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下枭雄 卷三 一入京城深似海 第十五章 遭遇之战

作者:高月 类别:历史军事
    原创大凡疆土边线,都是用一种自然形成的山水阻碍为界,大至国界,小至县边,无不如此,河内郡和河北汲郡的边界也是一条横亘不断的山脉,这是太行的一条支脉,延绵两百余里,就像太行山脉伸出的一条腿,一直延伸到黄河边,支脉上覆盖着郁郁葱葱的原始森林

    因为河水穿流和天然崩塌的缘故,支脉中也有十几个大大小小的隘口,这些隘口便成了人行往来两地的天然通道,这些通道大多集中在中南部,其中以共城道、临清关和延津关最为有名。

    宋金刚部走的就是共城道,这一带山高坡陡,县城易守难攻,他们便占据了共城县,为窦建德大军进入河内郡提供了极大的便利,宋金刚也深知南面新乡县和临清关的重要,怎奈他兵力不足,不敢再分兵,只得眼睁睁看着隋军占领新乡县和临清关、延津关。

    宋金刚心里也清楚,共城县北部是山区,南面是平原,所产粮食远远不能满足军队的需要,最多只能做一个通道,要想获得一个攻打河内郡的后勤基地,必须拿下新乡县。

    为了最大程度地获得夺取新乡县的机会,宋金刚派侄子宋虎率一千骑兵沿着百门陂南下开路。

    百门陂是一条长长的灌溉河塘,由山泉水汇集而成,河塘东岸是一望无际的田地和大大小小的村庄,此时秋收已经结束,农民们在田埂路边四处焚烧稻杆,使得天空被烟雾笼罩,四野灰蒙蒙一片,空气中弥漫着呛人的烟味。

    这时在白茫茫的烟雾中出现大群扶老携幼的民众,他们捂着口鼻,低声咒骂烧稻杆的人,人群中有一辆辆牛车,牛车上满载着粮食,人群越来越长。足足有三四千人之多,女人抱着孩子,男人背着值钱的细软,老人则牵着猪羊,这些人都是附近的村民,被隋军疏散去新乡县,他们的家园即将成为战场。

    新乡县和共城县之间有大大小小三十几个村庄,数千户人家。从半个月前便开始有先知先觉者逃往新乡县。而最近几天,由隋军组织,动员各个家族南迁。每天都有数千人南迁避难,今天这支队伍是最大的一群南迁队伍。

    在队伍旁边是六百余隋军骑兵,他们警惕地望着四周的情形。他们已得到情报,周围发现了宋金刚的巡哨,这就意味着将有大队人马出现。

    这支隋军骑兵的首领叫杜延深,官任鹰击郎将,是高子开的部将,他和新乡县丞负责组织西面十几个村庄的村民撤离。

    他们此时离新乡县还有三十余里,不过南迁民众行走十分缓慢,这三十余至少要走一天。

    杜延深心中有些着急,他招手叫来一名士兵。吩咐他道:“你去告诉张县丞,加快速度,争取今天晚上抵达新乡县。

    “遵命!”

    士兵调转马头向南奔去,士兵刚去传令,这时,北方传来了马蹄声,几名隋军斥候穿过了白茫茫的稻杆焚烧区。疾奔而至,“杜将军!”

    杜延深调转马头问:“什么事?”

    “北方发现了宋金刚的军队!”

    杜延深吃了一惊,连忙问:“有多少人,距离多远?”

    “有一千人左右,都是骑兵。距离我们约七八里左右,正疾速南下。”

    杜延深心中打起小鼓。若是骑兵的话,七八里路程转瞬便到,他回头看了一眼大群逃难民众和近千辆牛车,着实有些担忧,宋金刚的军队以前还不凶狠,但最近也变得烧杀劫掠,他们若冲下来,这几千人正好是他们的肥羊。

    杜延深沉思片刻,便对一名旅帅令道:“你率一百兄弟护卫乡民迅速南下。”

    他又大喊一声,“其余弟兄跟我来!”

    杜延深率领五百骑兵风驰电掣般向北迎战而去

    宋金刚一共有三个侄子在队伍中,分别掌管着他的三千精锐骑兵,其中宋虎在三个侄子中最为强悍,年约三十岁,使一把雁翎大刀,相貌凶恶,体格彪悍,跟随宋金刚多年,杀人如麻。

    这次宋金刚交给他的任务是开辟南下道路,但对于宋虎而言,劫掠钱财才是他们的重中之重,过去几个月,宋金刚为了坐稳河内郡,压制着他们的暴虐,现在终于放开,使宋虎心中充满了杀戮的,

    他的队伍也同样充满了暴虐的,他们都盼望着在临走之前发一笔横财,把几个月的损失全部补回来。

    但令宋虎和他的手下失望的是,他们一路南下,经过了几个村子,都是人粮皆无,空空荡荡,使他们的愤怒迅速积蓄,田野里弥漫的白烟使他们眼睛都睁不开来。

    “将军,那边有几个人!”

    一名士兵发现田埂边站着几人,宋虎一挥手,他的骑兵一阵风似地将几人团团围住,这几个在烧稻杆的老农,他在撤退前想烧掉最后一堆稻杆,为他们的土地尽量多一点肥力,却没有发现大队骑兵冲来,将他们围住,几个老农奔逃无路,望着周围一双双凶神恶煞的眼睛,他们吓得瘫软倒地。

    “宰了他们!”宋虎一声怒喝,上前横刀劈过,一名老农人头被砍飞,他的手下一拥而上,将几名老农砍死在田地里,一群骑兵放声狂笑起来。

    就这时,浓烟里传来破空声,数百支箭呼啸而至,射向密集的骑兵群,宋虎的军队没有提防,顿时被射翻上百人,士兵惨叫,马匹嘶鸣,纷纷倒地,贼军惊恐万分,一片大乱。

    “隋军来了!”

    一名骑兵大喊着奔来,这时,一支箭射穿了他的脖颈,他惨叫着栽下马,只见白烟中出现了大群隋军骑兵,马蹄都包裹着稻草,在浓烟中穿行,无声无息杀来。

    杜延深见对方队伍不整,这是最好的机会,他大喊一声,“杀!”

    五百隋军骑兵如一把利剑杀来,冲进了混乱的敌群之中,将千余贼军一劈为二,五百隋军骑兵分为五队,整齐有序,他们冲杀犀利,神勇异常,在最短的时间内,将叛军切割得七零八落。

    叛军骑兵虽然有千余人,装备和隋军差不了多少,但训练上却差距巨大,他们还没有从箭雨的混乱中恢复,便被杀上来的隋军冲得更加混乱。

    骑兵作战讲究阵型和配合,整齐的阵容使指挥更加顺畅,娴熟的配合可以形成强大的战力,极大提高战斗效率,而不会把时间和体力浪费在无谓的奔跑中。

    贼军在混乱中被杀得节节败退,宋虎暴怒,他狂吼一声,挥动大刀扑进隋军士兵中,杀戮凶狠,一连劈倒了七八名隋兵骑兵,他身后的三百骑兵也跟着他杀进了隋军队伍中,冲乱了一支隋军骑兵队。

    混乱的叛军也渐渐开始向宋虎集中,他身后的骑兵迅速由三百余人扩大到五百余人,劣势正在渐渐扳转。

    杜延深是一名从斥候士兵一步步提升起来的将军,有着丰富的作战经验,他深知叛军的特点大多是由首领号召,这一支叛军也是一样,只要除掉这名为首贼将,敌军将立刻崩溃。

    他当即下令,“集中兵力,杀掉贼将!”

    两支隋军骑兵从左右杀来,目标对准了俨如疯虎般的宋虎,十几支长买一起向他身上刺来,宋虎挥舞大刀左劈右砍,他已经杀了二十几了隋军骑兵,凶狠异常,隋军士兵们被他杀得节节败退。

    杜延深见形势危机,他策马疾奔,从侧面飞掠而过,张弓搭箭,一箭射向宋虎的战马,这一箭正射在战马的左眼上,战马稀溜溜一声惨嘶,前蹄高高跃起,杜延深又是一箭射去,箭射穿了战马的心脏,战马轰然倒地,将宋虎压在身下,十几名隋军一拥而上,乱枪将宋虎刺死在马下。

    主将战死,贼军失去了指挥,又迅速陷入混乱,不少贼军调转马头便逃,隋军骑兵随即掩杀而上,将贼军杀得大败而逃,一路追杀出十几里。

    这时,杜延深勒住了战马,他听见了呜咽的号角声,有士兵指着远处大喊起来,“将军快看!”

    只见数里外出现黑压压的军队,足有数万人之多,正浩浩荡荡向这边杀来,杜延深猛地反应过来,这是窦建德大军来了,他焦急地大喊一声,“撤退!立刻撤退!”

    数百骑兵调转马头,向南方迅速撤离,这是窦建德大军的前锋杀来了,有三万余人,由窦建德头号大将王伏宝率领。

    王伏宝的大军早就抵达了共城县,他一直在等待窦建德的到达,王伏宝是一个能征善战之将,有着清醒的头脑,他并不急于进入河内郡,他知道过早杀进河内郡,很可能会被隋军集中优势兵力所歼灭,只需要牢牢掌握进入河内郡的通道,然后等窦建德大军到来。

    事实上,窦建德的大军已经抵达了距共城县数十里外的隋兴县,窦建德在隋兴县下达了命令,命王伏宝尽快夺取新乡县。

    八万大军不是一个小小的共城县所能支撑,窦建德需要一个更广阔的地带作为屯兵的基地,而共城县南面的新乡县平原无疑就是最理想的屯兵之地,也将是他们进攻河内郡的基地。

    窦建德大军到来的消息正以最快的速度向新乡县和西面的获嘉县传去。

    【求月票!!】未完待续
欢迎您阅读高月所写的小说天下枭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