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下枭雄 正文 第七百二十五章 佛寺遇险

作者:高月 类别:历史军事
    欢迎大家来到——:.河北战事结束,太原城内欢欣鼓舞,家家户户张灯结彩,欢庆胜利,在欢庆胜利的同时,朝廷举行法会,超度阵亡将士之魂。[全文字首发]

    这天上午,楚王府前停了十几辆马车,数百骑兵护卫左右,不多时,楚王妃裴敏秋和侧妃张出尘带着几个孩子从府内出来,他们上了一辆宽大而简朴的马车,大群丫鬟婆子也上了其他几辆马车。

    马车缓缓起步,向西城外而去,四个孩子是杨元庆长子杨宁、次子杨静,以及长女杨冰和次女杨思华,另外侧妃江佩华因有了身孕而没有同来。

    马车内布置也很简单,只铺了一条地毯,其余没有任何装饰,裴敏秋和出尘坐在前排聊天,而几个孩子则坐在后排,女孩们坐左窗,两个男孩则坐右窗。

    杨元庆的次子杨静只有五岁,对一切充满了好奇,“阿兄,为什么要去拜佛,今天是什么节日吗?”

    杨静极喜欢读书,而且聪明异常,虽然只有五岁,但已经识得几千个字,能背诵不少经书,深受师傅李纲的喜爱,这个年纪,正是喜欢多问的时候。

    长子杨宁坐在他对面,虽然只比他大两岁,却显得老气横秋,表情严肃,小身板坐得笔直,用一种教导的口气道:“今天不是什么节日,我们是去做法事,超度亡魂。”

    杨静似懂非懂地点点头,可是过了一会儿,又小声地胆怯问道:“是因为我们杀了人吗?”

    坐在前面的裴敏秋和出尘都笑了起来,旁边长姊杨冰笑道:“我们没有杀人,是因为战争结束了,战场上死了很多人,爹爹是主将,所以我们要替爹爹超度阵亡者之魂,二弟,师傅没告诉过你吗?”

    杨静挠挠头,细声细气说:“师傅好像说过。但我忘记了。”

    停一下,他又问:“阿姊,那爹爹什么时候回来?”

    “我不知道,你问大娘。”

    裴敏秋转头笑道:“静儿,爹爹过两天就回来了,等候拜佛时,你可别随意乱跑,要守寺院规矩。更不能随意说‘杀人’二字。”

    “静儿不会调皮!”

    裴敏秋笑着伸手摸了摸他的小头。这孩子文静得像女孩似的,和他爹爹的强悍完全不一样。[无限升级]……

    半个时辰后,车队在城西的安晋寺前停了下来。这座寺院并不是太原城最大的寺院,只能算一般寺院,有僧人三百人。因为裴敏秋年少时跟父母来过几次这里,给她留下极深的印象。

    现在她成为楚王妃后,便将安晋寺和城内的白云庵作为楚王府供奉的寺院,逢年过节,她都会带家人来这两座寺院烧香敬奉。

    早在两天前,寺院便得到消息,楚王妃今天要来上香,一大早,寺院便闭门清扫。谢绝其他香客进入正殿,只能从侧门入偏殿烧香,这也是裴敏秋的要求,不能因为她的到来而关闭寺院,这是对佛祖的不敬。

    尽管裴敏秋想低调,但有些事却由不得她,除了有三百侍卫左右保护外。太原的西城军也沿路戒备,西城都尉薛轨亲自率领一千士兵驻防安晋寺,事关世子和王妃安全,军队不敢有半点大意。

    安晋寺前,主持智云法师率领十几名老僧在寺门前已等候多时了。当马车缓缓停下,智云法师带领僧人们一起上前施礼。“阿弥陀佛,欢迎王妃驾临小寺!”

    裴敏秋回礼笑道:“今天打扰大师修行了。”

    “哪里,王妃是安晋寺最重要的香客,王妃到来,是我们的荣耀,只是准备不周,恐怕会怠慢王妃!”

    这时,智云法师又看见了世子杨宁,他笑着施礼赞道:“才几个不见,世子愈发地丰神俊朗、英姿勃发,不愧是楚王娇子。”

    裴敏秋摆摆手,“大师可别这样夸他,孩子不能夸,现在可以进去了吗?”

    “呵呵!王妃请,良娣请!”

    众人向寺院里走去,出尘并不喜欢这个老和尚,太势利了,一心只想巴结王妃和世子,对自己和静儿都视而不见,但她没有说什么,拉着静儿的手走进了寺院。

    寺院内戒备森严,侍卫和西城军将偏殿和正殿隔开,不少在偏殿烧香的香客都探头探脑向这边张望,听说楚王妃和世子来了,引起他们极大的兴趣。

    大雄宝殿内已经聚集了两百余名僧人,诵经声已响成一片,伴随着木鱼敲击的声音,在一片诵经声中,裴敏秋带领家人孩子在佛前叩拜,心中暗暗为丈夫祈祷。

    法事一般需要做三天三夜,当然,这是寺院的事情,裴敏秋只须露上一面,在佛祖面前许愿,再给足香火钱,剩下的事情她就不用过问了。

    “王妃,需要去贵客房休息片刻吗?”从大雄宝殿出来,主持智云法师在一旁小心翼翼问道。

    裴敏秋看了看出尘,出尘淡淡一笑,“我无所谓,都可以!”

    裴敏秋主要考虑刚来寺院便离开,似乎不太好,同时她也想让儿女们感受一下佛寺的气氛,这样对他们有好处,而且贵客房的景色优美,有一口非常不错的名泉。

    她点点头,“那好吧!就小憩片刻。”

    他们上了一条长长的走廊,向尽头走去,尽头一间种满竹林的小院便是贵客歇息之处。

    一家人跟着智云法师在长廊上慢慢走着,孩子们则好奇地东张西望,一名贴身女护卫一手一个,牵着杨冰和思华。

    长廊大约长百步,在长廊两旁,数十名侍卫警惕地四下观望,就在这时,长廊顶上慢慢出现了几双锐利的眼睛,他们蒙着面,浑身穿着黑衣,手执利刃。

    出尘牵着杨静走在后面,身后还跟着几名侍卫,她其实不想去贵客房休息,不想听那老和尚恶心的阿谀奉承,只是她知道裴敏秋想去喝一杯寺中名泉煎的茶,便没有扫她的兴。

    这时,她忽然听见头顶上传来细微的声音,她从小练武,有高人一筹的听力,而且她曾经在江南一带为女侠,有极为丰富的伏击经验,尽管这些年已不碰刀戟,但她依旧听得出,头顶细微的声音是一种金属刮动瓦片的声音。

    她心中一惊,立刻警惕起来,眼一斜,见身旁有一只花架,上面放一盆芍药,就在这时,头顶上‘当啷’一声,紧接着一个黑衣人从头顶上鱼跃翻下,一把寒光闪闪的长剑迅疾刺向世子杨宁。

    就在这兔起鹘落的一刹那,出尘一把推开杨静,抓起芍药花盆猛地砸去,‘当!’的一声,花盆砸在剑刃上,荡开了刺向杨宁咽喉的一剑,裴敏秋和两个女儿这才发应过来,一齐惊叫起来。

    贴身女护卫一声轻斥,拔剑冲上,挑开刺向杨宁的第二剑,挡在杨宁身前。

    这时,又有一名黑衣人几乎是同时跳下,一剑刺向裴敏秋的后心,出尘和四名侍卫同时看到,侍卫们位置稍远,扑上去已经来不及。

    出尘离敏秋只有两步,情急之下,她一跃而起,整个人撞在敏秋身上,把她撞出两三步远,剑从出尘耳畔刺过,激起的剑风刺痛了她的耳朵。

    这一切都是在一瞬间完成,如果出尘事先没有警惕,她也救援不及,更不用说四名侍卫。

    “有刺客!”

    后面的几名侍卫也在一瞬间冲上去,他们武艺高强,配合默契,两人护住四个孩子,另外两人扑上,截住了第二名刺客。

    侍卫们喊叫着从四面八方冲上来,这时,出尘向前一纵身,用身体压住了裴敏秋,随手抓过另一只花架,目光警惕地盯住长廊顶上,她直觉还有刺客。

    杨元庆家眷的护卫非常严密,侍卫们都是武艺高强之人,还有一名贴身女护卫,一般的刺杀基本上没有什么机会,而这次刺杀,刺客们已事先料到裴敏秋会来安晋寺祭亡魂,也猜到他们会去贵客房喝茶,他们便事先伏在长廊顶上,等待机会。

    就算是这样,他们也有一次出手的机会,只能是一击而中,而第二剑就没有机会了,也是杨宁和敏秋命大,正好出尘在他们旁边,她的经验和敏锐救了他们母子一命。

    百余名侍卫从四面八方包围了长廊,两名刺客一人被贴身女护卫所杀,而另一人受伤后自杀。

    此时整个寺院都惊动了,三百侍卫和上千士兵冲进寺院,发疯一般四处搜查,贴身女护卫看见还有第三名黑衣刺客向寺院内逃去。

    众人惊魂稍定,出尘坐起身把身下的裴敏秋拉起来,“大姐,你没事吧!”

    裴敏秋却怔怔地望着地上一滩血,她心中惊惧到了极点,谁被刺着了?

    这时,杨冰忽然指着母亲的脸,捂嘴惊叫,“娘,你的头发!”

    出尘的一络头发垂在脸上,只见鲜血顺着头发向下流,滴在地上,出尘身后一摸脸,脸上全是鲜血,此时她耳朵传来一阵火辣辣的疼痛,她才忽然意识到,自己的耳朵还是被剑锋所伤。

    “出尘,你怎么样,让我看一看?”裴敏秋急上前查看她伤情。

    “没事,就是耳廓被割破了。”

    裴敏秋见出尘脸上全是血,她心中大急,回头对惊恐万分的主持喊道:“还愣在那里做什么?快去找伤药来!”……

    【说明一下,这一卷开始,不再从第一章开始章节,而是从总章节算起,这是无线那边的要求,另外,能否投老高一张月票】
欢迎您阅读高月所写的小说天下枭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