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诀 卷二 知北游 181章八方风雨会赤浪

作者:蛇发优雅 类别:武侠修真
    顾颜知道这是外海试炼的修士们所奉行的规矩,通常修士在遇到宝物的时候,如果有差不多的同级修士后来的,就有见面分例的原则,只要出力,就可以和和气气的分润一份儿,当然还是争执不下的要更多一些。

    但温南秦曾经说过,这位袁不屈向来是见利就上,明哲保身的人,这里有三位结丹修士镇场子,恐怕他不会再起什么争执,果然袁不屈的脸色和缓下来,“既然几位道友这样明理,在下也就不客气了,多少我也出一点力,免得分东西时不好意思。”说罢他取出了手中的龟甲,向着天上一抛,顿时乌云盖顶,把赤浪礁完全的覆盖住了。

    郑正因哼了一声,他们几个人镇压地脉,让地底的火灵气慢慢宣泄,有了袁不屈的龟甲在外面相镇,顿时显得省力了一些。

    顾颜却敏捷的从袁不屈的眼中,看出了一丝狡黠之色,这个老魔答应的痛快,背地里说不定有什么企图她想起前些日凝悦曾经到岛上来过,心里就不由起了提防之心。

    两个时辰飞快的过去,在两只灵蛛摇头晃脑的怒吼声中,蛛丝飞快的向外吐出,密密麻麻的蛛网罩着金船不停的上升,已经快要浮出了地面,顾颜眼看着金船前头那根高高的桅杆,已经从火海之中露出了头来。

    这时空中忽然传来了极为猛烈的震动,地面开始微微的晃动起来,显然是有人在用极为厉害的法定从外向内的攻击。郑正因怒道:“怎么会有这么多麻烦”

    卫红绡沉声道:“用法阵防护,不要再生枝节,金船马上就要出水了”

    这时无数的雷光在空中隆隆的作响,那片罩在空中的龟甲被劈得落下一层层的粉末,袁不屈大喊道:“快些来帮手,否则我撑不住了”

    郑正因怒道:“我们还要镇压地脉,哪能抽出手来帮你,袁老怪你想要分宝,这时候就多出一份力吧”

    袁不屈喝道:“外面是天音阁的五雷正法,现在的那群小家伙,全都是吃人不吐骨头,小心他们把金船吞了去,手指缝都不剩下一点给你”

    几个人同时都一凛,袁不屈哼道:“你们这些散修在外海,搞的什么散修联盟,天音阁又不是不知道,只不过一时没碰到岔子,否则,你真以为他们会把这个什么联盟当做一回事?”

    这时空中的雷火响得愈加剧烈,忽然间惊天地动的一声巨响,然后弥漫在空中的乌云就裂开了一条大缝,然后无数的金光雷火漫天飞舞,一副极为华丽的车驾停在了半空,车身上刻着无数形态各异的雕像,样子却都是一个人,手上拿着一头圆一头尖的法器,一直沉着的白羽惊呼出声,“这是天音阁的五雷车”

    袁不屈脸色极不好看的盯着手掌中的那块龟甲,已经被劈开了一条大大的裂缝,再看空中那驾五雷车的车辕上,站着一个相貌清秀而文弱的少年,用慢条斯理的语气说道:“原来是袁前辈,相别不过几日,我们又见面了。”

    袁不屈见到了他,像是见到了刻骨铭心的仇人一样,“姓韩的小子,你们这些人难道是属狗的,鼻子这么灵,一下子就追到了这里来”

    顾颜的心中一跳,可以调用天音阁的至宝五雷车,他又姓韩,那么必然是她一直耳闻,却从未见过,执天音阁晚辈弟子中牛耳的韩维了。

    听说这位韩维是天音阁少年中难得一见的天才,行事果决,手段狠辣,那些桀骜不驯的弟子们全都服他,自从三年前他成功结成金丹之后,执掌少年弟子中的权柄,就再没一个人有异议。

    只是顾颜并没想到,传说中名声如此之大的韩维,就是这样年轻文弱的一个少年。

    韩维站在五雷车上,笑吟吟的说道:“我前两日得了消息,听说有人在赤浪礁上种植上古灵种七禽果,心中十分诧异,本来想派人来瞧瞧的,谁知道就听说袁前辈的龟甲阵图又在这里现身,上次我们切磋的似乎还不够,于是就亲自赶来会一会了。”

    袁不屈几乎是暴跳如雷,“姓韩的小子,上次你用神雷击杀了我的两个侍妾,现在还要斩尽杀绝吗?”。

    韩维淡然的说道:“邪魔外道,人人得而诛之,我不过是送她们早日超生,脱离魔窟苦海而已。”

    袁不屈知道与他做口舌之争,是绝对说不过他,就哼道:“韩小子,就算你仗着师门法定众多,今天这么多结丹真人在场,恐怕想要分一杯羹,也不容易”

    他说着这番话,眼睛却不住的四下打量,韩维就不禁笑道:“袁前辈想找我的同道么,那天斩了你一剑的萧师弟,正好也在附近,只要传个讯,瞬息即至。”

    他这一句话一说,袁不屈的脸顿时胀成了猪肝色,韩维却不再理他,而是向下看去,饶是镇定如他者,见到火海中的那一座金船,眼中也不禁露出了讶色,“居然真的是天外神山飞出的金船,听说它钻入地脉,再也寻不到踪迹,几位是怎么找到它的?”

    他看着两只在空中飞快吐着蛛丝的灵蛛,眼睛里不由的露出了赞叹之色,“四皇灵蛛吊金船,果然是奇思异想,难怪师父曾说,荒野草莽之中,也难免会有聪明之士。”

    郑正因扬头说道:“这位是韩道友吗,听说你代师执掌天音阁,执归墟海内海中的权柄,今天到这里来,是不是也是要分一杯羹的?”

    韩维脸上又带了些笑意,“上古宝船,来自于天外神山,那还是不知多少年以前,天外神山最后一次现世,还是归墟海刚建之初的事情,那时候,天音阁创派的祖师,还曾经身临其境,是仅有的几位,能够从天外神山中生还的人。”

    众人都不知道他这时为何扯起了古事,就听韩维淡淡的说道:“天音阁的典章中曾经有记载,当年的天音祖师,曾经收取过宝船,虽然因为要合力破除神山禁制,以致收取宝船最后功亏一篑,但还是在宝船上留下了自己的印记,这艘宝船,究其本源,早就应当是天音阁所有”

    他说了一番话,原来意在如此郑正因的脸色顿时气得变成了紫红色,就连一向涵养最好的白羽也不禁怒色满面,只是袁不屈并没发怒的在一旁看热闹,脸上带着幸灾乐祸的笑意。

    顾颜也没想到这个看上去文弱而秀气的少年,行事却是如此的张扬而狠辣,他孤身一人前来,居然一张嘴就是狮子大开口,要取走整个宝船,郑正因等人为这件事谋划了几十年,这时候岂是能放手的?

    卫红绡这时冷冷的说道:“韩道友果然是少年英杰,只是这口气,不怕说得太大了吗?”。

    韩维淡淡的说道:“早就听说外海有几位散修的同道,为了守望互助,成立了一个联盟,只因为不进内海,所以不归于十岛三山下管辖。但别忘了天音阁统御归墟海方圆数十万里之地。如今天音阁要取回当年祖师故物,若真有人阻拦,那就是与整个天音阁为敌”

    如果这话是其他任何一个弟子所说,这些人未必放在心上,但韩维如今是天音阁晚辈弟子中的魁首,大小事务,都是他一言可决,他这番话,就明摆着是以强势压人了

    几个人的脸色都变得凝重起来,本来自从韩维一出现,他们就知道今天已经不能善了,已经打定了分出一部分好处给他的主意。只是没想到韩维居然狮子大开口,一下子就要整个宝船

    林楠与林若虚都不说话,在这个场合,大概只有结丹修士才有发言的地位,三个人对视了一眼,似乎都下定了决心,毕竟还是金船的宝物占了上风,反正如今天音阁的长老们都在闭关,少年弟子们又正与西海联盟连番的大战,自己得了宝物,只要往洞府之中一躲,到时候管他外面天翻地覆。

    郑正因顿时就哼了一声:“姓韩的,你好言相说,分你一杯羹不是不行,既然毫无诚意,那说不得手底下见真章了”

    他的话音刚落,忽然见天外飞来了一道灵光,像是一个人,被符篆护佑着,以迅捷无比的速度,飞快的直冲而入,一下子就落到了林楠的身前,然后飞快的现出了身形,叫道:“阿楠”

    来者居然是林子涵,他周身都被若隐若现的宝光环绕着,直穿周围的水光法阵和火海,居然没受到损伤。只是身上的衣服都破了,脸上带着污迹,就像是刚与人大战了一场一样。

    林楠见他到来,不禁一惊,虽然林子涵曾经在竹舍中对她动手,但林楠对其的那份关心,现在显然压过了一切。她急急的说道:“你这些天去了哪里,可受了什么伤,族里的人都退走了,这里十分危险,你快些走吧”

    她的话音刚落,就看到林子涵的手里拿出了一块晶莹剔透的玉符,上面闪着灵光,是她从来没有见过的,她的脑中只一动,还没来得及反应,那块玉符就飞快的高悬起来,然后周围就出现了一个小小的法阵,顿时间把她困在了里面。

    同时林子涵已经劈手抢过了林楠手中的那块玉符,本来罩在灵蛛身上的灵光稍稍的一偏,空中的两只灵蛛顿时发出了桀骜不驯的吼声,这时无尽的岩浆沸腾一样的向着四面八方蔓延,逼人的热浪弥漫在了天地之间,地面裂开的那条大缝缓缓的向着左右分开,露出了金光灿然的华盖,至宝金船,终于出海

    顾颜在空中一看,就知道林子涵所发那块玉符的上面,刻着极为厉害的阵法,像林楠这样的剑修,被人陡然间近身,用法阵攻击,最难防备,那块玉符放出阵法,困住林楠之后,就飞快的闪出了两道金光,在空中合拢来,向着林楠的头顶绞下去。

    这是天音阁独门炼制的秘符,所发离合神光,最伤修士的元气,林楠平日里对敌,只靠着一口剑,并没有太多的护身法宝,她虽然勉强的用剑挡住了神光,但阵法的力量全加在了她的身上,全身的经脉都受了剧震,一下子控制不住,顿时向着地底的火海直跌了下去。

    顾颜看着林子涵的眼中看都没有看顾颜一眼,直勾勾的盯着刚要出海的金船,不禁叹了口气,如果真的跌入火海之中,就算是炼成强悍肉身的修士,也免不了被焚成飞灰的下场,她挥手放出了紫玉莲台,一道紫光射出,赶在坠落之前,把林楠轻轻巧巧的拖了起来。

    林楠又被林子涵暗算了一次,虽然地底的热浪扑面而来,但她的心中却寒冷如冰,以为自己今天必然无幸,没想到一睁开眼,看到的是顾颜淡淡的笑容,“不用像上一次似的,再对我冷着脸了吧?”

    林楠知道顾颜说的是上一次被她所救,却仍然冷眼相对的事,不禁有些羞惭。她是因为顾颜击杀云不语,破坏了她想要引荐林子涵入天音阁的事,所以一直对她有心结,现在想来,不过是一场笑话

    她忽然醒悟过来,惊讶的说道:“你怎么还活着,地底的火山爆发,居然没伤着你么?”

    顾颜想起林楠先前还念着给她报信的事,就笑了一笑,“我这人是天生的火灵根,又有灵火护体,不管什么厉害的火焰,都伤不了我的。”

    这种话林楠自然是不会信的,只是她也知道这是人家的私事,不便多问,就歉然的说道:“我没想到火山会爆发的这么快,本来是想与你示警的。”她看了周围一眼,“现在这样的险地,你还是快些走吧,免得引火烧身。”

    她看到顾颜也盯着下面的金船,就说道:“我不是怕你分润了宝物,大不了回头把我的那一份给你,只是现在全是结丹修士相争,实在没我们出手的余地……”

    她只说到一半,顾颜已经摇了摇头,“现在么,想走也走不了了,你抬头看一看”

    空中,韩维依旧淡然的站在五雷车之上,可是他身后却已经多了不少人,林林总总的至少有十几位,萧和与一位身穿黄衫的女修,也是筑基后期的修士,都站在他的边上,后面易文漱、易敛眉、静虚等人,都在其内,显然天音阁在这一带的帮手,都已经到了

    林楠咬着嘴唇,她现在心境已乱,看到天音阁这些高手齐聚,就不由得有些惊惶,手上渗出了一层层的冷汗。她心底飞快的盘算着双方的实力。那位韩维是天音阁少年中的第一人,又有至宝五雷车相助,至少能缠住己方的两位修士,那些筑基后期的弟子,如果一拥而上,大概也能够缠住一位,剩下的只有族长林若虚与自己,老怪袁不屈早就溜到一边去,大概打的是袖手旁观捡便宜的主意,她的目光就落到了顾颜身上,这位在筑基初期就能够击杀云不语的修士,说不定能成为自己的强力臂助

    就算林楠心中转过了无数念头,但两个人在这里不过只交谈了短短的一瞬,林子涵拿着玉符,看着脚下的金船,手居然开始微微颤抖起来。这时萧和身边的那位黄衫女修,已经飞快的落到了他的身前,劈手将他手里的玉符夺过,然后一把扯住他的腰带,把他一下子掷了上去,说道:“你的事情,已经了结了”

    林子涵叫道:“你答应过,不会伤我族人的”那女修似笑非笑的说道,“只要你父亲和你那位林妹妹,安心的交出宝船,我自然不会伤他们。”

    林子涵喊道:“爹韩师兄说的有道理,金船本来就是当年天音阁的故物,反正是要物归原主的,不如就还给他们,难道要让西海的魔头们捡便宜吗?韩师兄已经答应引荐我入天音阁为弟子,到时候自然有大好的前途,岂是区区几件法宝能相比的?”

    林若虚听了这番话,险些没气炸了肺,都是他平时对这个儿子疏于管教,没想到他居然如此的入了魔怔,被别人蛊惑了一番,就连亲爹的话都不听了

    但他却来不及对着林子涵发怒,面前的那位手执玉符的女修,这时正凝神的向上打着一道又一道的灵光,那灵光之上,居然浸着一层层的血色,随着灵光罩着空中的两只灵蛛,灵蛛的身上开始浮起了一层层的血光,五官都像是要浸出血来,而金船上升的速度,却陡然间快了许多,而且方向正渐渐向着韩维所在的那里偏移过去。

    郑正因知道这是侵发灵兽潜力的秘法,这样下去,等金船出海,这两只灵兽大概也要废了。

    这两只灵蛛,他苦心的养了上百年,不管怎样都是有感情在,不禁怒吼了一声,他也顾不得镇压着法阵,怒喝道:“四妹,老六,反正这些人都来了,也用不着再使法阵隐匿行迹,索性和他们拼了一场吧”

    说完他也不管脚下镇压着的地脉,飞身向着面前这位女修扑过来。以他的气势,足可以把这位女修硬生生的捏成碎粉

    黄衫女修却是神色不变,处变不惊的向玉符上不停的打着法诀,而空中韩维的那辆五雷车,却忽然动了

    他白皙修长的手指轻轻向着车壁上一拂,然后就轰然间,满天的雷光纷纷作响,而他则驾着那辆车飞坠而下,偌大的车厢,一下子把黄衫女罩在了当中。

    无数的电光雷火在四周拼命的闪耀着,郑正因刚一靠近,就有无数的电弧激发出来,硬生生的阻住了他,这时卫红绡清吟了一声,她的五指手指同时抚上了怀中的洞灵筝,一下子拨动了上面的六根弦,“铮”的一声响,像是撕破了周围的灵气一样,无数的巨力从四面八方压迫过来。

    韩维站在车辕之上,岿然不动,他的两只手飞快的从车壁上划过,他就仗着一辆五雷车,硬生生的挡住了两位结丹修士的一击

    在他雷光笼罩之下的那位女修,神情依旧镇定,在她的操控之下,林若虚慢慢的吃不住力了,已经浮出了火海之上,足足有一层高的金船,慢慢的向着韩维所在的方向移过去。

    郑正因的手中这时已经出现了一柄极长的锤子,对着韩维所在之处重重的击下去。每一击,就激起漫天的雷火,爆炸之声不绝,就像是要把这个空间生生的崩蹋了一样。但韩维凝神控制着五雷车,在这里就是岿然不动

    顾颜不禁叹了一口气,这三位虽然都是结丹初期的修为,但韩维仗着五雷车在手,以一敌二,居然丝毫不落下风。任凭郑正因手中的那柄九天锤和卫红绡怀里的洞灵筝疾风暴雨一般的狂攻,他如山一般的矗立在那里,居然没有丝毫的移动。

    郑正因怒吼道:“老六,不要再管那个法阵了,就让火海绵延开去又如何,这些天音阁的修士们讲究假仁假义,我哪管身外洪水滔天”

    白羽本来还在勉强控制着那个法阵,听到这句话,他的脸上露出了一丝决然之色,顿时松开手。失去了法阵的控制,无数的岩浆顿时肆无忌惮的向着四周奔流,方圆上千里的海面都燃起了熊熊的火焰,无数海底生灵的惨叫之声不绝于耳,一股股刺鼻的恶臭不断的传来。

    白羽对这些像是视而不见,他的手中出现了一面正方形,带有兽钮的东西,像是一块镇纸。

    韩维的眼中微微露出讶色,“原来是用兽王镇这样的法宝镇压地脉,难怪岩浆被控制在百里方圆之内”他在两位高手的围攻之下,居然还能够如此好整以暇的说话

    郑正恩怒道:“谁还记得当年火山爆发的势头么,火海泛滥,方圆千里生灵涂炭,这一笔要记在你们天音阁的头上”
欢迎您阅读蛇发优雅所写的小说仙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