈,忽然间发现,“咦,原来你们认识?”

    顾颜笑道:“以前曾见过一面,也有七八年了,你当年要办的事情,怎么样了?”说的是邱诚想救他**的事。

    邱诚苦笑道:“只是老样子,也没什么变化。听说明镜真人闭关了,事情都由他的弟子打理,我上了两次天音阁,都没见过人,正准备去第三次呢。”

    顾颜犹豫了一下,说道:“我并没恶意,只是一别近十年,我看你的修为,似乎并没什么进境,算起来令堂今年也要有七十岁了,何必……”

    邱诚摆摆手,:“这些我都知道,只是当年发过誓言,不试一试,总是不甘心了却这件事之后,我就一心修行,再不管凡尘俗事了。”

    顾颜也钦佩他的执着,就不再多说,笑道:“主人还不请我们往里面坐么?”

    邱诚“啊”了一声,“这是我疏忽了,快请。”把两人让到了里面落座,然后又有些腼腆的说道,“我母亲在不远处的洞中静养,怠慢诸位了。”

    温旸笑嘻嘻的说:“邱大哥,伯母最近可好些了?还是半个月前见过她一次,这次能不能去拜见?”

    邱诚笑道:“你愿意去,就去吧。”又和顾颜说,“我母亲为人慈祥,小温旸很喜欢和她亲近。”

    顾颜“嗯”了一声,她知道温旸的性子,是很注重亲情的。只是他的父母自从知道儿子身具灵根之后,就把他当成仙人对待,整天毕恭毕敬的,却少了父母疼爱儿子的感情,所以他一直对寒英柏桐的情感如此深厚,也并不是仅仅因为师徒的缘故。

    这时跑到洞口的温旸回过头来笑道:“顾姨,说起来,邱伯母与你长的还有些相像呢。”

    顾颜的心中一动,她看着邱诚一眼,然后站起身来,说道:“不知我是否可以前去拜见令堂?”说着话,她的声音不禁微有些颤抖。

    邱诚略愣了一下,“不敢当……”他正说着,外面传来了沉稳的脚步声,“哪位前辈仙人要见老身呢?”

    顾颜站起身来,看到洞口走过来一个妇人,她的相貌看上去并不算老,大概只有四五十岁的模样,脸上也很有些红光,只是眼睛里有些涣散,神采不够,是三焦阳经受损的症状,邱诚说她受过火毒,看来是这个原因了。

    只是顾颜并没注意这些,她怔怔的看着面前的这个妇人,而她也愣愣的看着顾颜,愣了半晌,手中的拐杖忽然一下子掉了下来,她说道:“是……十七姐么?”

    顾颜先是愣了下,这个称呼,她已经几十年没听到过了。然后就一下子冲了上去,紧紧的拉住那妇人的手,对着她看了老半天,“你真的是阿嫣,这么多年没见了,我真的想不到是你”

    面前这位邱诚的母亲,就是顾颜当年在青云山的顾家小城,见过的那位身子娇弱,只凭着父亲宠爱,才能够在顾家安身的顾嫣。她的父亲,就是当年顾家天纵的绝才顾夕朝当年顾嫣中了海外修士的毒,顾夕朝带她出海求医,一去就没有音讯,不知道为何竟会到了这里。

    她惊喜的拉着顾嫣的手,“你去了这些年,一直没消息回来,怎么就到了这里,还嫁了人生了孩子,伯父呢,为什么没和你在一块儿?”

    顾嫣见了顾颜,也很是激动,刚要说话,却有些咳嗽起来,邱诚忙扶着她到一旁坐下。顾嫣顺了顺气,才说道:“当年父亲带我出海,想找解毒的灵药,可是拜访了好多人都不知道。后来打听到有一个游历海外,见识广博的修士,就赶紧去找,没想到他在几年前坐化了。父亲闯进了他的洞府,发现地底有一个传送阵,不小心陷了进来,于是就到了这里。”

    顾颜点点头,看来在神州大陆上,通往归墟海的传送阵,并不止一个。

    顾嫣又说:“父亲到了这里,很是欢喜。说是比越国要痛快多了,还认识了不少朋友,后来就有人为我解了毒,只是那人说我中毒的时间太长,虽然眼睛能够复明,但火毒浸入经脉,很难全部祛除了。后来,父亲为我留下了强身的灵药,又帮我在岛上许了人,然后就离开了我,说是去了外海游历。他说要用几十年的时间,游遍整个归墟海”

    顾颜不禁有些惊讶,顾夕朝那么在乎女儿,为了她奔走四方,在眼睛好了之后却毅然的离开了她。“伯父就这么把你放下了么?”

    顾嫣的眼睛里露出了些落寞之色,“不然又能怎样,毕竟仙凡殊途啊。这些我当年在青云山,早就知道了。”

    顾颜想到当年顾嫣在顾家小城里,虽然有顾夕朝女儿的身份,但仍然受过不少白眼。修仙者对凡人的轻视,似乎是浸在骨子里与生俱来的。

    顾夕朝虽然对女儿的情义深厚,却不想看着女儿慢慢的生老,然后病死,到时候受那种离别之苦,索性在安排好之后,就洒然而去。这种行事作风,才是顾家当年的那个顾夕朝
欢迎您阅读蛇发优雅所写的小说仙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