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诀 卷二 知北游 113章谈笑间,灰飞烟灭!

作者:蛇发优雅 类别:武侠修真
    113章谈笑间,灰飞烟灭

    陈音韶虽然是妇人,但在相府长大,见识并不亚于一般的政坛人物。陈成封锁九城,把林虎子挡在了城外,皇城之内必然是九死一生的绝地,他这时带兵杀回来,又联络不到手下那些忠心的将领,跟随着的无非是一直忠于他的亲兵而已,要与陈成拱卫皇城的护卫军相抗,无异于九死一生。

    看来他还是忠于九重之阙中的那个皇帝啊,就是不知这里有几分挂念,能分给自己与女儿呢?陈音韶幽幽的一叹,这时边上的黑衣人低语道:“外面是林仁肇的铁骑军,看来陈大人挡不住了,你去助他一臂之力吧。”

    另一个黑衣人应了一声“是”,他的身形如同大鸟一般倏地在半空中飞起,然后像一只大风筝一样的横掠过去,他的手中拿出了一面小幡,不停的晃动着,发出一阵阵凄厉的鸣声,像是夜半时分的鬼在哭泣。

    陈音韶瞪大着眼睛想看清外面的情况,但黑蒙蒙的什么也看不见,只听见外面的喊杀声渐渐的小了下来,然后又传来不停的怒喝,到最后,踏踏的脚步声,无数的火把将天空映得火红,连那一轮明月也仿佛沾染上了血迹,变得无比的妖异。

    随后陈音韶就看到一行一行身穿甲胄的士兵们,举着火把,押着一群一群的人从外面走过。身上都带着血污。有些是自己府中的家将,大部分都是陌生的面孔,稍微走得慢一些,后面押解着的士兵就连踢带打,陈音韶有些不忍的别过头去,然后看到了在最后面的,是披着明光铠的林虎子。

    四个彪形大汉死死的锁住了他的四肢,当啷当啷的铁链不停的响着,这位军中的虎将瞪着铜铃一样大小的眼睛,怒视着站在身后的陈成。

    陈成穿着一袭白色的长袍,上面洁白如雪,一点血迹都没有沾,手中摇着扇子,一副儒将的风范,颇有些谈笑之间,强敌就灰飞烟灭的风采。只是听着林虎子的怒骂,笑而不语。

    林虎子转过头,忽然看到了陈音韶站在那里,喝道:“音韶,你怎么在这里,可曾受了伤,女儿呢,吓着了没有?”

    陈成用手掌击了击扇子,哈哈笑了起来,“林将军,你这时还关心着这位夫人,没有她的带路,恐怕我和几位兄弟们,没有这么容易的混入你这以兵法治家的林府呢。”

    林虎子瞪大了眼睛,瞳仁里似乎要喷出火来,怒视着陈音韶,“我以为你只是在小事上糊涂,没想到却是这样的蛇蝎心肠你真的不念这些年夫妻的情分,你又把英子置于何地?”

    陈音韶痛苦的别过头,陈成哈哈笑了起来,“林将军,如今形势在此,你还不认输吗,赶紧交出兵符,我就饶你一条性命,然后依旧做你的大将军,如何?”

    林虎子淡淡的一笑,“你要林某的性命,就尽管拿去,想要兵符,就请试试林某的骨头,够不够硬吧。”

    陈成怒道:“不识好歹”他扬手挥起手中的扇子,重重的打在林虎子的脸颊上,他也是习武之人,这一下手带劲风,顿时打出了重重的一道血印子,林虎子的嘴角顿时浸出了一丝鲜血。

    陈音韶本来被林虎子怒斥了一番之后,全身发软,连步子都迈不动,这时不知哪来的力量,一下子冲上去,挡在了林虎子的身前,喊道:“二哥,你不能伤他”

    陈成喝道:“小妹,我在做大事,没空哄你回头你带着英子与我回家去,这是男人做的大事,你不要理”

    这时那两个黑衣人中的一人走到他的身前,低声说道:“已时子时了,国师还有半天就要出关,大人要快些行事,小心迟则生变。”

    陈成点了点头,哼道:“林虎子,我让你交出兵符,是念在以前的交情,留你一条性命,否则,我现在就斩了你,提着你的头颅,到西山大营去,我看那些带兵的虎将,会有几人抗命”

    他把手一挥,两个手执长戟的武士就一左一右的站出来,对准了林虎子,然后举起了右手,注视着林虎子,那只手掌就要慢慢的下落。

    陈音韶这时飞快的冲上来,挡在了林虎子的身前,凄声说道:“二哥,念在兄妹多年的情分,你这次就不能放手么?”

    陈成怒道:“小妹,这是何等的大事,岂容你这等妇人干涉,还不退去?”

    陈成哈哈的笑了一声,说道:“林师兄,当年你我都在恩师的门下学剑,你说要在战场上做万人敌,小弟要做指点沙场谈笑之间的儒帅,如今你的麾下,在我一笑间就灰飞烟灭,这一场比试,算不算是小弟赢了?”

    陈音韶惨然的一笑,转过头看着林虎子,“将军,音韶自进林家以来,自认谨守妇德,相夫教子,不敢有丝毫轻忽,只是妒心太重,时常怀疑将军欺我。这次的顾家小姑娘,二哥诓我她是妖怪,我怕全府上下都受牵累,才让二哥施法。没想到他暗中另有图谋。这次是我连累了将军,不敢乞求宽恕,今日,就让妾身,以死明志”她猛地将那雪白的颈子一甩,然后就向着那杆长戟的尖头,狠狠的撞去

    陈成没想到她居然如此的刚烈,离得甚远,居然没法拉住。林虎子虽然离得她近,但手脚都被绑着,根本没法阻拦。只能眼睁睁看着她离那闪着寒芒的戟尖越来越近。

    一时间万籁俱寂,明月闪着淡淡的光芒,陈音韶的目光中带着坚定的神采,像是义无反顾的一样,戟尖的寒芒,已经从她的瞳仁中反射出来。这时忽然听到了“吱呀”一声,那扇紧闭了三天的小门,忽然开了,然后传来了一个淡淡的声音,“这是在干什么?”

    顾颜这三天来,一直躲在混沌空间之中,心无旁骛。本来她不应该如此大意,对外界的情况不做一丝查探,只是她急着要炼化体内的火灵气,再加上她早就放出了阵图护身,只要外边有修士做出一丝一毫的侵袭之举,阵图发动,她马上就能够察觉。因此并未刻意的去查探外界的动静。

    她只用了两天半的时间,就完全炼化了体内的火灵气,但当她收走紫炎晶,撤去阵法的时候,却发现找不到本来一直在身边的小姜。

    小姜自从在贯阙城,甘愿当她的灵兽之后,就一直跟在她的身边,等顾颜的混沌空间成功升级之后,它似乎是喜欢上了里面浓郁的灵气,就一直赖在里面不肯出来了,还把顾颜费尽千辛万苦移植进来的那些灵草都啃了个乱七八糟,把肚子吃得饱饱的之后,就喜欢躲在草地上打滚,没过几个月,它就比以前胖了一倍还多。

    可是现在地上绿草如茵,却不见小姜的影子,顾颜放出神念感应了一下,才发现在不远处,它正悠闲自得的泡着泉水。这让顾颜不禁有些惊讶。

    混沌空间在她筑基之后,虽然比以前大了百倍不止,但里面每一块地方,哪里是山石,哪里是树木,她心里都是有处的,可从不记得那里有一股泉水,难道是自己闭关的这两天生出来的?

    她好奇的过去试了一下,发现这股泉水带着无比的寒气,而且比一般的水要重上数十倍,里面似乎是有一股奇特的冰灵气,在不停流转,难怪小姜在里面呆的如此舒服。顾颜试着吸取了一下里面的灵气,但与自己体内本来的火灵气产生强烈的冲突,无奈之下只能放弃。小姜倒是甘之如饴。

    不过顾颜还是留心的用玉瓶取了一小瓶,准备出去之后试验一下到底有什么作用。毕竟混沌空间的秘密不能和别人透露,这些事情也只能靠自己摸索了。

    做完这一切之后,她看了看时间,已经过去了整整三天,自己的伤势痊愈,是时候到皇城去找那位任中杰再算一算老账了。然后便退出了混沌空间,收去了阵图。

    她还没有打开门,就感觉到外面的门上贴着一张符篆,上面有着淡淡的土灵气。似乎是一张十分浅显的镇神符,一般是用来镇压那些最低级的灵兽所用的。

    顾颜不禁有些愕然,这样的符篆,大概只能用来困那些刚刚入门的修士吧,在她年幼的时候,到了天目山三个月,在六祖顾廷臣的教导之下,对这样的符篆都已经不再惧怕了,现在居然有人用它来困一位筑基修士?

    她轻轻的一挥手,那张符篆就自动的从门上飘下,然后门一开,她看到外面插着九杆阵旗,这是一个小小的幻阵,手法也绝算不上成熟,还比不上当年他们同进红叶谷时的那位大头方明。

    在开门的一刹那,她就听到了陈成得意的笑声,顾颜不由轻轻的一笑,她手指轻轻一弹,一点火星从手中发出,九杆阵旗转瞬间被焚了一个干净。两名黑衣人见她出现,怒吼着扑过来,那点火星又一分为二,瞬间就燃烧了起来,两人连声也没出,顿时被烧得干干净净,只剩下了一缕青烟。

    果然是灰飞烟灭
欢迎您阅读蛇发优雅所写的小说仙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