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诀 卷二 知北游 110章暗算

作者:蛇发优雅 类别:武侠修真
    顾颜长叹了一声,按顾红叶的交代,不过只是朱颜镜的一成威力而已,自己就已经驾驭不住了,看来看来此间事了之后,一定要拿出几个月的时间,好好的炼制这件法宝,让它身人合一才行。

    任中杰放出了八道金莲之后,看到顾颜取出了朱颜镜,发出的毫光,顿时将自己的火焰破去,不禁大为惊异,他的身形再退,手中的金铙掷到了半空,然后喝了一声:“转”就在空中飞快的旋转起来。

    顾颜身在阵中,看不到他的动作,却能够感觉周围被击散的八朵金莲以无比飞快的速度聚拢起来,她长吸了一口气,低声念起了法诀,手中的镜子忽然间就变大了起来,忽然十二个兽头张牙舞爪的吼叫着,声音震天动地,她把手往回一招,兽头的口中就喷出了一条条的青气,把外面的火焰裹住,然后如长鲸吸水一般的向回倒贯。

    她的手紧握着那面镜子,手腕微微的颤抖,无数的火灵气被兽头吸进来,虽然大部分被抵消了,但仍有一部分冲进了她的经脉。顾颜本身就是火灵根,对这种气息最为敏感,本身的火灵气与其互相交织着,让她经脉中无比的难受。

    这时被任中杰掷上半空的金铙变得无比的光亮,映着地下八盏残灯的影子,焕发着绚烂的异彩,任中杰站在地下,面色肃然,手中不停的打出一道又一道的灵诀,金铙变得愈加的厚重起来,从空中飞快的向下落。

    重如山岳的压力飞快的从上至下压迫而来,顾颜觉得全身的骨头都像要断掉了一样,她清叱了一声,手中的镜子猛地扬起,手指在镜面上飞快的划过,吟道:“安得玉龙三百万”随着她的吟声,十二个兽头变得无比的狰狞,头上刻着的花纹飞快的变幻着,然后顾颜猛地用手敲了一下镜面,当

    一声清响,随后这面朱颜镜就被一层青蒙蒙的光华所笼罩,然后一只巨兽从上面飞扑了出来。这头怪兽长着蛟龙一样的身躯,四足,双翼,张着血盆大口,飞快的冲出来,对着那面金铙拼命的迎了上去。

    轰的一声巨响,就如同天崩地裂一样,顾颜觉得手上的镜子传来了一阵巨震,她勉强用右手扶着左臂,才使这面镜子没有从手中脱落。

    金铙被撞得四分五裂,无数的火星散布了整个大殿,顾颜的眼前也豁然开朗,灰暗的偏殿之中,几盏孤灯摇曳不停,面前是任中杰灰白一样的脸色,注视着顾颜,震惊不已。

    他寿元早就过了百岁,筑基也有几十年的工夫,虽然还没到中期,但也是筑基初期顶峰的实力,随时都有可能突破,此处的宫殿更是他经营了几十年的所在,布下的阵法步步杀机,寻常的筑基散修,就算两三位同来,没有趁手的法器,都极可能被他灭杀,现在却被顾颜这样一个刚刚筑基的女修破阵而出

    顾颜看到阵法虽然被破,但这位布阵者似乎并未受什么伤,只是感到十分震惊,她当机立断,飞快的收取了朱颜镜,同时已从乾坤袋里催出了锦云碟,一道白光流过,已经飞快的掠空而走。

    任中杰看着地下的一摊血迹,眉头紧紧的皱了起来,沉吟道:“此女看破了我的行迹,应当立即回去向掌门人禀告才是,可是只有三天,雕像就要出土,这时候怎么能离得开此女破了我的金叶莲花,真是坏了大事”

    他猛地一挥手,一张符篆从他的手中飞出,整个偏殿都被一层金光罩了起来,然后殿门就自动合了起来,殿门外显示着几个大字“闭关三日,闲人莫入”

    顾颜自然不知道他干了些什么,她驾驭着锦云碟飞快的向城东掠去,直奔林虎子的府邸,这个时候,顾南的府中并不安全,因为她不知道那个国师会不会动用皇城的军事力量来搜寻她,在她受伤的这个时候,两个人正面相抗,顾颜的胜算估计连一成也没有。躲在林虎子的家中,又有谁敢去搜这位军方第一人的府邸至于地上洒下的一行行血迹,她根本理也不理。

    落到林虎子为她预备的那间静室之前时,她的脸色已经变得苍白无比,飞快地收起了锦云碟,看也不看四周一眼,步履踉跄的冲进了屋子,到了榻前,飞快的坐好,从乾坤袋里拿出了一大堆丹药,一股脑儿的塞了下去。

    这次是她吃了一个大亏顾颜不能不承认,在凡人的世界中,她轻敌了

    她自以为比起一般的修士,见过更多的风浪,筑基成功之后,她镇慑过同级的修士,用阵图困住过两个筑基中期的高手,还仗着法宝,与一位结丹高手正面相抗,但她忘记了,这几次,她要不是占了先机,要不就是取巧,没有一次是硬对硬的比拼

    这次在皇城,就让她吃了一个大亏。她自以为可以掌握一切,却被人暗中埋伏,如果不是她强行运使朱颜镜,极有可能在阵法中被困住,丢掉性命。顾颜在飞回来的途中,就无时无刻的不在提醒自己,永远不要小视你的对手

    她飞快的把一瓶聚灵丹都吞了进去,这才觉得略微好受一些。在阵中,她用朱颜镜强行收取了八道金莲,虽然上面的火灵气被化作了大半,但还有一小部分冲进了她的经脉,这些火灵气不同于冰灵焰的淡然,也不同于紫罗天火的霸道,而是带着一股辛辣的戾气,根本无法与她体内的火灵气融合,只有用体内的真火,将其一点点的炼化。

    顾颜回想着对敌的时候,任中杰娴熟的控火之术,心中也十分的惊讶。在这个世上,火灵根本来就是极为少见的,而控火之术更加的罕见,顾颜也是全凭着自己的摸索,一点点的学习操控火焰之术,而这个对手,控火之术的厉害,似乎并不在自己之下。

    顾颜略想了一想,就写了一张便笺,贴在门口,说自己因为修炼的时候出了些岔子,要闭关三天,告诉林虎子不必前来打扰,然后把便笺贴在门上。随后她关好了门窗,把阵图放出来,在周围布好防护,随即她掐动灵诀,光华一闪,她就进入了混沌空间疗伤去了。

    随着门窗关闭,灯也一下子熄灭,这间无人的小院,重新又变得幽暗起来。过了不久,就从墙边的深处,走出了两个人来。一男一女,那个女子穿着便服,用帕子捂着口,仍然惊讶的合不拢嘴,“她居然是飞回来的,她是妖怪,她真的是个妖怪”

    这个女子,居然就是林虎子的妻子,那位出身名门,气质高贵的陈音韶。她身边站着一个身材不高的男子,大概三十几岁年纪,脸生的很是白净,没蓄着胡须,眼睛里闪着深邃的光,一看就是心机深沉的人。

    他沉声道:“噤声她们都是有道行的人,说不定会知道你的行踪,我们还是走远些再说话吧。”他扯着陈音韶走到了远处的偏厅,又说道,“妹夫今日不归吗?”。

    陈音韶说道:“他说是出城练兵去了,两天后才能回来。”边说着,又用手绞着帕子,恨恨的说道,“刚去了两个月回来,还练什么兵,还不是嫌我在府里面碍了他的眼了。我说他刚弄了这个妖精进门,怎么就舍得出去,难不成是两个人约好了,在外面相见?”

    男子挥了挥手,“小妹,你也不要太妒忌了,妹夫是大将军,一人之下,万人之上的地位。弄几个美妾不是常事?你成天盯着这些鸡毛蒜皮的小事,弄得家宅不宁,何苦来哉”

    陈音韶哼了一声,“你们男人只会这样说话”她说了一半,忽然间头低下去,声音变得细微起来,“二哥,我也知道你说得在理,只是我做不出那样贤惠的事情,帮着自己丈夫找美人儿服侍,我的心就像针扎的一样痛”

    男子叹了口气,“不管怎样,二哥还会不帮你么,陈家的女儿,怎么会让别人欺负?陈成不管是在外地当刺史,还是在朝中作卫军将军,心里总还是记着我这小妹的。今天这事情,明摆着这女子是个妖人了,你打算怎么办?”

    陈音韶擦干了脸上的几丝泪痕,说道:“若是好人家的女子,我虽然不忿,悄悄打发她走也算就了,再送些礼物便是。可是她明摆着是个妖精,要是图谋家里的财产,甚至将军的性命,那如何是好?二哥,你在国师的门下学道法,一定精通降妖伏魔之术,这次一定要帮妹子”

    陈成沉吟着说:“国师法术精深,降妖必然是手到擒来,我虽然不能与国师相比,但也会几手。只是这女子看上去道行很深,大概是修炼多年的精怪,好在今天她回来面色苍白,口吐鲜血,想必是受伤了。我这里有师父赐下的伏魔阵旗,以及雷符一道,预先埋伏,必能将她拿住。”

    陈音韶大喜,起身盈盈下拜,“妹子代夫君及小女,多谢二哥了”
欢迎您阅读蛇发优雅所写的小说仙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