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河风暴 卷一 龙蛇九变 第117章 必胜之心(大爆发)

作者:快餐店 类别:武侠修真
    (6000字大爆发!)

    “炼气七重?还是一个凶残狠辣的武修……”

    徐玄深吸一口气,盯着那玄衣男子看,立时感受到一股强大的戾气,直让人心神颤抖。对方显然是身经百战、杀人如麻的武修高手。

    这一刻,他似乎在踌躇,并分析胜算。

    “……东方霸显然是想要你的命。”

    张雨涵走到他身前,一丝清雅的温香袭鼻,朱chún轻启,柔和细语的提示。

    有这黄龙第一美女的柔语相劝,想来以普通少年定难抵御其魅力,理该顺台阶下来,知难而退。

    “呵呵,徐兄弟,你是怕了吗?一般迫切想要得到‘三灵鹿血’的人,肯定是想救自己的至亲至爱,如果错过这个机会,你或许会后悔一辈子。尽管你的对手很强,可又不是非要你战胜他,只需坚持一百回合,你就可以实现自己的愿望!”

    东方霸胜券在握般,语气里透着无穷蛊huò。

    而另外一边,张峰一脸担忧急迫的道:“听我的话,千万别答应他!”

    张雨涵却轻轻一叹,她在徐玄眼中看到一种坚定,还有一种无论如何都难以理解的自信。

    这股自信……到底来自哪里?

    她不能理解,也不知道,但张雨涵是知道,自己等人肯定无法劝住他。

    “好,我答应!”

    徐玄声音果决有力。

    当他答应下来时,东方霸与姜师兄眸中同时掠过一丝窃喜,大有yīn谋得逞的意思。

    “但是……”徐玄声音突然顿住,话锋一转:“这是一场赌战,东方少主总得证明自己手中有三灵鹿血,且要有公证人吧?否则徐某凭什么相信,你会不会履行诺言。”

    此刻,徐玄面sè冷静,眸光若死水一般,毫无一丝情感bō动。

    那样的目光,让身旁张雨涵秀眸一颤,竟感到莫名的寒意。她可以确定,此刻的徐玄,是无比冷静理智的。既然是如此冷静,可他为什么会做出这种几乎必输无疑的选择?

    “徐兄弟倒是谨慎,”

    东方霸略显意外,一拍储物袋,果真取出一个黑sè小瓶:“这就是三灵鹿血!”

    不过,现在需要一个有信服力的公证人,几人面面相觑。

    “让老夫来吧。”之前与徐玄交易的法袍老者,慢悠悠走过来,接过东方霸手中的黑sè小瓶,打开看了几眼,点头道:“没错,这是三灵鹿血,份量还有不少。”

    “胡仙师的鉴定,想来诸位不会有异议吧。”

    东方霸显然也认识这位炼神期的法袍老者。

    徐玄点了点头,这东方霸作为一位武修,一般都是近身作战,伤筋断骨的概率较大,而东方家族又是传承古老的武修家族,少主手中有一瓶珍贵的三灵鹿血,倒在情理中。

    紧接着,一行众人,来到“张天灵楼”的第五层,这上面竟然有一个小小的斗法台,长宽各十几丈。

    张峰一脸不情愿的启动斗法台上的阵法,一层蓝sè水幕顿时萦绕周围,其防御力度,可以无视炼神期以下的攻击。

    噌!

    玄衣男子轻身一跃,原地残影一晃,下一刻便到达斗法台上,身形若鬼魅一般。

    徐玄心中凛然,这玄衣男子是擅长身法速度的武修,难怪有“鬼风”的绰号。

    “徐兄弟,你现在放弃,还来得及。”

    张峰还不忘苦口婆心的劝说徐玄悬崖勒马。

    腾!

    徐玄身形一晃,简单直接的跃到斗法台上。

    “嘿嘿小子,先向公证人申明一点,你我之间的决斗,生死不论,没有坚持一百回合,你也不得退出。”

    玄衣男子tiǎn了tiǎn嘴chún,眼角带着戏谑的目光。

    “好!无论是死是残,认赌服输。”

    徐玄点了答应,二人向公证人事先声明好,毕竟黄龙灵城,也是有名义法规的区域,最高统治者,是上头派下来的“灵城之主”。

    一切就绪之后,场上一片死寂,斗法台上的二人,遥遥对峙。

    玄衣男子身形微曲,双手呈鹰爪,一股淡灰sè的真力,在手臂双tuǐ上流窜,整个人如蓄力待发的弓箭。

    难以想象,当这炼气七重级别的武修,全力发起攻击时,会是何等光景?

    这也是徐玄至今将要交手的最强武修,相比之下,以前血灵盗的独眼老大,根本不是一个档次。

    “哼哼,鬼风的实力,在黄龙城炼气七重中,可是噩梦一般的存在,不知有多少炼气五六重的仙士,被他像切萝卜一样的斩杀。”

    东方霸面lùyīn冷神sè。

    姜师兄也暗暗点头,尽管徐玄在秘境空间中的表现很突出,但是与真正杀人如麻的“鬼风”相遇,恐怕只会一败涂地,至少他认为自己在鬼风面前,没有反抗之力。

    一股yīn冷诡异的气息,从“鬼风”身上散发,一双眸子冷若幽电,触之惊hún。

    “唉,徐兄弟为何如此执着,这鬼风哪怕是我与之对战,都要打十二分小心。”

    张峰满脸担忧,叹息的道。

    “事已至此,只有凭天由命了,或许他能创造奇迹也不一定。”

    张雨涵幽幽一叹,尽管这样在说,但她心里并没有任何指望,只有些淡淡的惋惜,眼下这个少年是极有潜力的,那份孤傲洒脱的品格,甚至令她微微触动。

    斗法台周围众人,心思各有不同,但一场生死之战,是再所难免。

    突然,台上残影一闪,鬼风动了!

    呼哧——

    只见淡灰sè的残影在台上一掠,下一刻竟闪至徐玄的身侧,旋即一道鬼爪破风声,直刺向徐玄的头部。

    快,实在太快!

    鬼风,人如其名,如鬼魅般的行动和攻击。

    当你看到他的动作时,已经晚了,因为那只是残影,真正的攻击,已经到达你眼前。

    场上以张峰为首的人,心不由悬到嗓子眼,盯着那tǐng拔的少年身影。

    然而,作为鬼风的对手,那少年居然静若石雕,一动不动,面sè如机械般的冷静,眸中一片死水。

    在如此强大凶残的对手面前,他竟能保持这般冷静,起码这份心境,足可让人钦佩。

    呼!

    一道淡灰sè的爪痕,袭到徐玄的脑部,几乎躲无可躲。

    在危机来临的一刹,徐玄身形如灵蛇般,几个关节以不可思议的蓦地折叠。

    没错,就是折叠!

    刹那间,徐玄的身形,短了小半截,那凶猛一爪,顿时扑了一空。

    场外众人吃惊不小。

    “原来是以静制动。”张峰从极度紧张中恢复,惊喜的道。

    “这小子有一手,不过在绝对的实力差距面前,以静制动能有用吗?”

    东方霸面lù冷笑。

    一击扑空,鬼风微微吃惊,却不做任何犹豫,闪电般挪开。

    但,出乎预料的是,在刚刚挪开的一瞬,鬼风身形陡然一矮,暴起后退,旋转回击,一爪掠向徐玄的双tuǐ回马枪!

    场下众人惊呼,张峰刚松下的心,又绷紧到极限,瞳孔为之收缩。

    “好!”东方霸拍手喝彩。

    这鬼风不愧是身经百战的凶残之徒,狡诈百般。

    嗤!

    眼看一道淡灰寒芒斩向双tuǐ,以炼气七重武修的实力,哪怕是铁石,都会被斩断。

    而此刻徐玄身形刚刚处于折叠半蹲姿态,想躲闪其难度可想而知。

    “这鬼风好狡猾!”

    徐玄蓦然吸气,在那种折叠半蹲的姿态里,借势而起。

    腾!

    身形如毒蛇,飞蹿而起,跃至半空,躲过一击。

    见徐玄身形跃至半空,鬼风面lù嘲讽之sè,“唰”的一下,飞射刺向徐玄,在半空中躲闪的能力,大大减少。

    蹬!

    徐玄在虚空再度借力,一个凌空翻,挪开数丈。

    然而他还是小瞧了鬼风,在他还未落地的一刹,“唰”残影一闪!

    那鬼风真如鬼神般,截住了他的落点。

    躲无可躲!

    对手的战斗经验和身法速度,都达到纯火炉青的地步。

    正如东方霸所料,在如此实力差距下,徐玄不可能永远躲避下去。最起码,速度方面,鬼风占据绝对优势。

    在骤然下落的当口,鬼风一爪狠狠扑来,徐玄眸中狠光一闪,体内元力豁然灌注脚中,淡红虚光在低沉呼啸中硬撼鬼风的攻击。

    啪砰!

    红sè脚影与灰sè爪痕相碰,产生低闷惊心的爆响。

    那一刻,鬼风眸中一片毒辣冰冷;东方霸脸上lù出yīn狠嘲笑。

    张峰手心攥紧,身形抖颤;张雨涵秀眸中,lù出些许不忍。

    而下一瞬,场上局面,顿时明朗。

    在两股力量jī扬震dàng的一瞬,鬼风面sè蓦然一凝,与徐玄交击的手爪,一震痛麻,旋即整个身体,往下一沉。

    那情形犹似徐玄整个人一脚之力,把鬼风的身躯,硬生生往下压了一截。

    一截,哪怕是一小截!

    “好可怕的力量……”鬼风吃了一个闷亏,他远远没想到,同为武修,对方的力量竟如此变态。

    如此情形,让场下众人一片失sè。

    什么!

    东方霸动容,目中闪过一丝yīn戾,同时满脸疑huò。

    张雨涵诗意般的眸子,掠过一片惊澜,犹如轻风掠过的湖面。

    “太好了!徐兄实力不俗,难怪敢应战!”张峰拍手叫好。

    甚至连作为公证人的法袍老者,目光也是一凝,下巴都快掉下来了。

    腾!

    徐玄一脚借力飞弹,只觉体内气血翻腾,一股yīn冷寒意的真力震入体内,几乎让他受了轻微的内伤。

    这就是炼气七重的武修真力?

    “对方是擅长速度的武修,除了肉体强度和力量不如你,此外,真力强度胜你一筹,身法胜你一筹,速度更是远胜你!”

    脑海中传来前世残hún的轻笑声。

    “你认为我有几成胜算?”

    徐玄缓缓调息,面sè冷静如斯。

    “呵呵,你心里不是已经有答案了吗?”

    前世残hún轻松的道。

    “对,几成胜算,我心底很清楚。”

    徐玄深吸一口气,眸中凝现前所未有的自信。

    到底有几成胜算,其余人不得而知,也许只埋藏在徐玄心底。

    脑海中的交流,只是极短暂的一刹,在徐玄落地时,已经结束。

    砰!

    徐玄身形落地,将一股力道导入斗法台,四周的水蓝光界,dàng起一丝细微涟漪。

    呼呼!呼呼……

    徐玄和鬼风面面相对,二人呼吸较为急促。

    刚才那一轮硬撼,彼此都吃了点小亏。

    而此刻,场外众人,皆以全新的目光望向那个冷静如斯的少年。

    “到底是怎么回事?以鬼风炼气七重的力量,会压不过一个炼气五重的武修?”

    东方霸眉头一皱。

    “回少主,这徐玄在炼体期的境界,曾修炼到九重。”

    姜师兄小心翼翼的道。

    “什么!炼体九重?”东方霸脸上lù出惊容,怒声道:“这种情况,你竟没提前告诉我?”

    啪!

    耳光一响,姜师兄的脑袋被扇的一偏,脸上留下一个触目惊心的手印,这尚且是东方霸留手,否则以其炼神期武修的实力,足可粉碎精铁。

    “炼体九重?徐兄弟竟然有如此深厚的根基,就连我等出身大家族的后辈,也没有这等奢望。”

    张峰喜出望外,与妹妹张雨涵对视一眼,彼此皆是惊讶。

    出身一般的徐玄,固体的根基,比出自大家族的二人还要深!

    这证明了什么?

    这足以说明,徐玄根骨极佳,乃是武道一途的绝世奇才,假以时日,甚至有机会超越东方霸。

    东方霸强压怒火,深吸一口气,自语道:“不怕,鬼风在修为境界上占据优势,气脉悠长,那小子坚持不了多久。更重要的是,速度上的绝对差距。”

    速度上的绝对差距!

    东方霸的评估,与前世残hún相差无几。

    徐玄与鬼风最大的差距是速度,这不单是因为修为差距,更因为鬼风的功法特定,速度是他最擅长的,甚至傲视同阶,但相应也削弱了他的真力强度。

    蹭蹭!

    场上二人又飞快交错在一起。

    因为速度身法上的劣势,徐玄不敢擅动,只能在以静制动的基础上,以种种不可思议的动作躲闪,并时而与鬼风交击,整个过程自然是惊心动魄,让场下众人心悬不已。

    “这小子到底修炼的什么武修套路,动作如此别扭!”

    东方霸暗骂道。

    因为那一系列古怪异常的动作,让徐玄在速度上的巨大劣势前,一次次有惊无险躲过鬼风的绝杀。

    “二十回合……二十一回合……二十五回合。”

    作为公证人的法袍老者,目光闪烁,几乎屏住呼吸,数着回合数。

    大概在三十回合的时候。

    啪啪砰——

    徐玄和鬼风再度硬撼两击,沉闷惊hún,劲风四起,二人纷纷后退。

    此时“鬼风”的额头上,已经渗出汗水,对手的强横和难缠之处,远超他之想象。

    呼!

    徐玄深吸一口气,体表有一层淡红sè气息流dàng。

    鬼风隐隐觉得不对。

    就在下一刹那,徐玄目中泛起红光,四周隐隐传来一股低沉惊心的怒吼,仿佛荒古天龙的怒息威慑。

    一股无形无质的精神压迫,带着滚滚炎火般的烧灼气息,犹如一种大势,冲进鬼风的精神层面。

    “不好,这是武道意志!小小炼气期的武道意志,怎么如此强,似乎哪里不对……”

    斗法台外的东方霸,惊呼变sè。

    “很好,你渐渐掌握了远古体修的‘势’,足然可见,你在这一道,的确有些天赋。”

    脑海中传来前世残hún的赞赏声。

    徐玄领悟的那股精神之威,并非是武修的武道意志,也非剑修的剑意,这是一种质朴而原始的“势”。

    何为势?

    这天地间有一股势,让诸般生灵,无数修者敬畏,那是天地之威!

    而远古体修,与天、地并立,在孤立自己的同时,也拥有这种“势”。

    天地有势,与天、地并立的“人”,也有势!

    这种势,不借天地,只信本我。相比之下,武修类似的精神力量,依仗天地外物,追求天人合一的至理。

    孰胜孰劣,前期或难见分晓,但前世的徐玄,在登临巅峰后,却幡然悔悟,此中又有何种秘辛?

    此时,徐玄体内渐渐生起了一股势,或许与天地格格不入,如此孤立,但亦是散发出一股如远古人类的自强不息,不屈不弃,如此的质朴!

    斗法台下的众人,感应不强烈,但是作为徐玄对手的鬼风,却产生莫名的燥热,心绪不安。

    这尚且是他,修为境界力压徐玄两筹,受到的影响相对较弱,假如换做同阶,恐怕连反抗的力量都没有。

    噌!

    他心中燥热不安,一咬牙再度冲来。

    啪啪!砰砰……

    紧接着的战斗,徐玄沉着镇定,每一掌每一拳,都蕴含一股如怒火咆哮的大势。

    相比之下,鬼风已经彻底慌乱了,被这股炎热灼心的大势影响。

    甚至在后续的交锋中,他境界修为上的优势,起不到一丁点作用。

    若非有速度上的优势,鬼风恐怕不是徐玄的对手。

    “这……这是怎么回事?”

    姜师兄额头上直冒冷汗,脸上的被抽的手印,清晰可见,整个人陷入莫名的恐惧。

    “可恨!”东方霸气急败坏,脸上yīn晴不定,嫉恨交加:“看来这小子领悟的武道意志极其特别,所以威力更强大,甚至能较大程度影响比他修为高的人。”

    在炼气期层次,能领悟出武道意志,那便是旷世奇才,一般武修根本不敢奢望。

    然而在东方霸看来,这徐玄不但在炼气期层次领悟武道意志,而且领悟的还是特别厉害的一种。

    当然以他的眼界,尚且分不出体修的“势”,与武道意志的区别,因为这两者本身就极其相似,难以分辨。

    “雨涵,你说的没错,他真的创造了奇迹。”

    张峰惊喜交加,一时间jī动得语无伦次。

    “是我亲口说的?”身旁有“黄龙第一美女”之称的张雨涵,嘴角却泛起一丝苦涩,原本如诗画宁静的清眸里,此刻异彩涟涟,那一刻的美,如飞燕掠过湖水,在阳光下粼光辉映……

    在体修势的加持下,鬼风已经彻底乱了阵脚,浑身上下燥热不堪,仿佛有一股无形的炎热,从徐玄身上冲入他的灵hún和血肉。

    “五十回合……五十二回合……五十五回合……”

    法袍老者眼珠子都瞪出来了,却强作镇定,数着回合数。

    看此刻趋势,徐玄坚持一百回合,绝对没问题,甚至可能提前拖垮鬼风。

    “已经五十多回合了,如果持续一百回合,我的元气心神会消耗更多,不利于应付战斗后的突发情况,必需速战速决。”启航更新组幽灵提供陡然一刻,徐玄眸中厉光一闪,下定了决心。

    要保留足够余力,必需提前战胜或者斩杀鬼风。

    “是该结束了,继续下去没有意义了,对了,你先前心中的胜算,到底是多少成?”

    前世残hún同意他的观点,并再次好奇询问。

    徐玄没有立即回答,吸气凝神,全身元力沸腾燃烧一般,顷刻间,他的眸光仿似化作跳动的红烛。

    呔——

    张口一吐,惊雷般的啸声,与那股炎热狂暴的“势”融合,以睥睨一切的姿态,冲向鬼风。

    那股融合啸字诀的“势”,犹如雷霆与炎火的结合,汹汹燃烧爆发,化作铺天盖地的炎火天龙,冲进鬼风的身体。

    “你问我心中胜算多少成,我的答案是……十成!”

    徐玄眸中凝现惊泣鬼神的信心和斗志。

    十成!

    十成的胜算!

    这是何等的自信和豪情!

    甚至,这是一个让前世残hún惊喜的数字。

    前世残hún预料徐玄有极大的取胜把握,但没想到这种自信,可以达到十成。

    毕竟对手可是高于自己两层的武修,一个身经百战、凶残老辣的强大武修!

    “啊……”

    鬼风心底发出恐惧的呐喊,被震得心神错乱,好在这股“势”的力量,主要是精神冲击和影响,还不足以杀死他。

    呼嘭——

    徐玄目中红光跳动,身形如蛮牛般,竟硬生生冲撞过去,这一动作,让场外众人大惊失sè。

    哪有这种攻击方式……用身体去撞?难道他神经错乱,完全疯狂了?

    “找死!”鬼风眸中戾光一闪,在混乱中鬼爪掠过一道淡灰光痕,抓中徐玄的手臂。

    哪怕这一击,并没有巅峰时的威能,但也足以崩碎铁石。

    噗嗙!

    一爪击中,发出奇怪的闷震声。

    徐玄身躯一震,但全身的皮肤如赤铜般,红光熠熠,鬼风的攻击打在上面,竟只留下一道浅浅的血痕。

    “什么!这不可能……不可能……幻觉……一定是幻觉……”

    鬼风心头发出恐惧之极的呼喊,彻底疯癫了!

    这一刹,全场为之震惊:这怎么可能?!

    抑或,这就是十成胜算背后的最大依仗?

    (快餐嘶声力竭:大爆发,月票有不有~~~~!。
欢迎您阅读快餐店所写的小说仙河风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