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下枭雄 卷三 一入京城深似海 第四十章 轩然大波

作者:高月 类别:历史军事
    原创次日一早,杨元庆带着丹阳公主杨芳馨前往晋阳宫去觐见少帝杨侑,或许是因为和江佩华在一起的缘故,杨芳馨来太原路上那种凄凄惨惨的神情此时已经看不见了,变得神采飞扬,受到江佩华的影响,她对杨元庆的态度也没有从前那样冷淡了我要精彩开始——

    杨元庆骑马而行,跟随在马车旁边,四周又有数百名亲兵护卫。

    “公主殿下,昨晚休息可好?”

    杨元庆在马车旁笑问道,他本人则恢复得很好,和家人在一起,只经历一夜,他一路跋涉的劳顿都消失了,格外地精神抖擞。

    杨芳馨却没有出声,半晌,她才小声问:“杨总管,你会不会让我住进晋阳宫?”

    杨元庆感觉到了她心中的不安,便笑问她道:“你自己愿意住到晋阳宫吗?如果你愿意,我可以安排。”

    杨芳馨却不肯说自己想留在杨元庆府中,她转个弯说:“如果阿姊也住进晋阳宫,那我就愿意搬去晋阳宫,反正,我想和她在一起。”

    杨元庆呵呵一笑,“我明白了!”

    “杨总管”

    马车里,杨芳馨又忍不住问道:“冰儿说你是世间最宽容仁厚的男人,你认为自己是吗?”

    “我是她爹爹,对她来说,当然是世间最宽容仁厚的男人,你不是同样认为你父亲是天下最好的人吗?”

    “是的!”

    马车里杨芳馨低低声道:“我的爹爹是天下最慈爱、最宽容、最善良之人,没有任何人能比得上他。”

    沉默了一会儿,杨芳馨又小声道:“杨总管,谢谢你!”

    “谢我什么?”杨元庆不解地问。

    “谢谢你尊他庙号为武帝,没有用炀、衰、哀、末、纣这样的字眼贬低他,我听说唐朝贬他为炀帝,杨总管,我希望你能战胜唐朝。”

    杨元庆点了点头,“公主殿下,你要记住这一点。唐朝是我们的敌人,不光是我杨元庆的敌人,也是你的敌人,是大隋的敌人,你就算对我杨元庆不满,也不能赞美敌人。”

    “我不会,我绝不会去赞美一个贬我父亲为炀帝的敌人。”

    晋阳宫位于北城外,需要从北城出去。杨元庆的队伍转到了晋阳大街上。晋阳大街是太原城的中轴主干道,笔直地连接南城门和北城门,一直延伸出去。最后的终点便是晋阳宫的正门,晋阳门。

    他们刚到晋阳大街,却听见一阵山呼海啸般的喊声传来。只见黑压压的人群从南面向北而来,令杨元庆吃了一惊,他一摆手止住了队伍,这时他看清了,绝大部分都是穿着儒袍的士子,而不是顶盔冠甲的士兵,这使他稍稍松了口气,刚开始他还以为是军队入城了。

    杨元庆的眉头随即皱了起来,这些士子打着横幅。挥舞手臂,很明显是在示威游行,发生了什么事?他立刻对一名亲兵道:“去打听一下,出了什么事?”

    亲兵催马飞奔而去,杨元庆则命手下加快速度,先去了晋阳宫。

    一只小小蝴蝶煽动翅膀可以引起千里外的暴风雨,裴氏子弟裴青松不经意的一番话泄露了天机。引发了这次轩然大波,几十名国子监士子经过一夜的串联,发动了三千名国子监士子的游行请愿。

    他们打着巨大的横幅,‘不要门阀,要公平!’。抬着孔子的塑像,浩浩荡荡在晋阳大街上的游行。不断吸引从各地赶来参加科举的士子一并加入到游行队伍中,一个时辰后,游行队伍已经达到两万余人,盛况空前,引来了数十万太原民众夹道围观。

    京兆府出动了数百名衙役维持秩序,九门军也奉命出动了五千骑兵在游行队伍的前后左右巡哨,唯恐引发其他严重事情。

    “科举公平!”

    “不要门阀!”

    “唯才取士,反对内幕!”

    士子们群情激昂,振臂高呼,很多人眼泪都流了下来,他们声嘶力竭,渴望着能够公平的考试,实现他们一生的夙愿。

    队伍浩浩荡荡向北门走来,北门已经关闭,三千弩手站成五排,冰冷的弓弩对准了迎面走来的士子,两边各有五百骑兵手执长矛战斗,杀气腾腾,穿过北门再走数里便是晋阳宫,北隋王朝的政治中心,士兵们不容许他们从北门出去。

    队伍越走越近,所有的士兵也越来越紧张,九门将军马绍站在城头,紧紧握着刀,手心攥出了汗,他嘴唇绷成一条线,目光死死盯着越走越近的游行队伍,就在这时,北城门外忽然传来士兵大喊:“马将军!”

    马绍快步走到城头另一边,探身望去,只见一名骑兵出现城下,手中高举一面金牌,高声喊道:“总管有令,开启城门,不要伤害士子!”

    马绍一颗心蓦地放下,他又迅速走回另一边,只见游行队伍已经走进百步内,他立刻高声令道:“撤军,开城!”

    弩手和骑兵纷纷撤走,北城门缓缓打开,数万士子穿过城门,向晋阳宫放向浩浩荡荡而去。

    晋阳宫紫微阁,杨元庆正和五名相国紧急商议太原城内声势浩大的游行,裴青松在酒肆说得话并没有错,杨元庆确实是想用这次秋试的契机拉拢河北士族,从而为明年春天发动的河北战役做好政治上的准备,绝对的公平是不可能的,只能是在一定限度上的公平。

    早在两个月前,王绪提出科举建议时,紫微阁五名相国和杨元庆便达成了妥协,按照三三四的比例分配这次科举名额,也就是河东以外士族、河东士族和公平录取名额。

    但士子们的和对公平的诉求,使他们达成的妥协面临新的挑战,五名相国都沉默了,这时,昨晚刚刚赶回来的杜如晦叹口气道:“士子们诉求公正的心情可以理解,毕竟这是北隋的第一次科举,为了建立声誉,我建议索性就彻底放开,承诺公正科举。响应士子们的诉求。”

    裴矩摇了摇头,“如果是盛世,公正科举可以实施,但现在不是,我这些天也接见博陵崔氏和范阳卢氏派来参加科举的子弟,博陵崔氏派来五人,两嫡三庶,范阳卢氏派来派来六人。三嫡三庶。我发现他们派来的并不是最优秀的子弟,像崔弘升的三个孙子启元、启东、启白都没有来,还有范阳卢氏派来的子弟也是我没有听说过。由此可以看出河北士族还是比较谨慎,我能理解他们的谨慎,他们也怕太高调被窦建德收拾。可如果真的按照杜相国的想法,一律公平考试,那会是什么结果呢?我可以说,河北士族子弟一个都考不上,毕竟河东士族都是全力以赴,这样的后果会很严重,河北士族会认为我们不给面子,所以还是得分配名额,只是看怎么个分配法。”

    王绪虽然和裴矩一直是明争暗斗。但在科举这件事上,他却和裴矩的立场差不多,而且他还要更偏激一点,他是坚决反对科举,主张九品中正选士,所有的名额分给各郡,由各郡中正官推荐优秀子弟。这样一来,王学子弟至少要占据两成的名额,推行科举无疑是侵犯了他的利益。

    “我支持裴相国的意见,这次科举是我建议的,其实我最初的方案就是实行折中的科举中正制度。推举和考试相结合,各郡可推选多人。比如根据各郡人口,推荐二十人到五十人不等,然后再在各郡推举的人中进行考试科举,这其实是开皇年间实行的办法,我认为更加容易被人接受。”

    “我反对王相国的方案!”

    说话的是崔君肃,他出身清河崔氏,虽然清河崔氏也是坚决反对实行科举的士族,但崔君肃却因为跟杨元庆多年,他的思想比较开明,他主张应该给寒门子弟一个机会,所以他是大力主张实行科举的开明派。

    “我认为杜相国说得对,就算是公平考试,实际上也是名门望族占优势,前几年的丰州科举是因为没有名门士族参与,所以寒门子弟录取较多,但今年的科举非同一般,河东的河北名门士族基本上都参与,能给寒门子弟的名额本来就很少,如果按照裴相国的方案,预留给大部分给名门子弟,而剩下的再公平考试,那么对寒门士子就更不公平了,能考上一两个就是万幸,说不定连一个都考不上,天下人就会怀疑我们科举的公平,索性放开,一切按照真才实学来评判,大家认为怎么样?”

    所有人都回头向杨元庆望去,杨元庆站在窗前,默默注视远处,从这里可以清晰地看见晋阳宫大门,晋阳宫大门前,数万士子已经到了,他们静坐在大门的草地上,保持着安静,用一种无声的语言诉求公平。

    巨大的横幅依然竖在空中,‘不要门阀,要公平’,这几个大字格外地刺眼。

    二百个录取名额可以直接入仕,这是一块具有巨大诱惑力的圆饼,每个人都想给自己多分一点,但饼只有这么多,一些人增加了,一些人就会减少,所以不管怎么分,总会有人产生意见。

    但不管怎么有意见,最终方案必须由他杨元庆敲定。

    杨元庆叹了口气,他不能不考虑河北士族的利益,还是京兆韦氏,吴兴沈氏等等其他地区望族的利益,他都要考虑到。

    沉默良久,杨元庆终于做出了最后的结论,他缓缓道:“二百个名额中,三十个名额留给我来决定,其余一百七十个名额全部由考试产生,公平录用,至于主考官,我推荐李纲来担任。”

    未完待续
欢迎您阅读高月所写的小说天下枭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