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诀 卷二 知北游 178章心寒

作者:蛇发优雅 类别:武侠修真
    林子涵听到是林楠的声音,顿时怒气就上了脸,但似乎又像是想到了什么,勉强的压下了怒火,换上一丝笑容,说道:“你怎么来了?”快步的打开了门。

    林楠的动作显得很是谨慎,她快步的进来,然后带上了门,说道:“涵哥,你没有事吧?”

    林子涵哼了一声,“不能出门,会有什么事?”

    林楠露出个歉然的笑容,她小心翼翼的说道:“那天我无心,用剑气伤了你,这是先天剑气,最伤修道人的内腑,我怕你受了内伤,久久不愈,特地来送药给你治伤的。”说完取出一个玉瓶递了过来。

    林子涵想到自己堂堂的大男人,居然被一个女子轻易的一剑所伤,脸上顿时又有些不好看,强耐着接过了玉瓶,说道:“多谢你关心了。”

    林楠见今天林子涵的态度居然有些温和,不像先前一直冷言冷语的,不禁有些惊讶,以为他被林若虚禁足了几天,大概有些醒悟,也就柔声说道:“族长只是最近事情繁多,一时顾不上你罢了,过几天气消了,大概也就会放你出去了,你先安心在这里养几天伤罢。”

    林子涵耐着性子说道:“你和爹这些天来,到底在忙些什么?”

    林楠听他又提到这个话题,犹豫了一下,说道:“这些事,还是等族长跟你说罢。”

    林子涵叹了口气,说道:“阿楠,以前我们有什么话都说出来,这件事你为什么总是瞒着我?”

    林楠见他走近来,语气里显得有些亲昵的样子,这些年来,自从两个人长大,已经很少有如此的样子了。心里不禁有些高兴,说道:“涵哥,这些……”

    她话音未落,忽然觉得身体一阵冰凉,就看到林子涵的一只手按在了她的背心上,丝丝的凉气从她的经脉中透体而入,她的全身顿时间瘫软无力,连话都说不出来了。

    林子涵的手中拿着一个又小又圆,像是玉佩一样的东西,他见林楠的眼中露出了惊讶和哀凄之色的望着他,就说道:“这还是当年你送给我的镇元盘,你都忘了吗?你不要怪我,我这也是为了林家,为了今后不会出乱子。你放心,就算你真的与西海魔头有什么牵扯,我也不会把你扯出来的。”他的脸上露出了一种大义凛然的神色,决然的抛下了林楠,快步出了门。

    林楠倒在地上,背心上紧紧的贴着那个镇元盘,这是一件修士近身所用的法器,能够悄无声息的镇住修士的经脉,让他们在短时间内无力动弹,林楠是一位剑修,近身搏杀本来就是她的所长,如果不是对林子涵十分的亲近,断然不会让他就这样的贴近身边,以致中了他的手段。现在她的目光十分的复杂,不知是懊恼、悔恨,还是不甘?

    林子涵快步的出了门,他的心中这时满含着热血,以及拯救林家的豪情。林楠在进来的时候,暂时打开了乾坤图,那个入口还在,让他轻轻巧巧的就冲了出去。

    他犹豫了一下,并没有向前山,林若虚的洞府而去,而是转向了后山,到了山壁那里,飞快的冲上了高空,然后他从怀中掏出了一张符篆,弹出一点火星,符篆就“扑”的一下,燃烧起来。

    烧起来的火星并不大,但有一股清幽的香气,远远的飘散开去,林子涵站在空中,屏住呼吸,静静的等着。过了不一会儿,他就看到远方有一个人影飞快的掠近,他大喜的迎上前去,叫道:“萧大哥”

    来的正是前几天刚从赤浪礁告辞的萧和,他在与林子涵见面之时,就听出了这个人对天音阁很是向往,于是就送了一张传讯所用的令符给他,本来只是顺手的一送,没想到他还没离开赤浪礁的周围,就听到了传音符所发的讯息,顿时飞快的赶了过来。

    林子涵见萧和来了,飞快的迎上前去,压低了声音说道:“萧大哥,我是偷偷从家里跑出来的,这件事只能在这里说了。”

    萧和有些惊讶,表面上却笑而不语,鼓励着让他说下去。林子涵看到他的笑容,心下就定了,把自己发现东南角的法阵内种有七禽果,以及那天凝悦来这里,也是讨要这种果子的种种事情,大概说了一番。末了又说:“这件事,只是家里有人私下做的,我父亲其实并不知情,我把这件事告诉萧大哥,也是担心有人受了西海魔头们的蛊惑,把林家带得万劫不复,至于我们家里的人,不知道能不能……”

    萧和见他颠三倒四的说了这么几句话,就笑了起来:“你的意思我明白了,有你这样一心向道的弟子,何愁正道不兴,那些邪魔外道就算嚣张一时,最终也是邪不胜正的。你家里的事我不会过于追究,先把七禽果拿出来我看看吧。”

    林子涵得了他的保证,顿时大喜,从怀里掏出了一个七禽果,这时那天他在进法阵的时候,偷偷从树上摘下来,藏在怀里的,林若虚与林楠都没发现。

    萧和看着这个又圆又大,黄澄澄的果子,沉吟了片刻,说道:“这种果子算不上灵果,到底有什么用处,我也说不好。不过本门的韩师兄正在左近,他对天材地宝素有研究,不妨请你鉴别一下。”他看了林子涵一眼,又笑了笑,“你也去见见韩师兄,他为人热情,又好交朋友,将来如果你想入天音阁为弟子的话,他必然乐意做你的引存人的。”

    林子涵大喜道:“是韩维师兄?听说他是阁主的弟子,天音阁少辈中数一数二的人物。小弟能见到他,真是有幸。”忽然又觉得失言,看了萧和一眼,“萧大哥,我不是这个意思……”

    萧和笑了笑,“你这样毫无心机,我最是喜欢,怎么会怪我?快跟我去吧。”说着很是亲热的拉了林子涵的手,带着他径直向赤浪礁的东南飞去。

    毫无心机?在朱颜镜里观看着赤浪礁动静的顾颜冷笑了一声,果然是毫无心机,所以才会被姓萧的骗得团团转。他只不过用了一个大义的名分,就哄着林子涵背父弃家,恨不得把心肝都掏出来送给他了。

    本来在凝悦刚来此地的时候,她还不算担心,但萧和一来,她就有些警醒了。

    她知道天音阁的弟子,口中向来讲究仁义和正道,但实际上没有好处是绝对不出手的,听林然说,他们这几年都在与西海联盟的人大战,萧和也算是少年弟子中的翘楚人物,这次却拿出心思来在赤浪礁这样小小的地方,必然是有什么图谋

    顾颜是想找一个安静的地方炼制紫炎晶魂,如果天音阁和西海的修士把这里变成战场,那可不是她的所愿,想到这里,她断然的下了决心,离开此地

    只是紫炎晶魂的炼化正到了紧要关头,这些天她不敢有片刻的离开洞府,一直在这里守着,至少要等到七天之后,将地底的阴火与紫炎晶魂完全融合之后,才能离开。大不了以后再寻一条火灵脉就是

    要知道,顾颜虽然不怕事,可也不愿意无故的惹麻烦上身,天音阁与西海愿意鬼打鬼就让他们闹去,自己又何必趟这次浑水?

    她仍然将朱颜镜镇在那里,以备有什么动静,可以及时发现,然后就全心全意的炼化紫炎晶魂。

    那条灵动的像游鱼一般的晶魂,被她这些日子以来,不眠不休的用阴火炼化上面的戾气,变得慢慢的柔顺起来,只是地底的太阴之火,难免的会有一丝躁意,顾颜以后还要想办法,把这股躁意再重新炼化。

    这时的顾颜端坐在地底的正中,一百零八颗紫炎晶构成了一个星罗棋布的法阵,无数的淡青色火焰被她从地底一条条的引出,围绕着晶魂上下飞舞不停。

    忽然她感觉到地底有轻微的颤动,然后火焰就忽的一下猛了进来,炙热的火焰直扑人脸,她连忙打出了一道灵诀,青光罩过去,又一下子黯淡下去,只剩下一点小小的火苗。

    顾颜叹了口气,这几天地底的火灵脉愈加的不稳了,她的心似乎也随着不稳起来,总觉得像要出什么事似的。自从她筑基有成,从洛地归来之后,已经很久没有这种感觉了。

    本来这样的波动,一般有一个时辰就会过去,可足足过了三个时辰,地底的波动非但没有减小,还变得愈加剧烈起来,顾颜觉得整个洞府都在轻微的摇晃,她猛然间有些警醒,刚要收了阵法,就看到晶魂忽然间变得暴躁起来,飞快的在法阵内左冲右突,一下子冲出了阵法的束缚,飞快的向着地底火灵脉之源窜了过去。

    顾颜大惊失色,这火灵脉直通地底,一旦被晶魂冲了进去,到时候恐怕再也难寻踪迹,她也顾不得其它了,左手执起朱颜镜,右手连发神雷,震得周围的碎石簌簌而下,面前被她炸出了一条窄窄的通路,她扬起朱颜镜,一片白光护住全身,人则飞快的跟着冲了进去。
欢迎您阅读蛇发优雅所写的小说仙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