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诀 卷二 知北游 123章夫妻

作者:蛇发优雅 类别:武侠修真
    这时就听见脚步起响,中厅的门开了,里面走出两个修士,居然是一男一女,都是中年人的样貌。那男子长得又高又瘦,面容冷峻,一副沉默寡言的样子,倒是那女人很是热络,见了顾颜,先是眼睛一亮,上下打量了几眼,“我还当是哪座岛上的高人有闲心,到这鸟不拉屎的金银岛来转悠,没想到是这样年轻的妹子。”

    顾颜笑了笑,向他们一拱手,大家进中厅落座,又互相介绍来历,顾颜报了姓名,但并不提神州大陆的事情,只是说自己来自于归墟海之外,因为追赶怪兽,误入了一个阵法,被莫名其妙的传送到了外海,然后又走了十几天,才到了这里。

    妇人听了之后很是惊讶,“归墟海虽大,但从未听说过外海有过传送阵,只有天音阁有两座上古传送阵,听说能通向归墟海之外,顾家妹子是从哪里过来的呢?”

    顾颜笑了笑,只说那座传送阵被自己触动了禁制,已经自行毁掉了,至于方位,她随便指指,反正归墟海分内外两海,内海有十岛三山,和无数的小岛屿,至少外海,则是漫无边际的深海,盘踞着无数的妖兽,她随便指个方向,也根本分不清真假。

    随后这妇人又介绍了自己,原来他们是夫妻两个,这倒让顾颜有些好奇了,修行了这么多年,男修与女修都见过不少,但成为夫妻的这还是头一对。通常来说,修士们都专注于自身的修炼,对于情感之事很少有牵扯,有些修士会找一些修为比自己较差的人作为侍妾,但极少有人会因为情投意合而结为夫妻的。不过看面前这一对,感情倒像是颇不错的样子。

    这妇人叫作寒英,那个瘦高个子,不苟言笑的男从,叫作柏桐,他们在几十年前,侥幸筑基成功,然后就被封作了金银岛的岛主。

    寒英说到这里,情绪不自禁的有些凄凉,“说起来,金银岛物产贫瘠,这岛主做得也没有意思,可是以我夫妻的修为,到别的地方也混不上岛主,不能纳入天音阁的的治下,在归墟海就等于是孤魂野鬼,永远无所依靠的。”

    顾颜有些好奇,又追问了几句,才知道天音阁在统治归墟海的时候,实行的是一种极为分散而又高度集权的方式。通常以每个小岛上修为最高的作为岛主,然后由岛主统治全岛,向更高一层的岛主或者山主负责,而他们只负责统治十岛三山。但十岛三山之下的这些岛主,每隔十年,都要到天音阁去报备,然后根据他们这些年的成就和修为,或者更换,或者继续。寒英苦笑着说:“归墟海大大小小的岛屿成千上万,哪个岛主不是战战兢兢,如履薄冰,生怕哪天被自己的对头比下去了,岛主的位子不保,不单是面子上过不去,说不定还有性命之忧”

    顾颜奇道:“岛主不做便不做了,少得些供奉而已,怎么还会有性命之危?”

    寒英苦笑着说:“哪有这么容易,按天音阁之令,岛主对岛上的所有资源,其余人等,都有统治之权,除了不能滥杀同级修士之外,只需每年向天音阁送上足额的供奉,想做什么事情,他们一律不管。所以其中的事情,自然层出不穷。像我们金银岛虽小,但还算平静,那些海内的大岛,哪次轮换岛主的时候,不是血雨腥风,死上几十上百人,都算是少的”

    顾颜笑道:“我们家乡有句话,叫宁为鸡首,勿为牛后。何必都奔着那几个大岛去争呢,换个清静地方,就如贤伉俪这样,安闲的度日,不也是乐事?”

    寒英听她说的潇洒,也不禁笑了,“妹子倒是明白人。只是归墟海的岛屿没一万也有八千,差别各有不同,金银鸟这样贫瘠的地方,他们哪里看得上眼?何况这些年天音阁对于各鸟供奉要求的愈加严厉,都是因为那年……”

    她刚说到这里,边上的柏桐忽然重重的咳了一声,说道:“陈年旧事,说它作甚,徒增贵客一笑”他的声音格外的干涩而又沉重,听起来像是一个字一个字从嗓子里蹦出来似的。

    他说了这一句话,寒英似乎也自觉得失言,笑道:“我丈夫在筑基时因为炼气走了岔,虽然筑基成功,但嗓子受了损,说话总是这般腔调,永远也不能恢复原貌。妹子不要见怪。”

    顾颜摆了摆手,表示并不在意,“想必尊夫是金灵根,真气走岔于三焦,以致声带受损。我看后院的园圃中截着青冥草,想必是要炼两焦决明玉液的?”

    寒英惊讶的睁大了眼睛,“道友真的是行家里手,想必是精通炼丹之术了?”她一直很亲热的叫着“妹子”,这时却换了个郑重的称呼,想必是看出顾颜确有几分真本事的缘故了。

    顾颜笑了笑,她这时微露了一下自己的本事,倒不是为了显露什么,只是她清楚修仙界的法则,神州大陆如是,在这万里这外的归墟海亦如是,装低调也要有些本钱,若是什么本事都没有,旁人都不拿你当一回事,那就真要沦为依人宰割之辈了。这点她在贯阙城,早就有了体会。

    所以这时她听了寒英的话,就微微的一笑,“小妹曾经和一位朋友,学过些炼丹之术,但也上不得台面,不过侥幸手中有半瓶青灵髓,阁下有青冥草,用这个拿来配药,再也合适不过了。”说完拿出了一个玉瓶,“这是我当年在北方的冰原上,从万丈地底之下采来的,那个地方号称万载玄冰窟,寒气逼人,所产的青灵髓,品质是一等一的好。”说完把玉瓶递了过去。

    寒英伸手接过,刚刚揭开瓶盖,一股寒气就扑面而来,室中都仿佛冷了几分似的。寒英惊讶的说:“这果然是真正经历了万载的青灵髓,道友能从万载玄冰之下采得此物,果然不凡。只不知需要多少灵石,还是要什么法器交换?”她的眼中露出了几分敬佩之情,连柏桐的脸色也微微变色。

    顾颜满意的笑了笑,示之以惠,又显露了一下威风,却不张扬,这才是她行事的作风。听了寒英的话,她摇了摇头,“我初来此地,既不需灵石,也不要什么法器,只是想在这里住上一段时间,还请两位不要泄漏我的身份,不知可否?”

    她拿出半瓶青灵髓来结交这两个人,只提出一个小小的要求,可以说是极为宽宏了。但寒英与柏桐却同时对视了一眼,脸上都露出难色。寒英苦笑了一声,说道:“顾家妹子如此盛情,愚夫妇都不知道怎样报答才是,若只是要在金银岛上居住,我们必然以贵宾之礼相等,只是要隐藏行迹,却不可能。按规矩,每个从海外来到归墟海的修士,只要修为达到了筑基,都必须到所属的鸟主府上报备,然后再由岛主上报到天音阁。否则,都逃不脱天音阁内那一面‘诸天宝鉴’”

    柏桐用沉稳的语声说道:“天音阁有一件法宝,听说是上古仙人遗留,唤作‘诸天宝鉴’,很少有人见过,只听说是一面镜子形状,此宝永镇在天音阁之上,毫光普照整个归墟海,大千世界,无所遁形,一一纤毫毕现。因此,这瓶青灵髓,道友还是请收回吧。”

    寒英有些不舍的把玉瓶递过来,用很遗憾的目光看着柏桐,柏桐微微的转过头,下面的一只手却不令人察觉的抚了一下她的手背。

    顾颜并没接这个玉瓶,笑了笑,说道:“原本以为只是随意之请,又何必让尊夫妇为难?只是想在此地暂住一番,既有规矩,按例报备就是。就瓶青灵髓,就算是我结交同道,所送的见面礼好了。”

    柏桐还想推辞,寒英已经十分欣喜的接过,她说道:“按规矩,每个修士要亲自上岛报备,不过这次就不用妹子特别走一趟了,因为再过一个月就是南崖温岛主的结丹大典,所有修士都要参加,崖山卫山主已经传下了令讯,各岛凡筑基以上修士都要在半月内去崖山会合,到时我们一同启程便是。如果妹子晚来的几天,大概就真见不到我们了。”

    顾颜笑着点了点头,“那就劳烦了。”

    寒英连连的摆着手,“说起来,我们也是外海来的修士,都是散修,没有师门出身,应该守望相助才是。我们本来定了是三日后启程,这次有了青灵髓,还是趁着青冥草效用正好,先炼成玉液才是,不然就定在十日之后好了。温旸,去为顾前辈收拾静室”

    随着她的喊声,开始引着顾颜进来的那个浓眉大眼的少年就飞快的跑进来,脸上似乎还带着汗珠,看到自己的师父师娘对顾颜都如此礼敬的样子,就有些惊讶,用奇怪的目光看着顾颜。

    寒英看样子对他很是随意,说道:“温旸,这是外海来的前辈,修为高深,不可怠慢,快去服侍了。”

    温旸就脆生生的应了一声,然后引着顾颜出去。
欢迎您阅读蛇发优雅所写的小说仙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