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诀 卷二 知北游 173章林楠的秘密

作者:蛇发优雅 类别:武侠修真
    这一天,顾颜仍然在法阵中控制着紫炎晶,缓慢的吸取着阴火灵气,忽然间,她感觉到灵气的波动开始不稳起来,从地脉中传来的火灵气,似乎是时高时低,起起伏伏的样子。

    顾颜就不禁皱起眉来,她在地底呆了将近六个月,近一两个月,这种情况已经出现过好几次了。

    那位郑正因在与她闹了一场之后,倒也遵守先前的约定,只在月圆之日放出他的灵兽,这日之外,对于顾颜的法阵,他从不理会。

    但这些日子,火灵气的波动愈加的频繁起来,原来是十几天才一次,现在几乎三两天就要一次,已经大大影响了顾颜吸取阴火灵气的速度。

    她皱着眉头,收了法阵。准备到岛上去问一下林若虚,是不是这个岛每年都会有地脉不稳的日子,还是只有她来的这段时间特殊?

    她布了一个阵法,掩饰住洞府,然后就飞上了地面。正好看见林然从前山过来,就唤住她。

    林然听说顾颜要找林若虚,就说道:“哎呀,真是不巧,族长前几天出岛去了,不知道去了哪里,说是要过上十几天才回来呢。不过族长走之前,把岛上的事情都托给了林楠姐,前辈可以到前山去寻她呢。”

    顾颜点点头,问清了林楠的所在,这才向着前山飞去。

    她到了前山,就看到不远处,林楠俏生生的身影正站在那里,刚想打声招呼,就看到林楠的脸色有些不愉,顾颜的脚步就慢了下来。

    林楠站在一座山石的前面,不远处就是林子涵,两个人的脸色都不太好看,似乎是发生了什么争吵。

    顾颜就不禁叹了口气。她久历世事,自然也看得出,林子涵是那种心高气傲的男人,偏偏林楠又是仅次于他父亲的林家第二高手,两个人如何相处,也就可以想见了。

    两个人正在说话,她这时候过去,难免有窥伺别人的隐私之嫌,所以就远远的在一边候着。

    那两个人说的很是投入,似乎并没察觉边上有人,顾颜远远的看着,也听不见他们在说些什么,只是见到两个人的脸上都有不快之色,后来林楠就开始向林子涵陪着小心,低声的说了些软话,后来他脸上的怒色才慢慢褪去,但仍然没露出笑容,又说了几句,两个人这才散了。

    顾颜远远的看着两个人分开了,林子涵向着前山飞去,而林楠仍站在那里,她刚想伸手招呼,就看到林楠的眉头忽然间皱了起来,她的手里拿出了一个只有掌心大小,白色而又闪亮,像是一面玉佩的东西。

    玉佩的上面刻着一条一条的纹路,顾颜的眼睛顿时透出了异色,这玉佩是一件法器,上面刻着的像是布阵所用的,如果她没看错的话,这应该是一柄阵钥

    所谓阵钥,她以前也不甚清楚,还是听林家岫这个精通阵法的大师说起过的。这是专门用在强力防护阵法上面的。有的阵法一旦布成,里面的人不能出,外面的人不能入,为的是守护某种东西,但有时候又一定需要有人出入,所以用特殊的材质制成阵钥,以备出入阵法之用,一般只能供一人使用。

    她看着林楠拿着手中的阵钥,匆匆向着赤浪礁的东南方走去,心中就不禁有些疑惑。据林然所说,赤浪礁东南一侧,有大概数百丈方圆的地界,那是林家先祖的坐化之地,所以被列为禁地,向来不允许人出入。可是若是祖先坐化的禁地,好好供着就行了,用得着布上厉害的法阵么?

    她看林楠匆匆而行的样子,就觉得其中有所蹊跷,想了一想,还是跟了上去。

    顾颜平常并不爱窥伺旁人的隐私,但如今她身处在人家的地界,凡事不能不多想几分,再加上林楠的行事一直隐秘,与她的关系又是不远不近的。所以她犹豫了一下,就放出锦云碟,罩住身形,悄悄的跟在后面。

    锦云碟本来就有隐匿身形的功效,再加上顾颜的修为,比起林楠又要高上一筹。林楠像是满怀着心事,也没留心有人跟在后面。

    她匆匆的到了东南,那是一片白色的沙滩,有一座十分陡峭的山崖,顾颜以前很少来这个地方,现在留神看了一下,并没看到有阵法的影子,心中就赞叹了一声,这个布阵的人,必然也是一位高手。

    林楠四下看了一眼,并没察觉出有人,她就伸手打出了一道灵诀,然后本来光滑如镜的山壁就忽然间变得波光荡漾起来,她伸手把玉佩向着前面一抛,就像是一个光罩慢慢的分开一样,露出了中间别有洞天。

    那个光罩露出的缝隙,大概只能容一个人通过,林楠快步走了进去,玉佩就高高的悬在那里,缝隙并没有合拢。看来这个阵钥是能供多次使用的。

    顾颜没敢跟进去,毕竟不知道这阵法的作用,是不是有显形的功效。她沉吟了一下,就借着锦云碟的遮蔽,悄悄的取出了朱颜镜,随手掏出两块灵石,布下了一个简单的法阵,然后把镜面向着阵法里面照过去。

    这是她向林家岫学来的,在伏魔大阵之中,都可以看到坤渊内被遮蔽过的景象,这个阵法自然也不在话下,只是十分的耗费灵气,那几块灵石的光芒眼看着就飞速的黯淡下来。

    法阵的里面果然是别有洞天。那大概是数百丈方圆的一大片空地,并不全是平地,而是一排排的坡地,上面密密麻麻种着的全是果树。顾颜不由得有些惊讶,这林楠又不是种田的,弄这么一大堆果子干什么?要知道不管是种灵草还是奇花,都是论株论枝的,哪有像果农一样弄得漫山遍野都是?

    那果树长得十分茂密,每棵树上都结着一排排,重重的压弯了枝头。每个果子都呈现着浓重的金黄色,比顾颜在家乡时所见过的脐橙要略大一些,看树枝颤颤悠悠的样子,分量着实不轻。

    在那片坡地的周围,有着一排竹舍,里面大概有十几个人,顾颜大概看了一下,都是炼气期的修士,也就是三四层至七八层的样子。有一个大概是领头的,见林楠进来,连忙凑到了身前,低声说道,“林姑娘”

    林楠低声说道:“这样急的叫我来,有什么事?岛上现在有外人盘踞,行事不能像以前那么方便”顾颜听了,就知道那个“外人”,必然是自己了。

    那人恭恭敬敬的说道:“这些天来,七禽果生长的速度忽然间放慢了,似乎是地底的火灵气有些波动,所以想请姑娘来问问,是不是出了什么岔子?”

    林楠沉吟了片刻,说道:“有一位外海的修士在地底吸取火灵气,我也不好阻止,不过她应该不会造成灵脉波动,这件事我会处理的,现在大事将近,你们一定要万分的小心,不要让这件谋划了几十年的事情出什么问题。好生伺候着吧。”说完她挥挥手,就从法阵里出来,收起了阵钥,于是法阵的光芒顿时敛去,又变成了原先的那副模样。

    顾颜在她出阵之前,就远远的避开,心中不禁有些奇怪,看林楠的样子,似乎是连林子涵都瞒着,她这样的隐秘从事,到底是想要干什么?

    她越来越觉得这赤浪礁有些蹊跷,林家好端端的,几十年前搬这个岛不拉屎的地方,他们又不指着地底的火灵脉进行修炼。林楠却在岛上布下法阵,又种了一大片的七禽果,不知是用来干什么的。远远的看那七禽果,也看不出有什么异常,上面只有着淡淡的灵气,大概连炼气弟子用来修行都不够,想来肯定有别的用处。

    她想了半天,也没想到哪里听过七禽果的名字,也就不再去想,挥手将用废了的灵石抛出去,收起朱颜镜,想着和林然照过了面,不去见林楠一次说不过去,于是就又在这里候了半个时辰,才到前山去。

    到了前山,果然林楠站在花厅的前面,有些怔怔的,不知道在思索什么,顾颜就上前打了招呼,又说了地底火灵脉不稳的事情。

    林楠听了之后,沉吟了片刻,说道:“地底的火山自从千年前爆发过一次,一直静溢着,这次大概是又有什么异动,我会跟伯父说一声的。道友这些日子在地底修炼,也要小心些。”说了一番话,竟是什么也没透露出来。

    顾颜笑吟吟的应了声,又回转了洞府,看着林楠有些敷衍的话语,她就知道这位神秘的剑修,甚至林家,肯定有什么事瞒着自己,而且也瞒着林家的大多数人,至少林若虚的亲子,都不知道那个法阵的存在。

    不立于危墙之下,向来是顾颜行事的风格,她虽然做事有担当,从不逃避畏难,但也不会贸然的让自己趟一场浑水,赤浪礁并不是善地。但是她所知的归墟海外海,只知道这一条直通地底太阴之火的灵脉,何况她的紫炎晶魂已经炼制了几个月,正在紧要关头,如果现在抽身而去,那就算是前功尽弃了。不管怎样,也得把这一年坚持下来再说
欢迎您阅读蛇发优雅所写的小说仙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