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诀 卷二 知北游 112章男人啊男人

作者:蛇发优雅 类别:武侠修真
    苹儿焦急的说道:“夫人,快些想想办法吧,不然请舅老爸来主持大局如何?万一出了什么事情,府人没人坐镇,始终不行啊。”她虽然只是个小丫头,但开始是在相府,后来又在将军府,生生死死的事情见得多了,自然也有几分见识。

    陈音韶皱着眉头,向外看了看,天色已渐渐的昏暗下来,马上就入夜了,日头缓缓的西坠,月亮从东边顽强的升出了半个脑袋。她跺了跺脚,说道:“出去”就飞快的走出了花厅。

    苹儿跟在她的身边,低声说:“夫人,前几天来的那位姑娘,一直没出门,您看……”她也不是傻子,看着顾颜所住的小院里那些布置,也大概能猜出几分,是这位夫人的手笔。

    陈音韶沉声喝道:“不要多嘴”她看了看天色,心道,“这些事,不会与她有什么干系吧,二哥到底在干什么,为什么还不过来,还是朝中出了什么变故?”

    这时,她就听到在偏门之处,有一阵阵的吵嚷之声,连忙快步的走过去,还没走到地方,就听到了飞快的脚步声,然后有一个身披甲胄的大汉飞快的走到了她的身前,离她还有三尺,倏地停下了脚步,身子如标枪一样立得笔直,说道:“夫人”

    这个人叫作林忠,是林府上的枪棒教官,曾经与林虎子一起在军队中效力,后来不知因为何事退出了军队,改在他府上,就作为家将的首领,平时很得林虎子的信任。

    陈音韶皱了皱眉,说道:“外面出了何事,为何喧哗?”

    林忠说道:“街面上不知出了什么变故,属下按照将军的布置,紧闭院门,发出了传讯令,等待将军归来”

    陈音韶心里一惊,林虎子被她所诓,滞留在城外,今天不会回来,她才约好了陈成晚上对付那个女人。如果他回来了,被其亲眼看见,恐怕夫妻的情分就要到头了。她勉强平静的心情,说道:“不过是一些小事,何必弄得如临大敌一样?”

    林忠还没答话,这时从偏门外传来了喊声:“妹子,快放我等进去”陈音韶快走了几步,到了门前,原来是陈成与几个身装道装的人,被拦在外面。她心中顿时一喜,挥手道:“快放舅老爷进来”

    守门的家将们面露难色,林忠说道:“将军曾有令,非常时期,要紧守府门,不能放外人入府,夫人还是请回去休息吧,免得出了事情,滋扰了夫人。”

    陈音韶怒道:“放肆这是我亲哥哥,算什么外人,你眼中只有林将军,就不把我当成将军府的当家主母了吗?”。

    林忠面露难色,他是军伍出身,将军的命令,自然要不打折扣的听从,但陈音韶说的亦有道理,让他十分为难。

    这时天色渐渐的暗了下来,已经月上中天,陈成向着陈音韶不停的打着眼色,陈音韶怒道:“林忠,你眼里就只有将军,根本没有我这个夫人吗?”。

    这句话说的很重,虽然林陈两人的关系并不算融洽,但她毕竟还是将军府的当家主母,掌管将军府的内务,一切丫头下人都要听她的吩咐。林忠犹豫了一下,还是说道:“让路”

    陈成和几位随行的人进了门之后,就马上说道:“快去”随即匆匆向着顾颜所在的小院赶去,陈音韶毫不犹豫的也跟着去了。

    看着陈成严肃的面容和匆匆的脚步,陈音韶犹豫了一下,还是说道:“二哥,外面到底是怎么回事,是不是朝廷里出了什么事,家里会不会有危险?”

    陈成“嘿”了一声,“小妹不用担心,今天,是陈家扬眉吐气的一天你记着,有二哥在这儿,就没人敢害你”

    陈音韶看着他张有些狰狞的脸,心就跳得愈加厉害起来。总觉得是有些不放心,但又说出什么。几个人快步的到了顾颜所住的小院外面,陈音韶低声的询问着在这里看守着的丫环们,得知并没什么动静,这才松了一口气。

    陈成看到自己摆在小院中的那些阵旗,和贴在门口上的符篆,并没什么变化,就满意的笑了笑,他向着跟随自己的人一挥手,那些人的身形倏的一动,也没看到他们怎么样的动作,就闪进了周围的树木和山石中不见了,只有两个穿着黑衣的人,依旧面容严肃的站在他的身边不动。

    陈音韶惊讶的用帕子掩住了口,“二哥,这是干什么?”

    陈成朗声的笑了起来,“陈家的辉煌,将自今日始”他从怀中掏出了一个圆圆的东西,向着天空一掷,一道刺眼的火焰冲天而起,在夜空中划出极为明亮的光芒。然后林府的四周就起了无数的喊杀声,呐喊的声音,刀剑碰撞发出的铮铮之声,利刃刺入身体之后发出的“扑扑”之声,不断的从四面八方传过来。

    陈音韶又惊又怒的说道:“二哥,这是做什么?”

    陈成哈哈笑道:“小妹,你记得二哥前些天和你说过的么,陈家这些年隐忍的太久了,当今的皇帝何德何能,他宠信方士,沉迷炼丹之术,不理朝政几十年,有什么资格在那张龙椅上坐着?不是有我那个愚忠的妹夫护着他,早就被人赶下台了。今天,二哥要扶立新君登位,重建陈家的声威”

    陈音韶无比震惊的说道:“二哥,你好大胆子,你这样做,得到爹同意了么?”

    陈成哼道:“爹自然没点头,可也没阻止我。如今护卫军已经控制了整个皇城,只差林虎子的调兵虎符,就能够调动羽林亲卫,你是他枕边人,一定知道他把虎符放在哪里,快带我去”说完一把拉住陈音韶的手,就往外走。

    苹儿这时早就吓得瘫软在了地上,陈音韶则愣了一下,任凭陈成拖着她的手走了几步,才如梦初醒一样的停住,一把甩脱了陈成的手,说道:“二哥,你这样做,不是陷仁肇于不义?”

    陈成说道:“这位妹夫,对当今的皇帝愚忠几十年,早就该换换脑子了。如果事成之后,他听我的,我就让他接着做这个大将军,否则的话……”他的脸上露出狠厉的表情,“你这些年,不是受了他不少欺侮么,今天二哥就为你出这口气”

    陈音韶一把甩脱了他的手,无比坚定的说:“音韶既进林家的门,就是林家妇,绝不能做出半点对不起仁肇的事情,二哥要做大事,请恕小妹不能听从了。”

    陈成无比的愕然的看着她,他自幼就与这个小妹交好,从小一起玩到大的,直到她出阁时才分开,即使是她嫁到了林家,兄妹感情也一直甚笃。虽然这次他要做大事,没有事先和陈音韶通气,但想当然的以为她必定会支持自己,谁知到了如今,只差一步的时候,这个以前自己无比疼爱的小妹,却坚定的说出了一个“不”字

    陈成一跺脚,“小妹,要做大事,我没空和你胡闹。林仁肇平日里对你怎样冷淡,你心里也该清楚,这个时候,还要死心塌地的护着他?”

    陈音韶低声说道:“将军虽然不温柔体贴,但平日里对我也礼敬,没有半点失礼之处。音韶亦当谨守妇道,行林家妇之责。你是男人,顶天立地,要做军国大事,我也不管,我是女人,我只顾自己的家,只想着看好自己的丈夫女儿。”

    她慢慢说着,声音也渐渐大了起来,“将军虽不会甜言蜜语,却从没骗过我。二哥,你这几天巧言的诓我,说是要帮我对付情敌,还是要借机进入林府,图谋你所谓的大事呢?”

    陈成不禁愕然,他没想到女人的心思是如此的难以捉摸。他叹了口气,“小妹,二哥要做大事,现在没空哄你,待我自己去找兵符好了。”回身对着两个黑衣人说,“你们看好她,不许妄动”说完一跺脚,匆匆的去了。

    陈音韶露出了一丝惨笑,“男人啊,男人”她回头看着顾颜所住的屋子,已经三日了,那个女子并没有出来,依然是一片寂静,在这样紧张的形势下,她的思绪却似乎飞到了别处,那个看上去无比淡然的少女,出来后看到血腥满地的情状,大概也会不知所措吧?

    她回身看着那两个黑衣人,都脸色苍白,面无表情的站在那里,四只眼睛动都不动,只是注视着那里的九面阵旗,好像是如临大敌的模样。难道里面的那个女子,这样厉害,这样有本事么?

    陈音韶正胡思乱想着,就听到外面的喊杀之声越来越响,还有踏踏的马蹄声,似乎是在府门外有一批士兵正在进攻,她的心中一喜,“是将军回来了”

    林仁肇虽然人不在城中,但他在将军位上多年,于皇城内必然有很多的眼线,就算陈成图谋大事,在第一时间封锁九城,也绝拦不住这位骁勇沙场的虎将。“但是,将军,你糊涂了呀”
欢迎您阅读蛇发优雅所写的小说仙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