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诀 卷二 知北游 177章禁足

作者:蛇发优雅 类别:武侠修真
    他破开法阵,里面放着的是一个小小的玉匣,林子涵熟悉的伸手打开了玉匣,里面放着四五样东西,有一面小小的像是玉佩的东西,正是顾颜所见过的,那个进出法阵所用的阵钥。

    这柄阵钥与顾颜见过的有一点小小不同,大概是林楠留存用作备份的。林子涵伸手取了出来,又把玉匣放回了原位,然后拿着阵钥匆匆而去,飞快的到了东南角法阵的边上。

    自从来到这个岛上之后,法阵就一直矗立在这里,林若虚有严令,林家子弟都不能进去惊扰祖先的清静,林子涵向来是听父亲的话,也从来没有进去过,这次他犹豫了一下,心中就说了一声:“这是你们先欺瞒我的,可怪不得我”说完就启动了阵钥。

    阵钥高悬在天,法阵一下子就出了一个缺口,他一步踏了进去。立时就发现了里面那一大片的坡地,哪有什么祖先灵位的影子,他看着一排一排的果树,不由得有些惊讶。

    那个领头的修士还以为是林楠来了,恭敬的回过身,说道:“姑娘……”话没说完,看到是林子涵,不禁愕然的站在那里。

    林子涵奇道:“七叔?你不是那次出海时被妖兽围攻,殒落了吗,怎么会在这里……”他话音未落,就像是回过味儿来一样的,怒道,“你们这些人,鬼鬼祟祟的在这里,到底是干些什么”

    那位七叔恭恭敬敬的说道:“原来是林少爷,十来年不见,您出落得愈加的英武了。小人是奉族长之命,在这里办一件要事,还请少爷快快出去吧。”

    林子涵听了他这句话,顿时怒气勃发,“我是林家的少主人,还有什么事是不能知道的?你们鬼鬼祟祟的,到底是在干什么见不得人的事?”他指着种得漫山遍野的七禽果,“这都是什么东西?”

    七叔低着头,恭敬的站在那里,礼数尽到了足够,对于林子涵的质问,却是不回答一个字。

    林子涵想起了刚进来时他所说的话,心里就更加的不舒服,一把抓住了他的手,“这件事,林楠是不是知道?”

    七叔退后了一步,轻轻甩脱了他的手掌,说道:“小的只是奉族长的吩咐在这里办事,别的实在是不敢多说一句,少爷有事情,还是向族长相询吧。”

    林子涵最不爱听就是这句话,“你少拿我爹来压我我既然是林家的少主人,就不能看着你们做些鬼魅的事情而不管。”他想起了那天凝悦手中拿着的七禽果,眼睛里就露出了异色,“你们是不是与西海那些魔头相勾结?”他抓住了七叔的手腕,“去我爹面前分辨个清楚”

    七叔本来以为抬出林若虚的名头来,林子涵就会放手,可是他仍然抓着自己不放,这里又是受了林楠的千叮万嘱,绝对不能走开的,顿时焦急起来。

    这时一个清脆的声音响了起来,“涵哥”七叔的神情顿时放松下来。

    一个高挑的身影飞快的掠了进来,她的手紧紧的抓住了林子涵的手臂,用压得极低的声音说道:“涵哥,我们出去再说”

    林子涵用力的甩了一下,却没甩脱林楠的手,心里就更加不快,冷冷的说道:“你瞒着我到底在做些什么事,今天一定要说个清楚”

    林楠看到七叔对着她不停的使着眼色,想着阵法开启的时间绝不能太长,否则难免引来有心人的窥伺,她也顾不得林子涵正生着气,硬是半拖半拽的把他从阵法里拖了出来。

    林子涵本来还想在坡地上看一番,无奈林楠的修为在他之上,制住了他的窍穴,不得不听她的指派,到了外面,林楠飞快的收起了阵钥,抹去刚才的痕迹。他冷冷的看着林楠做着这一切,沉声说道:“林大姑娘,你是不是该对我有个交代?”

    林楠有些犹豫着说道:“涵哥,这些事说来话长,我x后再慢慢和你讲行不行?”

    林子涵怒道:“有什么好讲的?”他手里拿着一枚从树上摘下来的七禽果,“前几天,那个西海的妖女指名道姓的要这些东西,你却不声不响的在岛上已经种了这么一大片,难道你与西海的魔头们有什么勾结?这件事情,我要去告诉天音阁的萧大哥”

    林楠紧紧的抓住了他的手,带着哀求的神色说道:“涵哥,你我相识几十年,从小一起长大,为了你的愿望,我费尽心思,我会是不顾你心意的人么?如今族长不在,这是林家的秘密,怎么能够告诉外人呢?”

    林子涵哼道:“你一个人出去学艺,在外面又混了十几年,我怎么知道你现在是什么心思?要是你真的和西海的魔头勾结,不是把林家都拖进了浑水?这件事一定要报告给天音阁的”

    林楠低声的说道:“这件事就等族长回来再跟你说,念着我们几十年的情意,先不要轻举妄动好么?”

    林子涵怒道:“你做这样的事情,都瞒着我不说一声,还谈什么情意?”他扬着头,略显高傲的说道,“何况我是顶天立地的大丈夫,林家的继承人,行事当然要有决断,岂能为了儿女私情,枉顾了大义”

    他甩脱了林楠的手,就要向外飞去,林楠一咬牙,抓住了腰间的长剑,“涵哥,你不能去”她一剑划出,顿时刺破了林子涵足下的法器,把他的长袍划破了一条大缝,人也从半空中落下来。

    林子涵怒道:“好,好,好你居然是敢跟我动手了”

    林楠的脸上带着凄容,刚要说话,忽然半空中人影一闪,有一个人飞快的落下地来,一站到林子涵的身前,手重重的一挥,一个脆生生的巴掌就直接的抽在了他的脸上。“混小子,你胡闹什么”

    林子涵猝不及防的被重重的打了一巴掌,以他筑基的修为,居然都没有避开,脸上顿时现出了鲜红的五个手指印,他捂着脸,惊叫道:“爹”

    来的正是林若虚,他出海去,刚刚回来,没想到刚一上岛就听见林子涵和林楠争吵,再一听详细,不禁怒气勃发,也不听林子涵说话,先是一巴掌就扇了过去,见林子涵有些嗫嚅着说不出话来,就更加的生气,喝道:“回你的屋子去好好反省,没我的命令不准出门”

    又喝道:“老五,用我的乾坤图困住他,不准他出门”

    林若虚的身后走上来一个修士,大概是他的族弟,与林子涵的修为差不多,闻言苦笑着说:“大少爷,得罪了”说完押着林子涵去了。

    林楠看他们两个走远了,这才说道:“叔父,你是不是太过了,毕竟涵哥也是修行有成的人了。”

    林若虚的怒气并未减退,哼道:“他年纪也不小了,行事还像个小孩子一样,都是他**当初太纵着他,我又没空管他,让他成了现在这个样子,这次险些误了大事。不禁足几天,怎么能让他长长教训”

    林楠不欲再提此事,转过了话头,说道:“那边可有什么消息回复?”

    林若虚皱起了眉来,“有消息过来,说是还有要事要办,这几天抽不得空过来。”

    林楠皱眉道:“如今地底的火灵脉愈加不稳,我觉得事先预测的日期可能会提前,他们怎么还不过来,还有什么事比这个更大”

    林若虚摇了摇头,“这个却不清楚,只说是顶顶要紧的事。不过也说了,过十日之后,必定会过来,只要这十天不出岔子就行了。”他又像想起了什么,说道,“我把那个混小子禁足,你可不能一时心软把他放了。这次要让他尝尝教训”

    林楠咬着嘴唇,没有作声。

    一眨眼就过了三日,林子涵被困在自己的住处之内,外面被林若虚的乾坤图封住,完全不能出去,他焦急的在屋里踱着步子,心里既恼火,又有些不甘。如果林楠真像他所想的,与西海联盟有所勾结的话,那么就会触怒天音阁,不单他想拜入天音阁为弟子的梦想就此成空,还会给林家带来灭顶之灾。偏偏林若虚不听他的解释,就直接把他禁足。

    他自言自语的说道:“你从小就不把我当一回事,有什么事都和林楠那个丫头商量,这一回,要是她做出什么见不得人的事来,我看你到时候怎么收场”思前想后了一番,“虽然他不喜欢我,毕竟还是我的父亲,我总不能不看他陷入绝地而见死不救,解除了这场危机,我就是林家的大恩人了”

    他想到那时候,父亲必然会对自己另眼相看,不觉得又有些激动,一下子抽动了胁下的肌肉,顿时疼的吸了一口冷气。

    他那天与林楠拉扯,林楠情急之下,用剑刺了他一下,虽然马上就收了手,但剑气森然,不单划破了衣襟,还伤到了肋骨,这时扯动了胁下,顿时疼了起来。

    忽然门外这时传来了一个清脆的声音,“涵哥,你在吗?”。
欢迎您阅读蛇发优雅所写的小说仙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