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诀 卷二 知北游 167章旧缘

作者:蛇发优雅 类别:武侠修真
    顾颜看着他那副表情,不禁好笑。这个痴迷于炼器的人,似乎对生死完全都置之于度外一样,在他的心里,逃出伏魔大阵,反倒没有给他这样一个炼制傀儡的机会来得更重要一些。

    她不得不咳嗽了一声,提醒道:“林大师,不知什么时候可以开始?”

    林家岫“啊”了一声,说道:“要先用紫炎晶炼制经脉,这个过程用我的炉鼎就行了。待到三者融合的时候,再请你的火灵相助。”

    顾颜沉吟着说道:“既然用紫炎晶炼制经脉,并不是十分繁杂的事情,不如请林兄教我炼制的方法,我们两个一起炼制,这样速度也会快上一些。”

    林家岫一想也对,他就取出了自己的炉鼎,然后打出灵诀,一片火焰就从下面升腾起来,炉鼎里咕嘟咕嘟的冒着泡,他一边把紫炎晶投放进去,一边用双手结成手印,不停的打着灵诀,然后对顾颜讲解着炼器之道。

    炼器之道虽然庞杂,但说起来与炼丹殊途同归,无非是控火和结印两件要事,这些顾颜都能应付得轻松,她的心十分沉静,既然已经打定了主意,就不再焦虑,她就如同当年在贯阙城,向明无妄学习炼丹之道一样,一门心思的跟林家岫学习着炼器。

    林家岫显然在炼器一道上,已经达到了大师的水准,不像明无妄虽然懂得多,但手法上不免有些小气。他的双手飞快的打着灵诀,一边好整以暇的向顾颜讲解着注意的要点,一切在他的手底举重若轻,运用自如。

    在讲解的时候,他的眸子就明亮的如同繁星一样,散发出一种极为自信的光采,让人不禁的为之心折。

    顾颜不禁想到,这或许就是术业有专攻吧。这个平时看上去呆呆的,修为也不算高,一出手就被自己擒住的人,炼器的时候就如同换了个人一样。

    这样过了大概一个月,第一条经脉终于炼制成功了,林家岫与顾颜收了炉鼎,两个人同时长出了一口气,都露出很是欣慰的样子。林家岫心有余悸的说道:“炼制速度实在是快了些,好在是成功了。”他向顾颜露出个微笑,“还多亏你的控火之术,实在是精妙无比”

    顾颜看着他一双漆黑明亮的眸子,说的话无比的挚诚,便笑了笑,“不敢当。照这个速度,我们能够赶在他们之前,炼制出傀儡么?”

    林家岫叹道:“同样的时间,我们要**们两倍的事情,好在你可以操控四种火焰,在炼制三者合一的时候,大概会省一些时间。就这样,我们还是要快马加鞭才行。”

    顾颜算了一下,按照这个速度,三十六条经脉,即使没有失败,也要三年。她点了点头,“那就这样定了吧”

    然后林家岫就又取出了一座炉鼎,他是炼器大师,手中备着的炉鼎自然不止一个。分给了顾颜之后,两个人就自己取了一堆紫炎晶,然后分别着炼制起来。

    眨眼间就过了三个月,下面的妖兽也已经融合完了一条经脉,开始换了一个人,炼制起第二条来。而江敖曹和那只猿猴似乎并不在轮换之列,他们轮流的输出灵气,稳固着头颅内被牢牢封禁住的紫炎晶魂。

    这三个月,林家岫只是闷着头的炼器,偶尔会停下来苦思一番,但是一句话都不说。久久的这样,顾颜也不禁为之气闷起来。

    她并不是活泼好动的性子,闭关起来几年十几年的也没有过浮躁,但两个人就这样久久相对着,却不发一言,实在让她有些难受。她自己已经算是沉默寡言的了,这位林大师却远甚于她。

    顾颜就主动的挑起了话头,“听你开始说过,你也是越国的修士,不知是哪个门派的?”

    林家岫似乎是在想着什么事,听顾颜说了两遍,这才答话,“我年轻时父母双亡,然后跟着师父进了太一门,后来门内的涵虚子长老,看到我有炼器的天赋,就把我收归在门下,到现在已经有一百三十多年了。”

    顾颜“哦”了一声,林家岫是水木的双灵根,天资比起自己来要好得多,但一百多年也只修到了筑基中期,看来他把修炼的大半心思,都用在炼器上面了。

    林家岫又说道:“太一门里的长老,大半都擅长于杂学,有的炼器,有的炼丹,我有一位龙师兄,最喜欢那些千奇百怪的丹方,每看到一个,都要花尽了心思才能得到。”

    顾颜听他说起门派里的事,侃侃而谈,也就顺着话头问道:“看来这位龙师兄也是精于炼丹之术了。”

    林家岫道:“他大概是越国最有水准的炼丹师,不过这个家伙实在是太可恶,有一次,他为了换取两粒从没见过的丹药,居然偷了我的东西去送人,着实可恶等我去找他,他早就躲到几百丈深的地底炼丹去了,不得不把他的洞府门口砸了,才能解恨。”

    顾颜不禁笑起来,林家岫这作风,倒像个孩子一样。她随口问道:“不知偷了你的什么东西,惹得你发那么大脾气?”

    林家岫说道:“那是我依照上古典籍,炼制的一件至宝,名叫纳芥环。不单能够飞行,还能够困人。只是当时我还没加入极北冰原的沉香木,就被他偷走,遇到至阳之火,就会化为飞烟的。”

    顾颜漫不经心的说道:“这样的人,真是可恶……”她的话说了一半,忽然间顿住,“原来纳芥环是你炼制的,当年是你弄走了我的两粒明元丹”

    林家岫也愣住了,“是你偷走了我的纳芥环?”

    顾颜提起这件事就气不打一处来,本来她极有信心的闯入九天崖,就算一时起了欲念,被鸿蒙祖师用六阳真火困住,但用阵图的千里户庭之法,却仍然能够逃出生天。但本来她一直用得很好的法器纳芥环,却在六阳真火的攻击下,一下子就化为了飞烟

    害得她不得不在最后关头动用朱颜镜,抽干了自己所有的灵气,如果不是当时有小姜救她,说不定就已经命丧九天崖。最后还是陷入了地底,不得以背井离乡的来到归墟海,飘零了这许多年。

    究其原因,那件不成型的法器才是祸首

    她早就想过,有朝一日,见到了那位用半吊子法器骗她丹药的太一门修士,非狠狠的给他一个教训不可,谁知道炼制法器的正主儿,居然就在自己的面前坐着,一坐就是好几个月。

    而林家岫更是恼火,他站起身来,大声说道:“纳芥环是我费了十几年的工夫,一点点的从坊市上搜集材料,又亲自到海外去寻,好不容易炼制成了九成九,只差用真火炼制沉香木就大功告成,谁知道就被你用两颗没用的丹药就换走了,害得我功亏一篑,现在到哪里去凑齐那些东西?”

    顾颜哼了一声,她觉得林家岫一牵扯到炼器的东西上就有些癫狂,实在是有些失去理智,她还没追究,这个人倒纠缠起来。她冷冷的说道:“我公平交易,以物易物,有什么责任。难道你的纳芥环没炼成,还要怪到我头上不成?”又说道,“小心炼制你的紫炎晶,别出了问题”

    林家岫愤愤的又坐下来,一边看守着炉鼎,嘴里还一直嘟囔着,“那些材料现在可真是难寻了,尤其是那根火中不化,水中不沉的玄铁木,还不知道西海一带还有没有……”

    自打两个人发现以前还有一段旧缘之后,林家岫就一直悻悻然,除去炼器之外,也不说额外的话,有时候看着顾颜,就不禁的念叨起他的纳芥环来,顾颜看了不禁叹气,“真是个呆子”

    时光荏苒,一过就是七年。在这七年之中,两个人一边在不停的炼制紫炎晶,一边通过阵法,用朱颜镜窥视着坤渊深处的动静。

    在坤渊的深处,通天塔一如既往的熊熊燃烧,无尽的火焰把那些紫炎晶所炼制的经脉,一条条的融入了神蛟的骨骼之中。三十六条经脉,只剩下了五条。

    那些淡金色的液体不知道是什么,但是被裹在蛟龙的骨骼上之后,就开始慢慢的凝结,然后变成了皮肤、血肉,随着火焰的炼制,似乎是完全的融为了一体,一条遍体淡金色的蛟龙横亘在祭坛之上,栩栩如生,似乎转瞬之间就要破空飞去一样。

    在这几年中,那些妖兽一直都围坐在祭坛之上,没有出去,只是猿猴偶尔会出声指点外面的妖兽。坤渊在这几年也十分安静,一直都没有妖兽提起他们两个误入伏魔大阵的人,仿佛完全将他们遗忘了一样。

    但顾颜和林家岫却没有停止,他们紧锣密鼓的在炼制紫炎晶,虽然条件简陋,材料匮乏,而且时间紧迫,但终于在七年之后,依照着那些妖兽的作法,炼成了三十六条经脉,并把这些经脉完全的嵌入到了骨骼当中
欢迎您阅读蛇发优雅所写的小说仙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