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下枭雄 正文 第十二章 扑朔迷离

作者:高月 类别:历史军事
    两天后,罗艺发现了情况不妙,他派去护卫宋正本的三百骑兵竟然没有了消息,这让罗艺十分惊讶,不知是窦建德扣留了这三百人,还是他们出了什么事?他紧急派人沿途寻找,却一无所获。(圣王)

    虽然宋正本之事查不到什么结果,但并不妨碍罗艺另一个计划的实施,事实上在宋正本抵达幽州的第二天,罗艺便派大将施桀率两千士兵南下巨马河,那里是涿郡和河间郡的交界地带,在那里,罗艺开始大规模赈济河间郡贫民,并派人去河间郡广为宣传涿郡的赈灾,罗艺是想拔出萝卜带出泥,能招募到大量的河北青壮从军

    窦建德也是一样困惑,他派去边境护卫宋正本的军队,等了两天也没有等到宋正本的消息。

    窦建德的心中十分焦急,两天来他都在一种焦虑不安中度过,宋正本是他的谋主,对他来说非常重要,他宁可不和幽州结盟,也不能失去这个能替他掌握大局的谋士。

    窦建德正背着手在房间里来回踱步,他心中的烦恼不仅仅是宋正本的失踪,还包括隋军夺取了恒山郡,恒山郡的魏刀儿一直被他视作挡住隋军南下的一堵墙,或者是一处缓冲地带,他是希望魏刀儿存在,这样当隋兵有了南下意图后,便可以先一步通过魏刀儿表现出来,隋军必然会先攻打魏刀儿,这样便给自己一个准备时间。

    但现在魏刀儿被拔掉了,四万隋军进驻了恒山郡,直接威胁到了博陵郡,一种可能是。一旦隋军拿下博陵郡,那么北面的上谷郡和南面博陵郡两路隋军就会形成对河间郡的夹攻之势。

    而另一种可能是,上谷郡的隋军进攻涿郡,用恒山郡的隋军来牵制自己,从而直接破掉了自己和罗艺的联合。

    两种可能选其一,窦建德觉得后一种可能更会成为现实,杨元庆很可能已经意识到自己要和罗艺联合,或者说杨元庆为了防止自己和罗艺联合。便在拿下上谷郡不久,又紧接着拿下了恒山郡,目的就是为了在恒山郡部署兵力,牵制自己,现在隋军已经在恒山郡部署了四万军队,说明自己的猜测是正确的。

    可是就在这关键时刻,宋正本又失踪了,没有人替窦建德拿主意。(圣王)使他仿佛失去了一个依靠,令他心烦意乱。

    这时,一名侍卫在门口禀报:“王爷,孔长史有急事求见。”

    窦建德点点头,“请他进来。”

    孔长史是窦建德的另一个重量级幕僚人物,名叫孔德绍,和宋正本一样,也是一名隋朝官吏,他是极力主张窦建德登基称帝,虽然窦建德现在并不想登基。但他很看重孔德绍,封他为王府长史,这就相当于他的宰相了,他和宋正本一个主内,一个主外,都是窦建德的心腹谋士。

    片刻,孔德绍快步走了进来,孔德绍外形不好,长得矮小肥胖,一双精明的绿豆小眼睛。活像一个小商人,没有宋正本那样清瘦风度,正是这一点让窦建德有点不太喜欢,而且孔德绍偏于阴谋诡计,他想不到合纵抗隋这样的全局谋略,所以窦建德把他排在宋正本的后面。

    宋正本的失踪对孔德绍却是一个利好消息,这意味着他最大的政敌消失了。这两天,孔德绍的心情格外舒畅,不过在窦建德面前。他把心中的喜悦完全掩盖起来,装出一副忧心伤痛的模样。

    “参加王爷!”孔德绍上前深施一礼。

    “长史免礼!”

    窦建德叹息一声问:“可有宋先生的消息?”

    孔德绍痛心地摇了摇头,“暂时没有他的消息,但卑职怀疑,这可能是罗艺的一个阴谋。”

    ‘阴谋?’

    窦建德瞥了他一眼,他知道孔德绍是言必称阴谋,什么事都要往阴谋上扯,这让他有点不太高兴,不过宋正本的离奇失踪,似乎又和阴谋有点关联,他便耐着性子问:“你详细说说,怎么个阴谋法?”

    “在说阴谋之前,请王爷允许卑职先汇报一件重要之事。”

    “说吧!什么重要之事?”

    窦建德坐了下来,目光注视着孔德绍,孔德绍连忙道:“卑职刚刚得到禀报,文安县、高阳县、平舒县很多民众都奔去了涿郡,而且这股北上风潮有点扩大之势。”

    窦建德一怔,“这是为何?”

    “卑职听说,是幽州军在靠近我们的巨马河一带赈灾放粮,有不少来历不明的人跑到我们境内鼓动民众去领米,说每家都领到几十斤米过新年。”

    窦建德眉头一皱,他立刻想到了隋军在恒山郡的宣传,这又是什么缘故,他迟疑一下问:“幽州军这是想做什么?”

    “王爷还没有想到吗?”

    孔德绍小心翼翼道:“现在什么资源最为宝贵?”

    窦建德沉思片刻,忽然恍然大悟,“你是说他们在抢夺我们的人口!”

    “王爷,不仅仅是抢夺人口那么简单,卑职认为他其实是在募兵,用粮食把我们的民众哄过去,再从中挑选精壮哄他们在幽州从军,这样一来,幽州至少能募到三四万的军队。”

    窦建德拳头渐渐捏紧,恨得咬牙切齿,“该死的罗艺,一面要和我联合,另一面却在背后挖我的墙角。”

    “王爷,从这件事便可看出罗艺所谓和我们的联合,其实他并没有诚意,这样,宋先生的离奇失踪便可以解释了。”

    “怎么解释?”

    “很简单,宋先生一定还在罗艺手上,他一方面假装和王爷谈判,另一方面同时在借口赈灾而招募士兵,这样,王爷也不好和他撕破脸皮,只得眼睁睁地看着他挖我们墙角。”

    窦建德有点听懂孔德绍的意思了,“你是说,其实罗艺并没有和宋先达成协议,他怕宋先生回来揭穿他,便假装放他回来,但暗地里又把他扣住了,是这个意思吗?”

    “卑职正是这个意思,卑职一直认为,罗艺手下将士视我们为死敌,罗艺不可能不忌惮这一点,他控制幽州还不到两年,还没有完全坐稳位子,所以他不会冒着惹怒手下的危险和我们联合,从他借口赈灾挖我们墙角,就可看出,他其实还是用增加兵力的方式,独自应对隋军东扩,而且把宋先生扣住,还可以防止消息外露,可谓一举两得。”

    窦建德眉头皱成一团,孔德绍关于罗艺赈灾是为了募兵的推断他认为很正确,但说罗艺怕泄露不肯结盟的消息而扣留了宋正本,他却觉得有点牵强,因为宋正本临走时告诉过他,罗艺肯定愿意结盟,而且也有办法瞒住罗艺手下。

    “我怀疑是不是隋军插手,半路拦截了宋正本。”

    孔德绍坚决反对窦建德和罗艺结盟,这并不是他想帮助隋军,而是他本人和罗艺有私仇,他的兄长孔德赞就是死在罗艺手上,他很希望借隋军之手干掉罗艺。

    另一方面,孔德绍是齐郡历城县人,他更希望窦建德能把势力撤到青州去,那样对他更有利,既然窦建德已经通过和徐元朗的联姻留下这条后路了,那么他就希望这条后路成为事实,避开隋军的锋芒,保存实力南撤。

    也正是因为这样,孔德绍拼命阻挠破坏窦建德和罗艺结盟,千方百计要让窦建德知道,罗艺没有结盟的诚意。

    “王爷以为隋军怎么会知道宋正本去了幽州?又这么精准地算出他回来的时间和路线,连罗艺手下人都不知道,隋军会知道吗?”

    孔德绍停一下又道:“卑职猜想,最后罗艺没法交代了,他肯定会说是隋军动手拦截了宋先生,把责任推给隋军,王爷为人宽厚,总是把人往好的一方面想,但罗艺的阴险狡诈,反复无常,王爷还没有领教到吗?”

    孔德绍这几句话又说得有道理,隋军怎么会知道宋正本秘密去了幽州?同时又这么精准地算出他回来的时间和路线,这确实是一个值得商榷的问题,或许是罗艺手下人反对联盟,半路上暗害了宋正本,也确实有这个可能。

    窦建德有点糊涂了,宋正本一案扑朔迷离,让他看不透问题出在哪里?思索了半晌,没有一点头绪,他只得暂时把这件事放下,又问道:“那现在怎么对付罗艺挖我们的墙角?”

    孔德绍已经想出了对应之策,他笑道:“王爷不是一直很想要罗艺的兵甲吗?卑职有一策,可以让罗艺偷鸡不着倒蚀一把米。”

    窦建德精神一振,连忙道:“你说说,有什么办法?”

    “王爷可挑选几万家眷都在我们这边的士兵,以裁军为借口放他们为民,再让他们去涿郡领米,罗艺必然会把他们募为士兵,王爷也可再派百余名亲卫也一同去募兵,等待时机让亲卫们鼓动这些士兵带着兵甲逃回来,最后罗艺费钱费米,最后却为我们装备了几万士兵,王爷以为此计如何?”

    窦建德眯着眼笑了起来,“此计虽然很损,不过可以试一试。”
欢迎您阅读高月所写的小说天下枭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