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河风暴 卷一 龙蛇九变 第245章 徐大师

作者:快餐店 类别:武侠修真
    “………………你谋害了夏大师,夺取他的衣钵和财产,这两位前辈就是过来为夏大师讨回公道的。”

    黄衫少女咄咄逼人的语气,让场上气氛豁然冷凝。

    凌宇青和岳伸,面sè微变,没想到黄衫少女会这么冲动,一上门就来质问“凶手”。

    “谋害夏大师?”徐玄心头生起一股无名之火,冷冷盯着黄衫少女:“夏大师待我恩重如山,徐某怎会谋害他?我看谋害夏大师的凶手……是你!”

    “什么!”

    黄衫少女差点没气疯了,毫不顾形象,颤声指着徐玄:“你血口喷人!无凭无据,凭什么说我是谋害夏大师的凶手?”

    “是吗?你不也是无凭无据,指定徐某是谋害人?”

    徐玄理直气壮,直接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

    “你………………你得到了夏大师的财产,所以你的嫌疑最大。”

    黄衫少女气急之下,失去了理智。

    ‘‘嫌疑?这么说来,你还是在凭空臆测!”

    徐玄说完话,不再理会黄衫少女,自顾自的打铁,气定神闲的样子。

    凌宇青和岳伸两位凝丹高人,对视一眼,面面相觑。

    “哼,姓徐的小子,如果没有记错,你是‘天危榜,排名十九的灭心少年。像你这等来历不明的危险人物,突然与夏大师接近,肯定有不轨意图。今日有两大凝丹高人在此,你若不拿出一个说法,休想在天蛇寨立足?”

    黄衫女人说到这里,很快向凌宇青和岳仲两大凝丹高人,投去了求助的目光。

    那中年儒生岳仲,轻咳两声:“黄馨小姐,稍安勿躁。此事我们可以慢慢向这位徐兄弟问清楚,至少要查出真正凶手。”

    凌宇青打量徐玄打铁的动作神sè间透着几丝怅惘,突然道:“我相信,这位徐兄弟,不是杀夏大师的凶手。

    此言一出,名叫黄馨的少女,面sè一变:“大师怎么能如此断定?”

    就连徐玄,都有些吃惊这凌大师的判断。

    “我与夏大师相交几十年,如今看这位徐兄弟打铁的动作,仿佛就是夏大师本人。这么多年你是唯一得到夏大师铁匠一脉真传的人。”

    凌宇青和煦的目光,落到徐玄身上,流lù着某种特殊情怀。

    徐玄心中肃然起敬,这位凌宇青炼阵大师,是夏大师生前极为推崇的要好朋友。

    那岳伸微微诧然,很快点头道:“的确如果徐兄弟是凶手那么早就该携带夏大师的财产逃跑了,何需留在此地?”

    凝丹终究是凝丹,他们的心智,绝非一个黄毛小丫头能比拟,三言两语,让徐玄脱离大半嫌疑。

    那黄馨少女,脸sè顿时通红,有些不知所措,但还恨恨不甘的望着徐玄。

    “二位前辈请进。”

    徐玄见他们都是通情理的人,把两大凝丹高人请进去却根本不理会黄馨。

    “哼,本小姐要得到一个答案否则今天不会轻易离开。”

    那黄馨撅着嘴,随两位凝丹前辈走进去。

    凌宇青微笑道:“黄馨这丫头,是天蛇寨黄氏家族的千斤小姐,她的爷爷,与我等有些渊源相交。”

    徐玄心中恍然,黄氏家族,在天蛇寨中也是排名前五的大势力,难怪这小姑娘有这么大的能量可以同时请来两位凝丹高人过来助阵。

    几人坐定后,凌宇青直接开门见山询问夏大师的死因。

    “夏大师寿元所剩不多,为了炼制一件封山之作,舍身祭器而亡。”

    徐玄脸上情不自禁lù出敬仰之sè。

    “这怎么可能!谁愿意为一件法宝,舍弃自己的生命。”

    黄馨立即反驳道。

    那儒生岳仲眼中,也流lù不解。

    徐玄的解释听上去有些牵强。

    “原来如此。”凌宇青一脸缅怀之sè,深吸一口气:“老夫清楚记得,夏大师在数年前曾对我说过,他在临死前,一定要炼制一件震世杰作,为此愿意付出一切代价,甚至包括生命。”

    “这一代炼器大师,竟舍身祭器,不知他最后的封山之作,是何等的法宝?”

    岳仲脸上lù出一丝兴趣。

    “封山之作?”

    黄馨心中一动,目光灼灼的望着徐玄。

    徐玄则完全没有透漏那封山之作的意思。

    两位凝丹高人,顿时有些失望,黄馨也是一脸悻悻不甘。

    炼器大师,舍身祭器炼铸的封山之作,那足以让任何人产生兴趣,包括丹道强者。

    不过,这几人见徐玄没有那个意思,交谈片刻,就一一散去了。

    “希望徐小友,能将夏大师的衣钵,传承下去,并发扬光大。若有什么需要,可以随时来找老夫。”

    凌宇青语气里充满关怀和鼓励。

    徐玄点头,目送凌宇青大师离去。

    他隐隐感觉,这凌宇青大师的修为,比之前所遇的其它凝丹强更加深不可测。

    这个小插曲过后,徐玄又开始继续炼器。

    或许徐玄本来就是天生的炼器奇才,随着时间的推移,他炼制武器的速度,越来越快,品质越发圆润。

    铁匠铺的生意,渐渐红火起来。

    徐玄炼制的武器,一部分在店铺里出售,另外一部分,让陈浮帮忙代售。

    当然,找徐玄专门定制武器的修者,也是越来越多。

    专门定制武器,徐玄会收高出一两倍的费用,即便如此,也有不少修者,不远千里过来,求大师出手。

    “徐大师,请您为我定制一件趁手的上品灵器………………”

    “徐大师,我们家族要炼制一批制式灵器,希望贵店铺能出手……”

    几乎每天,都有络绎不绝的修者,前来购买或者定制武器。

    徐玄也从原来一位默默无名的普通炼器师,成为如今天蛇寨小有名气的“徐大师”。

    这一日,少女黄馨和那剑眉青年…再次来到铁匠铺。

    “我们黄氏家族的护卫队,需要有一批制式武器,希望徐大师能出剑眉青年毕恭毕敬的道,与前一次的态度,大相径庭。

    黄馨撅着嘴,没有说话,望向徐玄的目光,较之以前,也有变化…却仍有些不服的样子。她心中暗想:“我得罪了这个年轻炼器大师,他多半会为难。”

    “你们要什么样式和要求,数量多少…………`…”

    徐玄淡淡的问道,好像根本没有把以前的事,放在眼里。

    剑眉青年连忙回答:“上品灵器,制式飞剑…大师可以为我们设计…材料我们提供,数量要一百二十……”

    “这么多?”

    徐玄有些意外,略一沉吟,很快报出一个数目:“炼制费,每件三块正品灵石!”

    “什么三块正品灵石?”

    黄馨面sè大变,气呼呼的道:“你这简直是在抢劫!”

    他们黄家,提供材料,而徐玄要做的仅仅是炼制,一件上品灵器,竟然抽取三块正品灵石!

    “哼…收你们三倍的炼制费,已经很给面子了。”

    徐玄心中暗想…表面上不动声sè,自顾自的炼器,并吩咐下面学徒的各项工作。

    “好,我答应,希望日后能与徐大师长期工作。”

    剑眉青年想了想,最后竟然点头答应。

    先预付一半费用,足有一百多块正品灵石,这对于徐玄来说…都是一笔很客观的数目。

    大师就是大师,炼制费岂是普通炼器师能比拟的?

    徐玄很悠哉的收起灵石…目送那黄馨咬牙切齿、一脸悻悻的离去。

    一晃眼,半年时间过去了,徐玄炼器手段越来越精湛,灵石源源不断的涌入。

    在此期间,他的修为,也是步步攀升,估mō在天蛇寨再呆两年,就有望达到炼神九重巅峰,尝试冲击那丹道壁垒。

    就当徐玄打算暂时关闭铁匠铺,潜修一段时间的时候。

    “徐大师,我这边有一位贵人,托您炼制一件法宝。”

    陈浮突然找上门来。

    “哦?他要炼制什么武器?”

    徐玄见他神神秘秘的样子,不由问道。

    一般有很多修者,由于各种原因,定制武器,都是隐瞒身份,自己并不出面。

    这种事比较常见,徐玄从不过问,只要付灵石,我就出手,不管对方身份。

    “他要炼制一件宝器,提供了若干材料。”

    陈浮说罢,还取出一个储物袋,交给了徐玄。

    徐玄接过储物袋一看,也是吃惊动容,这里面的珍贵炼器材料,非同小可,足以炼制一件宝器。

    而畲从接手铁匠铺以来,徐玄还从未炼制过一件宝器。

    “炼制宝器,我必须出门一趟。”

    徐玄接过储物袋,点头答应。

    他原本打算回火崖府一趟,现在也是顺道。炼制宝器,最好要借助火崖府下的大型地灵火xué,那样把握更大。

    第二天晚上,徐玄悄然离去,飞行数千里,来到火崖府前。

    刚到此地,徐玄觉察到几丝异常,身形一僵。

    “出来吧。”徐玄淡淡的道。

    达到如今炼神九重的层次,他的神感无比强大,甚至隐隐触mō丹道的层次。

    “徐小友,你果真不简单。”

    一个中年儒生从火崖府一侧,凭空闪现,沉着自信的俯视下方。

    “看来那件宝器的委托之人,就是岳道友了。”

    徐玄感受到一股扑面而来的丹道威压。

    “正是岳某,徐小友若是给面子,我用那储物袋里的材料,交换夏大师死前留下的封山之作。”

    岳仲似笑非笑的道。!。
欢迎您阅读快餐店所写的小说仙河风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