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河风暴 卷一 龙蛇九变 第110章 狠挫锐气

作者:快餐店 类别:武侠修真
    乐峰苦涩一笑,从望仙台上跳跃而下,此刻台上只剩下聂寒和徐玄。

    星羽山两派弟子,望向徐玄的目光,发生极大的转变,神情间多出几分敬畏。

    从刚才的表现来看,徐玄的实力哪怕不如聂寒,至少也该是与乐峰一个层次,否则不会受到聂寒的挑战。

    “聂师兄,你就不要开玩笑了,师弟我修为低微,怎么会是你的对手呢?好吧,我回去再苦修一阵子……”

    徐玄讪讪一笑,转身就走,想离开石台。

    他不崇尚无缘无故的决斗,这不是吃饱了撑着么?体修是一种质朴的修行方式,通过最艰苦的淬炼和坚持,来提升修为,这与武修等是不同的。

    站住!

    聂寒惊喝一声,手中法剑遥遥指向他,一股直催心神的凌厉剑意,将锁定徐玄。

    “徐师弟,怎么不打啊,怕什么!”

    下方不少仙门弟子助威呐喊。

    “你们打住!徐师弟入门才半年,怎么可能是聂寒对手,要是因为一时冲动,出现个什么闪失,谁负责任?”

    “嘿嘿,我看他是怕了……”

    下方众人议论纷纷。

    徐玄被那股凛冽刺骨的剑意锁定,身形一僵,心想:难道今日少不了一战?

    “徐师弟,难道你真的怕了?”

    聂寒面庞绷紧,目光冷厉,嘲讽的道。

    “怕了?”徐玄一怔,旋即大喜:“对对,我怕了,现在你可以放过我了吧。”

    说罢他就作势离开。

    如此情景,让全场众人呆滞,下巴都怪掉下来了。

    就连聂寒,都是一脸古怪,隐隐有些恼火。

    眼看徐玄就要得逞,摆脱这场战斗了,心中有几分窃喜。

    锵嗤——

    一道森然如冷星的剑光,眨眼间从后方斩来。

    徐玄只觉一股寒意,透进体内,心神一颤,连忙一闪。

    噗嗤!

    石台上留下一道长达数尺的剑痕,观战的众人,不由倒吸一口冷气,不由为徐玄暗捏了把冷汗。

    “少装蒜,今日你逃不过一战。”

    聂寒手中法剑再次横斩而来,那一道丈许长的银sè寒霞,在剑意的催发下,仿佛化作开山裂地的巨大神兵,其势yù将泰山削平。

    如此一剑,比之先前战乐峰时的任何一剑都要强大,真正jī发了聂寒无穷无尽的霸道剑意。

    徐玄被那强大剑意锁定,难以躲闪,深感这一剑之强横,甚至能威胁到自己的生命。

    他心头腾起无名怒火,这聂寒实在太自以为是,强人所难。

    那股怒火顿然催动体内精气血,衍生出一股强大的精神怒意,周身虚空蓦地响起如龙吟般的低颤,霎时间,四周一切生灵都静得可怕,被一股无形无质的精神怒意充斥压抑。

    那股精神怒意,如上古天龙之咆哮怒息,yù将毁天灭地,让整个世间生灵涂炭,以平息吾之怒火。

    呼!

    徐玄全身皮肤泛起古铜般的光泽,旋即腾起一股淡红气息,一股炎烈暴虐的气息,在那无边龙之怒威慑下,蔓延四周。

    望仙台四周的仙门弟子,一个个屏住呼吸,只觉一股燥热高温,在精神和肉体上双重滋生,痛苦不堪。

    石台上那个少年的身形,仿佛成为天地间唯一的“人”,tǐng拔如远古蛮王,一举一动影响天地。

    体修,不借天地之力,却能以自身互通天地,影响天地,这是一种质朴,而又直指大道本质的高度。

    在这股犹若龙之怒意和影响天地的大势面前,聂寒原本似能破裂山河的无穷剑意,顿时被遏制住,那必胜意志的惊虹一剑,亦显得单薄几分。它本身没有削弱,但攻击的目标,却仿佛成为与天地并存的唯一存在。

    说时迟那时快。

    铛嗤~~

    一只赤红耀目的手掌,狠狠握住了聂寒从背后横斩而来的一剑。

    顷刻间,一片炽热火浪和寒意的剑气交织在一起,形成一股忽冷不热的罡风,咆哮冲向四方。

    望仙台下方,修为低者几乎被遏制了呼吸,额头上冷汗淋淋,连忙运转法力抵抗,这股余bō的冲击,强大的不是罡风本身,而是那股直冲灵hún层面的可怕力量。

    杨小倩俏脸苍白,好似同时面对铺天盖地的冰川崩塌和咆哮灭世的火山爆发,她jiāo喘连连,运转法力护体,甚至闭上眼睛,封锁感官,这种压力,才驱散大半。

    “这徐玄,竟然也领悟了自己的道!这股武道意志,已经不输于聂寒,甚至更为狂暴可怕……”

    望仙台一脚的云师兄,惊讶失sè,心头却莫名的失落。

    身为一派大师兄,他修为天赋,都超人一等,本该俯视下方一众师兄弟。或许乐峰的优越表现,可能威胁到其地位,但仅仅是可能而已。

    此刻徐玄展lù的修为和潜力,达到与剑宗聂寒比肩争锋的地步,那势必也是百年难见的武道奇才,这股势头,已经超出了他这个本门大师兄。

    望仙台上。

    “你果然很强……比我想象中还要可怕。”

    聂寒眸中闪现惊慑心hún的剑意,紧握法剑的手,轻轻抖瑟,无论他如何催动剑意,都再难寸进。

    对方的手,如铁钳一般,死死咬住他的剑,更有一股毁天灭地的狂暴怒火,冲击着他的剑意。

    另外一边的徐玄,浑身冰寒刺痛,犹似置身于铺天盖地的冰风怒号中,他将全身的元力和肉体力量,灌注于手上,只是堪堪挡住那劈天斩地般的一剑。

    此时此刻,二人的交锋,从普通力量层次,逾越到精神层面。

    一剑一手,在虚空定格晃动,谁也奈何不了谁。

    反倒是两人身上的那股精神之力,越发强烈,不顾代价的厮杀拼搏。

    徐玄整个人好像置身赤sè火光中,而聂寒身形被一层如冰雾的光圈笼罩,两股截然不同的属xìng奥义,在不停的冲刷中攀升较力。

    与此同时,二人身上的元气和精神,也飞快的消耗,倘若以这般趋势下去,后果不堪设想……

    “快想办法阻止他们。”

    一位剑宗弟子惊呼道。

    但是场上普通弟子,根本难以近二人之身。众人的目光,纷纷投向修为最高的云远航。以他炼气七重的修为,想来定能分开二人。

    “这种层面的交锋,我一旦插手,会出现什么后果,不可预料。”

    云远航面sè凝重,目光紧紧盯着二人,几乎屏住了呼吸。

    两派众多弟子,一个个把心都悬到了嗓子眼,如热锅上的蚂蚁,却不能插手。

    嗖——

    远方山峦间,掠来一道模糊不清的霞光,顷刻间飞到望仙台上空,四周狂风大作,无数生灵颤栗。

    好快的速度!

    众人大骇,来者的修为实力,深不可测,至少在炼神期以上。

    “哈哈哈……我星羽山一脉,竟然同时出现百年难见的奇才。不过,你们就不能化干戈为玉帛,和睦相处?”

    一个苍老缥缈的声音,从高空传来,如云如雾,不知方向。

    正在交锋中的二人,突然感觉一股祥和正大的气息,冲入二人周身,将怒火熄灭,将剑意驱散。那股力量,广阔如海,无穷无尽,腾腾!

    交锋中的二人,立即被冲开,心下骇然,都抬头望向半空。

    只见这望仙台上空,飘立着一位年迈古稀的白发老者,脚上踏着一道青白sè辉映的遁光,犹似神仙中人。

    徐玄大吃一惊。

    看此人的修为气息,博大如海,深不可测,似乎比之风羽掌尊和星火剑王,都要胜几分。

    而真正让他吃惊的,这位白发老者,正是当日在山门仙道台上,传授仙法学识的那位老者。那一日,徐玄大涨眼界,也首次得知“仙河”之说。

    “阁下何人?”聂寒一脸忌惮,来者之人,修为层次,超出能应付的极限。

    “初生犊不怕虎,你们不认识老朽,倒是很正常。不过,星羽山一脉,日后能否重归繁荣鼎盛,就靠你们二人了。”

    白发老翁神sè和祥,含笑打量二人几眼,赞许有加。

    众人都一头雾水,不知白发老翁身份,但深感那股正大无穷的气息,一个个毕恭毕敬。

    “你们二人,今日点到为止吧。老朽要告诫一句,普通切磋倒无妨,但精神层面的力量,最为凶险莫测,稍有差之,会导致万劫不复的下场,日后切不可再为!”

    白发老翁又严辞说道。

    徐玄和聂寒闻言,脸上也是一阵后怕,更加好奇这白发老者的身份。

    那白发老翁只是停顿片刻,就化作模糊光霞,破空而去,隐入星羽山脉中。

    “他到底是谁?”

    直到这场风bō结束,不少人依旧在猜测。

    “徐师弟的实力,聂某领教了。”

    聂寒深深望了徐玄一眼,从石台上飞跃下来。

    众人心生疑huò,这一战到底是什么情况?

    聂寒面sè沉重,匆匆离开风羽门,一路沉默。

    走到台阶某处时,身旁剑宗弟子,忍不住问道:“聂师兄,刚才的决战,最后是什么情况?”

    聂寒一言不发,却缓缓显出手中的法剑。

    只见,那银白光亮的法剑上,留下了一个清晰可见的手印,以及丝丝燋痕。

    这也就罢了,如果再仔细看,会发现以那手印燋痕为中心,整把法剑似乎在某股巨力下,隐隐扭曲、变形……

    咝!

    几名剑宗弟子,皆是倒抽一口冷气,面lù骇然之sè:这还是人类的力量?

    难怪此刻,强横如聂寒,都沉默寡言了,想来这次来风羽门挑战,他的锐气和强势,也因此大大受挫……

    (一更到,月票不涨,快餐依旧尽力,往上冲!!。
欢迎您阅读快餐店所写的小说仙河风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