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下枭雄 卷三 一入京城深似海 第三十一章 被迫受命

作者:高月 类别:历史军事
    长安城外的官道上,一队骑兵疾驰而至,为首大将穿着金盔银甲,手执狼牙槊,正是从大震关赶回来的西路无帅李世民。

    十天前,李世民率五万军朕合河西李轨的三万军队在陇西郡襄武县大败薛举军队,斩敌四万余人,薛举向西败逃至袍罕郡,就在李世民准备一鼓作气全歼薛举军队之时,河东又出现了危局,使他们不得不放弃这个全歼薛举的良机,率两万军东援。

    从李世民的本意来说,他是想放弃河东,全力争夺关陇,但他父亲不肯放弃河东,不过李世民也能理解父亲的不舍,河东是龙兴之地,人口众多,土地肥沃,不像河南、河北深受乱匪之害,可问题是,他们四面出击,东西南三线作战,到最后很可能会是东西两线皆败。

    李世民的脸sèyīn沉,目光里流lù出掩饰不住的忧心,他想劝说父亲放弃河东,可是又不知怎么才能说服父亲。

    李世民进了城,便直奔武德殿,老远便看见了站在殿门前的裴寂,他快步走上去,“裴长史!”

    裴寂是一直等杨元庆率军北上后,才离开闻喜县返回关中,他向李渊请了罪,李渊也没有责怪他,依然重用他如故,不过裴寂却从李渊身边人那里听说了刘文静弹劾他通报不及时之罪,令他心中恼火万分。

    裴寂正在等李渊召见,忽然听见身后有人叫他,一回头,见是秦国公李世民,他慌忙上前见礼,“二郎,什么时候回来的?”

    能称呼李世民为二郎的,只有裴寂、刘文静、武士攒、高士廉等寥寥数人,其中裴寂和李世民关系最好,上次李世民射杀兄弟李智云引发的危机,正是得力于裴寂的大力周旋才终于使李渊原谅了儿子,李世民也因此对裴寂深为感jī。

    李世民还礼笑道:“刚刚赶到,父亲想让我赴河东救援太原。”

    提到河东,裴寂神情有些黯然尽管他知道李叔良会败,却没想到竟然全军覆没,这令他难辞其咎,他叹了口气,“河东之战,我们轻敌了,认为杨元庆不可能这么快南下,却没想到他的骑兵几天便杀到了叔良之败我也有责任。”

    李世民很了解裴寂裴寂很有才能,不过他的才能不是策划谋略,而是后勤安民,父亲这次把裴寂用作叔父的谋士,而没有用刘文静,这是父亲用人失策,他见裴寂一脸沮丧,便安慰他道:“长史不用太过于自责杨元庆是天下之枭雄,以一己之力抗击三十万突厥军,他不是你们能应对之人这是父亲在用人上的失策,和裴长史无关。”

    李世民的安慰使裴寂心中顺畅了很多,他向两边看看,见左右无人,便低声道:“虽说是这样,但二郎切不可说是主公用人失策,主公入关中不久,威信还未完全建立,不可让此事影响他的威信,这对大局不利。”

    李世民默默点头,“我明白了,多谢长史提醒。”

    这时,一名shì卫走上前施礼,“裴长史,丞相请你进去。”

    李世民和裴寂一起白内殿走去。

    李渊正在房中安排东征兵力,这次他准备用五万人去救河东,世民本身带了两万人回来,他还须出兵三万,还有粮草安排,他也承认第一次出兵有点仓促了,这一次他不敢再大意。

    “丞相,秦公和裴长史来了。”

    李渊精神一振,他就在等世民回来,连忙道:“请他们进来……”

    很快,李世民和裴寂走进官房,两人一齐施礼,李渊摆摆手道:“坐下吧!”

    裴寂今天来见李渊,是想汇报闻喜裴家之事,不料正好遇到了李世民前来商议二次出兵,相比之下,河东裴家便显得微不足道了,他也不再多言,静静坐在一旁旁听。

    李世民坐下便问:“父亲,现在河东局势如何了?”

    李渊取出一卷情报,递给李世民,“这是今天上午刚刚收到太原快步,你自己看看吧!”

    李世民打开情报,看了一遍,眉头微微一皱,太原城战事jī烈,四弟无吉紧急求援。

    “父亲,杨元庆似乎是想在我们援军到来之前拿下太原城。”

    李渊忧心忡忡,叹息一声道:“我现在很担心无吉守不住太原,令我前功尽弃,太原若失,河东难保,我将痛折一翼。”

    李世民眼睛盯着地板,嘴chún动了动,“父亲……”

    他还是忍不住道:“父亲为何一定要争河东?”

    “你说什么?”李渊目光yīn鹜地盯着李世民,怒火开始在他眼睛里慢慢井起。

    李世民鼓足勇气道:“孩儿认为现在应该集中兵力争夺关陇河西,如果争夺河东失败而实力大损,再回头争关陇,恐怕就不会那么容易了,先放弃河东,将河东兵力钱粮撤回关中,全力争夺关陇,等我们巩固了关陇,然后再调头争河东,这样其实也是一样,但关陇我们已经拿到了。”

    裴寂非常了解李渊,他眼看李渊要发作,连忙打圆场道:“二郎的意思是说,我们夺取关中才两个月,立足未稳,不宜四面出击,二郎是担心我们实力不足,难以支撑两线作战。”

    李渊刚刚要发作的怒火被裴寂的圆场略略压下去了,他忍住心中的恼怒,尽管用一种平缓语气道:“今天上午我和独孤震以及窦威详谈过,他答应会说服其他关陇贵族,全力支持我们争夺河东,视在的问题不是我们想不想两线作战,而是太原城已经展开jī战,想退也退不回来了,要么去救援太原,要么就眼睁睁地看着你的兄弟被杨元庆杀死。”

    说到这里,李渊又瞥一眼李世民,冷冷问:“你还想再死一个兄弟吗?”

    李世民额头上渗出了汗珠,他知道父亲不可能放弃河东,连忙跪下道:“孩儿绝无此意,孩儿愿竭尽所能,救援太原。”

    “不是竭尽所能,而是一定要保住太原!”李渊拉长了声音。

    李世民嘴chún动了动,最终没有开口,裴寂却明白他的心思,对李渊道:“就怕还没有赶到,太原就失守了。”

    李渊哼了一声,“如果是这样,我可以不怪你,但你不能以此为借口,故意拖延行军时间,如果是那样,我不会饶你。”

    “孩儿不敢!”

    李渊脸sè又缓和了一点,他飞快地看了李世民一眼,对他改变态度表示满意,语气也轻柔下来,“这次你率军东征,除了你从陇西带回的两万军外,我会再给你三万人,还有从薛举那里缴获的三万匹战马也全部给你,至于军粮物资你不用担心,我会把河东城作为你的后勤基地,河东各郡还有三万军队,也由你全权指挥,我对你只有一个要求,今天晚上就连夜出兵!”

    李世民心情沉重地回到城外的军营,走进大帐,正在的谋士房玄龄笑问道:“丞相命几时出兵?”

    李世民无弹窗无广告//叹了口气,坐下来道:“父亲命我今晚就连夜出兵,可另外三万军在哪里都不知道,让我怎么出兵?还有三万匹战马配给士兵,仅训练配合作战就需要一个月时间,真的太仓促了,千头万绪乱成一团,我都不知该从何入手。”

    “马匹可以交给长孙元忌去安排,军队责令兵部在天黑之前调来,粮草后勤你不用考虑,你只管下令士兵休息,晚上出发,然后你也倒头睡觉,等黄昏井,我叫你起来收拾东西,就这么简单。”

    房玄龄的三言两语使李世民笑了起来,其实他也把事情想得太复杂了,李世民眉头一皱又道:“父亲命我急救太原,听他的意思,他就是用是否救下太原来衡量我这次东征,若救不下太原,我就失败了,我的压力很大。”

    房玄龄摇了摇头,“上一次是用人不当,而这样又是战略目标制定不当,如果真是赶去救太原,那么将军此行必然惨败,我不是说太原不救,而是不能以救太原的最终目标,将军的最终目标应该是保住河东,太原的得失其实并不重要。”

    李世民叹了口气,他何尝不知道呢!只是他的父亲把太原看得太重了,沉思了片刻,李世民又猛地想起一事,问道:“我记得先生给我说过,有一个办法可以延缓杨元庆攻打太原,不知是什么办法?”

    房玄龄脸上lù出苦涩的笑意,那个办法现在已经没有意义了,必须是在杨元庆和刘武周对峙时才有用,只是李世民既然问了,他又不好不说,便道:“我是想建议将军朕合幽州罗艺共同对付杨元庆,杨元庆进攻刘武周时,罗艺从军都陉出兵,从北面牵制杨元庆和刘武周,这样刘武周也不敢轻举妄动,而杨元庆也不敢南下打刘武周,只要能牵制住一个月,那么时间便争到了,我们可以从容部署,但现在刘武周已灭,就没有什么意义了。”

    李世民有些动心了,朕合罗艺,现在应该还有战略意义,他背着手走了几步,又问:“可罗艺若不肯和我们朕合怎么办?”

    “他一定愿意!”

    房玄龄微微笑道:“因为他比谁都清楚,杨元庆一定会夺取他的瓣州。”

    ,求推荐票!!,!。
欢迎您阅读高月所写的小说天下枭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