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下枭雄 卷三 一入京城深似海 第四章 露出破绽

作者:高月 类别:历史军事
    内卫府设立在九原县衙旁,占地有十亩,高墙深院,里面设有一座秘密监狱,一旦被带进内卫府,除非是非常清白,否则很难再走出来。由网友上传==

    李守重心中忐忑不安地跟内卫士兵走进了内卫府大mén,走进了一间小屋子,屋子里坐着一名军官,旁边站着四名体格彪悍的大汉,目光凶狠地盯着他。

    “跪下!”一名大汉喝令。

    李守重心中无奈,只得跪下来,军官瞥了他一眼,“叫什么名字?从哪里来?做什么行当?”

    “小人李守重,河东离石郡商人,来五原郡卖货。”

    “卖什么货?税单在哪里?”

    “都是日常品,茶叶、糖还有纸笔文具。”

    李守重从怀中取出一张税单,这是他刚进五原郡时缴税获得的凭证,一名大汉接过,递给军官,军官看了一眼,道:“守城士兵说,你缴税不足,有偷税嫌疑,所以特来审查你。”

    李守重一颗心蓦地松了,原来是为这件事,他还以为是自己身份泄lù了,估计是进城时没有守城军官好处,所以他们报复自己,他连忙道:“军爷,我们缴税时,是把所有货物都摆下来,由税官核对认可后,才缴税放行,我绝对没有故意偷税。”

    “这很难说,有的商人身上还藏有珠宝,等我们核实清楚,如果没有问题,我们自然会放你走。”

    军官给旁边大汉使个眼sè,大汉走上前。“跟我来吧!”

    他把李守重带去隔壁房间关押起来,军官立刻起身,向内院走去,在内院的大堂上,十几名内卫府官员围着一张桌子。桌子上放着三把横刀。这三把刀便是李守重他们进城时被收缴的横刀。一般刀剑不会有什么问题,但李守重一行八人,却带着三把军用横刀,而且是连续编号,这便引起了守城官兵的警惕。

    三把横刀都有编号,一名文职军官正在核对编号来源,他手中有一本厚厚的军械编号谱,是他们huā大价钱从军器监买来的副本。

    内卫府同时也是丰州军的总情报机构,督军叫做魏贲。是杨元庆的铁卫之一,长史叫谢思礼,是当年在敦煌从军的士子。出身江南谢家名mén,当年在敦煌从军的十八名年轻文官已经渐渐成为军中重要的文职官员,挑起大梁。

    审讯李守重的军官走进来,对督军魏贲施一礼。禀报道:“那名商人已经带来,暂时稳住了他。”

    魏贲点点头,“继续稳住他,不可让他生出疑心,再派人去盘查他的货物,要做得像一点。”

    “是!”军官转身下去了。

    这时,查找编号的谢思礼笑了起来,“我查到了!”

    他将编号谱叠个角,合上道:“这三口横刀都是来自太原郡兵,是今年一月发给李渊的两千口横刀之一。”

    魏贲沉yín一下,“这件事要立刻禀报总管!”

    一刻钟后,魏贲和谢思礼出现在总管府杨元庆的办公房内,杨元庆凝思听他们二人回禀完情况,又问:“出了三口横刀,别的兵器呢?”

    “别的兵器都很普通,打制得虽然不错,但不是军器监的物品。”

    魏贲迟疑一下,又道:“卑职也担心,这三口横刀会不会是从军营内流出来,内地士兵偷卖兵器的情况很普遍。”

    杨元庆摇摇头,“太原府不会,李渊一向谨慎小心,对这种事情管得很严,更重要是,这是连号的刀,在李渊领的二千口刀排在前十,说明这很可能是给他亲卫所用。”

    杨元庆又沉思了一下,“还有办法可以判定,军人和普通商人有很多地方不一样,比如骑马姿态,走路姿势和他的言谈举止等等,都不一样,可以观察一下。”

    谢思礼问道:“总管,如果能确定,要不要趁机把他们连根拔掉?”

    杨元庆摇了摇头笑道:“拔掉旧的,新的还会来,其实我对那家杂货铺倒很感清楚,如果它真是李渊设在丰州的情报点,那为何不能为我们所用?”

    魏贲和谢思礼对望一眼,他们明白杨元庆的意思了,他们连忙施礼,“那我们现在就去安排!”

    “思礼稍微留一下!”

    魏贲先去了,谢思礼则站在一旁,等候杨元庆的吩咐,杨元庆微微一笑道:“你族弟在上洛郡干得很不错,已升为果毅都尉。”

    谢思礼的族弟便是谢映登,都是江南名mén谢家之后,两人的父亲是亲兄弟,南陈被灭后,谢思礼的父亲被流放到敦煌,而谢映登的父亲则被押送去长安,两家常有往来,谢映登少年时在敦煌郡谢家住了三年,两年前,便是谢思礼把谢映登介绍给杨元庆,杨元庆便让谢映登跟随杨巍去了弘农郡,在最关键时救了杨玄感,现在谢映登成为杨玄感心腹干将。

    谢思礼极为聪明,他一下子便猜到了杨元庆的意思,“总管是想让我也去上洛郡吗?”

    杨元庆赞赏地点点头,这个谢思礼果然聪明,一下子便猜中自己心思,他沉yín一下道:“我接到京城情报,杨广命云定兴在两个月内造出新船,我估计他是要去江都安排自己的退路,如果杨广一旦去了江都,那么我父亲东山再起的机会就来了,可是杨家那帮族人大多是愚蠢之辈,成不了大事,你便以敦煌谢家的身份去投奔谢映登,让谢映登把你引荐给我父亲,我会让杨巍替你说话,争取在起事后,你成为我父亲的机要之人,委以重任。”

    谢思礼默默点头,他深施一礼,“卑职不会让总管失望!”

    杨元庆又笑道:“你可带十几名武艺高强的内卫士兵前去,扮作谢家家将,以后他们能成为你的左右帮手。”

    “多谢总管,卑职即刻起身!”

    谢思礼走了,杨元庆背着手慢慢走到窗前,院子里十几株菊huā开得正yàn,素洁淡雅,研yàn纷呈,尚有几株含苞待放,要再经一次严霜才会展现神韵,还有几个月,大业十一年就要结束了。

    中原的局势越来越清晰,李渊在太原厚积薄发,蠢蠢yù动;李密攻克黎阳仓,震惊天下;窦建德势力庞大,席卷河北;杜伏威纵横江淮,霸气初lù;萧铣龙游潜底,即将一啸冲天,而杨广逃去江都,便意味着天下争霸的开始,这一天,越来越近了。

    杨元庆只觉得xiōng中一股热流在涌动,这一刻他也等待了多年。

    额根河畔突厥牙帐以南的草原上,一队百余人的隋兵护卫几名文官在北缓缓而行,为首文官三十余岁,浓眉深眼,目光湛然,正是丰州军户曹参军事魏征,他奉杨元庆之命出使突厥,经过十余天的长途跋涉,他即将抵达突厥牙帐重地。

    这时,远处一队千余人的突厥骑兵疾奔而来,瞬间将隋军一行人团团围住,举弓对准了他们,突厥千夫长纵马冲出,厉声喝道:“隋朝贼兵,为何侵犯突厥之境!”

    经过雁mén一役,隋突两家已经完全撕破了脸皮,成为了敌国,突厥和隋朝贸易往来随之断绝,突厥士兵见到隋军也是极为仇恨,态度再没有从前的恭敬。

    魏征不慌不忙道:“在下丰州使臣,奉杨总管之命出使突厥,要见你们可汗!”

    魏征说得是汉语,旁边一名从事翻译成突厥语,突厥士兵们听说是丰州隋军,都大为惊恐,纷纷后撤,突厥人信奉强者和实力,此时杨元庆在突厥的名声要远远超过隋朝皇帝。

    千夫长听说是杨元庆派来的使者,他不敢luàn来,便道:“前面是牙帐禁区,请随我们走,随意luàn闯将被格杀!”

    从事翻译了,魏征微微一笑,“那就请吧!”

    千夫长一挥手,突厥士兵分为两队,左右监视着隋军向突厥牙帐而去。

    雁mén一战,突厥大军虽然前后损失了近二十万人马,却没有伤到突厥的元气,死伤的近二十万大军中,大部分都是铁勒仆从军,突厥军的死亡只有四万余人,被杨元庆在关西所杀。

    突厥最大的损失却是始毕可汗的威信,就在回程途中,突厥méng兀部对始毕可汗的指挥极为不满,大酋长完答和其他几名部落酋长准备夜袭始毕可汗,迎接乌图为可汗,但事情泄lù,被始毕可汗抢先下手,杀死了完答,吞并méng兀部的两万军队。

    尽管这只是一个小小的chā曲,但它却预示着始毕可汗的地位开始动摇,威信遭到极大损害,突厥本身就是由无数部落组成的大集团,突厥可汗不是靠仁德来维系统治,而是靠军功、靠利益、靠强者的威信来使各大部落臣服,一旦突厥可汗失去了这三样东西,他的地位就危险了。

    这十几天来,始毕可汗咄吉的心中极为烦恼,雁mén之败使他无法向突厥内部jiāo代,手下大将们也都心怀不满,这次南下损失大量牛羊,却没有捞到好处。

    王帐内,咄吉背着手来回踱步,他必须再做一件大事,才能挽回他受损的名声,维护他的可汗位子。

    攻打西突厥、攻打乌图部、再打隋朝,或者东击契丹,无非就是这四个选择,他一时拿不定主意。

    这时,帐外有shì卫禀报:“丰州杨元庆派使者到来!”

    咄吉一怔,他连忙道:“请使者进来。”

    【老高的极限是每天四章,所以每天只能还债一章,如果想让老高多还债,那就多投月票吧!】(未完待续)
欢迎您阅读高月所写的小说天下枭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