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下枭雄 卷三 一入京城深似海 第十章 君廓献计

作者:高月 类别:历史军事
    王君廓被徐世绩迎进了大帐,王君廓也认识徐世绩,徐世绩是瓦岗军的三当家,而他王君廓不过是刚入瓦岗军的一名新将,虽然有点名气,但在派系林立的瓦岗军中没有他出头的机会。

    而徐世绩也同样知道王君廓,此人刀法绝伦,一进瓦岗便连败十三将,引起轰动,可惜他得罪了第二号人物单雄信,李密始终不敢用他,这也是一件遗憾之事。

    众人分宾主落座,徐世绩笑道:“王将军能够弃暗投明,不愧是河东英雄,凭将军之才必会被我家总管所重用。”

    “君廓迷茫久矣,久闻杨总管不看出身,唯才是举,今归北隋,我平生之志得尝”

    说到唯才是举时,王君廓忍不住看了一眼程咬金,程咬金却嘿嘿一笑:“我也是大才,否则,怎么能说服你归降?”

    王君廓苦笑一下,这倒也是,他又道:“我愿助徐将军一臂之力,早日平息河内郡。”

    徐世绩大喜,连忙拱手道:“愿听公之言!”

    王君廓想了想道:“宋金刚最大的软肋就在他军心不稳,他的士兵大多是马邑、雁门和楼烦三郡人,家人都在北方,士兵们也只想跟着宋金刚抢点东西,然后回家,没有人愿意长久跟他,徐将军不妨从这一点着手,便可大败宋金刚,另外,宋金刚另一个副将吕崇茂是河东郡人,他也不愿意投降窦建德,我可以写封信劝他。”

    “等等!”

    徐世绩吃惊地问道:“这和窦建德有什么关系?”

    王君廓一愣,“你们不知道宋金刚已经投降了窦建德,而且被窦建德封为河内郡王,这些你们不知道吗?”

    徐世绩脸色变得异常凝重。他忽然意识到自己在情报方面有失误。他竟然不知道宋金刚已经投降了窦建德,这样问题就有点严重了。

    他沉声问:“那么窦建德会不会发兵河内郡?”

    “肯定会!”

    王君廓毫不迟疑道:“窦建德和李密都多次拉拢宋金刚,其中李密是因为我强烈反对。宋金刚放弃了归降瓦岗,而窦建德为了拉拢宋金刚,甚至不惜送他一万副兵甲。还准备把侄女许配给他,足见窦建德对河内郡的看重,拿到河内郡,窦建德便可以直接面对洛阳。”

    徐世绩沉默不语,他已意识到,河内郡已不是对付宋金刚那么简单,极可能是他们和窦建德的第一次交锋,事关重大,他必须立刻禀报杨元庆。

    想到这。徐世绩摇摇头道:“我认为你们不用去太原了。”

    “为什么?”王君廓和程咬金异口同声问道。

    “原因很简单,我估计总管会亲自前来河内郡。”

    宋金刚的大军在离济源县约八十里外得到了消息,王君廓率军投降了隋军。这令宋金刚极为愤怒。同时也十分惊恐,不仅是损失了一万军队那么简单。而是济源县是他的粮草重地,里面储存着他的数万石军粮,他随军携带的粮草只能维持四天。

    此时宋金刚已经无暇愤怒,他调头便向东而去,他想拿下河内县,但河内县的援军已到,驻军六千人,城池高大坚固,难以攻下,宋金刚无奈之下继续沿着沁水南下,目标直指安昌县,但在离安昌县还有三十里时,宋金刚得到情报,另一支隋军约万人,分兵两路占领了安昌县和温县,截断了他东退之路,而这时,徐世绩的率八千军队过了济水,跟随在宋金刚大军身后约二十里外。

    宋金刚紧急驻军之处叫古杉岗,是一座十几丈高的土丘,因有几株参天古杉而得名,这里距离安昌县约二十里。

    之所以紧急驻营,是因为军队的粮食只能支持一天半,再向东走,便是一片人口稀疏的山区,他的军队将支撑不下去,宋金刚下令驻营,随即派出二十支打粮队赶赴四周村庄抢掠粮食。

    傍晚时分,宋金刚得到了情报,约两万隋军从西面、东北面和正东面三个方向包围,和他的营地相距皆不到十里。

    宋金刚一路疾走,走到营门前,他的军队在这里搭建了一座眺望塔,宋金刚登上了眺望塔,略有些紧张地问道:“在哪里?”

    他刚刚接到报告,西面发现了一支隋军,距离他们只有五里,这个消息令宋金刚十分紧张,他亲自攀上眺望塔查看情况。

    天色已经很昏暗,晚霞褪去,天空云朵变成了暗紫色,但还可以依稀看见数里外的情形,只见一支约八千人的隋军大队骑兵矗立在远处一片旷野里,但他们没有继续前进,而是就地驻营。

    “郡王,趁现在隋军尚未汇合,我们先击败这支隋军!”一名将领在旁边小声建议道。

    宋金刚摇了摇头,他的两万装备不整的军队想打败八千精锐骑兵,无疑是痴心妄想。

    吕崇茂也急道:“郡王,现在我们该怎么办?留在这里最后肯定是死路一条。”

    “在等等吧!”

    宋金刚叹了口气,“等打粮队回来,看看弄到了多少粮食?再考虑出路。”

    他心情沉重地转身回了大营,吕崇茂望着宋金刚的背影,他心中有一种不祥之感。

    随着夜幕渐渐降临,打粮队陆陆续续回来了,二十支打粮队回来十五支,其他五支没有了消息,由于这一带人口密集,村舍众多,而此时正好是收获季节,打粮队收获颇丰,得到了近两千石粮食和大量的猪羊鸡鸭,这样一来,军粮还能再维持几天,宋金刚随下令杀猪宰羊,令士兵们饱餐一顿。

    吕崇茂的营帐在大营西面,而宋金刚在大营东面,两人各负责一半的营地,大帐内,吕崇茂背着手忧心忡忡地来回踱步,和所有的将领一样。严峻的形势使他不得不考虑自己的命运。

    尤其王君廓的投降。更是使他心潮难平,他也想投降,唯一使他下不了决心的。是宋金刚对他的厚待,他不忍在宋金刚最困难之时弃他而去。

    这时,门口传来亲兵禀报:“将军。有人送信来。”

    “进来!”

    一名士兵快步走进,单膝跪下行一礼,“参见吕将军。”

    吕崇茂疑惑地看了他一眼,“你是什么人?”

    “回禀吕将军,卑职是打粮第三队军士,有人让我转交一封信给吕将军。”

    士兵将一封信呈给吕崇茂,吕崇茂接过信看了一眼,顿时吃了一惊,这竟然是王君廓写给他的信。

    吕崇茂取出信看了一遍。信中劝他保留军队,投降隋军,可保他获军中高位。信中还说。杨元庆不久将亲自抵达河内郡,让他抓住这次机会。

    这封信无疑加重了吕崇茂的心思。他将信看了一遍又一遍,仔细去揣摩信上每一个字的意思,最后他叹了口气,将信揣入怀中。

    “赏他十吊钱!”

    “谢吕将军!”士兵行一礼便退出去了。

    这个士兵有点诡异,居然来替王君廓送信,或许他本身就是隋军,但此时,吕崇茂已经无心追究这个士兵的来历,他背着手走出了营帐,清新的夜风拂面而来,带着一丝深秋的凉意,那种沁入骨髓的凉意。

    吕崇茂拉了拉领子,慢慢向东营走去,他要找宋金刚再好好谈一谈,为什么不能投降隋军,事实上,宋金刚并没有背叛什么,他本来就是一支独立的军队。

    吕崇茂是河东郡人,他心里是希望宋金刚投降杨元庆,而不是投降窦建德。

    吕崇茂走过了一个又一个营帐,大部分营帐内的士兵都已入睡,但也有一些营帐里传来窃窃私语声,这时,他脚步停住了,他听到一顶大帐内传来一群士兵谈论声,隐隐提到了杨元庆的名字,吕崇茂走近营帐,侧耳倾听。

    “你们听说没有,马邑郡在重新分地了,丁男授田五十亩,丁女授麻桑各十亩,军户另加二十亩军田,并免税。”

    “宋二郎,你这说法可信吗?”一个沙哑的声音问道。

    “打粮士兵回来说的,现在都传开了,我觉得可信,这些年死了这么多人,土地肯定有富余,授田正是时候,可以恢复种植,官府也有税赋军粮。”

    “那咱们怎么办?”几名性急的士兵大声叫嚷起来。

    “咱们就别想了,想要田找宋金刚去,杨元庆是不会给你的,估计你家里的父母妻也得不到,谁叫咱们是敌人呢!”

    “我要回家!我不干了!”有人大声叫喊。

    “坐下,小声点,别让人听见了。”

    营帐中的声音更低了,众人都在商量如何逃跑之事,吕崇茂苦笑着摇摇头,隋军可谓抓住了他们这支军队的最大弱点,军心不稳,大量宣传煽动,这样不用攻打,过不了多久,军心就要崩溃了。

    刚走几十步,便有一名守营门士兵奔来向他禀报道:“吕将军,有不少士兵逃离了军营,我们阻拦不住!”

    “阻拦不住就不要阻拦。”

    吕崇茂心烦意乱,加快脚步向东营走去,刚走到东营,只见远处一片混乱,尘土飞扬,他吃了一惊,快步跑了上去。

    “出了什么事了?”

    一名军官看见了吕崇茂。立刻焦急道:“吕将军,郡王带着他的三千精锐骑兵离开了军营,向南走了,粮食大部分都被他带走。”

    “啊!”

    吕崇茂被惊得目瞪口呆,宋金刚竟然把他们抛弃了。

    几十名将领围了上来,焦急地大声叫喊,“吕将军,我们该怎么办?”

    “吕将军,现在该怎么办?”

    “闭嘴!”

    吕崇茂大吼:“统统闭嘴!”

    所有将领都安静下来,吕崇茂看了众人一眼,咬牙切齿道:“他宋金刚先不仁,就别怪我们不义,开营门,投降隋军!”
欢迎您阅读高月所写的小说天下枭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