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诀 卷二 知北游 100章收取朱颜镜

作者:蛇发优雅 类别:武侠修真
    顾明泽答应了一声,让惊惶的众弟子各回其居,忽然像是想起了什么,轻轻的一拍额头,“十六妹也在那里,莫要出什么乱子吧。”把刚得到的一件灵器收好,随后又飞奔了出去。

    顾颜驾驭着锦云碟,向青云山的南麓飞去。从顾家延伸出来的那条灵石矿脉,源头就在那里。由竹山教派弟子看守,还有一位筑基修士在此地驻扎,以防生变。

    顾颜飞到了矿脉的上空,看到这里散布着修士的居所,有一些只有炼气一二层的弟子,似乎正在将里面开采的矿石运送出来。那些矿石经过了高级修士用法力切割之后,变成了一个个的方块,回头再经过冶炼,就成为通用的灵石。

    顾颜看到矿脉里的灵气已经稀薄的不行,这条矿脉看来过不了多久,就要报废了。想到顾红叶把矿脉中九成九的灵气都引走,只给他们留下了一点残羹剩饭,就不禁抿着嘴轻笑起来。

    这时地面上的那些弟子已经看到了天上的顾颜,都感受到了筑基修士的威压,顿时惊惶的喊叫起来。地面上走出了两名身穿法袍的弟子,大概都有炼气十层的修为,抬头望着天空,行了一礼,问道:“前辈是哪里的修士,来此何事?”

    想必是看出了顾颜散修的身份,虽然客气,但言语间自有一股门派弟子的倨傲。顾颜也不和他们客气,淡淡的说道:“我是顾家之人,来取一件故物,无关人等,请速闪开”

    那两人听到是顾家之人,脸上就都变了颜色,对视了一眼,说道:“即是顾家之人,还不知此地是竹山教所治么,何来你家故物?”

    顾颜怒道:“大胆”她以筑基修士的身份,对二人和颜悦色,两人却如此的倨傲。她也不再多话,手一扬,宝镜盘旋着飞了起来,十二个孔洞中都放出了光芒,落在大地之上,顿时升起了十二道光柱,她喝了一声:“镇”然后光柱的包围内,所有灵气顿时被禁锢住了,那些人感觉自己一下子失去了灵力,再也不能使用法力。

    两个炼气修士的脸色变得不好看起来,说道:“前辈是要与竹山教为敌么?”

    顾颜并不答话,她将手一招,掐动了灵诀,地面就隐隐的颤动起来。然后她猛地将手向上一扬,十二道光柱就冲天而起,随后轰的一声巨响,尘土飞扬,石头的碎屑漫天飞舞,地面就出现了十二个硕大的深坑

    顾颜将手一挥,就有一片的青气笼罩在深坑之上,然后她凝神静气,十根手指不停的舞动,像是有一根根无形的丝线,牵扯着深坑里的东西不停的向上。

    那些修士们无奈的眼睁睁看着,却根本无法动作。只是大声的叫喊,这时在不远处传来了一个男声,平和而带着几分悦耳,“道友来此何事?”

    顾颜转头看去,就见不远处站着一个身穿蓑衣,背上戴着斗笠的少年,他似乎是刚从一片树林中出来,身上还沾着几片草叶,正是已经多年未见的陆嘉言。

    他们从坊市第一次相遇之始,也不过只见过三面而已,但顾颜出走天目山,倒有一半原因是因为他。在他边上还站着一个人,脸上带着红晕,还有几分惊讶的表情,居然是,顾若雨?

    看着这两个人挨得甚近的模样,顾颜不禁觉得怪怪的。她淡淡的说道:“陆道友别来无恙否?”

    陆嘉言也是筑基的修为,他这时比当年显得成熟了些许,神色也更加平和,看不出喜怒。向着顾颜微微点头,“甚好,还未恭喜道友筑基。听说道友在浮玉门小比之中,以一敌二,大露了一番威风。”

    顾颜道:“只是取巧,何值一提?”她口中与陆嘉言说着话,手指却不停的动作,一道道的灵诀飞快的投下,地面上云蒸霞蔚,似乎有无比沉重的东西从十二个深坑中缓缓的升起。

    那两名弟子高声喊道:“陆师叔,这位前辈口称我竹山教的矿脉之中,有她家的故物,无端下手,禁锢住我等的灵气,还请师叔主持公道”

    陆嘉言眉头一皱,沉吟不语,这时忽地在天空之上又传来了一个阴戾的声音说道:“此处已由顾家归奉竹山教,何来她家旧物?”话音未落,一股阴森森的风扑面而来,顾颜一抬头,见空中浮着一只长嘴雕翎的怪鸟,上面站着一个道人,穿着四极八卦阴阳鱼的道袍,瘦长的脸颊,面色阴冷的向下看。

    陆嘉言皱了皱眉,扬声说道:“鹿师兄,我是此地执事,代掌竹山教于灵石矿脉中诸事,你来此做甚?”

    那位鹿师兄冷笑道:“你还记得自己是竹山教中人么,要不是我来,你怕是早就昏了头,把这里的东西都拱手送给心上人搏取欢心了吧?”他又看着顾若雨,“作为一名修士,就应该潜心修行,顾家现在衰微,那就潜心的修炼,以求走上正道,不要总想这些歪门邪道的东西”

    顾若雨见到了顾颜,本来脸色就有些惶恐,这时听了那位鹿师兄所说的话,脸色变得更加的苍白,嗫嚅着说道:“我没有……”一边说着,脚步不自觉的向后退去。

    陆嘉言眉头一皱,用手拉住了她的手,把顾若雨护在自己的身侧,扬声说道:“这是我的私事,何劳鹿师兄动问?”

    正在收取法器的顾颜不禁叹了口气,这位当年骄傲而自负的十六姐,如今牵扯到情爱之事,也像变了个人一样。软弱而多愁善感,果然是女修在修行时的大敌啊。

    那位鹿师兄冷冷的说道:“你嘉言公子风流多情,想在外面找乐子,谁也管不着你。可是牵涉到门派之事,那就由不得你送私情了。”他的面容忽然变得严肃起来,手中拿出了一枚紫色的玉符,高声说道,“奉掌教真人敕令,陆嘉言速速回山,闭关三年,未得许可,不得下小竹峰”说完把手中那枚玉符高高的举起。

    陆嘉言皱了皱眉,还要再说什么,这时忽然从远处的天际传来了重重的“哼“的一声,声音并不大,但却具有极深的威严,陆嘉言的面色顿时一变,他对顾若雨说道:“等我”随即身子就飞快的升起,然后如流星一般的向着天边飞快的遁去,不过片刻就不见了踪影。

    顾颜敏锐的看到,在二人分别的一刹那,他似乎把一件东西,塞进了顾若雨的手中,而顾若雨也视若珍宝一般的小心收了起来。她见顾若雨一个人,孤零零的站在那里,绞着手指,显得手足无措的模样。就伸手一招,把她带到了自己的锦云碟之上。

    这时那位鹿师兄也转过了头来,双目炯炯有神的看着她,“在下竹山陆掌教门下六弟子,鹿鸣真人,不知是哪位道友在此?”

    顾颜不禁笑了,“不过筑基初期,居然也称真人?”她淡然的说道,“在下来自顾家,到此收取祖师留下的一件故物,这位道友,还请行个方便”

    鹿鸣用十分倨傲的神色看着她,“你就是当年顾家的那个小姑娘么,居然筑基有成归来。你应该知道,此地当年已由顾家奉给竹山教开采灵石,既归竹山教治下,所开采出的东西自然也归竹山教所有,你说这是你家故物,有何道理?”

    顾颜微微一笑,“本来要向陆掌教请见,既然鹿鸣道友在此,就烦道友传话。当年顾家遇生死之难,蒙竹山教相助,以灵石矿脉相托。如今灵石矿脉将尽,顾颜在此想与陆掌教相请,顾家今日脱离竹山教治下,从今以后,两不相干”

    顾颜这番话,却不是无端而生,而是她在见到顾明泽与顾家现在的情况之后就经过了深思熟虑的想法。当年海外修士来顾家寻仇,顾衡臣上小竹峰请援,以青云山的灵石矿脉相托。竹山教并未在第一时间来援,也就是并未真正收纳顾家之意,只是顾衡臣用灵石矿脉,换取一个出手相救的机会。并在顾家衰弱的这些年加以庇佑,免得被其它的修仙家族所吞并。

    如今灵石矿脉开采已尽,而顾家的这些少年也已经长成,顾明泽与几个出色的同辈都修到了炼气八层,顾若雨则拜入浮玉门下为入室弟子,又有顾颜这样年轻,就筑基成功的修士,可以说人才渐渐兴旺,已经有了中兴之象。海外那些人在当年的一战中都死伤殆尽,已经不再担心有寻仇之意,因此这时候,已不再需要竹山教的庇护,双方解释彼此的关系,正是心照不宣之意。

    鹿鸣听了不禁愕然,过了半晌,才发出一阵似乎是怒极而生的笑声,“既入竹山教治下,就应该老老实实的服从掌教真人,焉能存有二心?你好大胆子”

    顾颜淡淡的道:“我所说的话,即顾家上下一体之心,你所言,能代表陆掌教当面么?”
欢迎您阅读蛇发优雅所写的小说仙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