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诀 卷二 知北游 146章天音阁弟子

作者:蛇发优雅 类别:武侠修真
    顾颜听了不禁好笑起来,她从未见过像这位少女一样,跟别人讨东西,还说得如此的大义凛然,明明是要抢,还弄这些虚文作什么?

    她听这个少女的腔调,又觉得有些耳熟,自命正统,把旁人都当成邪魔外道,莫非是天音阁的作派?

    果然沈云璃说道:“我修行之初,就在白云潭,乌风草也是我先采摘的,为何不是我的私产,反倒要与你们分享?”

    那少女并不答她的话,说道:“如此的天材地宝,本来就应该是天地间修道人共有的,你把它独霸起来,不是好没道理?我第一次来,好言好语的和你交涉,你不但不借,还口出恶言,第二次居然还要和我动手,真当天音阁的弟子是好欺的么?”

    顾颜听了反倒是笑了起来,天音阁的弟子果然个个像那天所见的萧和与易文漱一样,性情狂妄,唯我独尊,一副自命正统,老子天下第一的样子。明明是要抢东西,还说得这么义正词严作什么?

    沈云璃怒道:“你……”她想要发火,又停住了,脸上露出了些颓丧之色,说道,“反正我这个老婆子也是要死的人了,这株乌风草给谁不一样呢,只是你来得晚了,我已经把乌风草送给了这位道友,只怕要让你白跑一趟了。”

    少女这才像刚发现顾颜在边上似的,上下打量了她一眼,问道:“你是什么人?”

    顾颜淡淡的说道:“我是来自外海的散修,眼下在崖山的金银岛盘桓。这株乌风草,是拿来给朋友疗伤用的。”

    少女说道:“我家师尊,需要这株乌风草来炼丹,炼成之后,济世活人,能做好几件大功德。比起你朋友一条性命,重要得多了。道友把这株草让给我如何?”她说的这番话,很是大义凛然的样子,只是眉梢眼角都带着自命不凡之气,言语间盛气凌人,一副你不答应便不行的样子,让顾颜看得十分反感。

    她低垂下眉睑,淡淡的说道:“性命焉有高低?十条命是命,一条命就不是命么。道友的这一番话,是把性命当成凡尘那些摊贩锱铢必较的价码,请恕在下不敢苟同”

    少女的脸色顿时一变,“我好言相劝与你,却这样的不识好歹,果然邪魔外道,都是一样的货色”

    她看着顾颜,沉声说道:“不如我们定一个赌约,我和你比试三场,来定这件乌风草的归属,为了功德济世于天下,我拼却此身又如何?”她把一张小脸绷的紧紧的,大义凛然的看着顾颜,就像是自己站在了绝对正义的一方,而顾颜则是阻碍她行侠仗义的绊脚石。

    顾颜又是好气,又是好笑,她看着这少女的脸色,觉得有些眼熟,就问道:“易文漱,你是不是认识?”

    少女愣了一下,“那是我家堂姐,我也姓易,名叫敛眉。”她看着顾颜,目光又变得凌厉起来,“就算你认识家姐,这件事情一码归一码,我是绝不会放手的”

    顾颜不由得笑起来,原来是堂姐妹,看那副目中无人,一往无前的劲头,倒是如出一辙。她淡淡的说道:“这乌风草并不是无主之物,又不是你我两个要同时去抢的。本来归属这位沈潭主,她又答应将此草送与我,我干什么要与你比试三场?”

    易敛眉愕然的看着她,胸脯鼓鼓的上下起伏,一张脸气得通红,冷笑道:“你是没胆子么?”

    顾颜挥了挥手,不想再与她纠缠,说道:“沈潭主,便请放开云路,让我进去如何?”

    沈云璃将手一挥,本来笼罩在全山的那件五色的烟罗就分开了一道窄窄的通路,然后她当先引路,顾颜就随之而入,把易敛眉一个人放在外面视若了无物。她气得不停的跺着脚,但看着面前似云似雾的这件五色乾坤罗,还是没法子硬攻进去。

    顾颜跟着沈云璃的后面,进了云雾之中,就觉得眼前焕然一新,苍松遍地,桂子飘香,一条蜿蜒的路向东南缓缓而去,在崖壁之间,有一间小屋,孤隔的处在天地之中,上不着天,下不着地,临着那云雾缭绕的水潭,看上去别有一番情状。顾颜不禁有些诧异,这位相貌颇老的沈潭主,看上去竟也是一个颇具情趣的人。

    沈云璃见顾颜看着她,就苦笑一声,“今天还要多谢你解围,不然有那位易姑娘在门口守着,我可是连门都不敢出了。”

    顾颜道:“这位易姑娘当真是好笑,明明是上门来抢东西,还要装成那么一副样子么。难道天音阁的弟子一贯都是如何?”

    沈云璃苦笑道:“你刚从外海来,不甚了解情况,天音阁的弟子向来以正道而自命,所行所为无不合天道正理,如果旁人违逆了他们的意思,那么就是邪魔外道,必要受诛的。好在是你来了,也能了却我一桩心事,这株乌风草,就送给你又如何?”

    顾颜向后退了一步,停住脚步,说道:“且慢”

    沈云璃愕然道:“怎么?”

    顾颜说道:“道友为了这株乌风草,与那位易姑娘纠缠了数月,不得消停。若是为了清静,早些献出那草,岂不是更好,何必非要等我前来?这其中的原由,前辈若不说个清楚,这株乌风草,顾颜可不敢冒然领受。”

    她行事向来谨慎,虽然答应了寒英,乌风草势在必得,但也绝不愿平白无故的就牵涉到什么事情之中,事先必定要问个清楚。

    沈云璃愣了一下,随即苦笑道:“道友为人还真是谨慎。实不相瞒,这株乌风草我是有大用的,那位易姑娘苦苦纠缠,我始终没有给她,因为这株草,本来是留给我自己的。”

    “嗯?”顾颜的目光变得凌厉了起来。她的一只手按在了乾坤袋上。静静听着沈云璃的解释,如果这位潭主是真拿她耍着玩儿的,只是让她挡一下天音阁的枪,她可不介意当时甩手便走。就算要炼制祛火毒的丹药,又何必非要乌风草

    沈云璃看着她,忽然向她长长的行了一礼。顾颜闪身避开,冷冷的说道:“沈潭主有话请讲,何必如此?”

    沈云璃的眼中有些晶莹,她长叹了一声,“当年我与寒英柏桐,夫妇相交之时,还是青春年少,如今却已垂垂老矣,想必道友心中疑惑?”

    顾颜点了点头。沈云璃说道:“这是因为十几年前,我因为寿元有限,急于晋阶,想要炼制一种强行提升经脉韧度的丹药,结果出了岔子,精血两失,元气大损,这些年来虽然不停的搜集天地灵药补益元气,但始终用处不大。”

    顾颜疑神看了一下,果然看出,她外表虽然容光焕发,但体内元气大损,如同风中之烛,一副摇摇欲坠的样子。

    她沉吟着说道:“道友是体内的元气受损,我这里有两粒从别处淘来的出云丹,道友可以试用一下。”

    沈云璃苦笑道:“出云丹虽然是上等的灵丹,但也只能应付一般的经脉损伤,像我这样元气已泄,多半是只能等死的了。”

    顾颜默然不语,她是一位炼丹师,自然也知道,像沈云璃这样的情况,除非是有那种真正的天材地宝,几千年难得一遇之物,否则基本上已经宣告了她的死亡。

    沈云璃说道:“我这副残躯,已经无还生之望了,但我当年曾经与人有过约定,在七年之后,有一场相聚。就算我人已死,此约仍不能废,我需要用刚成熟的乌风草来炼制定神丹,镇住法体,再用五色乾坤罗封住全山,等候他的到来。”

    顾颜看到她的眼中露出了怅然和温柔之色,心中忽然就觉得一软,这时沈云璃又说:“我独居于归墟海之外上百年,没有什么知心的好友,身后之事也不知道托付给谁。这个人需要在我坐化之后,按我布置的阵法,用五色乾坤罗笼罩全山,直到七年之后禁制自动解去。顾道友既然是寒英的好友,想必能当得起我的嘱咐,就帮我这个忙如何?”

    顾颜听了她的说话,神色慢慢的缓下来,“道友就不怕我拿了你的五色乾坤罗一走了之吗?”。

    沈云璃说道:“我混得一生凄惨,到现在连身后事都没人相托,看错了一个人,或许要付出的就是这样的代价,不过我愿意再信你一次,就算是我最后一次信人罢”她从怀中取出了一个小瓶,“这是用乌风草炼制的乌风玉液,纯度更在本草之上,不单可以去除火毒,炼丹也有奇效,就算是我送你的报酬罢。七年之后,此山重开之时,你可以来这里,收走我的五色乾坤罗,算是我最后留给你的纪念。如何?”

    顾颜看着她有些凄然的面容,心里就是一软,伸手接过了玉瓶,说道:“我答应你了”

    沈云璃大喜道:“道友请随我下白云潭,还有七日乌风草就要成熟,到时还请道友替我护法,我要炼制定神丹”
欢迎您阅读蛇发优雅所写的小说仙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