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河风暴 卷一 龙蛇九变 第346章 断裂

作者:快餐店 类别:武侠修真
    第346章断裂

    (更新来晚了,五六千字的二合一章节。)

    神火金刚!

    那一刻,四象城区域附近的丹道强者,都齐齐生出感应,血脉灵魂中,产生莫名的颤栗,整个战场,死寂一瞬。

    无数人的目光,投向四象城的某个方向。

    在那无数刚烈炎爆,啸声震天的区域中心,一个通体泛金透红的金刚体魄,短时间内从渺小人类之躯,拔高至近两丈,宛若一个金刚小巨人。

    徐玄整个身形,萦绕在一层呼啸爆裂的神火虚影中,**力量、攻击力、爆发力,都提升近一个层次,让全场的修者,包括那些丹道强者,都是心惊胆寒。

    “好可怕的气息……”

    敌我双方的丹道强者们,目光对视之下,脸上带着深深的悸动和惊惧。

    在成功催动神火金刚秘术之后,徐玄自然毫不犹豫,悍然一拳轰向对面的敌人。

    太皇长老心神一颤,却早有防范似的,急速运起一面古铜盾牌。

    那古铜盾牌竟然是一件三品防御宝器,顷刻间在身前凝聚成一层暗青色光影,宛若铜铁般的色泽,固若金汤。

    以他元丹初期巅峰的修为,超凡脱俗的仙法造诣,全力运转古老流传的皇族宝器,其防御威能,放眼昆云修界老牌元丹老怪中,都是首屈一指。

    嗙轰——

    一道惊心动魄的重撼,回荡整个战场,令得附近百里,千千万万的修者生灵,心惊肉跳。

    太皇长老的身体,如同断线的风筝,一下子被打飞坠落几百丈,,立即吐出一口血,面色泛白。

    嘣嗡!

    他手中的的暗青色盾牌,光华骤然黯淡,那铜墙铁壁般的暗青色光影,顿时支离破碎。

    太皇长老惊魂不定,紧握古铜盾牌的那只手,虎口震裂,鲜血直流。

    因为见证过徐玄上次施展神火金刚、险些灭杀东方霸的场景,太皇长老在战斗中,一直在提防,并准备好皇族传承中古老的三品宝器“古青铁壁”。

    纵观昆云修界的历史,达到三品以上的宝器,凤毛麟角。像是名剑银蜃等顶尖法宝,都不过是四品宝器。

    而防御宝器,炼制所需材料,比一般宝器要多几倍。

    故而,三品宝器的“古青铁壁”,放在昆云修界,已经是最顶尖的防御法宝。

    但即便如此,在万全准备之下,太皇长老正面承受徐玄一击,也是一下被击飞,受伤不轻。

    太皇长老无法确定,自己能在徐玄手中坚持几招,此刻他紧握古铜盾牌的整条手臂,一阵酥麻,几乎失去直觉,手中的古铜盾牌,也在轻微呜鸣。

    “不愧是太皇长老,造诣火候,比东方霸强多了,但是区区皇族,竟然臣服于东方家,今日,休怪我下手无情……”

    徐玄高大金刚的体魄,悬浮半空中,淡淡一笑,单手蓦地往虚空中一握。

    唰!

    下一刻,就见徐玄手中出现一把狰狞霸道的暗金色长戟重器,其表面立即泛起一丝丝诡异的蓝纹,充斥一股暴虐毁灭的气息。

    那方天画戟在徐玄手中,蓦地巨大化,暴涨至二三十丈,

    同样是巨大化神通,应用在法宝道具方面,比人类等血肉之躯,要容易许多。

    巨大化的重器,能发挥出最原始可怖的力量,何况是在徐玄这等远古体修手中。

    呼哧轰——

    徐玄眼中厉光一闪,天画戟破空缓缓抬起,虚空中顿时产生一道晴天霹雳,“轰隆”巨响中,无数蓝色雷弧轰鸣窜动,内中辉映簇拥开山裂地的赤金色光斩。

    尽管这一戟的出手速度不快,但在酝酿过程中,产生越来越强的力量。

    那一戟斩出的过程中,狂暴、炎烈、毁灭、沉重的气息,融贯在霸凛神威的一戟中,

    不好!

    太皇长老心神一悸,陡然感受到一股致命危机,之前在王都里与东方霸交手的时候,都不见徐玄使用此法宝。

    他下意识第一个反应,就是跑!

    尽管太皇长老现在臣服于东方家,但绝不可能真正为东方家卖命。

    如此毁天灭地的一戟之威,就算是昆云第一人的东方军,也不愿意正面硬撼。

    在一股致命危机的压迫下,太皇长老竭尽全力,周身窜起急促惊魂的风雷刺响,苍白的面部,被暗青色的风雷之光,辉映的铁青阴暗……

    “太皇长老有危险了……”

    另外一方,正在与木偶小丑战斗的绿袍老魔,刚才眼角余光看到徐玄神火金刚的威能,心头惊彻,寒意蔓延,而此刻眼见那徐玄这般破灭睥睨的一戟,惊惧之余,为太皇长老暗捏了一把汗。

    可是他的对手,那只木偶小丑,难缠之极。

    就在徐玄出手的同时,木偶小丑陡然取下背后三支标枪中的一把紫色标枪。

    咻嗤——

    那标枪上闪动一片耀眼触目的紫色雷弧电光,霹雳啪啦作响,势若雷霆,破空射出的过程中,眨眼间暴涨至十丈之长,宛如一道横贯天际的惊雷虹光,在电闪雷鸣的尖锐刺啸中,闪电般刺到绿袍老魔身前。

    绿袍老魔面色一变,那标枪速度太快,他躲无可躲,只得催动魔功硬撼。

    砰啪轰——

    惊雷般的标枪,洞穿磅礴厚实的滚滚绿焰黑雾,刺进绿袍老魔体表萦绕的绿黑光纹罩,雷电之光在周身横行肆虐,强大的洞穿力,让他身形连连倒退。

    绿袍老魔嗷嗷直叫,狼狈不堪,那一片可怕的雷电之光,横行肆虐,在身上留下了好几片燋痕。

    就在此刻,徐玄全力酝酿出的破灭一戟,雷霆斩出。

    咻唰——

    太皇长老惊心胆颤中,毫不犹豫,身形化作一道风雷光影,天地间罡风雷鸣大作,一眨眼遁出几十丈,跑得不见踪影。

    不愧是昆云修界资历修为最老的元丹强者,哪怕是逃跑,都是惊世骇俗的场面。

    但是在同一刻,徐玄手中酝酿到极致的方天画戟,雷霆斩出,炸雷般的轰响,震动整个战场,天虚间仿佛出现一道金色裂缝,四周雷电轰鸣,将所过之处,一切事物粉碎。

    俨然间,这一幕仿佛配合了千百次:

    徐玄手中方天画戟刚一斩出,太皇长老正好化作风雷光影,在天际一闪即逝,消失不见。

    仿佛那一斩,把太皇长老劈出九霄云外。

    然而,事实真是如此吗?

    “不好——”

    一道恐慌到极致的叫声,从侧方的绿袍老魔身上传来。

    在无数蓝色雷弧轰鸣窜动,那一道乍似裂缝般的赤金色光斩,携带开山辟地之势,随着太皇长老逃跑,陡然转折,劈向正被木偶小丑逼得狼狈不堪的绿袍老魔。

    绿袍老魔吓得魂飞魄散,心惊胆寒,他万万没有想到,徐玄酝酿到极致的一戟,真正的目标,竟然是自己。

    什么!

    已经逃出百丈开外的太皇长老,面色一窒,身形僵立,难堪之极,失声道:“怎么会这样!”

    场上许多暗自打量这边战场的双方高层,也是万般震惊。

    徐玄的真正目标,不是太皇长老,而是绿袍老魔。

    刚才他一戟斩出的过程中,速度不快,显然是在刻意蓄积力量,给太皇长老带来的逃跑的机会。

    面对神火金刚和方天画戟的破灭一斩,且是蓄积力量的恐怖一戟,在有机会逃避的情况下,太皇长老肯定不会硬碰。

    故而,徐玄斩出方天画戟的那一刹,正好是太皇长老化作风雷而逝的时刻。

    徐玄俨然算计好了前后过程,太皇长老肯定不敢硬撼,只会逃跑,否则不死也重创。这也是建立在皇族被迫归顺东方家,没有多少中心的条件下。

    砰轰咔——

    那方天画戟在神火金光体魄增幅下,蓄力一击,摧枯拉朽间,把视野内一切化作齑粉。

    木偶小丑与主人心神相连,早有防备的“嗖”的一下,逃离事发之地。

    “啊……”

    凄厉的惨叫从破碎的绿黑光雾中传来,饶是那绿袍老魔竭力挣扎抗争,也难逃一劫。

    一者,徐玄对他出手,本身就是出其不意,且蓄力到极致;二者,绿袍老魔正好被木偶小丑的紫色雷电标枪克制,处于狼狈不堪的状态下。

    种种算计和因素的促成下,绿袍老魔根本没有任何生机,在那毁灭惊心的乍似裂缝般的赤金光斩的洪涛中,化作碎片,彻底销声匿迹……

    成功斩杀绿袍老魔,徐玄目光蓦地一转,似笑非笑,望向太皇长老。

    太皇长老肌体发寒,脸色难堪之极,在敌我双方众多修者的注目下,自己被徐玄一戟之威吓得落荒而逃。

    可事实上,徐玄那一戟,根本不是对付他。

    一举斩杀绿袍老魔,吓退太皇长老,徐玄赢得的战绩和声威,超出想象。

    而且,在东方家与张天盟的抗衡中,这还是首次有元丹期的老怪陨落。

    徐玄之所以不选择杀太皇长老,一方面是对方修为、造诣,乃至警惕性,没有十成把握,就算成功,也要多费心力,另一方面,皇族归顺东方家,没有多少中心,搞不好还是其内部的一颗毒瘤。

    试想,以太皇长老的崇高身份地位,在昆云国掌权这么多年,岂会真正忠于东方家,一旦有逆反的契机,绝不会放弃。

    “绿袍老魔死了……”

    这边的动静,震惊战场上大多数的丹道强者。

    一个元丹期老怪的陨落,绝对非同小可。在昆云国里,凡有元丹老怪坐镇的家族,才能成为超级大势力。

    绿袍老魔是九穹重城的掌控者,他一下陨落,足可动摇一部分军心。

    算计成功之后,徐玄深吸一口气,操控木偶小丑,杀向已经受伤的太皇长老。

    他自己的目光,望向四象城另外一片区域的惊天大战上。

    徐玄有些担心聂寒和东方军的战斗。

    东方军尊为昆云第一人,其真正巅峰的实力,远远无法估量,聂寒恐怕难以应付。

    而就在这时,东方军紫黑色的可怖身影,比以往拔高了几分,宛若一尊魔神,双眼瞳孔中被一片血色蔓延,周身凝聚出几尺厚的紫黑煞逛,内中扭曲延伸出惊魂的血煞光气,融汇成一种魔煞血杀之光,紫黑血红的气息,覆盖东方军的每一寸肌肤。

    此刻东方军提升的战力,远超当日在北丰重城前击伤徐玄的实力。

    聂寒纵使有天蝎魔剑在手,在对方不断攀升,攻击霸道无尽的情况下,也是险象环生。

    更重要的一点,天蝎魔剑对法力剑意的消耗太大,聂寒受修为境界限制,耐久不足,眼看就支持不了多久。而东方军气脉悠长,攻势无穷无尽,永无止尽的提升。

    “不好,聂寒有危险了。”

    徐玄先让木偶小丑牵制受伤的太皇长老,自己连忙往那个方向赶去。

    “哈哈哈……张天盟斩杀了本族一位元丹强者,我东方军岂会落后?”

    东方军面庞隐隐扭曲,血红的瞳孔中,迸射出惊人的杀机,手中“紫霄天刃”掀起滔天的紫煞刀浪,更是融汇一股剥离生灵本质的诡异血芒。

    那层层紫煞刀刃锋芒与触目惊魂的诡异血杀光气交织,形成一道倚天劈地的紫煞血刀浪长河,那一刀劈出的瞬间,天地间魔煞冲霄,血光染青天,威势可怖之处,甚至还胜过徐玄刚才斩杀绿袍老魔的毁灭一戟。

    “这东方军的实力,在血脉秘术的催动下,竟然提升到如此地步。”

    远在战场另外一角心不在焉的太皇长老,暗暗吃惊。

    聂寒本是在强弩之末,面对如此让天地变色的绝强一刀,有心无力,但他棱角分明的面庞,冷酷刚硬,没有丝毫畏惧,眼中透射出惊人的厉芒。

    那眼神里除了果决和冷酷、还充斥着不顾一切、摧毁一切的意志。

    蓦地,一股逆难而上、誓死如归的毁灭剑意,从聂寒身上冲天而起,连那无尽的魔煞威压,血腥杀气,都难以隔绝。

    天蝎魔剑在聂寒手中暴涨,黑雷剑气铮铮扭曲,无限膨胀,一股无以形容的破灭黑气,眨眼间蔓延天地间,迎上东方军的斩天灭地的的紫煞血刀长河。

    顿时,天地间呈现出惊人一幕,一个模糊扭曲的半边魔蝎巨影,在天穹间现身,散发无穷无尽的破灭黑气,欲要吞灭天地,摧毁万事万物,那滔天的毁灭剑意,更是冲进了东方家的紫煞血浪刀河中。

    同时另外一边,那紫煞血光的长河中,无尽霸道的魔威和血杀腥气,不停切割粉碎,与那半边蝎影中毁天灭地的力量交织在一起。

    “这是什么力量……”

    东方军面色一凝,望着那天幕间模糊的半边蝎影,仿似荒古时期的巨大魔蝎,化身为恶魔,为毁灭而生,摧毁毒杀一切生机。

    轰嘣咔——

    两股绝强力量碰撞,天幕隐隐在晃动,血光魔煞与半边蝎影的庞大剑气交织在一起,一场粉碎一切的湮灭气息波涛,汇聚成风暴,横扫方圆十里,并向更远的方向扩张蔓延。

    那一刹,方圆十里内生灵,被可怕的湮灭气息和风暴,瞬间抹杀生机。

    好在二人打斗本来惊天动地,附近区域,没有多少交战的修者。

    嗖咻!

    但,唯有一个呼啸刚烈爆炎,萦绕赤红虚火的金刚体魄,迎着那湮灭之气的风暴,冲向战场的中心区域。

    噗嘭——

    风暴中心处,那个主导巨大魔蝎剑影的男子,“哇”突然吐出一口血,身体倒飞出去。

    天地间的那半边庞大蝎影,正将进一步凝实,却立时四分五裂。

    聂寒已经消耗了身上所有法力和剑意,终是不敌,在最后的碰撞一击之下,眼前一黑,意识陷入黑暗虚无……

    东方军高大如魔神的紫黑血影,亦是在可怕力量碰撞中,连连倒退几十丈,终是忍不住,嘴角溢出一片血迹,一脸惊悸之色。

    倘若聂寒的力量还能支持,那毁天灭地的半边魔蝎剑影,还将进一步催生到何等地步?

    东方军手中的紫霄天刃上,又多出一道缺口,表面上隐隐可见一丝裂纹。

    好在,聂寒在连续战斗中,已经是灯枯油尽,达到极限,最后一击,在强力碰撞中崩溃了。

    以种种情形分析,聂寒死亡的可能性,超过九成。

    眼看聂寒飞出去,人事不省,东方军血色眼瞳里,杀机毕露,同时目光在落到那“天蝎魔剑”上面,难以掩饰的露出一丝贪婪。

    如果这等可怕的禁忌法宝,能落到自己手中,试问昆云修界,甚至周边诸国,谁与争锋?

    就当他朝聂寒逼近的时刻,呼啸爆鸣声伴随惊魂动魄的炎气直冲而来。

    呔——

    一个高达近两丈的神火金刚,手握方天画戟,雷霆斩出,一道乍似裂缝的赤金光斩,迎面而来,将四面八方的湮灭余波气息化作虚无,同样是霸道毁灭,无坚不摧。

    东方军一咬牙,不得不抬起“紫霄天刃”,层层叠叠的紫煞血浪刀河,势不可挡,血光杀芒冲天。

    铛叮嘣——

    一道震动九霄的金铁撞击巨响,在天地间回荡,相距较近的许多低阶修者,轻则耳膜震裂,心神眩晕,重则直接七窍流血而死。

    在毫无技巧的原始硬撼之下,那绝强的力量,再度把东方军逼退几十丈,伤上加上,“哇”吐出一口血。

    徐玄闷哼一声,面色微显苍白,在虚空中连续几个后空翻,勉强稳住身形,体内气血翻腾,强忍住要吐出的一口血。

    这一击,徐玄出手在先,占据优势,而东方军刚刚发动绝命一击,气息跌入低谷,本身又受伤不轻,故而吃了一个大亏。

    徐玄并没有趁势追击,手中立即翻转出一个玉瓶,内中射出一道蓝紫朦胧的倩影,一层柔亮明丽的水光,随之落到聂寒躺在的地方。

    “主人,他体内生机断绝,恐怕死了……我只能尽力尝试,施展复活秘术。”

    雪薇一脸堪忧的道,十分棘手。

    “死了?”

    徐玄心神一颤,但还不待他恍惚过来,那东方军大喝一声,比之前更强盛的紫煞血浪刀河逼来,魔煞冲霄,血光染青天。

    无奈之下,徐玄强运神火金刚秘术,方天画戟再度斩出,正面与之撼击。

    那东方军强压伤势,攻势越来越猛。

    徐玄心头凛然,神火金光虽强,可是支撑不了多久。

    叮叮铛……咔嚓!

    又一轮强势硬碰,却陡然传来一声异样的断裂之声。

    这显然是某件武器被损坏折断之故。

    !@#
欢迎您阅读快餐店所写的小说仙河风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