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下枭雄 卷三 一入京城深似海 第三十四章 京城来信

作者:高月 类别:历史军事
    夜晚,李密被杨玄感请到了官宅,走到房前,小童躬身道“先生请稍等,我去禀报主人。”

    李密却一把拉住小童,指了指房,低声问:“他情绪如何?”

    小童会意,笑道:“下午颇为暴躁,还把逃回来的玄敬叔揍了一顿,但黄昏时一连收到两封京城来信,便安静下来,先生放心,主人现在很冷静。”

    原来杨玄敬已经逃回来了,李密一颗心放下,又好奇问:“是京城谁写来的信?”

    “这个我不知道,先生可直接问主人。”

    李密点点头,“你去!”

    小童进去禀报,片刻出来道:“先生,主人请你进去。

    李密整整衣冠,走进了杨玄感的房。

    房里很温暖,一盆火炭烧得正旺,杨玄感坐在火盆旁沉默不语,非常冷静,和中午时的暴怒判若两人。

    “李密参见使君。”

    “法主请坐!”

    杨玄感语气很平和,就像一个在深思熟虑之人,李密坐了下来,童给他们了茶。

    杨玄感看了他一眼,淡淡问道:“其实法主心里明白,是!”

    李密一怔,“明公何所指?”

    “张须陀跨境剿匪之事。”

    李密半晌无语,渐渐地,他脸露出一丝苦笑,“明公也想通了?”

    杨玄感摇摇头,“我不是想通,而是有人告诉了我。”

    他取出两封信,笑道:“这是我傍晚时收到的两封信,一封是李子雄送来,一封是斛斯政送来,李子雄是我父亲的老部下,任右武侯大将军,因高丽之战而被除名,斛斯政是我的挚·也是当今皇帝最信任的人之一,就是他告诉我,跨境剿匪的建议是元庆所提。”

    说到这,杨玄感惨笑起来·“我生的好儿子,竟然手段如此高明,把他的父亲给算计了,法主,你佩服他吗?”

    李密沉默了,他是听说巨野泽的长生岛被张须陀派兵袭破,他才意识这里面有问题·长生岛仓库极为隐秘,张须陀怎么会知道?这必然是内部有人泄露,而张须陀是杨元庆的师父,谜底便昭然而揭。

    “这件事毕竟没有证据,或许和元庆没有关系。”

    “没有证据?”

    杨玄感冷笑一声,“我刚才已审问过积善,积善承认,两个月前巍儿来过·他把一些情报泄露给了巍儿。”

    李密无话可说,他不知道该怎么说,这是杨玄感的家事·他不好涉入太深。

    杨玄感起身背着手走了几步,轻轻叹了口气,“其实我很佩服元庆,如果元庆能助我,何愁天下不济?可惜我从前糊涂,听信妇人之言,把这么好的儿子丢掉了,我悔之晚矣!”

    李密沉默半晌道:“明公若想用元庆,也不是不可以,但有一件事明公必须要交代清楚。”

    “什么事?”杨玄感回头问。

    李密缓缓道:“如果明公得天下·那何人为太子?杨峻还是元庆?”点不容商量,我最多封元庆为实权王。”

    李密心中暗叹·在最关键的事情无法妥协,看来元庆是不可能与他父亲合兵了,以杨元庆的地位和雄才大略,他怎么可能甘于杨峻之下,他不就是因为这个而叛离杨家吗?

    李密沉吟一下道:“其实元庆对明公并无恶意,他的用意很明确,就是想拖住明公起事,或许他还没有准备好,一旦明公起事,会对他影响极大。”

    杨玄感半晌才慨然长叹,“我是他的亲生父亲,难道他就不能写封信来吗?非要用这种权谋手段,我们父子之间竟然彼此不信任到这个程度,这让我情何以堪!”

    李密对他们父子之间的冷漠确实已无话可说了,过了片刻,他将话题转开,“那明公下一步准备怎么办?”

    杨玄感道:“正所谓有所失必有所得,我虽然失去了一万五千军队和十几万石粮食,却得到了斛斯政的帮助,李子雄也透露出愿意助我之意,这两人将是我的一大助力,至于下一步该怎么走,我想应该是观望,斛斯政也暗示了我,明年关陇贵族必有异动,那时应该就是我的机会。”

    在离杨玄感官宅不远处,是一座占地三亩的中宅,这里便是杨玄敬的宅子,杨玄敬是杨慎的嫡长子,也是杨氏家族中的一个重要人物,曾经被授予仪同之职,但在大业三年和其他杨家子弟一起被罢免。

    杨玄敬从小在富贵中长大,先是学武,学武不成又改学文,学文也没有进益,却和一帮纨绔子弟混在一起,喝花酒、逛青楼,渐渐在京城的纨绔圈中了名气。

    随着年龄渐长,杨玄敬也慢慢收心,但他那种骄横的脾气却改不了,尤其他父亲杨慎掌握了杨府财权,他更加目中无人,硬逼着杨玄感委予他重任,杨玄感无奈,只得把梁山募兵之权给了他。

    但杨玄敬不仅能力有限,掌管不了一万五千人,而且贪生怕死,在听到张须陀大军杀来之时,脱军而逃,导致一万五千军队陷入混乱,被张须陀的三千骑兵一击而溃。

    杨玄敬趴在床,杀猪般惨叫,杨玄感恨他无能,下令将他杖打五十,打得杨玄敬皮开肉绽,痛苦万分。

    这时,他儿子杨岭端着一碗药走了进来。

    “父亲,该喝药了!”

    杨岭扶住父亲,小心将药喂他喝下,杨玄敬一下子被呛住,连声咳嗽,咳一下,伤口便扯一下,疼得他痛不欲生。

    半晌,他终于平息下来,儿子给他擦去脸的汗,杨玄敬咬牙切齿道:“我不辞劳苦在山沟里给他募兵管兵,最后却得了这么个下场,若不是看在父亲的面,我非要向朝廷告他造反不可!”

    他儿子杨岭吓得连忙摆手,“父亲,可不能乱说,要灭九族的。”

    杨玄敬趴了下来,半晌,他恨声道:“我知道,所以我才忍了,我不会再替他做任何事,总之,他不向我道歉,我和他没完,让他一颗粮食也买不到!”

    时间已到了十二月下旬的五九时节,一年中最寒冷的时刻已经过去,但洛阳各处的凝冰却没有融化的迹象,气候依旧寒冷,离春天的到来尚待时日。

    皇宫内,宇文述在两名宦官的引领下匆匆走过宣政殿广场,向台阶走去。

    “宇文大将军,这里有点滑,要当心了。”

    走台阶时,一名宦官小心地提醒他,宇文述踏着稻草小心翼翼了台阶,台阶李忠良已经等候他多时。

    “宇文大将军,圣等候多时了,请随我来。”

    两人一前一向御房走去走进偏殿李幺良放慢了脚步宇

    李忠良眯起眼睛笑道:“宇文大将军怎么对自己没信心呢?”

    宇文述说得是李渊封太原留守之事,为了这件事他已经前后运作了近一个月,他非常谨慎,并不着急提出,而是先把可能和李渊竞争的人想法一一排除,三天前,他才让虞世基正式提出了任命案。

    宇文述听李忠良的意思是希望,他心中大喜,连忙问:“究竟进展如何?”

    李忠良微微笑道:“圣先后和虞相国、独孤相国以及裴尚商量此事,虞相国是极力赞成,而独孤相国却相反,他是坚决反对,裴尚态度暧昧,只是说李太守官声很好,今天圣召见大将军,估计就是要最后决定了。”

    宇文述一愣,独孤震坚决反对,这是为什么,李渊不是他外甥吗?难道他又怕李渊树大招风不成?

    宇文述心中不解,但此时他想得更多的并不是独孤震的态度,而是四大箱黄金,那么一个时辰后,那一万多两黄金就属于自己了吗?

    宇文述走到御房前等候,李忠良进去替他禀报,片刻出来道:“宇文大将军,圣宣你进去。”

    宇文述整理一下衣帽,快步走进御房,杨广正在御案前批阅奏折,宇文述前躬身道:“臣宇文述参见陛下!”

    杨广放下笔笑呵呵道:“朕等爱卿多时了。”

    “臣来迟了,有罪!”

    “是朕太心急了。”

    杨广对旁边宦官道:“你们退下!”

    宦官们都纷纷退下,杨广拾起一本奏折道:“朕找爱卿来,是有一件事想征求你的意见,虞侍郎极力推荐李渊为太原留守,而独孤相国又极力反对,朕有点犹豫,想看看你的态度。”

    杨广在关陇贵族的问题最信任两个人,一个是杨元庆,另一个是宇文述,两人也有分工,杨元庆是负责武的一面,也就是怎么对付关陇贵族,怎么样削弱他们的力量,替他杨广操刀,而宇文述则是负责文的一名,怎么样挑拨关陇贵族之间的关系,了解关陇贵族之间的矛盾恩怨。

    在能力,杨广信任杨元庆,在忠诚,杨广却更信任宇文述,他满怀希望地看着宇文述,希望他能给自己一个好的建议。
欢迎您阅读高月所写的小说天下枭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