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下枭雄 正文 第三十二章 秀才造反

作者:高月 类别:历史军事
    正月初四,数万民夫赶着牛车将北隋支援的十万石粮食从盟津渡运达了洛阳,王世充亲率三万军队护送这批粮食一路归来,这批粮食王世充视为珍宝,这将是他能够登基的根本保证,王世充心里很清楚,凭这批粮食,他便足以获得洛阳民众的支持。【|我|搜小|说网】

    王世充头戴金盔,身披银甲,马鞍桥上横一根狼牙槊,目光阴冷,他思考着下一步的策略。

    几个月前,他在配合北隋军在弘农郡大败唐军,因功而被封为郑王,他上奏请功的本意是想获封弘农郡王,将弘农郡纳为他的领地,但皇泰帝很聪明,拒绝封他为弘农郡王,而是直接封他为郑王,名义好像更高升一级,可实际上却是避实就虚,郑王不过是个虚王罢了。

    可就是这个虚王,卢楚等人也不肯放过,吵闹至今,逼迫皇泰帝罢免了王世充的兵部尚书之职,但他们仍不肯罢休,绝不答应王世充为郑王,甚至以罢朝来威胁皇泰帝罢免他的郑王,明天正月初五,是正式上朝的日子,但根据目前的信息,卢楚和他的党羽,依然不肯上朝,看来,翻脸的时刻已经到来了。

    王世充冷笑一声,回头对长子王玄应道:“去把云尚书请来!”

    王玄应答应一声,拨转马头而去,片刻,新任兵部尚书云定兴被请来,“殿下找我吗?”

    王世充在朝廷中也有党羽,云定兴就是他的心腹,云定兴是不久前从江都逃回洛阳,被封为少府寺卿,他同样被卢楚等人排挤,索性就投靠了王世充,这次王世充被封为郑王,辞去兵部尚书一职,他却推荐云定兴接任,使兵部还是掌握在他的手中。而云定兴也同样继承了王世充的相位,这也是卢楚等人不肯罢休的主要缘故。

    王世充微微笑道:“上次你说用飞鸟感应之事,现在准备得怎么样了?”

    云定兴坚决支持王世充取隋朝而代之,他曾经建议捕鸟,在鸟颈系上布锦以示吉兆天意,但王世充认为这样做太明显了,便没有答应,现在想一想。不过是个借口罢了。鸟颈系布锦也无妨,他又有了兴趣。

    云定兴苦笑一声道:“上次殿下说不妥,卑职就没有继续实施。如果殿下认为没问题,那卑职立刻派人去捕鸟。”

    “这件事可是可以,但稍等一下。等我拿下朝廷大权后再实施。(圣王)”

    王世充沉吟一下,脸上露出阴险的笑容,“我已派王仁则去邙山驻扎,你可进宫面奏圣上,就说新年要祭天,请圣上去邙山祭天。”

    “可是仁则去邙山驻扎,长安很多人都知道,卢楚他们会答应了吗?”

    刚说到这,云定兴忽然恍然大悟。王世充就是要诱引卢楚他们先动手,他拍拍自己的额头,笑道:“卑职太愚钝了,这就进宫请圣上去邙山祭天。”

    王世充拱拱手,“那一切就有劳云尚书了!”……

    目前洛阳的军队一共有八万五千人,其中王世充掌握了七万大军,而另外的一万五千人属于宿卫军。控制着宫城和皇城,这一万五千人掌握在卢楚等朝臣手中,也正是这样,卢楚和皇甫无逸等人才敢和王世充叫板,而王世充也不敢上朝。他几乎所有的奏疏都是通过云定兴递交朝廷。

    洛阳宣风坊内,有一座占地六十亩的大宅。这里便是尚书左仆射卢楚的府邸,卢楚是范阳卢氏家主,深受皇泰帝杨侗的重视,尽管皇泰帝被迫封王世充为郑王,但他心中很清楚,谁是忠臣,谁是大奸,皇泰帝不过是害怕王世充发难,才勉强应付他,实际上皇泰帝暗中支持卢楚等人的罢朝,逼迫王世充自己辞去郑王之爵。

    此时,一辆马车快速驶到卢府门前,一名宦官从马车内跳下,奔跑上台阶对门房急声道:“速去禀报卢相国,宫中有紧急消息!”

    在卢府内堂中,四五名核心大臣正在商议明天继续罢朝之事,卢楚、段达、皇甫无逸以及韦霁,朝廷五相国,除了云定兴外,其余四相都到齐了。

    “我认为王世充本人肯定不会自请削去郑王之爵,还是得要圣上下定决定削藩,我认为圣上还是有点太软弱了,竟被王世充所吓倒,他不封王世充王爵又能怎样?”

    说话的是纳言皇甫无逸,他对皇泰帝力排众议封王世充为郑王十分不满,虽然他也知道皇泰帝是无奈之举,但他还是认为皇泰帝过于软弱,一旦封了王,再想削藩就难了,这让他们很被动。

    “无论如何,我们一定要圣上强硬起来,这是削藩的关键!”

    旁边卢楚叹了口气道:“我觉得我们有的舍本求末了,王世充的可怕之处不是他当什么郑王,而是他的七万军队,我们要想办法消灭他的军队,那时莫说什么削他的郑王,就是要他的命也轻而易举,本来我已经和李密达成了一致,李密也愿意效忠圣上,替我们铲除王世充,只恨宇文化及跑来凑热闹,将李密拖住了,否则王世充现在已经是孤魂野鬼。”

    “可是李密也不是善类。”内史令韦霁提醒道。

    卢楚摆摆手,“我知道他不是善类,让他和王世充打得两败俱伤,我们渔翁得利,这是我们最后的一线机会。”

    户部尚书段达眉头一皱说:“如果李密和王世充交战,杨元庆会不会助王世充一臂之力,如果北隋军也出兵参战,那么李密必败无疑,卢相国要考虑到杨元庆的因素。”

    卢楚冷笑一声,“我当然考虑过杨元庆会出兵,但他现在正全力进攻河北,无暇参与王世充和李密的争斗,他暂时不会出兵,等王世充要覆灭了,他绝不会容许李密取洛阳,那时他一定会出兵打击李密,这样我们的机会就来了,皇城军器监仓库内还有三万套兵甲,一方面我们可以收拢王世充的败兵,另一方面我们可以募兵守城,我们翻盘的机会就来了。”

    说到这,卢楚长叹一声,“现在关键是李密赶紧率军回来,再拖下去,王世充恐怕就会先动手了。”

    卢楚刚说完,门外传来奔跑的脚步声,管家在门口禀报:“卢相国,宫内来了一名宦官,说有紧急情况!”

    “让他进来!”

    很快,管家将一名宦官带了进来,众人都认识,是圣上的贴身宦官赵英忠。

    “赵公公,出了什么事?”

    “各位相国都在这里,简直太好了。”

    赵英忠上前对众人道:“刚才云定兴进宫,极力劝说圣上去邙山祭天,圣上感觉有点不妙,所以让我来告诉卢相国。”

    ‘邙山祭天!’

    众相国面面相觑,好像前天王世充才派王仁则率领两万军队进驻邙山,大家都还在猜测原因,原来王世充是想让圣上去邙山。

    “不去!”

    皇甫无逸断然否定:“为什么要去邙山祭天,在皇宫里一样可以祭天,让圣上回绝他,就说邙山是埋死人的地方,去之不祥。”

    卢楚眉头紧皱,目光里充满了忧虑,他也对宦官道:“邙山肯定不能去,让圣上找个借口回绝,另外,请圣上换一处宫殿居住,这两天恐怕不太平。”

    赵英忠一惊,“卢相国是说哪里不太平?”

    卢楚叹了口气,“我也说不清楚,反正新年期间要多多当心就是。”

    “我明白了,这就回去禀报圣上。”

    赵英忠向众人施一礼,转身匆匆走了,等他刚走,皇甫无逸便急问道:“卢相国感觉到不妙了吗?”

    卢楚眉头皱成一条线,“王世充要圣上去邙山祭天,这就是说明王世充要动手了,他不会给李密机会。”

    内堂里的气氛一下子紧张起来,“怎么办?”卢楚目光炯炯地看着众人,“我们是要引颈就戮,还是先发制人!”

    “干吧!”

    皇甫无逸拳掌相击,毅然道:“就利用皇宫举行祭天的机会,把王世充引进宫来。”

    卢楚又向其他两人看了一眼,“大家说怎么样?”

    段达和韦霁都缓缓点头,他们不可能引颈就戮……

    段达回到自己府中,背着手在书房里来回踱步,他心中紧张之极,一会儿埋头沉思,一会儿又仰头长叹,他走到窗前,眼中的胆怯之色流露无遗,他们可能斗得过王世充吗?

    手中只有一万五千军队,只控制宫城和皇城,而王世充有七万军队,控制着洛阳所有城门,以王世充的狡诈,他可能上当进宫吗?

    就算王世充大意,进宫被杀,那他的军队怎么办?都是被他的子侄控制,他们若报复起来,恐怕满朝文武谁也活不成,尤其他们四个相国,那更是满门抄斩,段达想着自己被满门抄斩的情形,他不禁打了一个寒战,眼中露出恐惧之色。

    “来人!”他颤抖着声音大喊。

    “老爷有事吗?”一名家人在门外问道。

    “去把大姑爷找来!”

    段达的长女婿张志是伊阙县县令,这两天陪同妻子回娘家过年,正好在府上,片刻,张志匆匆走进房间,躬身施礼,“小婿参加岳父大人。”

    段达写了一封信递给他,低声吩咐他道:“你速去城外,把这封信秘密交给王世充,当心点,不要让任何朝臣看见你。”……

    【求大家月票支持老高,月票大战激烈,急需支持!】
欢迎您阅读高月所写的小说天下枭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