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诀 卷二 知北游 111章混沌空间出灵泉

作者:蛇发优雅 类别:武侠修真
    顾颜自然不会想到,她觅地疗伤之时,会有一个凡人,以及一个只懂得粗浅法术的小修士,在图谋着暗害于她。她这时已经沉入了混沌空间,在八颗紫炎晶布成的聚灵阵法当中,拼命的汲取着混沌空间中的灵气,然后把这些灵气散入到全身的经脉当中,一点一点的炼化着身体内的火灵气。

    这些火灵气极为的难以炼化,因为她本身就是火灵根,对于火灵气有着天然的吸引力,一侵入她的体内,就像是龙游大海,虎入深山一样,几乎是水**融一般。如果有足够的时间,顾颜完全可以把上面的辛燥之气化去,然后把火灵气化为己用,就如同她当年收取冰灵焰一样。

    可是那样至少要花费七八个月的时间,现在她根本没有那么多的时间耗费,所以只能强行的将其在体内直接炼化。虽然有些可惜,但顾颜并不在意,毕竟她已经决定,伤愈之后,要再回皇城,找那位任中杰,好好的研究一下,他独特的控火之术。

    她并不怕任中杰逃走,在离开之前,她用隐秘的手法,在任中杰的法袍上,打上了一颗冰灵花的种子。

    冰灵花本来是她用来炼制明元丹的材料,在庆陵原很是常见,小姜最喜欢拿它当零食吃,她在混沌空间里就扔了一大堆。冰灵花的种子,会放出奇特的香气,一般人是闻不到的,小姜这种灵兽却十分敏感,只要在三千里内,就能够按着气息寻人。

    这时候的小姜,正匍匐在地上,扬着小脑袋,好奇的看着顾颜盘膝而坐,八颗紫炎晶在她的周围形成了一个五芒星的形状,然后周围的灵气飞快的向着中央聚拢,以顾颜为中心,形成了一个灵气漩涡,顾颜就这样飞快的吸收着灵气,把灵气化到体内,然后再吸收到经脉之中,把里面那股辛辣的火灵气缓缓的化掉。

    顾颜估计,用不了三天,就可以把这些灵气化去,也多亏了她有混沌空间作为支撑,不然的话,凭她一个刚刚筑基,穷的一点家产都没有的修士,是绝对支撑不起这么大灵石消耗的。她静心的掐动着灵诀,浓郁的灵气缓缓的在她的身体周围流动着。

    八颗紫炎晶在她的周围晶莹的闪动着,每一颗紫炎晶中那些无数的孔洞,都在闪着耀眼的灵气,这是顾颜早就见过的情景,并不奇怪。

    但在她汲取了紫炎晶中小部分的灵气之后,那些剩余的灵气,并没有像平常那样散失掉,而是顺着一条无形的通道,慢慢的流入了地下。

    顾颜闭着双目,沉心静气的导引着灵气,慢慢流入体内,并没看到这种景象。小姜晃着脑袋,眼睛眨了眨,似乎是不耐烦看着顾颜这样的打坐,忽然鼻子动了几动,然后就像是看到了那股无形的灵气在缓缓的向着地下流动,然后眼睛里就闪出了灵动的光。

    它一边抽动着鼻子,一边飞快的顺着地缘爬去,似乎能看到那股灵气在地底无形的流动着。大概爬了有几十丈远,它才停了下来,然后欢快的叫了一声,然后向前一扑,就跳到了前面的一个泉眼里面。

    顾颜自从筑基成功之后,混沌空间就发生了极大的变化。不再像原来那样灰濛濛的毫无生气,而是变得生机盎然,有树木,有流水。这一个泉眼,就不知道是什么时候生出来的,里面喷出来的泉水呈银白色,十分的沉重,就像水银一样,落在地上变成一个个银白色的水珠。

    小姜对此并不在意,它一下子跳了进去,然后在里面不停的打着滚,最后四肢朝天,安然的在里面泡着,眼睛微微闭着,鼻子一张一翕,像是在享受无比美妙的感觉。

    混沌空间里的一人一兽,都在有条不紊的做着自己的事,而这时顾颜所住的小院,却已经被那位陈成,插上了一杆又一杆的阵旗。陈音韶紧张的看着他在一旁布置,大气都不敢喘一口,小声的说:“二哥,真的不会什么岔子么?这女人是会妖法的,万一弄得我们全家不得安生,可就糟了。”

    陈成正在把手中的九杆阵旗,按照方位,一杆一杆的插好,听到她说的话,头也不回的答道:“这是国师亲传的伏魔阵旗,难道你连国师的神通都不相信么?而且……”他插好了阵旗,站起身来,走到那间屋子的门前,取出一张符篆,“这是国师赐给我的灵符,把它贴在门上,什么样的妖魔鬼怪,还不是要束手就擒?”

    陈音韶用手抚着心口,“你们男人家这些打打杀杀的东西,真是吓人。这个小姑娘也是,长得文文弱弱的,怎么就去学了妖法呢,不然找个好好的人家嫁了,哪有这么多的事情。”

    陈成哼了一声,“妹子,要做事,就不要有这等妇人之仁。你确定好了,妹夫这两天真的不会回来么?一旦他回来,那就前功尽弃了。”

    陈音韶“嗯”了一声,“他说是出城练兵,但是几个跟着他的大将并没随行,大概只是和亲兵出城散心去了,今早还派了亲兵来府里看这女人是不是回来,被我瞒哄过去,至少明天晚上之前,他是回不来的了。”

    陈成“嘿”了一声,站直了腰杆,说道:“我们老陈家的子女,绝不会任人欺侮的,你在林家受了不少气,这个公道,以后等二哥慢慢的为你讨回来”

    陈音韶的眼睛眨了眨,有些惊讶,“其实……妹子在林家,也未受过什么气,将军只是没有那样体贴,但对妹子,却也没什么错处的。”

    陈成哼了一声,“就算平日里你不说,我还不知道么。他总是念着幼时的旧情人,对你冷冷淡淡,不理不睬的。说到底,不过是一介的莽夫,哪比得上陈家天生高贵的华族?你放心吧,现在二哥回京了,以后陈家扬眉吐气的日子还长着呢”说完他大笑了几声,就走出门去。

    走到门口,忽然又转回头来说:“记得明晚,月圆之夜,发动阵法的效果最好,到时候我会带几个道友前来,你记得到时候在门口迎我。”说完就飞快的出门去了。

    次日,正好是本月的十五,越国的贵族们都有赏月的习惯,有些在自家的府邸里,置一个凉亭,一家大小,欢聚一堂。或者邀上三五知己,对月饮酒。已经是流传了上千年的风俗了。

    只是今天的情况却有些特别,刚过了午时,城门口的守卫就变得无比严密起来,每个出城的人都要受到极为细致的盘查,而入城的人一律被挡在了城门外,那个大家都极为陌生的守城官,站在城门口放出了冷冷的话语,“今日的越都,只出不入”

    四个城门全被换上了陌生的士兵,他们一律都穿着漆黑而明亮的明光铠,手中的兵刃闪着寒光,有认得这些穿着的,就悄声的对旁边的人说:“这是守卫皇城的护卫军”

    羽林卫与护卫军,是皇城的两大军事力量,护卫军负责守卫皇城,而羽林卫则专门保护皇帝的安全。林虎子就是羽林亲卫的统领,而陈音韶的二哥陈成,在今年从地方上调回来之后,就一直任护卫军统领之职。

    陈家是越国的大族,这几百年来,光宰相就出过了七八位,其余的尚书以及地方官不计其数,在文官序列中是绝对的擎天之柱,只是在军队中的势力一直不彰。当年陈家要与军方出的新秀林仁肇结亲,也是想借机把势力延伸到军队之中。只是两个人成婚之后,感情一直是淡淡的,而林虎子平日里只忠于皇帝一人,陈家也没什么机会在军方发展自己的势力地盘。

    这次林虎子带兵出城,已经几个月没出现在众人面前,而陈家又以如此汹汹的气势现身,不由得让人怀疑,是不是两家达成了什么协议?

    在越都中居住的人,无论是贵族,做过官的,还是普通的百姓,都对于政坛上的波谲云诡深有体会,看出空气中弥漫着一股诡异的气氛,所有人都关好了大门,老人们则不停的叮嘱自己的晚辈,一定要老老实实的在家里呆着,千万不能出去凑什么热闹,否则掉了脑袋都不知道是怎么死的。

    顾颜自然不会知道这些事情,她一直安静的在混沌空间中,以紫炎晶为引,去炼化体内的火灵气,凡人的事情,即使她知道了,大概也不会去理睬。而在林府当中,这时的陈音韶,正紧紧的咬着嘴唇,不停的绞着手中的帕子,忐忑不安的向门外望着。

    “夫人”她随身的侍女苹儿匆匆的跑进来,她的脸上带着些惊恐的神色,“大街上到处都是顶盔贯甲的兵士,每个街口都有人看守,家家的府门都紧闭,一个行人都看不到,我根本就出不去城了”

    陈音韶在厅上不停的踱着步子,焦急的说道:“皇城里发生了这样的变故,将军又不在家,只有我一个妇道人家,这可如何是好……”
欢迎您阅读蛇发优雅所写的小说仙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