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下枭雄 卷三 一入京城深似海 第四十七章 独孤家将

作者:高月 类别:历史军事
    原创河东郡,李渊大军围攻河东城已经近半个月,伤亡惨重,但河东城却巍然屹立,屈突通将河东城防御得如铁桶一般

    面对名将屈突通的防御,李渊除了将大部分兵力围困河东城外,他确实是一筹莫展,更重要是他时间上拖不起,他已得到消息,杨玄感派三万大军在黄河对方驻防蒲津关,洛阳也在调兵遣将,准备支援河东城,而刘武周开始攻打太原,内忧外患,使李渊面临一种四面楚歌的囚徒境地。

    大帐内,李渊背着手来回踱步,眉头锁成‘一’字,他走到帐门前,又忍不住看了一眼帐外,远处河东城清晰可见,令他忍不住叹息一声。

    河东城的高大坚固在中原是出了名,当年杨谅的军队也无法攻下此城,只得扮作女人进城夺取城池,但屈突通显然不会再给他任何机会。

    ‘怎么办?’

    李渊心中焦急万分,却又无计可施,这时,帐外传来奔跑声,紧接着亲兵在帐外禀报,“启禀唐公,陇西公有急事求见!”

    陇西公就是长子李建成,李渊点点头,“进来吧!”

    片刻李建成快步走了进来,后面还跟着一人,是李建成帐下司马独孤怀恩。

    “父亲,怀恩有重要事情禀报父亲。”

    李渊看了一眼独孤怀恩,勉强笑道:“有什么事吗?”

    独孤怀恩微微一笑,“为拿下河东郡而来。”

    李渊精神一振,连忙问道:“可有什么办法吗?”

    独孤怀恩从怀中取出一封信,递给李渊,“这是我家主之信,唐公一看便知。”

    竟然是独孤震写来之信,李渊心中疑惑,他接过信看了一遍,眼睛慢慢亮了起来,大喜道:“可是真?”

    独孤怀恩点点头。“绝对没有问题,独孤家将忠心耿耿,只要我能进城,三日内必拿下河东城。”

    “好!”

    李渊心中立刻有了计策,便下令道:“命令刘弘基率军一万准备渡河攻打蒲津关,其余大军随我南下攻打潼关。”

    李渊分兵两路,只留少部分军给刘弘基,他亲自率大军撤了河东城之围。南下攻打潼关。

    河东城被围困进半个月。民困兵乏,屈突通确认围城之军已去,便开了北城。放部分商旅出城,又命右副将尧君素去虞乡县押粮,为了补充兵源。屈突通又派人去附近招募青壮入城,独孤怀恩便扮作一名青壮农民,被招募进城,领了一副兵甲,成为一名守城之兵。

    入夜,独孤怀恩来到了屈突通左副将桑显和的营帐,他对亲兵道:“速禀报桑将军,就说独孤家来人。”

    片刻,桑显和奔了出来。他一眼认出独孤怀恩,恩将军吗?怎么这副打扮?”

    不等独孤怀恩解释,他便拉了独孤怀恩一把,“进帐来说!”

    桑显和今年四十余岁,官拜虎牙郎将,是一名老资格的将领,他父亲和叔父都是独孤信的部将。父亲阵亡后,桑显和便是由独孤家按月支付粮米长大,后来又靠独孤家的关系,进宫做了侍卫,一步步升到今天的位置。

    独孤怀恩取出家主的信递给他。桑显和看了一遍,点了点头。“既然家主要我投降唐公,我自当从命,其实屈突通手下大将都各怀心思,真正效忠隋朝之人,不过是屈突通和尧君素二人,尧君素正好去虞乡县押粮,若想破城就在今晚。”

    独孤怀恩大喜,连忙道:“其实唐公大军并没有走远,桑将军可速派人去通报唐公。”

    刚说完,帐外亲兵禀报,“桑将军,屈突大帅请桑将军过去商议军情,大帅在城楼上。”

    桑显和点点头,“怀恩稍坐,我去去就来。”

    桑显和快步离开营帐,向城头而去,上了城,只见屈突通站在城头,凝望着黄河方向,河东城相距黄河只有十里,渡桥已经被对岸杨玄感军拆毁,如果是白天,可以看见黄河渡口,但现在是夜间,夜色昏暗,没有星月,城外一片漆黑。

    “参见大帅!”桑显和上前施一礼。

    屈突通点点头,指着黄河方向道:“刚才得到斥候的情况,李渊的一万军队正在黄河边铺架浮桥,我在想,这或许是一个战机。”

    桑显和苦笑一声道:“大帅,对岸杨玄感也是叛军,索性就让李渊大军进关中,让他们去自相残杀,岂不是更好?”

    屈突通微微叹息道:“杨玄感不过是一只山雉,长了几根长羽毛,便以为自己是凤凰,他得关中不可惧,我早晚一战便可擒之,而李渊却是人中之龙,若他得关中,便如龙入大海,决不能让他入关中。”

    屈突通回头对桑显和道:“我想让你率本部兵马夜袭铺设浮桥的李渊军队,你可愿意接令?”

    屈突通是从江都过来,而桑显和却是洛阳越王派来,两人不是一个派系,所以屈突通对桑显和言语间颇为客气。

    桑显和眉头一皱,“大帅有令,我本当服从,怎奈我不擅夜战,而且士卒疲惫,我去夜袭李渊军,我怕误了大帅之事。”

    屈突通就知道他不肯,心中极为不满,便道:“那你守城,我去夜袭李渊军。”

    桑显和心中大喜,连忙深施一礼,“卑职一定坚守城池,等候大帅凯旋归来。”

    屈突通并不担心桑显和有什么异心,他跟自己守城半个月,坚守城池很卖力,如果他想投降李渊,早就投降了,屈突通知道他不过是才能平庸,无夜战偷袭的本事,便不再勉强他,亲点三千骑兵,开城门向黄河边奔去,屈突通刚走,桑显和便冷冷下令道:“关闭城门,所有大将到我帐中议事!”

    屈突通率军一路疾奔,偷袭夜战是他最为擅长,他摸到李渊军大帐前,也不急于进攻,而是观察动静,就这时,一名斥候急奔来禀报:“大帅,南面发现大队向这边杀来,足有数万人之多。”

    话音刚落,对方营寨一声梆子响,忽然乱箭齐发,数百骑兵措不及防,纷纷被射翻在地,屈突通大吃一惊,对方修黄河浮桥是诱敌之计,他上当了,屈突通立刻喝令,速退回城池。

    三千骑兵调头向河东城奔去,不多时,大军奔回城池,屈突通大喊:“我是屈突通,城上速开门!”

    桑显和出现在城头,冷笑道:“屈突将军,隋朝大势已去,我和将士们商议,一致决定投降唐公,识时务者为俊杰,我劝你也投降吧!”

    屈突通气得险些从马上栽下,他指着城头大骂:“桑显和,他日我必将你千刀万剐!”

    桑显和一挥手,“放箭!”

    城头箭如雨下,屈突通手下骑兵死伤无数,这时,南面追兵已杀到,而北面也有数万军队堵截,两军夹攻,屈突通寡不敌众,军队大败,他只率百余亲兵杀出重围,向北落荒而逃。

    天渐渐亮了,屈突通无计可施,只得先去虞乡县找尧君素,尧君素手下还有三千人,他们可以合兵一处,退守河内郡。

    屈突通率百余人来到一座小山前,前方三里外有一座小镇叫蒋公集,可以在那边觅到食物,就在这时,小山上鼓声大作,从山上冲下一支军队,又从山前山后各冲出一支军队,足有数万人,将屈突通的百余人团团包围。

    屈突通拔出刀大喊:“大丈夫将战死沙场,报效朝廷!”

    亲兵们纷纷拔刀,跟随屈突通冲杀,李渊在山顶上看着他们,下令道:“不准杀死,要捉活的!”

    他和屈突通是老交情,一直很敬佩此人,而且此人是关中名将,若得他,胜得十万大军。

    李渊大军死死围困住屈突通,屈突通杀死数百人,浑身浴血,最后战马被射倒,力竭被檎。

    李渊催马上前笑道:“屈突公,此时不降,还待何时?”

    屈突通心中斗志已失,他长叹一声,“我不如张须陀也!”

    他便单膝跪下,含泪道:“屈突通愿为唐公效力!”

    李渊大喜,亲自将他扶起,解下自己战袍给他披上,对旁人道:“我得屈突公,胜过十万大军!”

    李渊遂命屈突通为李世民帐下左长史,协助李世民夺取关中,正在虞乡县押粮的副将尧君素听说河东城失守,屈突通投降了李渊,他知道虞乡县城破旧低矮,挡不住李渊大军,便放弃县城,率二千军逃往河内郡。

    长安,杨玄感已经连续三天失眠,李渊大军南下准备夺取关中的消息给他带来极大的压力,令他心情烦躁,脾气格外火爆,侍卫稍有犯错,便下令重杖,吓得周围人都战战兢兢,谁也不敢劝他。

    杨玄感的担忧是有道理,他夺取关中已经快半年,但关陇各大门阀却没有一人肯来投靠他,为此,他寻找借口抄了八柱国之一赵贵后人的家,企图杀鸡儆猴,不料,关陇世家非但没有理睬他,他手下军队却反而有一万余人的造反,声称为赵贵家族报仇,杀死他派去镇守陈仓县的族侄杨峙,投降了窦抗,令杨玄感怒火万丈,却又无可奈何,不敢再动关陇世家。

    这天晚上,杨玄感正在房中考虑军队部署,门外有亲兵禀报:“楚公,谢先生有要事求见!”

    未完待续
欢迎您阅读高月所写的小说天下枭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