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诀 卷二 知北游 108章你是谁?

作者:蛇发优雅 类别:武侠修真
    “慢着”林虎子赶紧叫住她,“刚才的事情还没说完,阿颜,你在我府里住下好么?等我去内宅片刻,咱们再行详谈。”

    顾颜想了想,也就点了点头,“那你安排吧,只需一间静室即可。”

    “什么?”那姓陈的女子见林虎子居然要留顾颜住宿,脸上顿时更冷洌了三分,只是看着林虎子铁青的脸色,最终还是没再说话。

    林虎子点了点头,“我马上安排。”

    顾颜便向着林英笑了一下,然后施施然的走出门去。并没有看林虎子的妻子一眼,既然不喜欢她,自己也乐得清静,作为一位修士,实在没必要去和一位凡人计较什么。

    那女子见林虎子追出了门去,就不回来,脸色变得更加难看,重重的跺了一下脚,拉起了林英,说了声:“回去”然后头也不回的走了。候在屋门外的几个侍女飞快的跟了上去,却只能看见一个背影。

    林虎子唤来管家,为顾颜安排了住所,这才怒气冲冲的回了后宅,他进了花厅,看也不看一眼,把手中的头盔放在中堂上,然后一**坐下来,怒气勃发的说道:“陈音韶,我出去两个月,刚刚回城,你非要找不痛快是不是?”

    他见林英怯怯的在门口探头探脑,就挥了挥大手,“丫头呢,带英子出去,免得把她吓着”

    两个噤若寒蝉的小丫头赶紧过来带走了林英,本来刚刚把林虎子的头盔放好,掸去了尘土,正要为他倒茶的陈音韶听到这些话,眼眶一红,泪珠儿当时就落了下来。

    她用手拭去了泪水,脸上顿时变得寒若冰霜,“将军说这些话,不觉得没道理吗?你身为越国的大将军,军方中第一人,在门口对一个小姑娘如此忘形,朝野之间会怎么看你?我要是不出来,谁知道会传成什么样子

    “再说那小姑娘才有多大年纪,你说她是你的旧识,谁会相信”陈音韶的眼圈儿又开始红了,“将军若要在外面寻什么相好,也请给妾身留几分面子,不要带回家来,还要当面折辱妾身,不单府内的下人看了笑话,在同胞的姊妹前也抬不起头来”

    “放屁”林虎子霍然的站了起来,“谁敢在我的府里造谣生事,老子行军法,斩了他的脑袋”他语气略放缓了些,说道,“阿颜是我童年时的总角之交,与我同岁,修炼过驻颜的功法,看起来年轻了些,你告诉府里的下人,不可胡乱猜忌。”

    他边说着,边解下身上的甲胄,换上了家居的长服,看陈音韶还要说什么,就说道:“我留她在府里住下,你要告诉下人们好好侍候,至于其它的话,不要再说了,我也不想听。我知道陈家在越国有势力,你父亲是宰相,你哥哥们都在地方当大官,但是我林虎子不管这个,我只认手里的刀剑”说完就大步的走了出去。

    陈音韶望着他出去的背影,重重的一跺脚,把头上的珠钗之类的首饰扔了一地,怒了片刻,才喝道:“来人”

    一个战战兢兢的侍女出现在门口,陈音韶说道:“拿我的名贴,请舅老爷过来,记着,不许让老爷知道”

    夜色已深,万籁俱寂,顾颜驾驭着锦云碟,静静的飘浮在皇城的上空。这座皇城经过了越国几十代皇帝的积累,建造得巍峨而又雄伟,就如同一个真正的城堡。

    但在顾颜这样的修士眼中,也不过只是一晒罢了,论及气势,甚至还比不上顾家在青云山的小城,更不用说与当年在洛地所见的那些大城相比了。凡人与修仙者的差距,果然不是靠着财力和权势能够弥补的啊。

    她从林虎子口中得知了那位国师的相貌,与她在八岁那年时所见到的,追杀自己母女的任中杰并无什么差别。于是她晚上便夜入皇城,准备来找这位国师。一个只能在凡间混富贵的修士,自然不会放在她的眼中。而她也不想在林府多呆,虽然遇到林虎子这种儿时玩伴让她很是欣慰,但作为一个已经筑基,心性磨练的无比坚韧的修士,她却不会像凡人那样耽于儿女情长。

    她面对着下面这个庞大的皇城,开始放出神念,感受着里面的气息。虽然林虎子并不知道那位国师在皇城的什么位置,但凭借她筑基的修为,可以清晰的用神念扫视整个皇城,感受到里面任何一个不高于她的修士存在。

    在越国这样一个满城都找不到几个修仙者的地方,顾颜肆无忌惮的全部释放着自己的神念,在空间升级之后,她的神念比起一般的修士更加的强大,可以笼罩整个皇城。慢慢的,她的目光就停在了皇城后面的一座偏殿之上。

    那是一个很冷清的地方,根本没什么人迹,也只有十分黯淡的灯火,几盏孤灯在风中摇曳,似乎是随时都要熄灭的样子。

    然后随着接近这间偏殿,顾颜的脸色却变得慢慢肃然起来。她猛地停住脚步,又把神念延伸出去。

    在偏殿里坐着一个人,周围点着几盏灯,他就静静的在那里打坐,似乎周围一片寂静。这个人的修为并不高,也就是炼气三层的样子。

    她想起当年见过的任中杰,只是属于那种灵根极为稀薄的人,这种人在学武的时候,一般进境会比别人快些,如果遇到合适的机缘,也能够炼气入体,但不过是炼气一二层罢了,他能够到炼气三层,已经很不简单了。

    她用手指一弹,一道无形的青气就将周围都罩住了,以免此处的动静被人察觉,然后她缓步迈入了殿中。

    在她进殿的同时,在殿中盘膝打坐的任中杰也睁开了眼睛,他脸上的神情严肃无比,显然也感觉到了来者是一个十分强大的存在,“何方的道友来访”

    顾颜站在偏殿的门口,静静的看着他。这个人可以说是促使她踏上修仙之路的人,当年只是在八岁的时候见过一面,记得只是他凶恶的模样。现在看来,这位以前需要仰视的存在,与当年的样貌并没什么变化,只是脸上那条伤疤不再像原先那样刺眼,其余的一如往常,至少已经二十几年过去了,算来他也有六七十岁,作为一个炼气三层的修士,也算是要进入人生的暮年了吧。

    顾颜淡淡的说道:“你,还记得我吗?”。说完,她就轻轻的把身上的威压释放出去。

    任中杰本来是站了起来,手伸在袖子里,似乎是要去拿什么东西来抵抗,这时感受到了顾颜身上所释放出来的,筑基修士的威压,脸上顿时露出了惊骇无比的神色,他双膝一软,就跪倒在地,“小人拜见仙师”

    顾颜挥了挥手,忽然觉得兴趣索然,自己当年因为他的追杀而踏上修仙之路,念兹在兹的要向他寻仇,但这个人现在却无比顺从的匍匐的自己脚下。

    她淡淡的说道:“不认识当年在东海渔村的故人了吗,可还记得我是严若然之女?”

    任中杰的眼睛瞪得如铜铃一般大,脸色变得灰白,惊讶的说道:“你,是当年的那个小姑娘”

    顾颜挥了挥手,“旧事我不想再提了,你说出我母亲的下落,说得清楚,我就赏你一条全尸好了。”

    她目不转睛的看着任中杰,以这个人的修为,在她面前,不过如蝼蚁一般,挥挥手就能取他的性命。但现在的心情却有些紧张,二十几年的追寻,不敢或忘的心结,今天或许就能有一个了结。

    任中杰跪在了那里,他的全身不停的颤抖着,眼睛里闪着绝望的光芒,周围的几盏孤灯飘忽着,火焰几乎要熄灭下来,过了片刻才说道:“当年的旧事,都是小人的不是,还望前辈高抬贵手,饶小人一条性命吧”

    顾颜淡淡的道:“你也是一位修士,应该知道,修仙者向来恩怨分明,有恩必报,有仇必申,否则必成心魔。以德报怨,何以报德?你修行了多年,行事干脆一些,非要我用搜魂之术么?”

    搜魂之术是修为差距相差在一个层级之上才可以使用的秘术,用大法力强行搜寻受术者脑中的信息,如犁庭扫穴一般,搜魂之后,受术者的识海也被破坏的干干净净,若是凡人受了此术,会变成神智全失的废人,修士也要修为大减,今后再也晋级无望,是极为厉害的一种法术。

    顾颜曾经和明无妄学过一种秘法,可以减轻受术人的伤害,但并没有兴趣在任中杰身上试用。她只是用淡然的目光看着对方,等待着他的答复。

    任中杰一咬牙,站起了身来,他的嘴唇不停的颤抖,脸上似乎一下子老了几十岁,向前踏了几步,“仙师,请容小人回禀”

    顾颜皱了皱眉,她从进入这间偏殿,就一直觉得有些不对,看着任中杰越凑越近的这张脸,她忽然想了起来。

    离她上一次见过任中杰已经近三十年了,作为一个只有炼气入门的修士,寿命比常人并不延长多少,而他居然没显出什么老态。她心中忽然现出了警兆,飞快的退后,喝道:“你是谁”
欢迎您阅读蛇发优雅所写的小说仙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