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下枭雄 正文 第二十三章 隐形力量

作者:高月 类别:历史军事
    杨元庆取出两枚铜钱,一枚是他发行的新钱,一枚是旧大业钱,他将钱放在桌上对众人道:“这两枚钱大家都很熟悉,我听说有人利用这两枚钱在隋唐间的差价来谋取暴利,我不知在座诸位中有没有人这样做,我这里要提醒大家,我已经给军队下了命令,严禁关中的大业钱进入河东,当然少量可以,每个人携带大业钱不能超过十吊,先警告半个月,半个月后超过千吊者将直接抓捕入狱,钱财没收,如果商人带了一千吊钱怎么办?很简单,去买货物入境,不要再触犯禁令,这件事我先提醒大家了。(圣王)”

    一名商人道:“回禀殿下,这件事我们都有所耳闻,但我们没有做此事,对我们来说,拿巨额铜钱在关中行走风险太大,这件事是关中那边的商人在做,殿下禁止大业钱入境,也就堵住了他们的门路,这件事我相信以后不会再有了。”

    “好吧!既然如此,这件事我就不再说了。”

    杨元庆便不再提此事,话题一转,他又笑道:“自从新钱发行以来,已经半年多了,我们手中储备了大量兑换来的大业钱,都堆放在晋阳宫仓库里,本打算全部销毁熔铸,但听说关中和巴蜀还在通行大业钱,我就想,与其销毁它们,不用利用它们从关中买些物资回来,我知道你们这些大商人都有各自的门路,我想把钱交给你们,由你们替我购进物资,什么物资都可以,粮食、油盐、布匹、茶叶、丝绸、牛羊、木材等等,这件事办得好,我会记下你们的功劳,怎么样?”

    十五名商人大眼瞪小眼,他们现在才明白楚王找他们来做什么,刚才说了半天让他们激动的话,原来竟然是让他们去掏唐朝的家底。以他们的门路不是不可以办到,只是一旦被唐朝查获,就会面临扣人扣货的危险,当然,货物风险与他们无关,但人和骡马的损失却是他们的,这里面蕴藏着极大的风险。

    沉默良久,那名资历最老的商人道:“殿下。这样做会有很大的风险。我们担心……”

    不等他说完,杨元庆一摆手打断了他的话,淡淡道:“你们都是河东郡有名的大商家。和关陇商贸紧密,我是外行,不懂得怎么回避风险。[我搜小说网]但你们应该知道,这件事你们回去商量吧!钱过两天就会从太原运到,我等待你们的好消息。”……

    十五名商人都无可奈何地回去了,裴文靖临时有事先去处理,议事堂内只剩下杨元庆和杜淹两人。

    在杨元庆和众商人谈话之时,杜淹基本都没有多言,但他心中却有很多忧虑,直到此时他才小心翼翼道:“不瞒总管,其实我也觉得这件事风险很大。一旦唐朝发现,他们确实会遭遇很大的危险。”

    杨元庆对这个风险并没有太放在心上,他笑了笑道:“这件事杜太守就不用替他们操心了,他们都是成了精的商人,他们知道该怎么回避风险,他们绝对不会把自己陷入到危险境地,比官府要懂得多。所以很多事情不妨交给他们去做,他们会做得更好。”

    杜淹见杨元庆胸有成竹,而且这件事已经定下来了,他担忧也没有意义,他又想到另一件事。道:“其实我真正担心的是商会,这会使商家团结起来。将来他们拧成一股绳和官府对抗,这些商人都很有头脑,世故精明,如果是一盘散沙,官府很好对付他们,杀一个,其他都怕了,可商会就不一样,他们有足够的财力物力和官府对抗,如果被唐朝拉拢过去,那更是一大隐患,总管,我确实不太赞成让他们成立商会。”

    杨元庆端着茶碗微微冷笑一声,“你想得太多了,也太远了,自古以来,民不聊生才会奋起造反,几时听说过商人造反?商人是精明人,他们要的是利,而不是权,如果他们拧绳和官府对抗,那只有一个可能,贪官污吏逼得所有商人都走投无路,他们才会反抗,这样不很好吗?给御史一个线索。”

    或许是觉得自己的语气有点太重,杨元庆又缓和一下口气笑道:“杜太守,我明白你的担忧,我也相信,每个太守都会有同样的担忧,但你也要想到,在争夺天下之时,商人是一股绝对不可忽视的力量,他们掌握着大量的钱财,只是他们没有地位,又很低调,所以没有多少人注意到他们,他们是一股隐形的力量,我让他们组建商会,再给他们一点甜头,树立一个重商的形象,这样商人们就会为我效力,而不是向唐朝效力,杜太守,以后你修桥无钱,办学无粮,就去找商会,让他们自己去摊派,这不比你挨家挨户去敲门动员要好吗?”

    杜淹默默地点了点头,他有点明白杨元庆的意思了,乱世时要充分利用商人的力量,等他们强大了,肥壮了,再考虑新的手段,这就如放水养鱼,总有一天,肥大的鱼儿终究会成为统治者的盘中之餐……

    河东城西有一所占地十亩的大宅,这是河东大商人张元重的宅子,也就是那个资历最老的商人,按照隋朝的房宅令,商人其实是没有资格住这样大的宅子,再有钱也只能住占地一两亩的小宅。

    只是因为战乱,律令已经没有太大约束力,所以张元重才买下了这座占地十亩的大宅,其实以他的财力,住百亩巨宅也没有问题,但他不敢招摇,这十亩大宅还顶着很大的风险,也是因为杜淹和裴元靖都为新任官员,还顾不上管他住宅违规之事。

    在张元重的正堂内,十五名大商人都聚集一堂,商议今天杨元庆交给他们的任务。

    一名商人道:“我估计朝廷储积的那些大业钱都要以数千万来算,一旦大量的钱涌入唐朝,买走货物,就会形成钱贱物贵的局面,物价暴涨,唐朝就会立刻发现是我们在捣鬼,一道旨意下来,所有河东商人统统抓捕,大家说该怎么办?”

    另一名王姓商人却道:“其实也没关系,关中的粮食物资很大程度上是从巴蜀过来,我们只要控制一下购买量,不要一下子涌进去狂买,而是以细水长流方式购货,最终抽干的是巴蜀,而不是长安,他们的物价也是一点点地上涨,朝廷体会不到,这样坚持半年,购货量就相当可观了。”

    那名姓李的商人点点头笑道:“老王说得对,关键是手段要巧,我建议开始时不要碰粮食,粮食和油盐这些东西太敏感,容易引起注意被唐朝发现,可以从布匹、绸缎、茶叶、木材、牲畜、药材这些东西入手,而且也不要大规模商队的去采购,把商队打散,一部分走潼关,一部分走蒲津,还有一部分走关内,这样就不容易被发现,说不定唐朝还很高兴,贸易繁荣,商税大增,钱滚滚而来,等最后差不多了,我们再集中力量买粮食,一走了之,管他关中的天塌下来。”

    张元重点了点头,对众人缓缓道:“其实办法是有的,实在不行,就让关中那帮商人送货上门,我们就地采购,不也一样没有风险吗?我之所以在楚王面前抱怨危险,其实是想让楚王再给我们一点好处,比如完成这件事后,我们都能得封勋官,那我们就能名正言顺地坐马车、买宅、娶妾,不用整天提心吊胆地过日子,大家说是不是?”

    众人都笑了起来,纷纷竖起拇指,“还是老张想得远!”

    张元重又苦笑一声道:“其实说老实话,楚王已经很不错了,许诺恢复商人的民籍,去除所有歧视商人的规定,准我们成立商会,当然也需要我们付出,这么多年来,我们只管自己敛财,像鼹鼠一样住在地下,钱再多又什么用,能享受吗?没有享受,还招人骂,被人歧视,乡绅之所以有名望,是他们善待本乡人,扶助孤寡老人,今天听楚王称我们为绅贾,当时我脸就有点红,各位,这个‘绅’字我们还当不起啊!”

    众人都默默无语,张元重说得很对,光想得到而不肯付出,是不可能得到别人尊重,前段时间大量移民来河东郡,各乡名门望族纷纷有钱出钱,有力出力,但他们这些商人却一个个缩到一边,没有人肯出头,难怪招人恨。

    一名商人叹道:“其实我也想过,应该关注一下那些流离失所的饥民,但又感觉我一个人的力量太渺小,而且我也觉得就我一人出钱出力,别人却不动,有点太吃亏了,所以只是想一想,而没有付诸现实。”

    张元重笑道:“所以楚王才建议我们成立商会,以商会的名义去做,所耗钱粮大家分摊,其实每家也不多,效果却很好,我建议我们今天就成立商会。”

    张元重想得很好,今天在他府中成立商会,那么会主就是他张元重莫属了。

    “那楚王交代的事情怎么办?”

    “太原的钱估计要两三天后才能运来,我们成立商会后,便可以制定计划,然后分工协作,这样把风险降到最低。”
欢迎您阅读高月所写的小说天下枭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