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下枭雄 卷一 杨家有男初长成 第二十二章 收获不菲

作者:高月 类别:历史军事
    此刻,在那棵高大的山桂花树上,潜伏着一只凶猛的金钱豹。

    它静静地横卧在一根向外伸展的粗树杈上,像蛇一样柔软的身子紧贴着树干,特别巨大的前爪摆出了随时准备从树上猛扑下去的姿势,尖利无比的爪子伸出爪鞘,牢牢抓住树皮,两只露出凶光的眼睛死死盯住几十步外的元庆。

    这是一只生活在西内苑的雄性成年金钱豹,此时正是它发情争雌的季节,它争雌失败,被其他雄豹从西内苑逐出,它已将这一带划为自己地盘,一般它是凌晨或者夜间出来,但元庆烤山鸡的香味却吸引了它。

    元庆曾经将一条凶猛的獒犬干净利落杀掉,因为那是条狗,不管再怎么凶恶,在元庆心理上还是一条狗。而眼前的猛兽却是一头豹,体长超过五尺,看样子足有一百五六十斤。

    元庆不由向后退了两步,心中怦怦乱跳,紧张之极,这可是仅次于猛虎的金钱豹,自己能敌得过吗?若敌不过,他就要被咬死。

    “冷静!冷静下来。”

    他低声告诫自己,就算武力值比不过它,但智力值却超过它,元庆迅速思考杀豹策略,只在一瞬间,他已经想到三套策略。

    元庆从后背箭壶内抽出一支箭,慢慢举起弓,拉开了弓弦,眯起眼慢慢瞄准了数十步外的豹头。

    金钱豹的瞳孔剧烈收缩,收缩成一线,盯着元庆的弓箭,闪烁着慑人的凶光,豹子一般不会主动攻击中,除非它先受到人的攻击,虽然元庆闯入它地盘,但如果元庆能够及时离去,它也未必会发动进攻,它现在只是敌视,敌视和进攻之间还有一线之隔。

    这一线之隔就是一种犹豫,它还处于这种犹豫状态,但就是这种犹豫让金钱豹吃了大亏。

    一支长箭如闪电般射至,箭矢强劲,金钱豹大吃一惊,一扭头,企图躲开这一箭,但箭矢太快,额头虽然躲过,眼睛却没有躲过,‘噗!’的一声,长箭竟射中金钱豹左眼,血光飞溅。

    山林中顿时响起惊天动地的豹吼,惊飞大片鸟雀,金钱豹野性发作,扑下桂树,不顾一切地向元庆猛扑而来,它恨透了这个侵入它地盘的人类,它要将他撕成碎片。

    元庆的第二支箭‘嗖!’地射至,强劲的长箭取它右眼,但这次金钱豹却有了准备,它一甩头,躲过这一箭,纵身一跃,从几丈外便扑向元庆

    元庆扔掉长弓,拔出刀迎面一刀向它劈去,刀快如飞影,这是张须陀刀法十三式中第一招,叫做‘劈山’,非常简单,但却凝聚了力劈华山般的力量,由于力道控制得非常诡异,会让对手的眼睛产生一种幻觉,好像刀并不快,可以从容躲闪或者抵挡,可实际上,当对手反应过来时,刀已经劈上面门。

    但对伤了一只眼,满怀愤怒的兽类却似乎没有这种效果,它的反应比人更快更敏捷,金钱豹在空中一侧头,躲开必杀一击,霎时间到元庆的眼前,前爪扑向他肩膀,白生生的犬齿张开,一口向元庆的喉咙咬去。

    元庆三年筑基和苦练的效果也在这一刻淋漓尽致体现出来,他身体的柔韧性远远超过一般人,不等豹爪按住肩膀,他身体向后一翻,像根弯折的柳条,整个身体弯成半圆,使金钱豹也扑空,而同一时刻,他左脚却猛地向上踹去,正好踢在豹蛋上。

    金钱豹痛苦得大吼一声,不及使出豹尾剪的绝技,竟被踢翻一个跟斗,重重摔进河中,而这一脚得手,使元庆的心态改变,他能对付这只豹子,这只金钱豹也不再是将致他于死命的野兽,而将是沉甸甸的几百吊钱。

    杨四爹说过,一张品相好的豹皮至少值三百吊钱,三百吊钱是他们家五年的生活费。

    他几乎同时和金钱豹跳入水中,这本来就是他的第二套方案,在水中搏杀金钱豹,金钱豹会游水不容质疑,但它不是鱼,它不可能在水中和自己搏斗。

    一人一豹坠入河中,人胆壮,豹已惧,金钱豹昨天先败于同类,今天又被人类所伤,两次重挫使它雄心迅速消退,它也意识到自己不是这个小人类的对手,一入水,它便急向对岸游去,要逃了。

    可没游出一丈,它的尾巴却被元庆抓住,硬生生将它拽回,金钱豹恼羞成怒,猛地回头一口咬去。

    元庆等的就是这一刻,当豹子回头咬来的时刻,他已经潜入水,就像千百次的水中练刀一样,挥刀向豹子最柔软的心脏部位猛刺而去,他用的是障刀,前端尖锐,竟一刀戳穿了金钱豹的心脏。

    金钱豹在水中咆哮、挣扎,渐渐的,它的身子不动了,血已经染红河水

    将元庆将重达一百六十余斤的金钱豹拖上岸时,他已累得气喘吁吁,十五根鲜艳的山雉羽毛依然在空中飘舞,但此时它们在元庆眼中却真的是轻如鸿毛

    一个时辰后,一个看身材仿佛十二岁的少年扛着一只体长超过五尺,重一百六十余斤的金钱大豹出现在都会市街头,顿时轰动全市,无数人围上来观看。

    都会市也就是唐朝的东市,而唐朝的西市此时则叫利人市,都会市卖的大都是奢侈品,各种绫罗绸缎、珠宝翠玉、金银玉器等等,应有尽有,主要供应王公贵族,而利人市则是卖普通的茶米油盐,是生活必需品。

    元庆这只金钱豹当然也可以在利人市去卖,但他却想卖个高价,不想被商家盘剥,他想看看在都会市能否遇到有钱的王公贵族,价格就绝不止三百吊钱。

    东市上的商人和顾客已经将他围得里三层外三层,足有数百人,大多是看热闹,但也有人动心。

    “小郎,这豹子是哪里打的?”有好事者问。

    元庆当然不敢说是城北,那里是西内苑,这只豹很可能是皇家散养,在西内苑猎豹,被人告发可是要被抓。

    皇帝杨坚刚刚下旨,偷一钱者即为盗贼,他偷猎一只皇豹,那还不得砍头吗?

    “呵呵!是在终南山猎到。”

    终南山就是秦岭,在秦岭猎豹自然没人说什么,只是大家不相信,这个小小少年竟然能猎大豹,顿时议论纷纷。

    这时,一名商铺掌柜挤进来,他是百宝斋的掌柜,姓吴,他上下打量这只金钱豹,见这只豹左眼受伤,但没有伤到皮毛,而致命处是在心脏,那也就是说可以得一张完美无缺的豹皮,很罕见。

    他眼中亮了起来,问元庆,“少年郎,这只豹三百吊钱卖给我,怎么样?”

    旁边有人起哄,“吴掌柜,你是珠宝铺的,要豹皮做什么?”

    “去!去!去!别捣乱,我挂大堂好不好。”

    元庆却摇摇头,“三百吊不卖!”

    虽然杨四爷说过,一张豹皮可卖三百吊,可他这张豹皮完美无瑕,肯定不止三百吊,还有豹肉呢?豹骨也能入药,他怎么可能答应。

    昨天这个吴掌柜去贺若弼府上送珠宝,无意中听贺府大管家说,贺若弼的老母下个月要过七十大寿,贺若弼想送上好一张虎皮或者金钱豹皮给母亲作寿礼,要他帮忙留意一下,如果品相好,可以开价十两黄金。

    所以吴掌柜一眼便看中了这张完美无缺的豹皮。

    其实价值三百吊的豹皮是云豹皮,秦岭一带很多,但大型金钱豹却极少,元庆打的这只豹是西内苑皇家放养的名贵金钱豹,是一头成年雄老豹,当然罕见,这种品相的金钱豹皮市价至少是五六百吊,还有珍贵的豹骨,同样价格不菲。

    只是他欺元庆年纪小,便想压低价买下。

    “那三百五十吊,算上豹骨和肉钱,这下可以了吧!”

    元庆的底限是四百吊,他正要报价,就在这时,远处有人大喊,“前方人闪开,不要当道!”

    【求票!求支持!】
欢迎您阅读高月所写的小说天下枭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