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诀 卷二 知北游 175章杀人灭口?

作者:蛇发优雅 类别:武侠修真
    林子涵被凝悦用熠曳带的一击,受创不浅,连头上的金冠都被震掉了,头发披散着,显得有些狼狈,他被林楠看到了自己的狼狈模样,就有些不快的甩开了她的手,说道:“她是西海联盟的人,说是找什么七禽果,这是怎么回事?”

    林楠听了,脸色就是一变,然后柔声说道:“这些事我来处理,你受了伤没有?先回去养一养伤吧。”

    凝悦看着这两个人,格格的笑出了声来,说道:“原来岛上是这位姑娘当家,看来刚才是我问错人了。”

    林子涵听了她这句话,更是不快,将手一甩,很是生硬的说道:“那这件事你来弄吧,记得回来要告诉我。”说完就飞快的落了下去。

    顾颜远远的看着,叹了口气,这位筑基修士的行事,实在是像个孩子,就算他心中有气,也不该当着外人给林楠的脸色看。

    林楠倒像是若无其事的样子,她轻描淡写的对凝悦说道:“阁下手里的这个果子,叫做七禽果是么?我连名字都没听过,或许是哪位路过的修士,遗忘在这里的吧?”

    凝悦冷笑了一声,“道友拿我当小孩子骗吗,七禽果要精心侍弄,十几年才会成熟,周围又只有你们这里有阴火灵脉,真没有的话,就让我上岛上看看”

    林楠足下的云头轻轻的移了一下,横在她身前,淡淡的说道:“林家虽是小族,驻地却也不是任人乱闯的。”

    凝悦哼了一声,“你这小姑娘与你的情郎果然是一样,不见棺材不落泪”她将手一扬,熠曳带又脱手飞出。

    林楠也哼了一声,像是神念上受到了重击,但她的神色却丝毫不变,同时手中已擎上了那柄长剑,轻轻一振,黯淡的剑身就闪出了一道银光,“铮”的一声脆响,熠曳带的银光顿时就黯淡下来。

    凝悦的神色变得凝重起来,“你是一位剑修”

    如今的修仙界,剑修并不多见,但每一位都是极为难缠的对手,温南秦当年一剑震退了袁不屈,凝悦的心中犹有余悸。

    林楠淡淡的一笑,“道友若真要硬闯赤浪礁,林楠为了家庭声威,也只能拼死一战了”她单手执剑,在空中飞快的向前欺近。

    剑修的战斗风格就是如此,向来是抢占先机,一往无前。林楠的一剑挥出,周围的灵气顿时随着涌动起来,带动着无边的气势向着凝悦压迫过去。

    凝悦飞快的向后退去,熠曳带又在手中挥了起来,带着点点的星力,迎了上去。

    两股力道相击,只发出了一声“蓬”的一声轻响,然后林楠剑上那股摧云裂石的气势就完全收敛了起来,而是紧贴着熠曳带,剑身飞快的削了下去。

    浓烈的剑气丝丝的从剑身上迸发了出来,锋锐无比,如割腐石一样,本来厚重的星力被她这样的一割,顿时就分了开去。

    顾颜远远的看着,不禁叹道:“以无厚入有间,果然厉害”十余年不见,林楠似乎比之先前又上一层楼。

    凝悦的手一抖,熠曳带飞快的卷了起来,裹着林楠的剑身一振,然后又分了开去,无数点星光被振得四散飞扬,凝悦退后了几步,面色铁青,她紧握着熠曳带的手腕,一滴滴的鲜血正慢慢的向下淌。

    林楠的脸色也不好看,脸上微微的泛着红晕,顾颜一看便知道,她是因为神念受了重击,只是凝悦受了伤,双方到底算是谁胜谁负还真说不好。

    双方正这样僵持着,这时忽然间一声长啸,一艘不大的云舟飞快的从东边驶来,云舟上站着的正是林若虚,他扬声说道:“哪里的道友来此拜访?”

    一边说着,云舟已经停在了林楠的身前,他向着凝悦一拱手,说道:“在下林若虚,忝居林家之主,如果晚辈们有什么地方得罪的,还请不要见怪。”

    凝悦见对方来了一个功力深厚的筑基修士,知道今天也讨不了好去,见他说话谦恭,正好顺坡就下,笑了一声,“只是路过此地,见海面上浮着一只七禽果,想讨一些,回去给我家少主人的灵兽做零食吃,所以才特地来问上一声,与这位妹妹有些小冲突,都是误会,林岛主万勿在意才是。”

    林若虚笑着寒喧了几句,说道:“还不向这位道友陪礼”

    林楠手握着剑柄,平静的说道:“得罪了”

    凝悦笑着摆了摆手,说是无妨,然后就告辞飞去。顾颜见事情平息了,也就和林然告辞,转身回了自己的洞府。岛上一切平静,像是什么事都没发生过一样。

    但顾颜一进了地底,马上就挥手放出了阵图,先是将洞府内外一齐罩住,然后就取出了朱颜镜。

    取出了几十块灵石布成阵法,然后飞快的吸收着灵力,朱颜镜在空中嗡嗡的作响,镜面上就渐渐的显现出了岛上的影像。

    原来她这些天在岛上,看似漫不经心的四处转悠,其实已经悄悄的在角落上放置了灵石,布置成了简单的法阵,然后用林家岫传授的办法,把里外的法阵遥相响应,顿时整个岛上的情况都纤毫毕现。

    林家岫在传授这个阵法的时候,曾经说过,只要没有阵法的阻隔,方圆数百里的地面,有如亲见一样。

    顾颜这时操控着朱颜镜,遍查岛上的情况,除了东南方被法阵遮掩的那一片地方,雾蒙蒙的看不清楚,还有赤浪峰上郑正因的洞府,也被一团红雾笼罩着透不过去以外,别的地方都看得清清楚楚。

    她看到林然有些慌张的跑到了林楠和林若虚的身前,小声说了些什么,然后两人就挥挥手让她自去。随后两人并没回去,就站在空中,那样的说了起来,晴天万里,四下一览无余,这样说些什么,反而更不容易被人窥伺。

    顾颜就伸手打出了一道灵诀,朱颜镜就发出嗡嗡的响声,然后镜子中只是小小的两个黑点开始慢慢的变大起来,同时镜子中也传来了他们清晰的话语声。

    两个人的面色都很凝重,林楠说道:“这些天地底的火灵脉一直不稳,我刚想出去查探一番,没想到就引来了这样的事情,还是我没照顾好的缘故。”

    林若虚摆了摆手,“四皇灵蛛突然异动,冲出海面,这是谁也没想到的事,你也不用自责了。七禽果是上古灵种,但本身没什么特异,就算旁人见了,最多以为我们是喂养灵兽用的,也不会说些什么。”

    林楠说道:“毕竟惹来了西海联盟,还是有些麻烦。这些人见髓知味,一旦缠上了,就如附骨之疽,甩也甩不掉的。”

    林若虚道:“现在西海联盟和天音阁闹得正欢,应该顾不上我们这种荒僻地方,反正成事就是这几年的工夫,到时候小心从事就是。不要整得几十年的心血,最后功亏一篑。”他看着顾颜洞府所在的方向,压低了声音,顾颜只能在朱颜镜里听到断断续续的话语,半听半猜的估计着他在说什么。

    “那位姓顾的,她的事情可了结了,什么时候才能走?”

    林楠摇摇头,“这个人我只见过几面,本事很厉害,身上的法宝也神秘莫测,她在筑基初期的时候,就曾经击杀过归墟海内海的云不语,当时场子里被天音阁的法阵笼罩,居然没人看出她用的是什么法宝。来历也很神秘。她这次来地底炼器,究竟炼些什么,我也探不出来。”

    林若虚叹道:“这种阴火灵脉的贫瘠之地,极难来个外人,又不好把她赶走。你多留心着。”他说着说着,脸色也沉了下来,“如果真妨碍了我们的大事,就只能出手灭杀了”

    虽然在外海这样乱的地方,喊打喊杀的都是常事,但很少有毫无利益之争就下死手的,顾颜沉吟着,他们到底在岛上要干什么?

    听这两个人的话间之意,原来郑正因手中的灵兽,叫做四皇灵蛛,看来林楠在岛上种植的那一大片七禽果,就是专门喂养它用的。

    顾颜是散修,不像这些人有着师门和长辈的传承,对很多上古秘辛,了解的并不清楚。像七禽果,她就不知道这是用来干什么的。听凝悦和林楠的话里,并不是什么稀罕的灵果,究竟是用来干什么的呢?

    顾颜思索了片刻,就下了决心,一定要尽快炼化紫炎晶魂,然后离开这个是非之地。火中取栗,可不是她一贯的行事风格。

    这时林楠与林若虚已经停住了话头,他们两个人一先一后的飞了过来,去的地方正是郑正因所在的赤浪峰。

    顾颜控制着朱颜镜,把焦点挪过去,但郑正因的洞府周围显然是布了法阵,一阵浓雾遮盖着,顾颜又不敢太过催动朱颜镜的法力,以免被人查知。

    两个人进去了之后就一直没出来,大概直过了两天,才从郑正因的洞府出来,脸上都是凝重的神色。

    他们两个人刚下了赤浪峰,忽然林然飞快的跑了过来,大声的说道:“岛主,林楠姐,有客人来了”
欢迎您阅读蛇发优雅所写的小说仙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