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下枭雄 卷三 一入京城深似海 第二十二章 辽东乱战【求月票!】

作者:高月 类别:历史军事
    第二十二章辽东luàn战

    在卢明月的军队被击溃后,他的兄弟卢明星部三千人也在怀戎县北被隋军突袭,全军覆没,卢明星被隋军luàn箭shè死在桑干水中。

    而上谷郡的战局要晚了半个月才结束,李靖率一万军从三个方向堵住了王拔须部众的下山之路,半个月后,王拔须部粮食断绝,不得已,他只得下令投降隋军,但就在此时,luàn军的内部却出现了内讧,王拔须和宋金刚发生争执,宋金刚拔刀杀死了王拔须,率数十名心腹从另一条悬崖小路逃走,不知所踪。

    其余部众成无头之众,纷纷下山投降,自此,幽州境内的两大luàn军皆被官兵剿灭。

    三月底,百万隋军抵达辽河西岸,同时到来的还有三百余万民夫,数百万人口聚集在辽河西岸,人马喧杂,而高丽军也有万余人扼守在东岸的地势险要处。

    少府监令何稠和少府丞云定兴奉命在辽河上修建浮桥,大军进攻在即。

    就在这时,一场意想不到的灾难悄悄降临在隋军身上,隋军中出现了热病,是一种伤寒症状。

    热病先从数百万民夫中爆发,由于一路死亡民夫太多,尸体大多没有掩埋,随着天气转暖,由尸体传播的疫病开始出现。

    热病传播迅猛,越来越多的民夫倒下,士兵中也开始出现疫情,左屯卫大将军麦铁杖也不幸被感染,麦铁杖也是南朝系大将,今年约四十岁,臂力过人,极善奔跑,他步行如风,跑及奔马,能‘日行五百里’,是隋朝有名猛将。

    大帐内,麦铁杖躺在病榻上,发起了高烧,他的三个儿子孟才、仲才、季才围在他们身边,一人点燃艾炙烧鼻梁,一人用瓜蒂喷鼻,这是治疗热病的土法,长子麦孟才将御医吴景贤送出大帐,低声问道:“我父亲如何?”

    吴景贤摇了摇头,叹了口气,麦孟才一惊,急忙道:“我见父亲状态还可以,或许他身体强壮,能熬过这一劫。”

    吴景贤苦笑一声,“熬不过去的,他身体强壮,最多能撑十天,他现在刚刚感染,好像还不错,可再过五六天,他就完全不一样了,到时要把他隔离,你们也不能接触他,否则你们也会被传染。”

    麦孟才眼睛红了起来,颤抖着声音问:“真的没治了吗?”

    吴景贤叹了口气,“去年辽东斗米七百钱,饿死了不知多少人,当时就爆发了疫病,人口锐减至两成,现在民夫中已死了十几万人,士兵也被感染,哎!最后不知要死多少人?”

    吴景贤转身走了,麦孟才呆呆站了半天,这才转身回帐,这时,麦铁杖挣扎着坐了起来,气喘吁吁问:“我还有几天?”

    “父亲!”麦孟才哭倒在地。

    麦铁杖厉声喝道:“不准哭,告诉我还有几天?”

    “十天!”

    三个儿子一起大哭起来,麦铁杖呆呆地望着帐外,忽然一咬牙道:“宁可为国战死,不可因病而亡。”

    麦铁杖见三个儿子啼哭不止,不由恨声道:“你们哭什么,我若战死了,对你们只会有富贵,反正都是死,大丈夫当死在战场!”

    麦铁杖自封为前锋,又写了一封报效国书,命长子在自己阵亡后,jiāo给圣上。

    杨广的**木城位于大军之后,被三十万禁军护卫,此时杨广也听说了军中出现疫病的消息,连纳言杨达也不幸染病而亡,一个月前,观王杨雄也不幸病死在前往辽东的路上,两名皇族重臣在一个月内先后去世,令杨广不胜伤感。

    御医吴景贤禀报道:“陛下,疫病传播迅猛,必须要尽快采取措施。”

    “现在严重到什么程度了?”杨广不lù声sè问道。

    “回禀陛下,民夫那边已经有一成的人病倒,士兵这边稍好一点,但也有近万人被感染,臣已经建议各个大将发现士兵发热就立刻隔离,死亡之人也要焚烧后深埋,所有用品一并焚烧。”

    “陛下!”

    吴景贤又迟疑道:“疫病一旦爆发,就会在人口密集处迅速传播,现在辽河西岸有几百万人,疫病很难控制,最好是离开这里,把军队疏散,否则到了夏天炎热之时,疫病就会大爆发,那时就难以收拾了。”

    “不行!”

    杨广断然否决,“攻打高丽是国之大策,岂能半途而废,你是良医,当尽力治疗便可,撤军与否,不是你该过问的事情。”

    吴景贤无可奈何,只得退了下去,杨广目光闪烁,不知他在想什么,这时,宦官在mén口道:“陛下,合水令庾质到了。”

    “宣他进来。”

    庾质原是太史令,史学渊博,为人刚正不阿,因他儿子涉嫌与齐王谋反,庾质被贬为合水县令,这次他是送粮来涿郡,杨广知道后,便命他一路跟随到辽东。

    庾质上前深施一礼,“合水县令庾质参见陛下!”

    杨广听他强调自己为合水县令,便笑了笑问道:“庾县令在合水县为官如何?”

    “为一方官,治一方民,臣兢兢业业,不敢懈怠。”

    杨广看了他一眼,又道:“朕宣你来,是想了解一下高丽情况,你给朕说一说。”

    “臣遵旨!”

    庾质想了想便道:“高丽国本是夫余国王子**所建,奉商王室箕子为祖先神,西汉元帝建昭二年,**在国内争权失败,南逃至卒本川,在那里建卒本夫余,为夫余国别支,汉武帝元封三年,汉朝廷在卒本川建高句丽县,卒本夫余便改名为高句丽国,中原朝廷一直便称之为高句丽国,开皇元年,大隋建立,高句丽国王高汤进表归附,先帝便封之为高丽王,因此从开皇元年开始,高句丽国便改名为高丽国”

    庾质还没有说完,杨广便不耐烦地摆摆手,“朕不想听这个,朕要问它实力如何?”

    “回禀陛下,高丽几经兴衰,几曾为魏武王所灭,后来又逐渐兴盛,不过最近七八年,因为人口稠密的汉江流域被宿敌新罗所占,它的实力大减,已经大不如前,因此,高丽国的国策便是先灭新罗,再灭百济,统一半岛,其实陛下不必进攻高丽,只要扶持新罗,让新罗强大,它自然会替陛下灭掉高丽。”

    “是吗?可朕觉得高丽对我大隋威胁很大,先帝也是这样认为,开皇十八才进攻高丽,因故失败,朕继承先帝遗志,再征高丽,这是我大隋的国策,岂能假手于人?”

    “陛下,此一时彼一时,开皇年间,高丽确实较为兴盛,有披甲士十万,但它再有野心也不敢攻打大隋,且不说大隋强盛它十倍,更重要是它的宿敌新罗和百济在它身后,它安敢轻举妄动?

    而且新罗八年前攻占汉江后,高丽国力大减,它更是无力图大隋,陛下又何必劳举国之力御驾亲征,只须区区一使臣赴新罗,便可使高丽后院起火,大隋能利用启民可汗离间突厥,为何又不能利用新罗对付高丽?”

    杨广被说得哑口无言,半晌道:“朕之所图,岂是你一个小小县令所能知,你退下!”

    庾质心中冷笑一声,便不再多言,施一礼便退下去了。

    杨广有些心烦意luàn,背着手走了几步,回头令道:“传朕旨意,命何绸两天之内搭建起浮桥,大军即刻进攻高丽!”

    吴景贤忧心忡忡离开**城,他很担心开皇十八年的惨败重现,开皇十八年,三十余万大军进攻高丽,就是因为疫病爆发,使三十余万大军几乎死伤殆尽,而这一次是一百余万大军,如果疫病再次爆发,还能有多少人能生还?

    吴景贤尤其担心民夫那边,那边条件恶劣,民夫普遍体弱,食物又极差,疫病已经在那边爆发,如果民夫一旦大逃亡,会把疫病带回中原,疫病必然会在中原流传,作为资深御医,他明知会有这种后果,却无能为力。

    吴景贤走出**城没多久,便听见后面有人叫他,他一回头,见是右武卫将军元尚武,见他神情有点紧张,便问道:“元将军,出什么事了?”

    “吴御医,能否去看看我父亲,他也病倒了。”

    吴景贤大吃一惊,连忙问:“浑身发热吗?”

    “有一点点!”

    “快带我去看看。”

    吴景贤心中悬了起来,杨达已经病故,如果大臣中再出现一例,那就说明大臣中已经开始被疫病流传,这个后果不堪设想。

    元寿虽然被免了职,但他爵位尚在,这次出征辽东他也被杨广下旨命他跟随,元寿年老体弱,经不起这般长途跋涉的折腾,他也病倒了。

    元寿的大帐位于**城西面,是大臣们集中居住之处,他的营帐在最外面,吴景贤匆匆走到营帐mén口,元寿的另一个儿子元敏已经在帐前翘首以盼了。

    “吴御医,快看看我父亲。”

    吴景贤面sè严肃地点了点头,走进大帐中,元寿躺在内帐,旁边有两名shìnv伺候,他眼睛微闭,脸sè有点发红。

    从第一眼看去,吴景贤就觉得不太像疫病,他见得很多,元寿的病态似乎有点不一样。

    吴景贤上前mō了mō元寿的头,又替他把了一会儿脉,便问道:“他的便桶在哪里?”

    一名shìnv将一只木制niào壶拿上来,吴景贤看了一眼,站起身走出了内帐,元尚武连忙跟了出来,低声问道:“我父亲如何?”

    吴景贤勉强笑了笑,“其实只是普通感恙,没有什么问题,睡一觉吃点yào就没事了。”

    他说得比较含蓄,其实元寿压根就没有病,这时,元尚武取出一只两寸长的yù盒,奉给吴景贤,“这是我元家的一点心意,请御医收下。”

    吴景贤吓了一跳,光这yù盒就是极品之yù,“贤侄这是做什么?”

    元尚武叹了口气,“我父亲年迈,想回京城了。”

    吴景贤明白了,元家这是要让自己做个人情,他沉yín一下道:“可是染疫是治不好,以后怎么解释?”

    “这个我们明白,我们自会安排,我父亲不想再被圣上挂念。”

    吴景贤点了点头,他接过yù盒笑道:“这里面是什么?”

    “这里面是佛祖的影骨,是元家的珍藏。”

    吴景贤手颤抖起来,这是无价之宝啊!他母亲极为信佛,如果他这影骨作为寿礼献给母亲

    吴景贤咽了一口唾沫,他终于抵制不住yòò,收下了这只yù盒。

    “我知道了,我会告诉圣上,元阁老疑似感疫,我会让圣上同意元阁老回京。”

    说完,吴景贤匆匆走了,元尚武回到内帐,元寿的眼睛忽然睁开,问道:“他收下了吗?”

    元尚武点了点头,“他收下了!”

    元寿笑了起来,这样的话,他便可以去世了,元家便可从容部署——

    !@#
欢迎您阅读高月所写的小说天下枭雄