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河风暴 卷一 龙蛇九变 第004章 快速康复(求推荐)

作者:快餐店 类别:武侠修真
    徐玄深吸一口气,缓缓睁开眼睛。

    在这一过程,感官回归身体和现实,有关前世的记忆,一点点飘远模糊,恍若黄粱一梦。

    但是当徐玄集中精神之刻,脑海中浮现一颗明亮星辰,前世十六岁前的部分记忆,又清晰的呈现。

    清醒之后,徐玄躺在自家床上。

    说是床榻,实则是一个木板上,铺了一层草,隔了一张破旧泛白的被单。

    屋内,除了一个装衣服的破木箱,便没有其它像样的家具。墙角之处,缠绕着几层细密的蜘蛛网,一丝光斑从瓦缝间的缝隙,穿落到地面上。

    ——这就是他自己的房间,一贫如洗的家。

    “嘶!”

    他身体稍微一动,浑身上下便传来一阵酸痛,冷汗直流。

    看样子,那日在大徐家矿地,魂墨石的爆炸,哪怕是一丝余波,也让徐玄受伤不轻。

    “这具肉身实在太脆弱,看来要好好淬炼一番。”

    徐玄苦涩一笑,呢喃自语道。

    正在这时,一阵细碎的脚步声传来。

    “哥哥,你醒了!”

    一个清脆如风铃的声音传来,来者一个少女,约莫十四岁,明眸皓齿。

    “蕙兰?”徐玄望向少女,有些惊喜。

    “哥哥,如果痛就哭出来,这样会好受一些。”

    徐蕙兰见哥哥额头上的汗迹,连忙拿手帕给他擦汗,动作很轻柔。

    妹妹惠兰,天生丽质,清纯动人,只是今日看上去,显得单薄消瘦,面色略显苍白。

    徐玄乍然看到妹妹,有些惊喜,神色却突然一变:“蕙兰,你不是在镇上跟胡老头学炼阵,怎么回来了?还有,我躺了多久?”

    “哥哥,你在床上躺了一天一夜,药师说你至少要半个月,才能下床。”

    徐蕙兰说到这里,双眸微微红肿。

    “半个月?”徐玄眉头微皱,却不以为意。

    询问之下,徐玄才得知,在那日的爆炸下,他身受重创,请药师治病、开药,耗尽了家中所有积蓄,更是在外面借了一**债。

    如今家中生活岌岌可危,远在镇上学艺的蕙兰,便只能回来帮忙母亲干活,补贴家用。

    至于父亲,整天在外面做劳力。

    听完妹妹的叙述,徐玄暗自惭愧、自责。这一切,皆是因为自己执意要去大徐家矿地工作,结果不但没有帮到忙,还拖累了家庭。

    “哥哥,你不用自责,我回来帮母亲一起编织法衣,还能勉强维持生计,你安心的休养吧。”

    徐惠兰擦干湿润的眼角。

    二人的声音,惊动了正在屋外编织法衣的徐母。

    “玄儿,你总算醒了。”母亲王雨走进来,手中还拿着针线,见儿子醒来,如释重担。

    编织法衣,是修界底层一种较为精细的手工活,用劣等的“云灵丝”,织一种富贵修者使用的法衣。

    往往半个月,才能织成一件半成品的次等法衣,然后交给雇主,换取少量的灵元币。

    而编织出半成品法衣,再经由炼阵师炼阵,才能算是成品。一般只有富家之人,以及高高在上的仙士,才有资格穿上法衣。

    “哥哥,我给你喂粥。”

    徐惠兰从灶房里端来一碗粥,亲自喂他吃。

    徐玄本想自己喝,他身上受的伤,并不如想象中那么重,不过这一要求,却被妹妹拒绝。

    喝完粥后,妹妹又给他喂药,那药味难闻之极,徐玄抢过来,一口喝尽,干脆果断。

    徐惠兰微微一怔,感觉哥哥这次醒来,有些说不清的变化。

    ……

    待到母亲和妹妹都去忙后。

    “半个月?我的伤有这么重?”

    徐玄盘膝坐在床上,嘴角抿起一个弧度。

    想来在梦中修炼那套吐纳诀的时候,现实中的身体,已经跟随变化。故而,这一天一夜的时间里,他的伤势,便加快了几分。

    他徐徐闭上眼睛,吐纳诀第一层的意境,融入脑海中。

    只是片刻间,徐玄的心神,融入那长短不齐的奇特呼吸节奏中。

    心中的浮躁和杂念,如烟雾般消散,渐渐飘远。

    不到一会,他完全掌握吐纳诀第一层。

    在吐纳诀的促进下,他体内气血渐而畅通,精气旺盛,伤势的恢复,加快了很多。

    紧接着,他的呼吸又发生细微变化,进入吐纳诀的第二层。

    整个过程,几乎没有任何阻碍。

    吐纳诀第二层,水到渠成的完成。

    “果然。”徐玄了然一笑,掩饰不了眼中的兴奋。

    吐纳诀前两层在意识空间里,早已掌握奥义和精髓,融入心灵,现实里修炼,水到渠成,没有任何阻碍。

    随着吐纳诀第二层的运行,徐玄体内气血、精神越发畅通,并一点点精进、增强。

    如此这般,整整持续半天。

    “哥哥,你的气色看起来好多了,药师说你要在床上躺两个月,我不信。”

    到晚上,徐惠兰给他喂粥的时候,感到很惊奇。

    “让我自己来!”

    徐玄端起粥,三两口喝完,汤药,也是一口喝尽,干脆利索。

    “还有没有吃的。”

    徐玄坐在床上,伸了一个懒腰,一脸饥渴状。修炼了一天的吐纳诀,他肚子里空荡荡。

    若非怕太过于惊世骇俗,他索性就准备下床的。

    徐惠兰小嘴张得老大,这……哪像个病人啊?

    药师说他要在床上躺半个月,简直是见了鬼。徐惠兰连忙去灶房忙乎,给徐玄送来一碗米饭,两样小菜。

    端起那碗米饭的时候,徐玄闻到一股奇异的芬香,食欲大增。

    “这是灵粮?”徐玄大吃一惊,神色微沉。

    他当然明白,以自家的条件,根本不可能吃“灵粮”。

    灵粮是修界中一种作物,只有较罕见的灵田里才能种植。倘若是富裕家庭,一个人吃灵粮长大,哪怕不修炼,体质可能比常年修炼的人强。

    “嗯,哥哥你受伤过后,需要大补,我在镇上做学徒时,攒积了一些灵元币,买了一小袋灵粮。”

    徐惠兰微微垂首,低声道。

    徐玄沉默一瞬,心里明白妹妹的好意,便不作推辞,风卷残席般,一口气吃完。

    “灵粮的价格还在涨吗?”

    徐玄吃完后,顺便打听了一下当前修界的物价。

    “嗯,就连次品灵粮,都涨到了五灵元币每斤。”

    徐惠兰收拾完后,又开始去编织法衣。

    徐玄坐在床上,目光隐隐闪烁,心中暗自沉吟:我拥有前世十六岁前的部分记忆,其中有很多学识和有用的记忆,不信不能赚些灵元币。

    我一定要让全家都能吃上灵粮!

    接下来,他又开始修炼吐纳诀,吃晚饭后,精力十足,修炼起来事半功倍。

    吐纳诀的奇异呼吸节奏,让他的身体,产生了某些激发,精、气、血都异常的旺盛,在体内畅然运行。

    呼!

    徐玄吐出一口气,便径直从床上跳下来。

    气血完全畅通后,体内的那些瘀伤,已经好了七七八八。

    “这吐纳诀,可真是奇效。”

    徐玄没有惊动妹妹和母亲,不想太过于惊世骇俗,又回到床上。

    当晚,进入梦乡,徐玄再次进入那“记忆星海”。

    “难道我只能在梦中进入这里?”

    徐玄屹立星海中唯一明亮的星辰上,诧然的道。

    “现阶段的你,精神力量还不够强大,无法自主进入这里。”

    残破虚影看上去,比上次要清晰一些。

    徐玄点了点头,坐在这明亮星辰上,尝试修炼了一会吐纳诀第三层,略有些进进展。最后在一阵倦意下,他便进入了梦乡。

    第二天醒来,徐玄精神抖擞,“噌”的一声,从床上跳跃下来。

    这一举动,可把徐母和妹妹吓坏了。

    “不行!哥哥你还是在床上再休养几天吧。”

    徐惠兰和徐母,在惊慌之余,连忙阻拦。

    毕竟那药师说过,徐玄至少要在床上躺半个月。

    徐玄十分无奈,如今家中如此窘迫,自己伤势已好,怎能继续吃白饭?

    好在,当天下午,徐氏请来了村里的药师。

    这位老年药师,满脸皱纹,枯瘦如柴,先是伸手为徐玄把脉,然后捏拿他的四肢。

    良久之后,这老年药师,眉头微皱。

    “药师,难道玄儿哪里有问题?”

    徐母忐忑不安的道。

    “不是哪里出了问题,而是这孩子的伤势,比想象中好的快,现在基本初愈,比预料中快了几倍。”

    老药师颇为纳闷的道,脸色有些尴尬。

    当初,可是他下的断论:徐玄要在床上休养半个月。

    可是现在,他眼中的病人,已是生龙活虎的站在面前。

    (本书会稳定更新,请放心追看,快餐也急需推荐票……)
欢迎您阅读快餐店所写的小说仙河风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