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下枭雄 卷三 一入京城深似海 第三十五章 再战大利

作者:高月 类别:历史军事
    仅仅扎下大营两个时辰后,突厥军便发动了第一次大规模进攻,五万大军俨如黑色的潮水向大利城滚滚涌来,一百架云梯和五十部巢车夹杂在其中,这一次进攻突厥也没有全力以赴,排梯和攻城槌都没有投入战斗

    突厥士兵高举盾牌,两万冲城兵手执长矛和战刀,士气高昂,后面是三万弓箭兵,他们负责掩护,在‘咚咚咚’震荡人心的鼓声中,他们黑压压地列队向大利城进发

    一架架云梯和巢车用最强壮的挽马拉拽,在人群中缓缓而行,在每一架云梯和巢车后面跟着数百人,鼓声仿佛敲打在巨大的木轮上,伴随着一浪一浪的喊杀声,突厥大军如波浪般起伏,声势浩大

    隋军在距离大利两里处挖了三条一丈宽壕沟,但这三条壕沟拦不住突厥人,他们在壕沟上搭上厚木板,使壕沟立刻失去了作用

    在离城墙还有一里半,鼓声突然变得密集,五万突厥大军呐喊着向城墙汹涌冲去,城墙上守军紧张而又期待地注视着突厥军,仿佛在等待着什么事发生

    正面城头上的一百八十架重型投石机开始吱吱嘎嘎绞动粗索,长长的抛射杆向后弯曲,蓄积的势能达到了极致

    城外是一片荒草,齐人膝盖,突厥大军汹涌冲来,冲在最前面的数千人忽然一片哀嚎,纷纷倒地,他们踩到了撒在草丛的铁蒺藜,这种铁蒺藜上有四根一寸长的尖刺撒在地上,总有一根尖刺朝上,铁蒺藜在剧毒中熬炼过,一旦刺中轻则伤残,重则致命

    除了铁蒺藜,还有无数陷马洞,洞中倒插着一根三寸长的剧毒铁刺,不少突厥士兵踩进洞中,长长的尖刺刺穿了脚背,进攻突厥军措不及防,千余人倒下嚎叫哭喊哀鸿遍野,恐怖是腿开始变黑肿胀,疼痛难忍,不少人打滚嚎叫片刻后便毒性攻心而亡

    “斩断他们的腿”

    阿木台高声叫喊,一条条血淋淋的大腿被斩断,受伤的突厥士兵纷纷被拖回,就在这时,天空传来一种奇异的声音仿佛是鸽群在天空盘旋时的响声

    突厥士兵们纷纷抬头向天空望去,只见天空出现一颗颗小黑点,向他们头顶上呼啸着飞来,越来越近突厥军中陡然爆发出一片惊恐的喊叫,那竟是一块块巨石他们抱头四散奔逃,一块千斤重的巨石轰然砸下翻滚着向人群撞去,惨叫声一片,血浆四溅,被砸中几人顿成肉泥,巨石一连撞翻了十数人,轻则重伤,重者横尸,近两百块巨石在人群中翻滚,突厥军死伤惨重,紧接着,第二波巨石群又呼啸而至

    头上巨石压顶,地上暗藏杀机,突厥大军距离城池还有一里,便死伤三千余人,阿木台心痛之极,他大喊一声,“回撤”

    数万突厥大军如潮水般的退了下去,城上隋军一片欢呼

    “给我拿下”

    咄吉一声令下,数十近卫军一拥而上,将刚奔回大营的阿木台从马上拖下来,按倒在地上

    咄吉目光中闪烁着杀机,盯住他冷冷道:“我未下令退兵,你竟敢擅自撤回,动摇我军心,你活得不耐烦了吗?”

    阿木台仰头大喊:“可汗隋军在地上插有毒刺,我们准备不足,死伤数千人”

    “死伤之人可以用作后面大军的铺垫,你胆敢擅自撤退,动摇大军士气,给我推下去砍了”

    士兵拖着阿木台下去,阿木台看见咄吉阴冷的目光,他忽然明白了,便大喊起来,“咄吉,你是借故杀我,我的族人不会饶你”

    话没有喊完,一名大汉便一刀剁下,将他人头砍下,咄吉冷笑一声,对身后众人道:“封锁阿木台已死的消息,不准任何人传出去”

    他又对万夫长蒙达道:“塔塔部三万军交给你统帅,给我再攻城池,我另派三万军队配合你作战”

    “卑职遵命”

    蒙达翻身上马,用长矛一指城墙,“击鼓进攻”

    突厥军的进攻鼓声再次敲响,在数万近卫军的驱赶下,塔塔部的三万军队被迫调头,向城池掩杀而去,始毕可汗又派三万大军加入到进攻队伍中,变成了六万大军进攻大利城,云梯、巢车、投石机混杂在大军中,六万大军密集如蚁群,浩浩荡荡,铺满了大利城外的旷野

    这一次突厥军变聪明了,他们用木板铺路,铺出几十条木板路,使突厥大军躲过地上的暗杀,但他们却躲不过头顶的巨石阵,数百块巨石呼啸着从天而降,在突厥人群中翻滚,血肉横飞,惨叫声响彻原野,一辆巢车被巨石集中,巢车在空中开花,巨木乱飞,尸体腾空,巢车轰然散架,又一架云梯被击中,梯子砸断,木台被洞穿,两只木轮脱落,云梯巨大的身子一歪,趴在地上再也无法动弹

    接二连三的巨石砸进人群中,凄厉的惨叫声不断传来,巨大的恐惧使突厥军士气下降,又有不少突厥兵调头要跑,咄吉早有准备,三千近卫军执刀在后面压阵,近百名逃出大阵的突厥士兵被砍翻在地

    突厥军无奈,只得硬着头皮向前冲锋,随着突厥大军向前推进,双方的弓箭战爆发了,一万隋军在城墙垛口两边向下放箭,大利城城墙上有射箭口,可以用城垛为掩护,而排弩则在后面以仰角射箭,突厥军则以人数密集而占优势,双方箭如密雨,在天空织成一片黑色的箭网,突厥伤亡惨重,而隋军也出现了伤亡,不断有人惨叫着中箭

    在密集的箭雨中,突厥大军开始渡过护城河向城墙靠近很出乎突厥人意料,护城河竟然没有水,只是一条深两丈,宽两丈五的大型壕沟但护城河内有没有水,对突厥大军已经没有意义,他们搭上长达三丈的木板,使护城河失去了防御作用

    这时,几十座大型攻城云梯和巢车轰隆隆开到,一辆巢车上满载着五十名突厥士兵,人人手执长矛和盾牌,下面还跟着两百余人一齐向上射箭

    巢车慢慢靠近城墙,离城墙不足五十步了,这时,隋军的四十架石砲开始发挥威力石砲实际上就是一种大型的床弩,石砲体长一丈,弓臂长一丈五,用牛筋或者麻绳做弓弦,安置在专门修建的砲台之上由十名民团士兵操纵,用绞盘上弦

    石砲发射一种打磨光滑的石弹,重约五六十斤,射程可达七十步有专门的士兵负责测距瞄准

    “来了来了”

    一名火长指着一座慢慢靠近的巢车大吼:“给老子上弦瞄准”

    八名士兵像推磨一般推动长长的绞盘杆,巨大的弓弦被吱吱嘎嘎拉开了扣在弦钩上,一名士兵将一颗石弹喂进了射槽火长同时也是瞄准手,他趴在弓弩上,紧盯着望山,大喊:“向东偏半刻”

    石砲后面的地上画有刻度,士兵们抬起石砲向东移动半刻

    “好”火长大喊一声

    他从石砲上一跃跳下,又盯着巢车看了片刻,大吼一声,“发射”

    两名士兵猛地拔出弦钩,只听‘咔’一声巨响,一颗石弹从射槽内强劲飞出,向五十步外的巢车呼啸着射去

    ‘轰’地一声巨响,巢车被石弹击中,一根柱梁断裂,巢车剧烈晃动一下,又继续向前走

    “他娘的,再来”

    火长大骂一声,十名士兵再次上弦喂弹,方向却不用调整,又是一颗石弹强劲射出,再次击中了巢车,连续两次中弹,一条绑缚在巢车主梁上的皮带终于松开,巢车瞬间倾斜坍塌,五十名士兵惨叫着摔了下去

    下面的士兵欢呼起来,赞扬石砲的威力,那名火长挠挠后脑勺,笑骂道:“他奶奶的,居然要干两次”

    隋军的石砲虽然威力强大,但并不能摧毁所有的云梯和巢车,数辆巢车终于抵上城墙,铁板落下砸在城头上,碎石乱飞,铁板背后,五十名突厥士兵执矛从巢车内冲出,百名隋军从两边杀上,和敌军鏖战一处

    巢车实际上就是一种封闭的登城梯,源源不断的突厥士兵从巢车内冲出,杀向城头

    又连续有七八架云梯搭上城头,突厥士兵攀着云梯兵疯狂冲上,隋军士兵挥刀战刀和长矛和冲上的敌军拼杀,马墙上,数十名隋军士兵端弩从背后射击楼梯上的突厥士兵,强劲的弩箭射穿了木盾牌,不断有突厥士兵惨叫着跌下城去

    战斗渐渐变得血腥惨烈起来

    杨元庆站在高高的眺望塔上,注视着大利城的攻防战,他身经百战,对眼前的战斗看得很透,尽管不断有敌军攻城器搭上城头,开始有突厥士兵杀上城,但杨元庆心中很清楚,现在的局势并没有失控,局势依然属于他可控制的范围内,隋军伤亡也是很正常,没有不伤亡的战争

    一名校尉奔上眺望台,单膝跪下禀报:“禀报总管,弟兄们伤亡已过千人,杨将军请求增兵支援”

    杨元庆冷冷道:“告诉杨思恩,我一名士兵也不会增加,如果他顶不住,那他可以下来,让马绍为主将”

    “遵命”

    校尉答应一声,奔下去了,杨元庆目光又向远处的突厥大营投去,他是整个战役的主帅,掌管大局,具体城头上的战斗他不插手,他只是盯着突厥主力,敌军在战场上的巢车只剩下十部,而云梯不到二十架,但始毕可汗并没有增加它们的数量,攻城槌和排梯都没有出现,那就说明这次突厥军进攻只是一种试探,而他也绝不会增加兵力

    【求推荐票求推荐票】

    (未完待续)

    百度搜索泡书阅读最最全的小说///
欢迎您阅读高月所写的小说天下枭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