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河风暴 卷一 龙蛇九变 第123章 绝命逆袭

作者:快餐店 类别:武侠修真
    云师兄血淋淋的人头,滚落于地,让两派余下众人,心中胆寒。

    连修为最高的大师兄,都葬送此人之手。剩下一些弟子,修为最高的不超过炼气六重,如何与炼神期的武修对抗?

    以黄脸武修的实力,斩杀不到十个炼气仙士,想来都是易如反掌。

    此刻,一股死亡危机,在众人心头蔓延,一个个身形僵冷。

    杨小倩俏脸苍白,浑身哆嗦,无助而绝望,而她身旁的乐峰,眸中恨意交织,双手紧握,体内法力凝聚,大有视死如归的气势。

    唯有聂寒,傲然tǐng立原地,眼中没有一丝惧意,反而闪现惊人的厉光。

    最冷静的却是徐玄,表面冷漠不语,脑海里正在呼唤前世残hún。

    “炼神三重武修,哪怕身受重创,元气大伤,实力也堪比炼神一重,看来你是遇到真正的危机了。”

    前世残hún的声音亦显得凝重,分析出那黄脸武修的大概实力。

    “胜算多少?”徐玄面sè冷静,直视大树上居高临下,俯视自己等人的黄脸男子,对方身上的那股真力bō动,只让人心颤。

    “正常情况下,你们这些炼气四五重的修者,面临如此强敌,恐怕只有被屠戮的对象。不过,有你和那姓聂的剑修在,就不能以常理衡量,如果你们这些人全力配合,兴许还有一战之力。”

    前世残hún给出了一个胜算标准。

    一战之力!

    徐玄深吸一口气,此刻众人就是与时间争命,拖延片刻,就会有更多的敌人赶到,到时候也许面对的就是两个、三个炼神期仙师,甚至更多的东方家族强者。届时,等待星羽山两派的将是彻底的灭绝,再无生还之力。

    其余弟子也纷纷绝望,大家都能明白这一点,时间就是命!

    要想活命,除非能短时间内斩杀那黄脸武修,但这几乎是不可能完成的任务。

    而那黄脸武修,显然也明白这点,一脸戏谑如看戏般的欣赏众人的精彩神情。

    “只有一个选择了。”

    聂寒深吸一口气,眸中迸现迫人的神光,转而盯着徐玄。

    全场这么多人,他唯一看着徐玄。

    “你,和我,只要能逃出一个,若干年后,绝对能覆灭东方家。”

    聂寒以某种奇特而郑重语气,静静望着徐玄。

    徐玄能明悟他的意思,他和聂寒都是不能以常理衡量的人,日后潜力造化无限,只需生还一人,若干年后就能将东方家族连根拔起。

    但问题是,他们现在都还处于摇篮中,没有成长起来,此时硬碰,只会把两人的命都搭进去。

    因此,唯一的选择就是……

    “你,或者我,留一人足可拖延片刻,为另外一人谋得生机。”

    聂寒抛出一个惊人的选择。

    选择,最后的选择。

    徐玄心神一凛,倒吸一口冷气。

    也就是说,聂寒和徐玄之中,必需牺牲一个!

    “你敢不敢?”

    聂寒眸中无畏的神光,让这夜空黯然失sè,让余下所有弟子心神震颤。

    徐玄一怔,如果自己选择这留下,那么就是必死之局,世间的一切都会舍自己而去……

    “好,我上!你带他们走……”

    聂寒脸上竟lù出一丝笑容,收回目光,毅然从人群中走出。

    锵!

    一道冰冷如霜的银sè剑光出鞘,一人一剑,傲然直面大树上高高在上的黄脸武修。

    其余众多仙门弟子,心神震颤,其中一名剑宗弟子,更是落下眼泪,大叫道:“聂师兄!”

    盯着那个英伟tǐng立的身影,徐玄神sè复杂,这一刻他终于明白,为什么聂寒适合剑修,更能成为剑修中的精英,甚至霸者。

    “走!”

    聂寒惊喝一声,手中法剑划出一片绚丽的银sè寒星,冲向大树上的黄脸武修:“徐玄,你给我记住,如果能活着逃出去,你的命是我给的,百年内,覆灭东方家族……”

    “我也要和聂师兄一起死战。”

    乐峰眸中闪烁仇恨之光,不顾杨小倩阻拦,准备反冲杀回去。

    “走!”

    徐玄眸若冷电,“啪”挥手扇了他一巴掌,神情冷漠,大喝一声,如当口棒喝:“保住xìng命,一切才有可能。”

    他一把拉住俞琴,带领众人往山下赶去。

    “我们怎么能留下聂师兄一人抵挡强敌呢?”剑宗的弟子满脸惭愧,有些踌躇不定。

    “全部走!谁再扭捏,休怪我不客气。”

    徐玄目光一瞪,慑人的神光和气势,让众人心颤,一股无形炎热的气息蔓延。那剑宗弟子打了一个冷战,不敢反抗,连忙加速下山。

    此刻,徐玄俨然成为两派剩余弟子的领头羊,当他发动体修“势”的力量,精神层面无人能抗衡。

    与此同时,另外一方。

    “真是不自量力,你以为自己可以挡住我片刻吗?”

    黄脸武修傲立大树上,一脸嘲讽的望向杀来的聂寒。

    一个炼气五重的剑修,能伤到自己分毫么?

    黄脸武修缓缓抬起一只手,运转真力,打算一击灭杀此人。

    但就在下一刹,他心神一震,“咻嗤——”聂寒手中法剑脱手而出,化作一片绚丽闪耀的银sè寒星,更有一股视死如归的剑意,冲进灵hún层面,黄脸武修浑身一冷。

    “剑意!才炼气期就领悟了剑意,此人绝不能留……”

    黄脸武修动容,手臂一振,打出一片汹涌bō涛般的真力,眼前树枝树叶纷纷化作齑粉,与那隔空刺来的一片森冷寒星撞击在一起,嘣咔嚓!

    那以强大剑意驾驭的冷星剑诀,顷刻间化作粉碎,隔空攻击的法剑,“当啷”直接被打飞十几丈。

    法剑落地时,剑身上有一层裂痕,很快寸寸断裂。

    一击分胜负!

    剑修的攻击很强,甚至冠绝所有修行方式,聂寒以决死剑意驾驭的剑诀,攻击力更是超越炼气七重,接近炼气八重。然而,在压倒xìng的力量下,黄脸武修一击就打碎他的武器。

    聂寒闷哼一声,那法剑虽然是隔空攻击,但是融合了自己的剑意,这股震力,甚至bō及他的心神。

    剑修失去了剑,那还有什么?

    “呵呵,现在你可明白自己的渺小无知。”

    黄脸武修面带嘲讽,冷淡一笑,体内真力一振,从树上纵跃,杀向聂寒,炼神仙师的强大威压扑面而来。

    啪!

    危机时刻,聂寒突然一拍储物袋,“呜嗡”手中出现一把古sè斑斓的破剑。

    在霸道决死的剑意催动下,那古剑发出一道惊hún剑吟,飞身扑来的黄脸武修,心神莫名一颤。

    融合古剑之后,聂寒的剑意力量,硬生生增幅了一倍,虚空一划,顿时爆发出一道璀璨惊人的剑光,与黄脸武修硬撼一击。

    噗腾腾!

    聂寒吐出一口血,身形连退几步,而那黄脸武修的一掌,竟被勉强化解。

    “这把剑……竟然是一件宝器?”黄脸武修眸中闪现无比的震惊,旋即被贪婪神sè取代。

    原来,自从秘境回来后,聂寒参悟此古剑,体悟融会其中的剑意,自己的剑意也突飞猛进,比之在秘境中不知强多少,但上次在望仙台上与徐玄争锋,却没取胜,锐气大大受挫,便更加潜心参悟和修炼。

    一般来说,达到宝器级别的法宝,炼气仙士根本不可能使用,甚至炼神期仙师也未必能掌控,但领悟并融汇其中剑意的聂寒,却是一个例外,勉强可以驾驭此剑一二。

    在宝器级的古剑加持下,聂寒的攻击直逼炼气期的巅峰极限,可是与黄脸武修,依旧有一定差距。

    聂寒惊喝一声,古剑再次斩出,森然冰寒的剑气,连连闪烁,犹如一颗颗冰冷的星光点点。

    在明显的劣势下,仍旧主动出击。

    黄脸男子冷笑一声,拳掌交加,虚空中产生如闷雷般的真力爆响,每一击都惊hún动魄。

    砰砰啪——

    几个回合间,聂寒被一股强大真力震飞出去,狠狠撞到山岩上,吐出一口血,看起来奄奄一息。而那黄脸男子亦是闷哼一声,原本重创之躯,被牵动了几分。

    “受死吧!”

    黄脸男子怒喝一声,运转浑厚真力,准备发动最后致命一击。

    “就要结束了吗?”

    聂寒嘴角显出一丝苦涩,立即被毅然冷漠的神情取代,闭上眸子,缓缓举起古剑,刹那间凝聚出此生最强大的剑道奥义:那一剑尚未斩出,虚空中响起无数的剑鸣声,古剑上凝聚无数冷星光点,犹若璀璨星辰所化的浩瀚剑河……

    黄脸男子深感接下来一剑的可怕,但他有十足信心,哪怕付出代价,也要将这宝器夺走,一旦拖延下去,被东方家其它强者赶到,那就没机会了。

    就在这千钧一发的关头。

    呔!

    一道惊雷般的啸声,化作尖锐的气浪音bō,从背后冲向黄脸男子。

    “什么!”

    他攻势一顿,气血心神微震,眼角余光,看到身后一个tǐng拔匀称的少年。

    “你……你怎么来了?”

    正凝聚最后一剑的聂寒,大吃一惊。

    “因为想来,所以就来了。”徐玄深吸一口气,体表闪烁黄铜般的sè泽,一股无形的“势”,从他身上散发,眼眸中红光燃烧,如跳动的烛光:“我可不想在若干年后,因这一时的退怯而悔恨终身。一切,只为遵从我的本心,无怨无悔!”

    “这小子……”

    黄脸男子顿时陷入两面夹击的形式中,只觉后方少年身上传来一股炽热气息,蔓延心头。

    杀!

    与时间争命!

    徐玄毫不迟疑,眸中厉芒一现,“砰”身形如炮弹飞跃在半空,体内元力如潮水般推动,浑身燃烧如一个火焰光人,炎热暴虐的气息与远古体修“势”的力量融合。

    那一刹,徐玄呈火sè龙影的姿态,竟在半空停顿,周围虚空仿佛被凝结,压抑到极限。

    他全身元力燃烧,并推动体内一颗精血,凝聚在嘴间,张口一吐:噗呼——

    一团惊泣神鬼的的赤sè光焰,犹若从上古天龙嘴中吐出,从后半空冲向黄脸武修。

    黄脸武修身形一僵,背后那股毁灭xìng的炎烈气息,带来一股强烈致命的危机……

    (二更,0张月票,真失落啊,原本想要爆发的心思也浇灭了……!。
欢迎您阅读快餐店所写的小说仙河风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