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诀 卷二 知北游 135章归墟海的隐忧

作者:蛇发优雅 类别:武侠修真
    顾颜这话其实说的不错,她从修行以来,一直是独自往来。在天目山时,也只与顾明泽等寥寥几人交好,都当她是***一样的爱护,算起来,彼此知心相交的,不过是明无妄一个人罢了。只是他也是个葫芦性子,平日里一天也难得说上几句话的,像温南秦这样的朋友,她还真是头一次遇到。

    温南秦笑笑,就不提刚才的事了,两个人随意的聊起来,似乎又回到了前几天,彼此都不知道对方身份时的模样。顾颜想起一件事,就问道:“都说是你的结丹大典,看起来,你并不如何高兴的样子?”

    在结丹大典之上,温南秦一直面色严肃,看不出喜怒,但前些天顾颜与他闲谈,却能看出他有着很重的心事,所以才有此一问。

    听了这话,温南秦沉默了片刻,才说道:“你不知道,我这人朋友多,仇人也多,原来还在筑基的时候,还能够相安无事,这回结丹了,天音阁的那些长老们,有些人大概要坐不住了。”

    他拿出一颗手里的花生,扔到海面上。本来平静的海水就开始波动起来,他淡淡的说道:“这就是山雨欲来”

    顾颜奇道:“我来归墟海的时间已久,那些凡人们,以及最底层的修士,无不把归墟海视若神明,敬如天神,不敢有丝毫的违背。但这些岛主,以及亲近的弟子们,对于天音阁的态度,却似乎不以为然?”

    温南秦用脚尖踢着地下的石子,说道:“这事情说来话长,还要从归墟海的由来说起。你大概也听过,天音阁的创始人,最开始也只是一个凡人,是得了仙人的传授,然后才修成仙道的。”

    顾颜点点头,温南秦笑道:“其实这多半是穿凿附会之言,就如同凡间的皇帝一样,成事之后,总要给自己找一个高贵的血统。天音阁的真正由来,其实已不可考,只能是说,手创天音阁之人,开始也出自于归墟海。因此天音阁创建之初,对于本地的凡人就极为重视,对于修士,尚且还有提防之心,对凡人却极为关照,所以千万年来,渊源相传之下,这些凡人对他们敬如神灵,也就不是难以想象的事了。”

    顾颜摇摇头,“毕竟仙凡殊途。天音阁这样的分心于外务,终究不是好事,难怪他们这么多年都没人成就元婴”

    温南秦笑了笑,“你是大地方来的,那里的地域广大,修士们的眼界也高,天音阁虽然是高明,毕竟终生只困于归墟海一地,兹兹不忘的,只是对于归墟海的统治。他们自命为正统,称为归墟海独一无二的正教,归根结底,只是想维护归墟海一家独大的局面罢了。”

    他用脚踢着海滩上的石子与海沙,不紧不慢的说:“想当年,天音阁统治着整个归墟海,对于每个岛屿,都派驻弟子,遇到资质好的弟子,就收归门下,对于土生土长,或是外海来的野路子散修,则极力的打压。只是归墟海太大,所辖岛屿成千上万,他们的势力再大,也难以覆盖如此广大的地方,渐渐的力不从心。而反弹的力量也越来越大,到最后,甚至天音阁内部,也有人对这样的策略有所异议,所以才有了千年前的西海之变”

    顾颜曾经听寒英说过一点归墟海分裂的原由,但还是第一次听到“西海之变”这个词,她问道:“那就是如今的西海联盟么?”

    温南秦诧异的看了她一眼,似乎是没想到她也知道这件事。“不错。时任天音主人的长徒,唤作灭尘子,他与天音阁一贯的理念不同,至于具体的原因,我也不甚清楚,只是听说灭尘子要放开天音阁的门禁,提倡各岛自治,加强对于散修的扶持,引来了当时天音主人的不满,最后废掉了他继承人的位子。灭尘子一气之下,带着与自己交好的三位岛主出走,在归墟海之西,建立了自己的势力范围,当地被称为临龙渊。”

    顾颜点了点头,“临龙渊”三字,她当初也听那位袁不屈提起过。

    温南秦续道:“后来灭尘子的师弟继任了阁主,就改变了当时的策略,采取现在的‘分而治之’之法,并不直接统治各岛,而是改为控制各岛的岛主。只是对于凡人愈加的宽泛,而对各位岛主却更加严厉起来。”

    顾颜思索了片刻,说道:“其实这是釜底抽薪之法,控制了凡人,亦即有了无数有潜力、有灵根的修士,可保天音阁的根基不衰。”

    温南秦赞赏的看了她一眼,说道:“你看得不错,那位掌门人,也就是上任的天音主人,其实是极有远见的,只是他毕竟限于归墟海一地,看得并不清楚,此策其实亦有不少的隐忧。”

    顾颜问道:“有何隐忧?”

    温南秦沉吟了一下,说道:“你来自于神州之地,那里修仙界的情况如何,可有天音阁这样一家独大的情况?”

    顾颜想了想,说道:“神州大陆方圆数百万里,大小的国家地域不计其数,我所到过的,不过百中之一二罢了。虽然修为上各有差别,但总体来说,各门派互相竞争,百花齐放,倒比归墟海来得繁盛。”

    温南秦击了击掌,“这就对了。天音阁在归墟海一家独大,对于下面的修士们又采取高压之策,就如一潭死水,已经枯死,里面的鱼儿,连生存都越来越难,又何谈发展呢?”

    顾颜有些讶然,她没想到温南秦居然会想到这么多事,她有些静默的看着眼前的这个少年,虽然是一副嘻嘻哈哈的表情,但她却能感觉到外表下面那颗悲天悯人的心。

    温南秦被她看得脸上有些发毛,摸了摸面颊,“有什么奇怪?”

    顾颜甩了甩手,说道:“天音阁历经了万年,有那么多智者,难道就没人看出这个问题么?”

    温南秦苦笑道:“非不能也,实不为也。就算有人能看出来,又如何?改变这个策略,即是动摇天音阁在归墟海上万年的统治,天音阁的这些人,大概也只能过一阵算一阵了。只是压力越大,反弹越大,不知道什么时候,就会出乱子啊。”

    他叹了口气,说道:“如今天音阁的行事,越来越让人看不懂了。我听了传言,这次轮换大会之所以提前,是因为天音主人,以及座下的十一位长老,决定在三个月后闭关,所有天音阁的事宜,都要交于弟子主持了。如今天音阁的年轻弟子,已经大批的出外行道,他们的行事风格,更为激烈,为人又多狂妄,更有的人眼高于顶,对于散修都不大放在眼内陆,恐怕归墟海日后从此多事了。”

    顾颜想到在结丹大典上的那两名弟子,不禁大有同感。

    温南秦看了看天色,笑笑站起身来,“不说这些了吧,世事自有运行的法则,在这里也不过是瞎操心罢了。你是跟随卫无涯的队伍启程么?”

    顾颜点点头,“我要一起去参加岛主轮换的大会。”她看看天色,“也差不多到时候了,不如就在此地作别吧。”

    温南秦犹豫了一下,说道:“按归墟海的规矩,外来的修士,都要在本地落籍的,否则在归墟海就会被限制行动。你虽然来自神州,但在归墟海也会待上一段日子,不如你到明崖岛落籍如何?”

    顾颜听了他的话,不禁有些诧异,一双妙目闪闪的看着温南秦。他有些尴尬的摸了摸鼻子,“只是与你谈得来,反正你来自外海,在本地也没熟识的人,在哪里落籍,还不是一样?”

    顾颜笑了笑,“得一位结丹修士的青睐,实在是无上荣光。只是我独来独往惯了,这次就多谢你的盛情,下次有缘再会吧”说罢她拱了拱手,笑道,“来年他日,但愿还有机会一起观海潮”说完催动足下的锦云碟,一道白光起处,人就消失在原地了。

    温南秦摸了摸鼻子,看着顾颜排云逐浪的远去,只留下一道云迹,不禁苦笑起来,“这小姑娘,脾气大得很哪。只是这些年,难得遇上个投脾胃的同道,就这么不见面,实在是有些可惜。”他的目光渐渐的亮了起来,“紫金台是么,看来还有相见之期”

    顾颜驾着锦云碟,飞快的到了踏云坪,然后登上了云舟,卫无涯点了人数,见已经到齐,就命令弟子催动大旗,招展之下,排开了岛上的云气禁制,这个来时的队伍,又浩浩荡荡的出岛了。

    顾颜挥手作别温南秦之时,并没有什么牵挂,心中很是潇洒,就如同当年,她在贯阙城外,与岳明戈告别一样。来便来去便去,并没什么留恋。只是这一次,她的心中却不似往日一样的平静。她想了一想,大概是自己在筑基初期困得太久,需要突破了罢?就拿这次的轮换大会,当成一个试炼之所好了
欢迎您阅读蛇发优雅所写的小说仙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